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山人自有妙计
    龙友三可能不知道这两个人口中所说的文物究竟是什么,但东门离却是清楚的很,他们想要的就是自己手中的那个机关盒。

    但是怎么从他们口中说出来的是一本古书?明明是一个机关盒啊?

    “难道他们说的古书是村长爷爷给我的那一本?”东门离有些纳闷的嘀咕道。

    同样察觉到两人来此的真正目的之后,老木匠连忙挤到东门离身旁,低声说道:“离子,看来这两个人是为了那机关盒来的,你赶紧拿着机关盒躲起来,这两人怕是有些手段!”

    东门离在看到那人拿着罗盘转到神像之后的时候就已经明白自己心里最害怕的事情还是来了。

    点了点头,东门离小心翼翼的从人群中挤出大殿,不敢再有任何停留,一溜烟的就跑回了家。

    一推门,突然撞上了打算出门寻找自己的大壮。

    大壮一见推门进来并且神色有些慌张的东门离,被结结实实的吓了一跳,后退两步捂着胸口说道:“吓死我了,怎么只有你自己回来了?木匠爷呢?”

    东门离定了定神,喘了口气说道:“别提了,你知道这次来的是谁吗?”

    大壮一脸嫌弃:“我都没出去看,那里知道!”

    “上次抓我的那个赵广贤又回来了!这次他还带了帮手,看样子比他还要厉害!”东门离回头把门一关,一边说着一边去找自己的背包。

    “啊!这老头又来干什么?不会还是为了你那个木鸟吧?”大壮惊讶的叫了一声,看到东门离去翻背包一下想起了之前这老头追东门离的原因,似乎就是为了他手上的这个木鸟。

    这木鸟单单从外表来看与普通的木鸟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雕刻的比较精美而已。但是见识过这木鸟飞天之后,大壮也就知道赵广贤为什么非要得到这个木鸟了,而且他隐约还记得,当时赵广贤称这个木鸟为木鸢。

    木鸢是风筝的一类称呼,知晓古代历史的人都知道这木鸢最早出现的时候并不是像我们今天所见到的风筝一样,古时候制作木鸢的材料是木材,最早出现在春秋时代,至今已2000余年,相传“墨子为木鸢,三年而成,飞一日而败。”

    后来木匠祖师鲁班也曾用木材做出了一只木鸢,而他手中的木鸢可三日三夜飞翔不下。

    到南北朝,风筝开始成为传递信息的工具。就像之前东门离利用木鸢术将带有纸条的木鸟放飞,通过天空把消息快速的传递出去。

    听了大壮的话之后东门离点了点头,然后又摇头说道:“估计这一次不只是为了木鸟而来,他竟然在山神庙中发现了神像背后的空档,看样子机关盒对他们更重要!”

    “他们怎么知道在神像后边有机关盒?”大壮疑惑的问道。

    “那个被赵广贤带来的人名叫吴中庸,我看到他拿着一个罗盘只不过用了五六分钟就已经找到那个机关盒所在的位置了,法术水平应该还在赵广贤之上!”东门离说道。

    “还有这种事?一个就够对付的了,怎么又来一个!”大壮愤愤的说道。

    找到背包的东门离自己查看了里边的几样东西,然后回过头来说道:“不过他们并不知道里边放置的是机关盒,只是说里边应该有一本古书。”

    说到古书,东门离又从那背包中将那本老村长给自己的小册子拿了出来,低声自语道:“不会是这一本吧?”

    看着这密密麻麻的类似于象形文字的小册子,东门离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要就给他吧!反正你也看不明白,要不然你拿着这小册子去跟他们探讨探讨,说不定还能整明白上边的意思!”大壮一直就是这么大大咧咧,做事一般不考虑后果,是最不按常理出牌的一个。

    不过有时候这种做法也不是不可取,比如现在。

    正愁没办法呢,他这么一说,东门离当即一拍脑门说道:“对!说不定那吴中庸还真认识上边的符文!”

    大壮一听反而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他以前所提的意见从来就没有被东门离采用过一次,没想到这一次自己随口一说,东门离竟然举双手赞成了。

    “真的要给他?”大壮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给!说不定能从他那里得到一些线索,为什么不给!”东门离一边说着一边将那本破烂不堪的小册子拿出来。

    在大壮疑惑的眼神中,东门离突然停了下来,拿着那本小册子说道:“不行,要是给他,那我岂不就成了那个私藏文物的家伙了?不行,不行!”

