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蹊跷的批文
    东门离摇了摇头说道:“庙里没有失火,师父是为了给我找木鸟,被雷劈成这样了。”

    老木匠听得一头雾水,这大晴天的那来的雷?

    “姥爷,我知道你不信,但是现在也不是解释这个的时候,我们刚刚看到市里那些人又来了,这一次是三叔带着他们来的,看样子山神庙不是文物的事情,市里人已经知道了!”东门离来不及跟自己外公解释那么多,连忙让大壮背着自己师父就进了外公提前给他收拾好的屋子里去。

    老木匠一听市里又来人了,心中一紧,自语道:“看来这神庙真是保不住了!”

    不过眼下傻子的情况似乎比山神庙更加危急,只见他跟在东门离的身后也进了房间,上前打量了躺在床上的傻子一番之后,回过头来对东门离说道:“先把他安置在这里吧,至于庙的事,不用考虑了,大不了以后再建,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东门离低头看着躺在床上的傻子有些愧疚的说道:“这事都怪我大意,在施展木鸟术的时候,竟然把木鸟给放飞抓不回来了,这才去求师父帮忙。要是早知道需要付出这么重的代价,我说什么也不会让师父去帮我找的!”

    说完东门离把手中的木鸟狠狠的向地下一扔。

    这时候一旁的大壮听了才意识到这事归根结底怨自己:“对不起,离子!”

    “行了,都别争了,你们两个在这里看好他,我去找大夫过来给傻子看看。”老木匠叮嘱了东门离几句就出门去找村里唯一的大夫去了。

    “姥爷,您可注意点,别跟那些市里的人起什么冲突,他们要想砸庙就让他们砸吧,大不了跟您说的,以后重建就行了!”东门离在自己外公出门之后,突然想起这事来,赶紧冲门口喊道。

    他知道自己外公可是出了名的倔脾气,若是中途碰上那些砸庙的,双方起了冲突,说不定真的会发生什么可怕的后果。

    老木匠找到村里的大夫,是一个年纪跟他相仿的老中医,也是这村里唯一的医生,因为在兄弟里排行老五,村里人都叫他五爷。

    在说明情况之后,五爷连忙带上自己看病的那一套家伙什就跟着老木匠向回走。

    回去的路上,一直走在前边的老木匠无意中向山上瞄了一眼,只见半山腰聚集了一群人,除了龙口村的村民之外,他还看到了东门离口中所说的市里来的人,只不过远远看去似乎并没有发现穿军绿色衣服的人。

    没有穿军服的人,就说明这一次来的人里没有当兵的,那就应该不是为了砸神庙来的,说不定是为了保护神庙。

    想到这里老木匠也忘了之前出门时自己外孙嘱咐他的话了,回过头去跟老中医说道:“傻子就在我家,你自己去给他看看,吃药花钱都记在我头上,等我忙完了就去跟你结账。”

    而此时五爷也顺着木匠的目光看过去同样发现了在半山腰的那群人:“木匠,这些人不会是上次来砸神庙的那些吧?”

    “不知道呢,我这不是想去看看嘛!”

    “嗯,去看看吧,这些孙子整天不干正事,那庙你可看好了,别真让他们给砸了!”老中医那是村里唯一的大夫,虽然学识渊博但自幼学习的是中医,对古代的一些传承,他觉得就像是中医传承一样,对此有这很深的信仰。

    虽然现在这山神庙被打成了牛鬼蛇神,但他这个年纪的人并不觉得这庙有什么错,错的都是人心罢了。

    其实山神庙只不过是封建社会人们的一个精神寄托,就像西方人信仰基督教或者是什么伊斯兰教,信奉上帝一样,都是他们在那个艰苦时代支撑他们活下去的信念。

    至于在求神的时候有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人们似乎也并不在乎。

    但你要说这山神没有一点不好,那似乎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他来者不拒,即便是一些偷盗的、抢劫杀人的每每在作案之前也都会来拜一下,这其实也是现在当权者唯一一个可以拿来反驳的事情。

    不过这些似乎都怨不得神,只是那些人心存不良罢了。

    像老中医他们这样已经上了年纪的人大抵心中都是这么想的,所以在得知山神庙要被砸的时候,他们都各自阻拦自己的孩子,但是现在的年轻人又有哪一个是听老人劝的呢。

    看着山上那群人的身影这五爷也是气不打一处来,还特意叮嘱了老木匠一番,自己去给人治病,阻拦砸庙的事情就交给老木匠了。

    听这老伙计一说,东门离的外公心中的使命感更是油然而生,不管是不是砸庙的他今天都要上去看看。

    看到老中医一个人进门之后,东门离顿时心中一个不好的预感,自己外公没有回来,八成就是去山上了。

    “五爷,我姥爷怎么没有跟您一块回来?”

