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私藏文物
    东门离看到他们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那市里下来的两个领导也跟着龙友三走了一晚上的夜路,但却没有要休息的意思。

    “两位领导,不如先回去休息会,等明天再过来看也行,反正已经下了批文,没有人再敢砸庙了。”在大队部发布完市里下来的批文之后,龙友三生怕两位领导太累,一路上不住的劝阻二人。

    “队长,我师父呢从事了几十年的文物研究工作,故宫也去过不止一次,听说咱们这里的建筑跟故宫的很像,所以有些迫不及待。你也别见怪,这对于一个文物研究工作者来说发现一处文物只会让他寝食难安,睡觉怕是睡不着了。”

    东门离在一旁看到原本上一次来时,一脸严肃的鹰眼老头这次竟然换成了一副和颜悦色的模样,心里不觉得泛起了嘀咕。

    龙友三讪讪一笑,毕竟他知道这山神庙的历史也就是个二十来年,虽然建造手艺是没得说,但是真要论起历史来,怕是跟故宫没的比。

    但是人家既然这么说了,他也不好推辞,只能硬着头皮说道:“那行,我带你们过去看看。”

    庙就在他们前边不远处了,沿着小路再向上走个几百米就到,隔着茂密的树林隐约能够看到半山腰的庙。

    此时那两个市里的来人已经迫不及待的向上走去了,两个有点上年纪的老头,竟然比龙友三这一众强壮年走的还快,龙友三和众人被远远的落在身后了。

    而在人群中不时传出议论声。

    “万一他们发现我们这庙是假的怎么办?”一个村民担心的问道。

    而此时另一个村民听了满不在乎的说道:“谁说我们这是假的了?东门叔当年的手艺估计比紫禁城的建筑还要好!”

    “对,就是假的,也是他们自己认为的。现在批文都已经下发了,我就不信他们还能够收回去。”另一个村民随声附和道。

    东门离在人群中找到了已经早就跟上来的外公,低声问道:“姥爷,你说这事能靠谱吗?”

    因为这一次颁发批文的并不是市里的当官的,也不是那些民兵代表,只来了这么两个没有什么身份的老头,令他觉得这事不是很准成。

    “看看他们整什么幺蛾子!”老木匠只是淡淡的回了这么一句。

    一行人就跟着两个老头一块来到了山神庙。

    走在最前边带路的是上一次来过的鹰眼老头,东门离知道他叫赵广贤,在市里一所中专教书,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职位,但是此人精通法术,造诣远在自己之上。

    而这一次他所带来的人似乎更不简单,年纪比他小了一大截,看上去也就四十来岁,身材魁梧,完全不像是做学问的人,而且赵广贤在他面前毕恭毕敬,还叫他师父,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要是论起学术研究,当个师父自是没什么问题。只是东门离担心若是这人在法术方面能在当这赵广贤的师父的话,那可就危险了。

    想到这里东门离忍不住快走了几步,走到大队长龙友三的面前,小声问道:“三叔,你知不知道这两个人的来历?”

    龙友三摇了摇头,皱眉说道:“我只是认识那个叫赵广贤的老头,听说他在市长那里也能够说的上话,这一次市里的批文之所以下来的这么快,我觉得他起了很大的作用。”

    “另外一个呢?”东门离追问道。

    “另一个我就不清楚了,从来没有见过这人,只是在大队部宣布批文的时候,赵广贤介绍他的名字叫吴中庸,是在市里做考古研究的,而且赵广贤尊称他为师父,想必来头也不小。”龙友三半猜测的说道。

    “吴中庸……”东门离在心中默念此人的名字,他在此人身上没有看出一点做学术研究的样子,反倒这人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戾气。

    这样的两个人连夜赶来,目的似乎并不是下发批文那么简单了,他们真正的目的应该是这山神庙。

    想到这里东门离顿时出了一身冷汗,他突然想到若是这两个人真是为了山神庙来的,那么很有可能就是他们知道这庙里有他们要的东西。

    “难道是机关盒?”东门离暗道一声,快走两步直接来到队伍前。

    此时走在队伍最前边的两个人也已经停了下来,只见赵广贤回过头来冲身后那个名叫吴中庸的中年人说道:“师父,您看,这就是龙口村的山神庙!”

