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迷林躲避
    东门离一看,到现在这一步也不是再继续隐忍的时候了,只见他一个纵身就跳起来,把傻子师父刚刚抛向空中的木鸟,稳稳的接在了手中。

    “木鸟是不可能给你们的!”说完,东门离将手中的木鸟在众人面前晃了晃,一溜烟的就向山下跑去。

    他之所以这么做并不是扔下自己师父不管了,只是他觉得这里除了那鹰眼老头以外,其他人都可以不用考虑,再说他们也不一定是自己师父的对手。

    而此时的赵广贤一看,木鸟被这小子给拿走了,当即也不再理会傻子,冲着东门离逃跑的方向就追了上去。

    这一幕反而把那群市里那些当兵的看懵了,一个个愣在那里许久,不知道该干什么好了。

    而此时傻子也像是疯了一样,轮着拳头就在人群中砸开了,一群当兵的想要拦住他,却发现根本近不了身。

    大壮趁乱赶紧把老木匠给拉到一旁,小声说道:“爷,这架势,我们想要拦怕是拦不住了,您就消消气,别跟着掺和了,到时候在真的被拉出去批斗,您看您这把身子骨怕是连一天也撑不过去!”

    别看大壮平时没个正形,在这关键时刻,几句话就把倔脾气的老木匠给说服了。

    但傻子现在已经被六七个当兵的给围上了,他想要去救显然也是不可能,只能希望这些市里当兵的不跟傻子计较,到时候也顶多是揍一顿,应该不会去拉去批斗。

    想到这里大壮反而觉得逃走的东门离更加危险,也不知道那个老头究竟是什么人,竟然一眼就看出了木鸟的玄机,不过他相信东门离那聪明劲对付一个老头应该绰绰有余。

    “快,给我摁着绑起来!”那刘代表在一旁一边比划一边大声喊道。

    只见这时傻子已经被七八个当兵的给团团围住,可谓是双拳难敌四手,没打一会就被这些当兵的给五花大绑了起来。

    不过那些当兵的也没讨到什么好处,一个个被傻子打的鼻青脸肿,满脸委屈的在那捂着脸呻吟乱叫呢。

    “刘代表,这傻子怎么处理?”当兵的那里吃过这样的亏,当即就提出要处理傻子的建议。

    但是此时的刘代表看了一眼众人,生怕自己的决定会引起大家的不满,只见他试探的说道:“虽然他是个傻子,但是今天这种行为也属于阻挠我们执行公务,先把他绑到树上去!”

    “连傻子也不放过,你们难道不讲道理吗?”大壮这时在人群中大喊了一声,然后赶紧猫腰向钻到人群的另一边,继续跳起来喊道,“ 就是,傻子他知道个什么!”

    被大壮这么一搅和,顿时人群中出现了骚动,也有相同的声音传了出来。大家毕竟都是一个村的,现在虽然是面对这市里来的领导,但难免会偏袒自己人。

    特别是那些跟东门离年纪相仿的学生,此时也都一个个的愤愤不平起来。

    刘代表听了之后,脸色难看至极,但他也知道做这种工作最害怕的就是引起公愤,现在要是不把傻子放了的话,一会打砸山神庙难免会有人阻拦。

    “行了,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我们阶级代表也不是不讲理,但放了他可以,要是再敢捣乱,绝不轻饶!”刘代表义正言辞的说完,一挥手示意几个当兵的把傻子先放了。

    当兵的吃过傻子的亏,此时谁也不敢上前去给他松绑,大壮见此连忙过去帮忙,他可不想看到傻子被松开之后再打这些人,到时候可就真救不了他了。

    “傻子叔,我们一会先去救离子!可不能再乱来了,庙没了可以再建,但是离子要是被抓起来你可就没徒弟了!”大壮一边给傻子松绑,一边小声的冲他嘀咕道。

    这傻子虽然平常脑子是不够用,但是一牵扯到东门图一家,他比谁都清醒,在他看来山神庙是师父的,很重要,而东门离是他师父唯一的儿子,比山神庙应该更重要。

    所以在听了大壮的话之后,他原本暴躁无比的表情,渐渐的缓和了下来,对眼前的这些当兵的也不再理睬了。

    而此时傻子心中想的就是赶紧把东门离给救下来,似乎他也明白,那个鹰眼老头应该与他师父东门图一样,也懂的法术,比这些当兵的更难对付。

    在大壮刚把他身上的绳子松开之后,就见他三下五除二的把身上的绳子扯下来扔到一旁,然后一个箭步就冲进了山神庙。

    那刘代表和一众当兵的正警惕的看着他呢,一见傻子被松开之后冲着自己就来了,吓得他连忙“呜嗷”乱叫的向一旁跑去,但就在他躲到那些当兵的身后的时候,却发现傻子根本就没有理会他,而是径直进了山神庙。

    刘代表有些尴尬的下不了台了,红着脸喊道:“还愣着干什么,快捉住他啊!”

