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会飞的木鸟
    “这个村子不简单!”在环顾了四周许久之后,一直沉默的赵广贤开口缓缓说道。

    “哼!在广大无产阶级面前一切妖魔鬼怪无所遁形,小小的障眼法能够欺骗了我们,还不是逃不过您的科学理论!有您在我就不信龙口村能掀起什么大风浪来!”刘代表一听赵广贤的话,顿时义正言辞的开始了他那不知道说了多少遍的套词,不过这一次倒是有所创新,起码没忘了对着市长的这个朋友溜须拍马。

    而此时的赵广贤表情并没有任何变化,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刘代表一眼,就自顾自的向村子的方向走去。

    刘代表和另外几个负责这次督查工作的同志,连忙跟了上去。

    背起词来一套一套的,但说不害怕是假的,刘代表虽然砸过无数的神庙、神像,也批斗过跳大、神算命的,但从来没有像这一次一样遇到这么邪乎的事。

    “赵老师!您说这村里的东西是不是道行极深?”那刘代表快走了两步,跑到赵广贤的身后小声的嘀咕道。

    “刘丰产!你说什么呢,亏你还是市里的代表,怎么自己都相信这些事了!”赵广贤一听刘代表的话,立马一脸严肃的呵斥道。

    “嗨,赵老师您别生气啊!我一个接受过新时代教育的人,怎么会相信那种东西,只是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怪事,这次有些好奇罢了。”刘代表尴尬的笑了笑,连忙开始自圆其说来。

    “哼!希望刘代表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赵广贤冷哼一声,不再理会刘代表。

    “这老头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不就是市长的亲戚嘛,有什么好嚣张的!”刘代表识趣的放慢脚步回到那群民兵队伍里,小声的嘟囔道。

    他说的这一番话,立即得到了身边几个同志的响应,“刘代表您就别跟他一般见识了,我看着老头也是个不开窍的主!”

    “对呀,您跟他治什么气啊,我们是来负责督查工作的,他只是上边派下来辅助我们的,现在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另一个同志也小声的说道。

    “就是,您放心,要是这次事情出了差错我就写个揭发检举的信,我看他那一套伪科学往哪放!”这刘代表身旁的几个小兵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对刘代表奉承起来,听的刘代表别提多高兴了。

    与他们不一样,那走在最前边的赵广贤眉头紧锁,时不时的停下脚步查看这盘龙山的地势走向,甚至还用手在空中比划丈量着什么。

    一群人就这么走走停停往村子里走去,而此时已经有眼尖的村民发现有陌生人到村里了,还没等他们到的,消息已经传开了。

    从他们身上穿的军绿色衣服和袖子上的红袖章,村民已经大概猜测到这一群人就是之前队长龙友三说的市里要下来督查工作的人。

    “什么!市里的人进来了?不可能啊!”正在家里帮着烧火的大壮听到这个消息猛的抬起头来,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

    但等他爬到树上远远的向村口望过去的时候,当即就震惊不已,要说那迷林里的小路可是他亲眼看到傻子利用法术把它藏起来的,怎么外边人还能够发现呢。

    想到这里,他纵身从树上跳了下来,慌忙扔下手中的烧火棍就向村后的山神庙跑去。

    “不好了,不……好了!离子!”大壮猛地一下推开庙门,气喘吁吁的大声喊道。

    东门离和他姥爷其实并没有失踪,只是躲进了这山神庙里和傻子一块住了,只是村民这两天山前山后的寻找,却把这最可疑的山神庙给忽略了,只有和东门离早已串通好的大壮知道他们的去处。

    “怎么了?不是跟你说了,不要暴露我们的行踪,等过一段时间市里风头过了,再来找我们嘛!“东门离听到大壮的喊声,连忙从庙里的偏殿跑出来埋怨道。

    “唉,别提了,傻子藏的路…被…被人发现了!现在市里的人已经进村了!”大壮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什么!不可能啊!我之前试过啊!”东门离以为大壮在开玩笑,但是看大壮现在这表情也不像,当即不可思议的说道。

    “这都什么时候了,我能骗你嘛,不信你就跟我去看看!一群带着红袖标的人正在往村里走呢,现在八成已经快到大队部了!”大壮擦了一把脑门上的汗,拉着东门离就往外跑。

    此时听到动静的傻子和老木匠也从殿中走了出来,老木匠叫住大壮问道:“你这孩子能不能别这么毛毛躁躁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木匠爷爷赶紧想办法吧,俺刚才在树上看的清楚,真的是市里的人下来了!”大壮此时别提多着急了。

    “姥爷我先跟大壮去看看,说不定是他看错了!”东门离始终不相信他那傻子师父施法藏起来的路能被外人发现。

    “快走,看看你就知道了!”大壮拉起小离子就向外跑去。

    站在庙前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上向山下村里望去,只见村部大院里一群黑压压的人头,聚集在那里不知道干什么。

    “没骗你吧!”

