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机关盒
    赵广贤在一群民兵的搀扶下慢慢向山下走去,那刘代表一听赵广贤要回去给自己请功,也顾不上吃饭了,直接带人离开龙口村。

    只是在经过村口那一片迷林的时候,赵广贤脸色苍白始终警惕的看着这迷林深处,那样子就像是这迷林中随时都有猛兽窜出来把他们几个人吞了一样。

    而这个时候的东门离也从刚才自己那傻子师父乱七八糟的话中,隐约猜测出赵广贤的可怕,原来自己在进入迷林之后,就已经中了赵广贤的圈套了,幸好傻子出现的及时,这才没有直接啊自己送到赵广贤的手上。

    但就在这个时候,东门离忽然听到有声音从迷林中的小路经过,连忙拉着自己的傻子师父矮下身,偷偷的潜了过去。

    “那老头和市里的代表,怎么就这么走了?”东门离看着不远处正在经过迷林小路的一群当兵的,心里开始泛起了嘀咕。

    要说这会法术的老头,是不可能轻易放弃自己手中这个木鸟的,但现在怎么突然就带人离开了?还有那些咋神庙的,相信这么短的时间,应该也不可能把神庙全部砸完啊,怎么就这么走了?

    而此时在东门离身后的傻子自然也不知道这些人离开的原因竟然是因为自己。

    不敢打草惊蛇的东门离只能伏在迷林中目送这些人走出迷林之后,才带着傻子师父从迷林的另一侧回到村里。

    “大壮!那些人怎么走了?”东门离远远的看到迎上来的大壮,连忙问道。

    只见大壮眉头一皱,说道:“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

    “问我?我怎么知道!”

    “别提了,你知道这群家伙刚才说什么吗?他们说咱村这山神庙是历史文物,需要保护起来!你说可笑不可笑,这庙才建了没二十年,竟然说是文物,你说这事扯不扯!”大壮有些哭笑不得的把刚才那刘代表的话学的有模有样。

    “文物?”东门离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这群人到底是想干什么?”

    这时候大壮忽然神色一变,凑到东门离面前低声说道:“不过我觉得事情应该没有这么简单,刚才我发现那个是追你的老头,回来之后就像是被吓傻了一样,一个当兵的废了半天劲才给他治过来,他刚才是去追你了,这事你不知道?”

    东门离被问的一头雾水,说实话,他也想不明白原本已经快要捉住自己的那个老头为什么会自己走了。

    “难道是因为迷林?不可能啊?按照师父的话,我差点就中了他的圈套,他也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放了我啊?”东门离一歪头,在那思考起原因来。

    这时候只见傻子从他身旁嗖的一下就窜了出去,还没等他和大壮反应过来的,就发现傻子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半山腰的山神庙中。

    “刚才是什么东西?”大壮吓得一个激灵,后退两步一脸震惊的问道。

    “师父!我知道了,那人之所以离开一定是因为师父!”东门离同样用震惊的表情看向大壮,一拍大腿,有些兴奋的说道。

    “傻子?你是说那老家伙是被傻子给吓跑的?”大壮不可思议的转头看向山神庙方向,“难道刚才那个影子就是傻子?”

    在发现了傻子不见之后,大壮才意识到刚才过去的那个就是傻子。

    东门离并没有回答他,而是转身赶紧跟了上去。

    以前他虽然知道傻子的身体极好,也会有些简单的法术,但是从来没有见过他跑这么快过。

    等两人气喘吁吁的来到山神庙之后,发现傻子此时正蹲在大殿的门前抽泣呢。

    只见此时大殿之中一片狼藉,神像也被砸了个七零八落,别说是傻子了,就连东门离看了之后,那火气也蹭蹭的往上跳。

    “这帮该死的家伙!早晚会遭报应的!”此时一直没有离开的老木匠在一旁不住的咒骂道。

    “姥爷,您没事吧?”东门离看到老木匠那颤颤巍巍的身影,连忙跑过去将他搀扶到一旁。

    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东门离缓缓的走到傻子师父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师父,您放心,姥爷是木匠,大不了我们把庙在修起来!”

    此时傻子抬头望着东门离那坚定的目光,顿时止住了哭声,转而高兴的一把就将东门离给抱了起来。

    “不会真的要修吧?这事我觉得还得再考虑考虑,市里的人虽然走了,但我们要是在这个时候公然修庙一定会被认为是宣扬封建迷信,到时候不被拉出去批斗才怪呢!”大壮有些担心的说道。

    “是啊!小离子我看这事就先这么算了吧,还是把傻子带过去跟我们一块住吧,修庙这事这时候不能干!”老木匠咂了一口烟袋缓缓说道。

    一听这话,原本傻子已经出现兴奋的脸瞬间就僵住了,就连抱着东门离的胳膊也突然停在了半空中。

    看到这一幕的东门离心中五味杂陈,他也知道现在公然修庙一定会引起村里其他人的注意,但是自己的师父明显不想跟自己回去。

    “师父……姥爷……”东门离看了看眼前的傻子,又转头看向老木匠,一时间也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在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之后,东门离最终下定决心说道:“砸完的庙,我们先不修,那些离开的人不也说了,我们这庙可是文物,应该用不了多久,就有人过来给修!我们只要先将这里打扫一下,先给师父腾出个睡觉的地方就行了!”

