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失踪的木鸟
    “嗯?你拿着我的木鸟干什么?”东门离忽然发现大壮手里扬起来的木鸟。

    “啊,这个,我这不是好奇你这木鸟为什么会飞嘛,正巧现在你也解不开这些讨厌的符文,不如再把这木鸟给我演示一遍?”大壮歪着头满心欢喜的等着东门离的答复。

    没想到东门离二话没说,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不行!”

    大壮顿时有些泄气,说道:“为什么?”

    “这东西虽说不是什么秘术,但也不是随意施展的。”说完这话,东门离更加神秘兮兮的凑到大壮耳朵边上说道,“滥用法术会折寿!”

    说完东门离就留下一脸惊愕的大壮愣在原地,自己独自拿着那破烂不堪的小册子向远处走去。

    “唉,等等我,你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大壮依旧不依不饶。

    要说大壮还真是好奇那天东门离使用的法术。

    像东门离的师父傻子那样,能够利用法术把路给藏起来,大壮虽然吃惊,但觉得这事也不是不可能,毕竟利用一些迷惑人的障眼法也能够达到同样的效果。

    但像东门离这样能够让一块木头雕刻成的木鸟飞起来,这里边绝对没有什么虚假的成分。

    大壮这几天几乎没有干别的,只是一个劲的在想这木鸟能够飞起来的原理,但是任他想破了脑袋也没能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离子,你要是再给我表演一下哪法术,下半年你的……”大壮话到嘴边究竟还是没有说出来。

    像他们这个年纪的学生,在学校里解决问题基本都是用一些承诺或者所谓的君子约定。

    “怎么?有什么好处吗?要是有的话,我可以考虑考虑。”东门离突然回过头来一脸好奇的看向大壮。

    大壮摸了摸脑袋,心想,“自己已经在上一次求东门离办事的时候输了半年的跑腿了,要是这一次答应他下半年的午饭他请了,那代价未免也太大了点。”

    “得,你壮哥豁出去了,给你洗一个月衣服咋样?”大壮最终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举起木鸟指着前面的东门离信誓旦旦的说道。

    “这个嘛,三个月!”东门离故作为难的沉吟了一会说到。

    “你也太黑了吧!上一次考试为了抄你的卷子,我可是搭上了半年的跑腿功夫!”大壮一听东门离的话,差点没跳起来。

    “不愿意就算了,我这人从不强求别人。”

    原本大壮还觉得自己把上次的事情搬出来之后能得到东门离的同情,没想到东门离竟然扔下一句话就这么走了。

    看着东门离渐渐远去的背影,大壮终于按耐不住,跑上前去拦住他说道:“两个月,不能再多了。”

    东门离笑了笑:“成交!”

    “我靠,又被你骗了!”大壮一听东门离这么痛快就答应自己,显然是早就想好的。

    “我可没有骗你,你要是现在反悔还来得及。”东门离神色一紧,严肃的说道。

    刚才还大呼上当的大壮,在看到东门离那忽然严肃的表情之后,生怕他反悔,连忙笑嘻嘻的说道:“不反悔,不反悔!”

    “想好了哈,过了这村没这店!”东门离又问了一遍。

    “行了,你就赶紧表演吧!”大壮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

    这时候,东门离再也忍不住,噗嗤一笑,“看好了,就一遍哈。”

    大壮从小到大就没有一次不吃东门离的亏,不过他也心甘情愿,谁让他脑子不如东门离呢。

    不过这一次倒不是东门离有意要骗他,因为施展这种鲁班法术,在一定程度上确确实实对施术者有一定的危害。

    折寿是东门离随口说的,不过他现在不知道的是,自己已经无形中陷入了一个可怕的诅咒之中。

    只见东门离拿过大壮手中的木鸟,“啪”的一声,将一张黄符纸就贴在了木鸟的背上,然后猛的闭上双眼,嘴唇一个劲的上下翻动。

    一阵低沉的口诀从东门离的口中说了出来。

    大壮这一次在旁边看的自行,并且竖起耳朵打算听一下东门离刚才念的到底是什么咒语。

    令他吃惊的是,东门离口中说出的话,他竟然一句也没有听懂,似乎刚才东门离念的咒语并不是人话。

    片刻之后,只见东门离将手中的木鸟向天空一抛,只见那只原本是一块木头的木鸟,此时竟然像活了一样,在空中不断拍打这翅膀,向远处飞去。

    “怎么样,这次看的清楚吧?”东门离面带微笑,得意的说道。

    大壮在一旁目瞪口呆,半晌之后才喃喃的说道:“它飞去什么地方了?”

