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一触即发
    东门离这时候并没有理会大壮的反应,而是在放飞了木鸟之后,一直盯着走在那群当兵前边的干瘦老头。

    他震惊的发现在木鸟从高空中飞过众人的时候,那干瘦老头竟不自觉的抬头看了一眼天上,他甚至能够感觉到那干瘦老头此时脸上浮现的一抹诡异笑容。

    这令东门离当即浑身一震,大感不妙,他觉得这人似乎知道些什么。

    “走,我们跟上去!”见人群走远之后,东门离连忙从草丛里爬起来,拉着大壮就快跑这跟了上去。

    而此时的大壮还没有从刚才震惊的一幕中醒过来,一直看着天空,嘴里嘟囔着“神鸟”两个字。无奈东门离只能使劲拽着他向人群跑去。

    人群里声音嘈杂,不时传出各种议论声,而且还有陆续赶来看热闹的村民,东门离拉着大壮跟在人群后,那些民兵倒也没有发现他们。

    没过多久一行人就来到了山神庙的庙门前,走在最前边的赵广贤没有直接进去,而是停在了庙门前,看着眼前这个气势磅礴的庙宇,良久没有说出一句话。

    倒是他身后的刘代表有些按捺不住,上前小声问道:“赵老师,您看什么呢?”

    “见过建造如此精湛的庙宇吗?”赵广贤这次没有生气,随口问了一句,眼睛却一直没有离开过山神庙的大殿。

    刘代表被他这么一说也有些懵了,建造如此漂亮的山神庙他确实第一次见,之前打砸的各种神庙和祭祀的神台,基本全是用石头和青砖垒砌的,但眼前这个山神庙竟然全是木质结构,而且上边的雕梁画栋的手艺简直是栩栩如生,这倒是令他十分惊讶。

    “手艺是不错,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封建迷信的产物,再好也不能留!”刘代表想了一会之后,义正言辞的说道。

    但那赵广贤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就缓缓的推开庙门准备进去。

    “走,都跟上!先进去看看这封建迷信的代表作!”那刘代表又开始了他那用来动员时的一套说辞。

    就在东门离也准备跟上去看个究竟的时候,突然发现那准备推门而进的赵广贤突然停住脚步,愣在那里不动了。

    大壮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此时在赵广贤推开的门里站着两个人,正是东门离的姥爷和他那傻子师父。

    “啊!离子!你那鸟没来报信嘛?”大壮吃惊的差点叫出声来。

    东门离一听这话,当即也是一身冷汗,按说他刚才放飞的木鸟,应该已经飞到这里报信了,自己的木鸟术是这几天躲在庙里,傻子师父发现他一直随身带的木鸟玩具之后,主动教他的,而且这些天他已经反复试验了,应该不会有错才对。

    想到这里他连忙跻身上前,发现那门里站的可不就是他那傻子师父和自己姥爷嘛,但从他师父手里拿的木鸟来看,似乎他们没有离开并不是因为自己的木鸟没有报信,而是另有原因。

    “木鸢术!”只见这时立在门前看着里边的赵广贤小声吐出了三个字。

    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已经来到人群最前边的东门离还是听清了他说的话,当即震惊不已。

    “怪不得这么容易就带人进来了,原来他也会法术!”东门离低声嘟囔道。

    “你说谁会法术?”一旁的大壮听到东门离在那自言自语,连忙问道。

    “那个老头,我说在一开始见他的时候,就觉得这人不简单,现在看来,这些市里来当兵的之所以能够顺利找到师父藏起来的小路,应该就是他带领的缘故。”东门离有些担心的看着站在门里的姥爷和师父。

    就在东门离和大壮小声嘀咕的时候,那个刘代表见赵广贤挡在门前不动,心下纳闷,也凑上前去查看,一见原来在这庙里还有人,当即就大声呵斥道:“好大的胆子,你们两个是竟敢公然维护封建迷信!”

    而此时里边的老木匠和傻子就仿佛没有听见一样,依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东门离见到这一幕,心急如焚,连忙低声冲庙门里喊道:“师父、姥爷,走啊!让开啊!”

    但此时老木匠和傻子就像没有听到一样,依旧挡在众人面前,一步也不退让。

    “好!好!你们两个这是公然挑衅无产阶级!”刘代表平常横行惯了,这次见他说的话竟然没有被当回事,当即气的脸红脖子粗,开始叫嚣起来。

    “大家可都看好了,这两个人我不管他们是谁,但是今天阻拦我们除四旧就是与我们无产阶级作对,与广大人民群众作对,这样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东门离见势不妙,连忙从人群中跑了出去,抢在刘代表和众人面前,把自己姥爷和傻子师父给推到了一边,然后冲着那刘代表连声道歉:“别误会,我姥爷耳朵不大好,听不清您说什么,不是有意跟您作对的!”

