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符文古书
    “哎呀,离子,你就别整天研究那个破盒子了,我看这东西出了造型精巧以外,里边并没有什么东西!”大壮见东门离整天拿着从神像背后找到的机关盒,有些不以为意的说道。

    “你咋知道这里边没东西?说不定是我爹当年留下的线索。”对于他爹的失踪,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东门离也绝不放过,更何况这机关木盒是在神像背后找到的。

    “不信你使劲晃晃,里边绝对啥也没有!”在刚发现这个机关盒的时候,大壮也好奇的那过来看过,除了上边有些不认识的符号之外,他什么也没发现。

    “里边有可能是我爹写给我的信,一张纸放在盒子里自然听不到摇晃的声音。”东门离并没有在意大壮所说的话。

    说实话如果真的里边是一张纸,或者是一块写满字的丝绢,即便是再摇晃也不可能发出什么声音的。

    “行了,行了,研究了这么久,你找到打开它的方法了吗?”大壮一副不屑于跟东门离争辩的表情。

    “现在还没有,不过我觉得打开这东西的需要什么特殊的诀窍,只是我现在还不知道。”东门离虽然从小就玩机关盒和鲁班锁一类的玩具,但是他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有十二个面组成的复杂木盒。

    东门离觉得这个木盒之所以用这么特殊的材料和如此复杂的设计,应该不会,像大壮所说的一样,只是个空盒子。

    不管那个设计机关盒的人是不是自己的父亲,他觉得这机关木盒一定与自己的父亲有关。

    “我觉得吧,要想打开这个机关木盒,首先要弄清楚它上边所刻的字。最起码也知道他的用途不是,可别到时候打开了,里边放了个炸弹,那岂不是死的很冤枉!”大壮在院子里一边摆弄前几天东门离放飞的木鸟,一边随口说到。

    东门离一听这话顿时吓了一跳,还真别说,大壮虽然说话很不靠谱,但这次似乎是说到点子上了。

    “我怎么没想到!”东门离一拍脑门,拿着木盒就冲出了院子。

    “去哪?你等等我啊!”大壮临走还不忘把那只会飞的木鸟拿上。

    那机关盒上所刻的字,东门离在刚刚发现的时候也想弄明白来,但是后来急于把木盒打开,竟然把这事给忘了。

    现在大壮这么一提醒,他觉得还真有几分道理,不过也仅针对他开头说的那句话,至于后边说是打开之后里边有炸弹,东门离觉得这家伙绝对是在胡说八道。

    只是现在这个机关盒上边的符号,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之前问自己那曾经读过两年私塾的外公,他也说不认识。

    不过老木匠敢肯定的是,这些奇形怪状的符号,绝对不是什么篆字。

    不一会东门离就来到了村里大队长龙友三的家中。

    这时距离大队长龙友三去市里已经过去六七天了,一家人正在着急呢,突然见东门离跑进来,都是一愣。

    东门离自然一眼就看出这家人的脸上那焦急的表情了,当即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问到:“三叔还没回来呢?”

    毕竟龙友三从后山绕到市里,最终还是因为自己和傻子施法术把路藏起来的原因,要不然正常走路去市里来回最多也就两天时间。

    现在龙友三翻越后山的悬崖峭壁,不但路途遥远,而且危险重重,可以说是前路茫茫,生死未卜。

    龙友三的媳妇看着东门离脸上的表情更加复杂了起来。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她也听说了,也知道村前通过迷林的路是被东门离和傻子一块给用什么法术藏起来的,这才害的自己丈夫到现在都没有回家。

    不过她更明白东门离之所以这样其实也是为了保住山神庙,这样做也无可厚非。

    对于村里这么一个落后妇女,没有受过什么文化教育,自然也不觉得山神庙是什么封建迷信。

    一开始她得知自己丈夫要砸神庙的时候,还多次劝阻过,但她一个没上过学农村妇女说话自然是一点份量也没有。

    不过她可是没少替自丈夫向山神求情。

    “有什么事吗小离子?你三叔他还没回来呢。”龙友三的媳妇说话低声细语,一看就是那种脾气极好的人。

    东门离心中愧疚,出声安慰道,“可能三叔不知道村口的小路通了,有可能回来还是走的后山。”

    东门离说的也并不是没有道理,去了这么久还没有回来,似乎只有这么一种解释了。

    龙友三的媳妇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不少,冲着东门离点了点头。

    “三婶,我这一次来不找三叔,只是有个事情想要向村长爷爷请教下。”东门离见龙友三媳妇面色缓和了不少,当即说明了来意。

    “奥,俺爹他在里屋呢,你直接进去就行。”

