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相同的符文
    就在小离子愣住的片刻,突然天空又响起了一声炸雷。

    只见此时在漫天的乌云下,一只不断煽动翅膀的木鸟,伴随着强风从东南方徐徐飞来。

    大喜过望的东门离连忙跑过去准备接住这只木鸟。

    但是这个时候他却惊奇的发现那只木鸟并不是自己主动飞来的,而是头依旧朝着另一个方向煽动翅膀,那样子就是想要挣扎着逃走一样,奈何空中似乎有一股力量将它带到了自己的身边。

    就在东门离跳起来将那木鸟抓在手中之后,顿时又是一声炸雷。

    与之前他听到的那两声不一样,这一次似乎雷声离自己并不远。

    就在东门离一把撕掉木鸟身上的黄符纸回头看过去的时候,眼前的一幕顿时令他整个身体都呆住了。

    原本还拿着鲁班真尺在那施展法术的傻子,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浑身焦黑,已经烧烂的衣服上,冒着一股股漆黑的烟。

    “师父!”缓过神来的东门离连忙跑了过去,将已经倒地不起的傻子扶了起来。

    令东门离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傻子为了给自己找一个木鸟,竟然会被雷劈。

    在仔细查看了一番之后,东门离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虽然傻子现在身子外的衣服冒着股股黑烟,但是现在火已经灭了,而且看他露出的笑容,似乎这一次雷劈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重要的伤害。

    “师父,您没事吧?”东门离看着勉强咧嘴傻笑的傻子师父,心中震惊不已。

    只见这时候傻子摇了摇头,面带笑容的看着东门离,片刻之后竟然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东门离顿时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连忙伸手在傻子的鼻子前试了一下。

    “还有呼息!”东门离的表情这才稍稍缓和了一下。

    也正是在傻子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原本天空中密布的乌云,竟然如同被风快速的吹散一样,没多大一会儿,就烟消云散了。

    这时候气喘吁吁的大壮也终于赶了过来,看到躺在地上的冒烟的傻子,顿时愣在庙门口半晌才挤出一句话,“你把他烧了?”

    东门离惊愕之余抬头看向大壮:“你他娘的胡说什么呢!”

    大壮指了指在躺在地上冒烟的傻子,用一种怪异的表情看向东门离。

    东门离此时回头一看,也是哭笑不得,心道:“幸好师父没出什么事,要不然今天被大壮这么一说,自己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师父是为了给我找木鸟,被雷劈了。”东门离不屑的看了一眼大壮,随口说道。

    “啊?被雷劈了?这晴空万里怎么可能有雷?”大壮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东门离,心说找理由也得找个靠谱点的。

    “你刚才没有看到天空中布满了乌云?没有听到打雷的声音?”东门离听大壮话里的意思,似乎刚才他什么也没有察觉到。

    “真是奇了怪了,你看着天上,现在晴空万里,就飘着那么几朵乌云,怎么可能打雷呢!”大壮抬头望着天空,用学校里读课文的语气说道。

    东门离一看他这样,恨不得再上去踹一脚:“晴空万里还飘着几朵乌云,你改病句是怎么学的!”

    “额!”大壮脸一红,“你聪明行吧,都什么时候了,还跟我咬文嚼字!”

    “我说了是你不信,那也不能赖我啊!赶紧过来帮忙搭把手,把我师父先抬到屋里去!”东门离一边给傻子脱已经焦糊的外套,一边招呼大壮。

    大壮一边摇头一边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我真没想你是这种人?”

    “你大爷!救不救人了?”

    “你喊什么喊!还有理了?”

    东门离不屑于跟大壮在这么纠缠下去,当即自己一个人使劲将傻子背在背上,准备向偏殿走去。

    但就是在这个时候,傻子手中的鲁班真尺突然从他手中掉落。

    “啪”的一声,东门离连忙回头看去,正是这一眼,令原本已经起身的东门离慢慢的将自己师父放下,眼睛盯着那鲁班真尺看了许久。

    “你看啥呢?”大壮也发现东门离有些不对劲,当即走过来问道。

    只听这时候东门离用几乎只有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我说怎么觉得那符文在什么地方见过!”

    原来东门离起身的时候发现这鲁班真尺上所刻画的符文与机关木盒和那本已经残破不堪的小册子上的符文一样,虽说不是一模一样的字迹,但看这符文类型,绝对是属于同一种文字。

    “什么?”大壮不明所以,不过也看到此时东门离目不转睛的看着那鲁班真尺。

    “你有没有发现这鲁班真尺上的符文跟机关盒上的是一模一样的?”东门离抬起头来看向大壮。

    “嗯?你不说我还真没发现,看着确实有点像!”大壮弯腰把鲁班真尺拿在手中,仔细的端详起来。

    傻子实在是太沉了,一直背着他的东门离此时也有些受不了了:“先别看了,搭把手啊!”