    刘代表见到东门离如此说了,刚才下不来台的尴尬顿时缓和了不少,但是话已经说出来,他自然不会轻易相信一个小毛孩子说的话。

    “你姥爷?耳朵不大好?”只见刘代表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清秀少年,声音突然加高了几倍呵斥道,“那我问你他来这里干什么,不知道这山神庙是封建迷信的产物?”

    “唉,这个能不知道嘛,他来这里也是为了来找我舅,你看他这儿有问题,经常到处乱跑,我姥爷可能是到处找不到,所以才来这庙里看看,绝对没有像您说的维护封建迷信这一说!”东门离虽然舍不得这山神庙,但是面对相依为命的姥爷还有自己的师父,他最终还是觉得人比庙更重要,这才低声下气的去跟那刘代表解释。

    “这都什么人,一个聋子一个傻子!那行,你赶紧把他们两个给我弄到一边去,别妨碍我们执行公务!”刘代表一脸嫌弃的说道。

    东门离连忙点头答应着,一边赔笑,一边将姥爷和傻子师父向外边拉。

    但这时候他发现自己师父一脸倔强的瞪着眼前的刘代表和那赵广贤,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东门离连忙趴到傻子师父的耳朵上劝说起来,但傻子就像没有听见似的,站在那里任凭他怎么拉,就是不走,这可把东门离给急坏了。

    虽说自己师父也会一些法术,但是面对这个鹰眼老头,他可不敢让傻子师父冒险。

    见自己一个人劝说没用,他连忙向人群中喊道:“大壮,过来帮忙!”

    此时见到这一幕的大壮,不用他喊,早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就在两人好不容易把傻子和老木匠拉出庙门的时候,突然那个站在最前边一直没有说话的鹰眼老头突然开口:“站住!”

    东门离一听顿时身体一僵,一个不好的预感直袭心头。

    “把那个木鸢留下!”鹰眼老头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东门离当即脸色一变,他自然知道这老头说的木鸢其实就是他那傻子师父手里拿的那个木鸟,只是这个木鸟是他父亲当年失踪的时候留给自己的,而且这木鸟身上此时还贴着那张黄符纸,是万万不可能拿给他看的。

    他已经为了顾全大局把庙让了出去,如今这老头点名要自己的木鸟,显然是已经发现了这木鸟的蹊跷之处,东门离又怎么可能答应。

    就在东门离当做没有听见准备带着师父离开的时候,那刘代表似乎是听到了刚才赵广贤所说的话,连忙凑到他跟前问道:“赵老师,您刚才说什么?”

    只见此时那鹰眼老头缓缓的回过头来说道:“那只木鸢,不能带走!”

    “木鸢?啥叫木鸢?”刘代表本身就没有什么文化,他哪里知道木鸢是什么意思啊,只能皱着眉头小声凑到赵广贤的脸前问道。

    赵广贤此时一脸嫌弃的说道:“就是那只木鸟,那东西得留下!”

    这刘代表一听也是一脸的疑惑,心想:“这老头是不是也脑子也不大好了,人家一个傻子拿的木头鸟,他竟然也稀罕!”不过疑惑归疑惑,在面对赵广贤这么一个身份的人,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得照做了。

    “那谁,你能不能把你傻舅拿的那个木头鸟拿过来给我们赵老师看看?”刘代表在说这话的时候明显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公然要人民群众的东西可不是无产阶级代表的作风。

    “您可能不知道,我舅他的智商现在还是个小孩子,这是他最珍贵的玩具,您要去也没什么用,再说也不合适啊!”东门离忍让的同时,眼睛一直盯着那鹰眼老头的反应。

    其实他也知道这样说只能骗的过那个刘代表和那些当兵的,但对于这鹰眼老头他只能暗暗祈祷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那老头眼中寒光一闪,径直就向东门离搀扶的傻子走了过来,而且看那架势应该是想要直接拿走傻子手中的木鸟。

    傻子刚才在东门离的劝说下,虽说很不情愿,但好歹也没有发作。

    但是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回过神来了,只见他突然挣脱开东门离搀扶他的手臂,将手中的木鸟向天空一扬,骂骂咧咧的就像那赵广贤冲了过去。

    众人见此顿时吃了一惊,那刘代表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了一跳,连忙大声喊道:“快点,快点给我把那傻子拉住,别伤了赵老师!”

    


    


    ps:书友们,我是搬砖少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