    东门离应了一声就带着大壮走了进去。

    龙友三的父亲,是这个村里的老村长,也是村里早年间的教书先生。

    整个龙口村在没有解放之前,就是一个祖治村落,全村上下除了东门离一家,其余村民全部姓龙。

    而且村长的位置一直都是跟古代皇帝继位一样,世袭制。

    龙友三之所以能够顺利当上大队长,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爹就是村长的缘故。

    不过老村长并不像电视上演的哪些飞扬跋扈的村霸一样,正好相反,老爷子一直是以德服人。

    他读过圣贤书,对古代的一些文字他还有一定的研究,最起码比起东门离他外公要强上不是一个档次。

    这也是东门离能够想到的唯一一个帮他解释机关盒上的符文的人了。

    而且当年东门离他爹东门图初来龙口村,带人修建山神庙可都是在老村长的张罗下完成的。

    一进门,东门离就将自己手上的那个机关盒递给了坐在太师椅上的老村长。

    “村长爷爷,这个盒子您见过吗?”东门离一边看着老村长的反应,一边问道。

    已经接近暮年的老村长满脸老树皮一样的褶皱,看不出一丝表情变化。

    只见他缓缓的伸出手接过木盒,仔细看了许久,然后慢慢的摇了摇头。

    东门离顿时一脸失望,原本他还想着老村长当年跟自己父亲的关系很好,说不定见过这个机关盒呢。

    虽然有些失望,但东门离随即又开口问道:“那这上边的字您认识吗?”

    老村长将机关盒凑到眼睛上,看了片刻之后,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这一幕可把东门离给整懵了。

    身后的大壮见到老爷子这反应之后,连忙在东门离身后拉了拉他的衣角,指着自己的脑袋说到:“我看这老爷子八成是老糊涂了,问了也白问。”

    但就在这时候,一向听力不是很好的老爷子却开口说道:“怎么?是不是觉得我已经老糊涂了?”

    大壮当即一愣,连忙闭嘴不说话了。

    见此那老村长裂了咧嘴,露出那仅剩的三颗牙,笑吟吟的说道:“这上边的字,我曾经在一部古书上见过,但究竟是什么意思…。”

    老村长缓缓的将机关木盒还给了东门离,没有再说什么。

    东门离此时更加失望了,连一向见多识广的老村长都不认识,那想要知道这些符文究竟是什么意思,可就难了。

    不过就在东门离和大壮转身要离开的时候,忽然听到老村长有低沉沙哑的声音叫住他。

    也不知道这老村长是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本严重泛黄的线装书,可能是因为有些潮湿的原因,封面以及书的四个角都出现了磨损缺失的情况。

    “这是?”东门离回头接过书,有些疑惑的看向老村长。

    “你爹当年交给我的。”老村长重新坐回太师椅。

    说是古书,其实也就跟当时东门离上学时所用的练习册一样,加起来也就只有个二十来页。

    粗略的翻看了一下,上边不止有些符文,还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类似于我们学习几何图形时所画的立体图。

    这下东门离更懵了,原本想来破解机关盒上的符文,这下可好,不但符文是什么意思自己没搞明白,现在竟然多了一本通篇全是这种符文的古书。

    “我爹交给您的时候说什么了没有?”东门离还是不甘心,他希望从村长这里得到一些自己父亲当年留下的线索。

    但令他失望的事,自己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老村长只是一个劲的摇头。

    无奈东门离只好拿着机关盒和那本快要碎成渣的小册子,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

    一出老村长家的大门口,大壮就长长的出了口气,说到:“可憋死我了,没想到这老爷子年纪都这么大了,竟然能听见我说的话!”

    虽说老村长已经到了这把年纪,但在村里的威望却极高,一向口不择言的大壮见了他也有些发怵。

    “你那动作,就是聋子也能听明白了!”东门离一直盯着自己手中的两件东西,连头也没抬,不屑的说道。

    大壮听了他的话之后,出奇的没有反驳,而是在他身后做了个鬼脸。

    拿着木鸟张牙舞爪的在东门离背后笔画着什么。

    东门离似乎也察觉到了一向不依不饶的大壮竟然没有说话,突然转头看向身后。

    这时却发现一脸尴尬的大壮正举着木鸟不知如何是好呢。

    但回过头来东门离突然瞪大了眼睛,脸上表情慢慢的严肃起来。

    


    


    ps:书友们,我是搬砖少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