    此时一群当兵的才如梦初醒一般,一个个的叫嚣着窜进了山神庙里,不过此时傻子已经从偏殿又跑了出来,不过手里多了一把一尺来长的尺子。

    一众当兵的见傻子现在手里多了武器,自然更加不敢靠近了,只能远远的围着他转圈,眼睛不停的寻找有没有趁手的武器。

    但傻子此时就像没有看到众人一般,只见他出来之后,就径直朝门外跑去,一直顺着下山的小路一溜烟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那刘代表看的有些莫名其妙,之前赵广贤为了一个木头鸟去追一个半大孩子,现在一个傻子竟然飞一般的也跟了上去,怎么能不让人感到奇怪呢。

    不过尽管有些纳闷,这刘代表还没忘记自己是干什么来的,现在这么大的一座封建迷信的山神庙在这里,他作为无产阶级的代表没有不动手的理由。

    “行了,一个傻子走了就走了吧,不用追了,我们当下的任务就是清除这座封建神庙,破除一切神鬼迷信,不能让它继续毒害我们广大人民群众!给我动手!”

    话音一落,一群当兵的就抄起一旁早已经准备好的锄头、铁镐、铁锨开始了对这一座精美神庙的打砸。

    可能是见这几个人的动作太慢,那刘代表有开始在一旁鼓动起来:“不管是谁只要受过这种封建迷信毒害的人民,都可以一起参与进来,我们无产阶级就是广大人民群众的队伍!”

    一开始村里人还都没有动的,但是奈何这刘代表在鼓动士气方面确实有一套,再加上各种威逼利诱,扣大帽子,有的村民就撑不住了。

    见有一个动的,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一个个的纷纷加入了打砸神庙的队伍。

    而这个时候去追东门离的赵广贤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半大孩子竟然比他跑的还快,心中就更加肯定了东门离的身份也不简单了。

    东门离从小就在自己父亲的教导下,不断锻炼身体,不管去后山采药还是下地干活,自己腿上都绑着两条沙袋,到现在东门离已经能够帮着五公斤的沙袋上山都感觉不出什么来。

    但现在东门离却被一个老头给死死追着,不禁心中暗骂:“这老头是他娘的天天吃王八补身体嘛!这么老了竟然跑的比自己还快!”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东门离也已经跑的满头大汗了,不过令他庆幸的是,现在已经离迷林越来越近了,只要他能够躲进迷林,相信这老头即便有本事进去,也不一定能够在里边发现自己。

    其实东门离现在也是死马当活马医,面对一个像他爹一样同样会法术的老头,他心里也是没底。

    同样也发现迷林的赵广贤,嘴角上扬,冷哼一声:“不自量力!以为躲进林子里我就抓不到你了!”

    转眼之间,东门离已经来到了迷林前,只见他嘴形不断变化,显然是在默念傻子师父教给他的口诀,来到近前身形一闪,就直接蹿进了迷林。

    即便是进入了迷林,东门离也不敢怠慢,他只见不断变换方向,向迷林深处跑去。

    他学的口诀想要穿过迷林现在还办不到,但是能够深入迷林已经足够了,他只要躲在里边等这赵广闲离开就行。

    “哼!以为进了迷林我就找不到你了!”只见此时的赵广贤并没有跟着东门离进入迷林,而是在迷林的边缘突然停了下来。

    只见他看了一会迷林之后,慢慢的走到近前的一颗树下,伸手折了几段树枝,然后就在这迷林外的空地上开始摆起来。

    不一会儿,一个如同八卦图一样的迷宫就呈现在了赵广贤的眼前,只见他看了一眼自己摆放的图案之后,从身上取出一张黄纸,在手里折了数折之后,一个六边形的黄折纸就被他一抬手打在了那已经摆好的图案上。

    顿时树枝连带这黄纸一起燃烧了起来,然后只见这赵广贤嘴中念念有词,最后吐出一个“现”字。

    就见那原本燃烧的火焰,突然被一股从天直冲而下的疾风吹的火星四溅开来。

    此时赵广贤那皱的如同橘皮一样的脸忽然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原本摆放树枝的位置,竟出现了一个迷宫图案,而这图案中一颗漆黑的石子在里边快速的移动着。

    “哼,我还以为今天碰上高手了,就这点本事还敢班门弄斧,在这丢人现眼!”说完这话之后,只见赵广贤弯腰用手中刚才剩下的一根树枝,在地上画了几下,就把那个石子的去路给挡了起来。

    而此时的东门离正在迷林中不断的变换方向打算彻底甩开那个鹰眼老头呢,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前边竟然没有路了,心中不禁嘀咕道:“难道我背错口诀了?但是这口诀用了几百遍了,怎么偏偏这一次出问题?”

    东门离正在纳闷之际,突然发现在他的东南方出现了一条小路,想都没想,就身形一闪蹿了进去。

    而此时在外边盯着图案看的赵广贤那皱巴巴的脸上笑意更浓了:“想来那木鸢术和这迷林应该是当年建庙之人传下来的,可能真的是我高估这毛头小子了!”

    


    


    ps:书友们,我是搬砖少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