    见到这一幕的东门离心中一紧,他知道现在大队长八成还没有走出后山呢,是不可能有人能够把村民都召集到大队部去的。

    “莫非真的是市里来的人?”东门离心中泛起了嘀咕,“走,下去看看!”

    从石头山跳下来,东门离就向山下跑去,但是跑了没几步,就突然停了下来。

    大壮紧跟在他身后,他这一停,差点没被大壮直接撞到山下去。

    “哎呦!咋了?”大壮急刹住脚步,龇牙咧嘴的问道。

    “在这里等我!”东门离扔下一句话就又跑回了庙里。

    等他再次从庙里出来的时候,背上多了那只他几乎整日不离身的书包。

    大壮看到之后一阵无语,“这都什么时候了,难道还怕市里的领导出题考你咋地?”

    东门离没空搭理他,背这书包就向山下跑去,大壮只得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跟在他身后。

    等两人快到村里的时候,发现此时一大群人正浩浩荡荡的从大队部出来,向后山方向缓缓走来。

    东门离和大壮连忙猫下腰,从小路一侧的树林中迎了上去。

    等来到近前,东门离发现走在最前边的正是那身穿长袍,拥有一双锐利鹰眼的干瘦老头,紧跟在他身后的就是一群带着红袖标民兵打扮的人。

    “真的是市里的人!”东门离惊讶的说道。

    “我还能骗你咋地,现在他们正往山上去,我们该咋办?难道真的看着他们把山神庙给砸了?”大壮在一旁紧张的问道。

    “嗯?走在最前边的老头是什么人?”东门离也发现了那人的不同,看上去并不是民兵,但不知道怎么他觉得这个人似乎比他身后跟着的民兵更可怕,给人一种看不透的奇怪感觉。

    大壮自然没有东门离那样敏锐的感觉,在看了一眼那老头之后就说道:“是不是邻村带路的?”

    龙口村的山神庙在盘龙山周边几个村落的名声可不小,有一些邻村村民也时常来上香祈祷,特别是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

    因此在看到那老头之后,大壮的第一反应就是经常来庙里祭祀祈祷的邻村老大爷。

    “我看不像!”东门离见这人虽然枯瘦如柴,但一身青色长袍干净整洁,一看就不像附近村里整天下地干活的村民。

    “你管他是谁呢,反正就是个带路的,主要还是后边那些当兵的,我们得赶紧超过他们去告诉木匠爷爷和你那傻子师父,要是再晚了,他们可就被当成无产阶级叛徒给拉出去批斗了!”

    大壮心里清楚,要是真在庙里发现有人,那就一定会被当做是封建迷信的拥护者,自然也就成了无产阶级叛徒了,拉出去批斗是少不了的。

    现在浩浩荡荡的人群已经从他们猫的草丛边上走了过去,这条路是不能走了,但若是从小路旁边的山林向上爬就算再快也只够刚刚赶到他们前边的,根本就来不及带着傻子和腿脚不便的老木匠离开山神庙。

    但是看现在东门离一脸淡定的把背上的书包拿出来,大壮急的直接开始骂娘了:“离子你他娘的都啥时候了,又不是考试,这时候翻书有个屁用!它能带你飞过去?”

    要是放在平常,大壮这屁股上肯定又要挨上一脚,但是现在东门离听了非但不生气,还一脸神秘的笑着说道:“翻书是没用,但是飞过去报信还是可以的!”

    只见他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木鸟,在大壮眼前晃了晃,然后就开始在从随身的本子上撕下一张纸条在上边快速的写了一行字。

    大壮顿时被东门离给搞糊涂了,他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通体乌黑发亮的木鸟,他知道这是东门离他爹失踪前给他留下的,可能是东门离经常把玩的缘故,使得这只伸展着翅膀栩栩如生的木鸟泛着油亮亮的光泽。

    他也曾经玩过,知道这木鸟是一整块木头雕刻成的,要想让它飞显然是不可能。

    想到这里大壮不可置信的抬手摸了摸东门离的额头,说道:“没发烧啊!”

    “你才发烧了呢!”东门离打开大壮的手,然后拿起木鸟,在那鸟的腹部轻轻一拍,一个类似暗盒的机关打开,他忙将写好的纸条塞了进去。

    见到这一幕的大壮眼睛瞪得跟灯泡一样,他没想到这木鸟的肚子竟然是空的,而且还能像机关一样打开。

    正在大壮好奇的时候,只见东门离又从书包里取出一张用红笔画着简单符号的黄符纸,然后往这木鸟身上一拍,随即向空中一掷,然后口中念念有词的嘟囔了几句。

    此时大壮惊奇发现被东门离掷向空中的木鸟在划过最高点即将落向地面的时候,突然又奇迹般的飞了起来,然后越飞越高,一直向半山腰的山神庙方向飞去。

    这次大壮是真的傻眼了,张大嘴巴愣在原地,眼睛瞪着天空直到看不到那只木鸟之后才艰难的挤出两个字来:“神鸟!”

    


    


    ps:书友们,我是搬砖少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