    而看到已经有些破败的山神庙,吴中庸顿时眼放精光,就像是饿了好久的人见到一大桌子美食一样,眼中净是贪婪之色。

    “哈哈,果然,果然!”吴中庸一连说了好几个果然,兴奋异常的向那山神庙跑过去。

    此时在两人身后的村民满脸错愕,就连刚才心中忐忑不已的龙友三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但是这一幕在东门离看来却没有那么简单,他从这人的眼中看到的是贪婪,而不是对文物或者是研究对象的那种热爱。

    这时的吴中庸一个人走在前边,环顾四周,眼神却始终没有落在一处,似乎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一样。

    “啧啧……这么精美的木质建筑,除了我班……”说道这里那吴中庸话音戛然而止,而后有些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

    也不怪这吴中庸如此激动,去过故宫的人都知道,最精美的就要数里边宫殿的建造了,每一处雕梁画栋,看上去异常精美,特别是宫殿的建造,你在里边是不可能找到一颗螺丝钉的,就连支撑大殿的柱子也是采用上好的金丝楠木,只是到明清修建之时,由于楠木稀少才最终用其他的木材代替,但也是价值连城。

    而龙口村的这一处神庙,虽然并不是采用的什么上好木材,但在建造工艺上来看,确实是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整个神庙并不大,所采用的也都是附近山上常见的木材,但是无论是窗花雕刻还是屋顶的彩绘的壁画,都给人一种精美绝伦的感受。

    “你看这雕花!看这龙纹,看这神像……”吴中庸走在最前边一会指指这一会指指那,就像一个初入殿堂的小孩子一样。

    他身后的赵广贤也一脸得意的赔笑道:“能够发现这里也是我毕生的荣幸。”

    “哈哈,是你的荣幸,是你的荣幸!这次你可真是立了大功了!”吴中庸激动地拍了拍赵广贤的肩膀,然后就看到他从自己的的怀中取出一个不大的铜制罗盘。

    只见吴中庸拿着罗盘在那已经有些残破的大殿中来回的踱着步,一会向前迈几步,一会又向后退几步,口中还一直念念有词,时不时的抬起头来看看。

    没过多久,他就拿着罗盘慢慢的走到了神像后边,而看到这一幕的东门离此时更加肯定了两人来这里的目的不一般了。

    片刻之后,只见吴中庸托着罗盘从神像后边走了出来,但东门离看的清楚,他那托着罗盘的手在不住的颤抖,而原本高兴激动的表情也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阴沉如水。

    赵广贤似乎也发现了吴中庸的异样,只见他连忙跑过去低声问道:“师父,您这是怎么了?难道……”

    只见此时的吴中庸艰难的点了点头,手中罗盘“啪”的一声脆响,就掉在了地上,口中低语道:“没了,没了……”

    赵广贤听了这话顿时脸色一变,只见他冲刚刚走进大殿的众人说道:“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私藏文物!”

    这话一出,大殿中一片哗然,自己才刚刚进来怎么会被按上一个私藏文物的罪名。

    东门离一听此话,跟上来的脚步突然就停在了当空,继而身形一转,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顺畅,随即躲到了一个村民的身后,心中暗道:“果然是为了机关盒而来!”

    在最前边的龙友三更是一头雾水,先不说这里到底有没有什么文物,就是有,他们又是怎么知道的?

    “不知道您说的是什么文物?”龙友三一脸狐疑的反问道。

    “应该是一个……”要说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东西,他赵广贤也没有见过,自然不能描述清楚。

    倒是他身后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吴中庸开口说道:“是一本古书!对于研究神庙建筑有重要意义,我希望你们谁拿了,就赶紧交出来,政府愿意出钱购买!”

    “古书?”龙友三有些摸不到头脑了,“你们怎么知道这里有古书呢?”

    “这个你就别管了,这是我们多年的文物研究所得出的经验结论。像这里的建筑,我们在全国发现了不止一处,而且你可以过来看一下,在神像后边原本防置古书的位置已经空了。”吴中庸脸色铁青的说道。

    龙友三不明所以,他年轻的时候也时常来这里,别说是神像后边,就是房顶他也曾经爬上过,可从来没有发现还有什么放置古书的地方。

    但是转到神像之后,他就愣住了,在这神像的背后,一人多高的位置果然有一个漆黑的空档,他伸手进去摸了一下,空档不大,半只手臂伸进去就可以摸到底,但此时里边空无一物倒是真的。

    龙友三顿时也惊奇不已,他万万没有想到这里竟然还有如此隐蔽的机关,但既然人家市里的来人都这么说了,那这地方先前确实应该放过什么东西。

    “唉,那个,有谁拿了里边的东西就赶紧交出来!既然上边已经下了批文,那我们村这庙就是文物,庙里的东西自然也是文物,都是受法律保护的,私藏文物可是重罪!”龙友三虽然想不明白,但是既然有这么一回事他就不能不管。

    


    


    ps:书友们,我是搬砖少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