    “他啊,去山上了,我看那群崽子又来了,八成没什么好事!”老中医并没有觉得木匠这个时候去有什么不妥。

    “唉呀!”东门离一拍大腿,“大壮你在这看着我师父,我去把姥爷找回来,真是怕啥来啥!”说完不等大壮答话的,东门离当先就跑了出去。

    “这孩子怎么了?”见东门离如此紧张的跑出去,老中医纳闷的问起大壮来。

    “上次就是阻拦这些市里的人,老木匠差点就被拉出去批斗了,这次要真是在不知死活,说不定就真被批斗了!”大壮在一旁低声说道。

    倒是那老中医满不在乎的说道:“嗨,我当是什么事呢,就是给他们个胆子他们也不敢这么干!他们也就是欺负一下傻子斗一斗瞎子而已,我觉得他们没有这个胆儿!”

    大壮面对这么一个老古董也是没办法,当下只是点头附和着,也不解释什么。

    但是在看了傻子的情况之后,这老中医不得不倒吸了一口凉气,一脸严肃的说道:“这帮孙子下手也太狠了,怎么能把傻子烧成这样啊,好歹也是一条人命啊!”

    大壮顿时一脸黑线,怪不得刚才这老中医说那帮孙子只会欺负傻子,原来是把傻子身上的伤当成那帮市里的人干的了。

    “五爷,这不是被人烧的,是被雷劈的!”大壮不想解释,但又不得不提醒一下。

    “什么雷劈的啊!你真当我老糊涂了?最近这半个多月咱们村连个雨星也没有,那里来的雷?”

    别说是老中医不信,就是大壮现在也不大相信东门离说的话,因为他也没有亲眼见到。

    “我不跟您说了,你就看看有没有救得了!”大壮不耐烦的说道。

    “你这孩子,能没有救吗,你五爷这名是白叫的?”老中医看着大壮,不满褶皱的脸上略显的得意。

    这一会功夫,大壮已经被这老大爷给彻底整服了,当下也不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点头,还时不时的向外看看东门离是不是已经回来了。

    “这几服药你拿好了,每天三次,没有了记得再来找我要!他的伤是没什么事,但就是元气消耗太多,一时半会补不回来,让他没事多休息,出不了半个月就跟以前一样生龙活虎!”老中医临走还不忘补充一句,“这帮孙子净干缺德事,一个傻子都被折腾成这样!”

    留下大壮满脸黑线的愣在那里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而此时东门离也已经来到了半山腰,他发现这一次虽然围观的人不少,但并没有像上一次一样有当兵的在这里,而且就连那个市里的那个刘代表也没来。

    眼睛扫了一圈之后东门离就愣住了,他在队长龙友三的对面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而这人正是之前去追赶他的鹰眼老头。

    东门离见到这一幕,连忙猫腰躲到了一旁,藏在一棵树后不断的观察这几个人。

    只见这一次除了大队长龙友三,就是那鹰眼老头,还有一个与那鹰眼老头年纪差不多的老者,他从来没有见过,其余的大部分就是自己村里的民兵了,这些人东门离都认识。

    “就两个?”东门离在看清楚这些人之后,心中嘀咕道。

    老木匠此时正在和大队长龙友三说话呢,虽然听不清说什么,但是从两人愉快的表情来看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难道是来颁布市里的批文?”东门离看着这一切,觉的有些不可思议。

    “木匠叔,你就放心吧,山神庙不拆了,我在回来的路上遇到这两位市里的代表,他们这一次可是带着市里盖章的文件来的,一定要好好保护山神庙,这两位就是市里派下来帮我们修庙的。”龙友三并没有像东门离和大壮认为的那样,把山神庙只有二十来年的事情说出去。

    他在市里开会的时候,也曾经见过这鹰眼老头几面,知道这人名叫赵广贤也知道他背景不一般,特别是与市长的关系极好。

    龙友三绕过后山到市里的时候正好是这些人刚回去,一开始他还很害怕,生怕这些人当场把自己给抓起来,但是从刘代表口中得知自己村里的山神庙有可能是文物的时候,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不过他也不会傻到自己主动去招了,既然有人这么认为他就顺水推舟,先应下再说。

    那刘代表让他先不要急着回去,等上边的批文下来一块带回去,说不定还有人帮忙去修整呢。

    龙友三知道市里的批文没有个十天半月的下不来,已经做好了先找地方住下的打算,但是没想到自己下午刚找到住处,就有人来通知他,批文已经下来了,让他今天晚上就动身与市里的两个代表一起回去。

    虽然心里纳闷,但这不管是对龙口村还是对自己都不是什么坏事,不就是赶个夜路嘛,连市里的领导都不推辞,自己有什么理由不带人回去呢。

    


    


    ps:书友们,我是搬砖少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