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失传法术
    此时东门离在林中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开始他的口诀还管点用,但是到后来,他发现即使自己不念口诀也能发现前进的路,这让他有些纳闷起来。

    就在外边那赵广贤脸上笑意越来越浓的时候,他突然发现惊讶的发现代表这东门离的那颗石子,竟然在快要走出迷林的时候,停住不动了。

    “呵呵,有点意思,没想到这小家伙还知道动点脑子!” 赵广贤似乎并没有生气,只是嘀咕了一句。

    继而他缓缓的抬头看向迷林,现在按照自己针对迷林的布下的指引法阵来看,东门离此时正在他面前不远处的迷林边缘,想要抓他自然易如反掌。

    不过就在赵广贤刚要准备起身行动的时候突然感到身后传来一阵疾风,一个高大的影子从他身旁一闪而过,顿时令他震惊不已。

    值得庆幸的是,这东西的速度虽然极快,但似乎并不是冲自己来的,要不然在刚才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怕是已经身首异处了。

    只见他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汗水,看着转瞬即逝的黑影,突然想到了什么,刚刚擦去的汗水,顿时又渗了出来。

    “缩地成寸!”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里竟然有人会连正统班门弟子都很少有人练成的法术,继而他使劲揉搓了一下眼睛,自言自语道,“绝对不可能!”

    不过在看清了那人消失的方向之后,他发现正是冲向了他面前的这个迷林。

    一想到这里赵广贤赶紧回到自己刚才所摆的指引阵法前,只见此时象征着东门离的黑色石子,竟在这迷宫地图中快速的移动,并且已经不再遵守自己之前布下的指引阵法。

    “难道是建造神庙和布下这一片迷林的人?”一个不详的预感袭上赵广贤的心头,碰上这种级别的对手,别说是他,就是门中一些长老现在也不一定有这个能力。

    想到这里,赵广贤也不管什么木鸢术了,掉头就走。

    赵广贤之所以如此害怕,完全是因为他觉得刚才那人所施展的法术应该就是已经失传的鲁班秘法中所记载的缩地成寸。

    按照字面上的意思不难理解,缩地成寸就是这人的动作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速度,就像光速一般,照耀整个大地也用不了几分钟。

    并不是跟我们理解的一样,真有人能够利用法术把大地缩小到几寸那么大。若真是有那种法术,估计施术者早就耗尽自身精力枯竭而死了。

    不过即便是这样,赵广贤也深知能够练就如此的速度自然不是平常人,至少不是他能够对付得了的。

    他现在想的是,趁着那人还没有发现他,赶紧离开这里重新回到那群当兵的身边,尽管他知道哪些当兵的肯定也不是这人的对手,但他相信这人应该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对自己怎么样。

    想到这里他连头也不敢回的就向那半山腰的山神庙跑去。

    等刘代表远远的看到气喘吁吁跑过来的赵广贤之后,当即纳闷的迎了上去。

    看到刘代表的赵广贤突然停住脚步,怔怔的立在路中央,原本就皱巴巴的脸上竟然变得苍白不堪,身上所穿的衣服也被汗水浸透。

    “赵老师,您这是去干什么去了,一个孩子的玩具应该不至于您费这么大力气吧?”刘代表用有些不解的语气说道。

    而此时的赵广贤也不反驳,双眼变得空洞无神,直勾勾的盯着前方,就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

    “赵老师?”刘代表用手在赵广贤的眼前晃了晃,“您这是怎么了?”

    刘代表自然知道这赵广贤是什么身份,要真是这老爷子出点什么事,那他回去可没法跟市长交代。

    当即吓得刘代表脸上也冒了汗珠:“快来人啊!”

    一听到刘代表的喊声,几个正在卖力打砸的小兵连忙扔下搞头就赶了过来。

    “快,快,有懂医术的没有?看看赵老师这是怎么了?”刘代表急促的问道。

    而这时候一个年轻的小兵从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走上前来说道:“报告,俺曾经跟俺爷爷学过两年中医!”

    “还报个屁!懂就赶紧过来给看看!”刘代表正急得团团转呢,见这年轻的小兵这个时候还磨磨蹭蹭的,当即抬脚就踹。

    这个年轻的小兵哪敢怠慢,连忙上前查看,对着赵广贤又拍又叫,又扒眼睛又号脉的,最后吞吞吐吐的说了一句,“俺也没看出赵老师有什么毛病来,最多也就是惊吓过度。”

    “放屁!”刘代表差点没被他这一句话给噎死,“你家吓能吓成这样啊!”