    大壮一听这话,突然警惕的看向东门离:“你说实话,刚才我没来的时候,你是不是想把傻子烧了?”

    “滚你大爷!”

    面对这比傻子还不开窍的大壮,东门离也是没有办法,都这时候他竟然还以为傻子之所以变成这样是因为自己的原因。

    东门离也知道你跟他讲什么道理那都是在做无用功,他从来都没有自己开窍的时候。

    说完东门离也不理会大壮,自己一个人咬牙将傻子一步一步的背着向偏殿走去。

    不过大壮虽然不开窍,但见到这一幕也不会袖手旁观,见东门离走的比较艰难,他连忙走过去,在他身后使劲向上托着傻子。

    放下傻子之后,东门离还是有些不放心:“大壮,你在这守着我师父,我下去叫人过来看看!”

    大壮连忙将头要的跟拨浪鼓似的:“我可不再这看着,还是我去叫人吧!”

    大壮也不傻,他这么说的原因其实是害怕一会有人来了,东门离倒打一耙,自己就说不清了。

    “哈哈,行,那你快去!”东门离早就看出了大壮心里的想法。

    之所以刚才那么说,其实是想让大壮去的,但是又怕大壮不同意,所以他才使了个心眼。

    见大壮扔下手中的鲁班真尺,风一样的跑了出去,东门离在后边看着是又好气又好笑!

    打发走大壮,东门离又一次的拿出自己随身带的机关盒和那一本破旧的小册子。

    对照着鲁班真尺的符文,他一个字一个字的查找,最终他发现机关盒上的符文和鲁班真尺上的符文虽然不完全一样,但也有一部分是相同的,而且不管是机关盒还是鲁班真尺上的符文,他都能够在那本小册子上找到。

    “唉!怎么不标记一下,这跟天书一样,谁能看得懂?”东门离研究了许久之后,伸了个懒腰说道。

    而此时他发现前去叫人的大壮还没有回来,不觉得有些焦急起来。

    他走到傻子师父的身旁,低头查看了一下,发现虽然傻子脸上黑一块白一块的,但气色似乎比之前要好了很多,应该是没有什么大事了。

    但大壮去了这么久都没有回来,东门离又开始担心起来,早知道大壮这么慢,他就自己去了。

    正想着呢,大壮那粗犷的嗓门在庙门外响起来:“离子,赶紧跑!”

    东门离当即一愣,不明白大壮这话里是什么意思。

    “快走,那帮市里的人又来了!”大壮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

    东门离眉头一皱,说道:“怎么回事,他们又来干什么?”

    “这还用问,肯定是来砸庙的!”大壮擦了擦头上的汗,“我看到这一次是三叔带着来的,样子不善,不像是要保护这里!”

    东门离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师父,冲大壮说道:“过来搭把手。”

    只见东门离弯腰将傻子扶起来准备往背上背,而此时的大壮也顾不上犹豫了,连忙说道:“让我来!”

    不管东门离的反应,大壮一起身就将傻子驼在了背上。

    东门离连忙收拾起地上的机关盒和鲁班真尺,将那本小册子重新揣进怀中,扶着傻子就向外走去。

    现在这山神庙不管是被砸还是被保护,对于他们来说都不安全,而且这一次东门离觉得那个神秘的赵广贤会再一次来到这里。

    上一次不知道那老头抽什么风,竟然主动放弃自己离开了,但是这一次东门离觉得自己应该不会有那么幸运了。

    市里的人这才离开没几天就再一次带人过来,八成是那赵广贤回去之后想到什么了,要不然等市里的批文也没有这么快,而且这一次还是大队长带路。

    “你说是不是我三叔故意带他们来的,我觉得有很大可能是他怕担责任,把神庙不可能是文物的事情说出去了!”大壮一边走着一边回头看向东门离。

    “这个……”小离子觉得大壮说的有道理,但这事似乎也不能怪队长,毕竟要是上边自己查清楚事情的真相,第一个遭殃的就是他了。

    现在神庙是不能待了,东门离只好带着傻子住进外公家了。

    不过这也幸好是傻子现在昏迷不醒,要不然估计打死他也不会离开山神庙的。

    两人为了避免在下山路上撞见市里的人,东门离在远远望见上山的几个人之后,就让大壮赶紧躲进小路一旁的树林中,直到市里的人走过去之后,他们才从树林里走出来向山下快步走去。

    一进门,老木匠就被傻子背上的人给吓了一跳:“这是谁?”

    “姥爷,是我师父?”东门离在一旁连忙解释道。

    “啊?怎么会变成这样?山神庙失火了?”看到傻子浑身衣服被烧得焦黑,老木匠连忙惊恐的问道。

    


    


    ps:书友们,我是搬砖少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