    正在东门离又一次陷入为难的时候,大壮却在一旁说道:“文物?可拉倒吧!你那小册子一看就是前几年的,而且都破成这样了,拿给人家,人家也不一定相信你!”

    看看东门离这时候手里拿的小册子,还真不是大壮瞎说,这本小册子明显不是什么古书,充其量也就是抗战时期流行的笔记本,这样的东西别说是以前很常见,就是放到现在一些人家里也能翻出一堆来。

    “他要的并不是这本小册子,而是上边的这些字!”东门离看着小册子上那些奇形怪状的文字,也不知道是一时出神还是眼睛迷离,竟然发现那些符文竟然自己动起来,既像人又像动物,每个都变幻出不同造型。

    但是在东门离定神看去的时候,发现原本像活了一样的符文,又变成了原本沉寂在纸上的文字,还是一个也不认识。

    晃了晃脑袋,东门离将自己的背包小心翼翼的背在身上,手里拿着这本小册子就出了门。

    大壮在身后看的一愣,当即说道:“唉,等等我啊!对了你师父你也不管了?”

    走出门口的东门离一听这话,突然停下了脚步,他还真把自己的师父给忘了,不过现在他师父昏迷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待在这里应该暂时没有什么危险。

    那吴中庸的底细他还没有摸清,若是师父醒来跟着自己出去反而更加危险。

    想到这里,东门离只是走过去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傻子师父,然后低声说道:“师父,您就先在这里歇会吧!我先去给会会那俩人!”

    说完,东门离又冲一旁的大壮说道:“走吧,我们去看看这两个人到底有什么本事!”

    大壮顿时脸色有些难看起来,有点吞吞吐吐的说道:“不是你壮哥我胆小,只是他们都会法术,你遇上还好说,我这一点也不会,遇上不就只有等死的份了?”

    东门离其实也只是说说,他自然知道大壮不会法术,不是那些人的对手,别说是大壮了,就是自己这些三脚猫的功夫也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他这样说的目的正是因为大壮不会法术,他觉得那赵广贤和他那师父是不可能对一个半点法术都不会的普通人动手的,所以这事由大壮去,其实更加保险。

    见到东门离满脸神秘的诡笑之后,大壮有些心虚的说道:“离子,你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哈哈,不用担心,山人自有妙计!”说完东门离将那本小册子递给大壮,“你看看,记住上边的一些内容!”

    大壮有些疑惑的看向东门离,但是在看到东门离突然变的有些严肃而又坚定的表情之后,他瞬间也被感染了,拿过那小册子就开始看上边记载的东西。

    只见上边密密麻麻的一堆象形符文,还有一些几何图形如同插画一般镶嵌在那些符文中。

    没大一会,大壮就有些晕了,垂头丧气的说道:“离子,你这不是为难我嘛,就是咱们上课的书本,我也从来没有记住的时候!”

    要说这事还真是为难大壮了,他现在看了这么长时间已经是足够给东门离面子了,学校的那些课本上的字他都认识,但也没有看这么长时间过,更不用说这些他一个也不认识的符文了。

    “记住几个?”东门离淡淡的问道。

    “一个也没记住!”大壮一脸委屈样。

    “你!好歹记住一两个也行!再看看,找两个最简单的记一下,比如这几个……”东门离伸手指着那本小册子上笔画最少的那几个字说道。

    大壮无奈的一撇嘴说道:“你这么厉害,自己看不就得了,为啥让我看呢!”

    “一会你就知道了!这一次能不能成功把那两人吸引到迷林就看你的了!”

    “啊?还去迷林?你只前不是差点在迷林中栽了?这次还去,不要命了?”大壮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东门离之前是怎么差点被赵广贤用法术抓到,但是从东门离那后怕的表情他也知道这事情绝不简单。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你的任务就是记住上边的一两个字,然后将那两个人引到迷林这里,我自有办法。”

    说道这里,东门离又催促这大壮赶紧看那小册子上的符文。

    半晌之后,大壮才抬起头来说道:“我记住几个!”

    说完就俯下身,用手在地上画了几道,果然写的还有模有样。

    “要是能在给我点时间,我能把这本小册子上的内容全部背下来!”大壮摆出一副你别不信的架势。

    顿时令东门离觉得有好气又好笑,别说再多给他点时间,就是给他一年的时间他也不一定能够记住,而且别看他现在记住了几个,说不定等到用的时候能不能想起来还是一回事呢。

    


    


    ps:书友们,我是搬砖少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