    一脸得意的东门离在听了大壮的话之后,猛地一惊,然后一拍脑门说道:“坏了,没说目的地!”

    说完东门离就仰着头,一边看着远处天空中不断拍打翅膀的木鸟,一边大喊大叫这追了过去。

    这一幕令原本就吃惊不已的大壮,更是一脸惊讶,片刻之后他终于哈哈大笑起来。

    刚在东门离面前吃了亏,正郁闷呢,现在见东门离这副模样,心里别提多畅快了。

    “哈哈,这叫恶有恶报,让你得瑟!”虽然嘴里这样说这,大壮还是跟了上去。

    不过他的速度远没有那木鸟和东门离的速度快。

    没过多久,他就发现那木鸟和东门离都不见了踪影。

    大壮只好凭借木鸟远去的方向慢慢跟上去。

    “怎么还不落地!”东门离此时整叫苦不迭呢。

    刚才只顾着在大壮面前显摆呢,口诀最后一句用来确定方向和目的地的话他竟然给忘了。

    一开始发现的时候他还觉得这木鸟没有目的地一定会飞一会自己就落下来,但是从现在自己跑了两公里的山路来看,这木鸟似乎没有停下的打算。

    幸好东门离身体素质极好,加上经常锻炼,跑两公里对他来说倒还真没什么。

    不过这木鸟就是不停可怎么办,东门离一边叫骂一边后悔不已。

    他之前在跟傻子学着木鸟术的时候,竟然忘记学怎么让着木鸟中途停下来了。

    自己这么一直追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要想让着木鸟自己飞回来,那就只能去找傻子师父了。

    东门离心中一动,记下木鸟远去的方向,然后就掉头向山神庙跑去。

    这木鸟术是傻子教的,所以他一定也会让木鸟停下来的法术。

    没大一会,东门离就气喘吁吁的出现在残破的庙门口。

    庙里傻子正低头在收拾哪些被砸烂的木梁什么的,竟然连东门离进来都没有发觉。

    “师父,你能不能把木鸟给召回来?”东门离开口就冲里边说到。

    傻子一愣,连忙转头有些狐疑的看向东门离。

    “刚才我把木鸟放飞了,但是最后一句口诀忘记说了,现在木鸟已经飞远了,您想想有没有什么办法把它给召回来?”东门离眼含期待的看向傻子。

    但傻子这时候却说道:“师父没教。”

    然后就继续低头做事了,全然没有理会依旧站在门口的东门离。

    “啊!那可咋办?”这木鸟是自己父亲留给自己的,之前自己拼了命才没有让那市里下来的赵广贤夺了去,现在竟然被自己给弄丢了。

    东门离懊恼不已,一屁股坐在门槛上,生起闷气来。

    一直过了许久,可能是傻子手里的活已经忙了个差不多了。

    转头看到东门离还在门槛上坐着生闷气,连忙走过来问道:“怎么……生气了?”

    东门离两眼泪汪汪的说道:“那是父亲留下的木鸟,现在却被我弄丢了!”

    傻子这才想起来,刚才自己在干活的时候,东门离曾经跟自己说过木鸟的事情。

    “我…试试。”不忍看到东门离这副不高兴的样子,傻子站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说到。

    说完傻子就转身回偏殿取出了那一把他用来施术布阵的鲁班真尺。

    只见这时傻子站在院子中间,举起手中的鲁班真尺,在天空中不断的比划着什么。

    看似杂乱无章的在天上乱涂乱画,其实却有另一番玄机。

    已经懂得一些法术基本的东门离此时却惊讶的看着这一幕,然后脑子飞快的运转,想要记住傻子师父比划的轨迹。

    最终东门离发现这一次傻子师父所画的极为复杂,他一直盯着看着半天,也没有发现比划的动作有一点重复。

    不得已东门离只好放弃了这一次从傻子师父那里学习法术的机会。

    而此时东门离只好将目光放到傻子师父的脸上,令他惊讶不已的是此时的傻子已经面色苍白,脸上豆大的汗珠不断滴下来。

    “怎么会这样,难道师父之前所耗费的精力还没有补回来?”东门离见到这一幕之后,突然想起当时傻子在隐藏了迷林小路之后的状态。

    想到这里东门离当即有些担心的向院子中间走去。

    就在他刚走下门口台阶的时候,突然“咔”的一声,凭空响起一声炸雷。

    东门离连忙抬头向天上看去,原本没有几朵白云的天空,此时已经聚集了一大片,而且在周围还有一些白色云朵,快速的向这边移动着。

    东门离愣在原地呆呆地看着风云变幻的天空,震惊的心情丝毫不亚于此时的天空。

    


    


    ps:书友们,我是搬砖少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