    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同时点了点头,现在看来也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

    只是傻子在得知现在不能修庙,依旧是一脸的沮丧。东门离也只能在一旁不断的安慰他,直到东门离向他保证再过几天就动手修庙之后,他才有些不情愿的向大殿中走去。

    东门离几人将这大殿中那些被砸坏的供桌和那推到的神像给慢慢扶起来。

    “这神像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啊!”在几人将神像扶起来的时候,大壮来了这么一句。

    “这个神像是木头刻的,自然不会太重,不得不说东门离他爹这雕刻手艺连我这干了四五十年的老木匠也自愧不如啊!”老木匠看着眼前这个神像有些出神的说道。

    “东门叔的手艺那自然没得说!”大壮也在一旁随声附和道。

    东门离他爹虽然已经失踪了十年,但是说起东门图全村没有一个不佩服的。

    这神像之前天天都能看到,但却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东门离也是望着神像出神。

    就在他们几个人对眼前这神像叹为观止的时候,突然傻子大叫一声,惊恐的看着已经摆放好的神像。

    众人被他吓了一跳,连忙回退几步。

    “我说傻子,你能不能正常一点!我这心脏都快被你吓出来了!”大壮拍着自己的胸口一脸埋怨。

    东门离看到傻子那表情也吓了一跳,连忙跑过去看,只见原本完好的神像背面竟然出现了一个四方形的空洞,大小足够放下一个篮球。

    东门离看着突然多出来的这个四方形的空洞,心想应该不是那些当兵的给砸的,要是砸的话也不可能砸这么四四方方,应该是有意留下来的。

    此时神像背对墙壁,没有什么光亮,自然也不能看到了空洞中有什么东西。

    不敢贸然去动,东门离只好从地上捡起一根已经熄灭的蜡烛,重新点燃,向那个多出来的空洞里照去。

    这时大壮和老木匠也凑了上来,他们惊讶的发现在这空洞中竟然又一个巴掌大小的木盒。

    “机关盒?”东门离对这东西再清楚不过了,他小时候的玩具,基本也是这一类的东西。

    但是令他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在这里会有一个造型如此怪异的机关盒呢。

    “是不是东门叔在雕刻这神像的时候,把你的玩具放进去了?”大壮自小就跟东门离在一块玩,这种东西自然也不陌生。

    此话一出,东门离恨不得想揍他一顿,先不说当年自己的父亲雕刻神像的时候,自己还没出生,就算是出生了,父亲也不会无缘无故把自己的玩具放进一个神像中。

    东门离瞥了一眼大壮没有说话,然后将端着蜡烛的手伸进那个方形洞中,烛光将洞里的机关盒照的清晰可见。

    这时候众人才惊奇的发现这个木盒虽然不大,但却造型奇特,一共十二个面,而且每一面上都雕刻了密密麻麻的各种符号,显然不是一个玩具那么简单。

    东门离震惊的同时伸手把那机关木盒拿了出来,表面五黑发亮,入手感觉沉甸甸的,并不是一个木质的机关盒,从整体的颜色来看应该是某种金属。

    “打开看看!”大壮在一旁催促道。

    东门离也想打开看看,这东西既然被藏到神像中,应该是有什么作用的,说不定与自己父亲失踪有关系。

    想到这里,东门离不再迟疑,拿着机关盒来到大殿中找了个蒲团坐下就开始研究起来。

    起初大壮等人还在他身边围着打算看看这机关盒中到底藏着什么东西,但是一直过了几个小时,这造型怪异的机关盒并没有丝毫能够打开的迹象。

    “不是天天吹牛自己是什么天才,是神童,什么鲁班锁、机关盒没有你打不开的,这都过去好几个小时了,你倒是开啊!”大壮实在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忍不住在一旁挖苦道。

    但东门离就像没有听到他所说的话一样,依旧是将那机关盒翻过来复过去的摆弄,那样子似乎已经进入了一个忘我的境地一样。

    直到被老木匠拉回家去,他也没能将手中这个机关盒放下,但是即便是这样,这机关盒就像是一个密闭的铁盒子一样,拿出来的时候啥样,现在还是啥样。

    


    


    ps:书友们,我是搬砖少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