    “俺看他脸色苍白,眼神涣散,脉搏跳的极快,似乎就只有这一种可能,再不就是……”这年轻的小兵说到这里突然不再继续说下去了,眼睛一直偷瞄刘代表。

    “说啊!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吞吞吐吐的,信不信老子踢死你!”刘代表气的在原地直跺脚。

    “再就是…中…中邪了!”那年轻的小兵低头小声的说道。

    而此时那刘代表一听这话,原本因为着急而泛红的脸色,突然变得煞白起来。

    “中邪了!你说的是真的!”此时这无产阶级的代表竟然出奇的没有反驳,反而质问起那年轻的小兵来。

    其实这也不怪刘代表,他身为这些当兵的头子,虽然自己没有经历过什么诡异的事情,但是听可听了不少,而且在来这里的时候他遇上那个诡异的迷林,虽然被这赵老师用他那套科学理论给说服了,但也不免心中泛嘀咕。

    现在看到这个一直研究科学的赵老师都中招,自己的担心就更加强烈了。

    他曾经也是最底层的劳动人民,小时候也在村里经历过小孩子掉魂,或者是被鬼附身一类的诡异事情,现在虽然强迫自己不去相信,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

    “这是俺猜的,要不然来的时候还好好的赵老师怎么可能离开不到半天的功夫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年轻的小兵当然不敢把话说死,转而低声的嘀咕道。

    而此时那刘代表似乎也发现刚才自己的言语有些不合适,连忙清了清嗓子,尴尬的看了四周一眼。

    发现有许多村民正向这里看过来,原本担心不已的刘代表突然提高了声音呵斥道:“小五,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别怪我不客气!”

    那叫小五的兵连忙低下头,不敢再言语。

    经过了这么一顿折腾之后的赵广贤突然身体一软瘫坐在路上,开始大口大口的喘起粗气来,就像是在水里憋了很长时间一样。

    刘代表见此连忙招呼几个红卫兵一起把赵广贤给扶到路边的石头上坐下,“赵老师,您没事吧?”

    只见此时的赵广贤已经恢复了一些生气,原本苍白的脸色也开始渐渐有了血色,但还是说不出话,只是一个劲的摇头,并且时不时的向山下小路看去。

    这刘代表也顺着赵广贤的目光向山下看了看,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再说了这正是大白天,就算有什么妖魔鬼怪,也不可能这时候来作祟不是。

    见赵老师没有什么事,刘代表也放下心来,只见他拍了拍赵广贤的肩膀说道:“您老年纪大了,就不要一个人到处跑了,您说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怎么跟市长交代啊!”

    赵广贤虽然已经基本恢复了原来的表情,但是还是心有余悸的向山下看去,完全没有理会刘代表所说的话。

    不过任凭这刘代表怎么问他,他都不说自己刚才遇见了什么事,问那孩子的去向,赵广贤也是一个劲的摆手。

    刘代表也算是看明白了,这赵广贤虽说是搞什么科学的,但是他总觉的这老头比村前那一片林子更诡异,当下也不再理会。

    “散了散了!有啥好看的,都他娘的赶紧干活去!”刘代表起身发现一群红卫兵都各自放下东西围在这看呢,当下没好气的呵斥道。

    但是就在他喊完这句话之后,原本一句话也不说的赵广贤,突然抬手抓住他的衣服,神色有些慌张的说道:“回去吧!”

    刘代表听了一头雾水,这神庙还没拆到一半的,就要回去,那他这市里代表的脸往哪放。

    “您老累了,就坐在这里休息一会,这活我们来就行了!”刘代表拍了拍赵广贤抓着他衣服的手背说道。

    但赵广贤的手不但没有松开,反而抓的更紧了:“这庙拆不得!”

    听了这话的刘代表,顿时不可思议的看向赵广贤,俯下身低声说道:“赵老师,您知道您刚才说什么吗?”

    “这庙不是什么山神庙,它是我们国家的文化瑰宝,你知道以前皇帝住的紫禁城吧?那里的宫殿与这座庙一样,整个宫殿没有一颗钉子,全都是卯榫结构,都是祖师爷的传承,现在已经被国家保护起来了,要是毁在我们手里那我们可就成了千古罪人了!”这赵广贤当然不能把自己刚才遇到的事情说给刘代表听,但是他又怕要是这么砸下去,一定会把那人引过来,到时候自己想走怕是也走不了,不得已他只得搬出紫禁城来说事了。

    “啊!真有这事?那您说是谁吃饱了撑的在这山沟里建造这么一座山神庙啊!难道是当年皇帝来过这里?”刘代表就是个没脑子的莽夫,他哪里知道什么紫禁城,什么卯榫结构,一听说被国家保护起来,他就不敢再继续砸了。

    他倒是不担心别的,就怕这赵老头回去跟上边打自己的小报告,那自己可就冤了,而且他总觉得这里透着一股邪乎劲,既然市长派来的人都这么说了他也没有必要非对着干,正好来个借坡下驴,带人离开这里。

    见那赵广贤点了点头,这刘代表也就不再坚持了,连忙冲着那些打砸的红卫兵招了招手说道:“都回来吧,今天就先到这里,赵老师发现这里有可能是文物,我们不能盲干,我回去跟上边打个报告,是砸是留由上边决定,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这话一出,顿时引来了周围村民的一片议论,这山神庙建了才不到二十年怎么就成了文物了。

    


    


    ps:书友们,我是搬砖少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