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鲁班门生 第十九章 幻术
    大壮虽然是在那偷偷摸摸的看,但刚才他的一举一动已经被这两人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了。

    他们此时就在大壮的身旁,只是现在的大壮陷入了赵广贤布下的定身法中,而且这一次他赵广贤所使用的也不是不普通的定身法,而是加了一点幻术的定身法。

    这种法术对于会的人来说难度并不大,而且他的师父吴中庸就是一个依靠幻音术成名的人,所以在他施展的定身法上加上一层简单的幻术并不稀奇。

    这样一来,大壮所中的法术就像极了民间传说中的鬼打墙,不过与鬼打墙不同的是,这个定身术是人为施展的,而鬼打墙的形成一般是在夜间,传说是一些鬼魅作祟,其实不然,这只是人本身意识虚弱,再加上身体存在细微差别的原因。

    说白了就是一条腿稍长一条腿稍短,正常情况下是看不出来的,但确确实实又是这么回事。

    要是有谁不信大可以将自己的眼睛蒙上,然后找一个空旷的操场或者是去野外的平地里试一下,按照自己的意识走直线,但等你摘掉眼罩回头看的时候,一定会发现你所走的并不是什么直线,而是一个巨大的圆圈。

    有人要问了,那遇到鬼打墙的时候,并没有闭着眼睛啊。

    问这句话的人似乎忘了,鬼打墙一般都是在晚上,光线不好而且参照物也模糊不清,当你以为自己看到的两个参照物不是一样的,但真实情况是这两个参照物原本就是一个,也就是说他始终在围着一个东西打转。

    这是鬼打墙,而现在大壮所中的法术,虽然不是鬼打墙而且也是在大白天,但是刚才在他转身逃走的时候,首先是中了吴中庸的暗器飞羽箭,这看似是一个普通的暗器,也不会真的就要了人命。

    但是常年混迹江湖的人是不可能一点防身招数也没有的,别看这吴中庸看上去只有四五十岁的样子,他在江湖上行走的年头可是远在赵广贤之上。

    这么一个人自然不会只用一支简单的飞箭,他所使用的飞箭之上都涂抹了一些药粉,亦或者是在药液中浸泡过。

    虽然不是致命的毒药,但是吴中庸一个幻术出身的江湖术士,箭尖上所涂抹的也一定是能够麻痹人神经的一类药物,也就是迷幻药。

    而刚才赵广贤所发出的一道黄符也不简单,那是鲁班秘法中的定身符,再辅以他的定身咒,大壮就如同待宰的羔羊,只能任人摆布了。

    虽然自己跑的气喘吁吁,但真实的情况是他一直在原地迈步,并没有逃出去,而赵广贤和吴中庸就在他身旁看着,他的那些小动作,两人自然也就一清二楚了。

    大壮写完之后就警惕的看向四周,等待着那个声音再次传来。

    果然一个激动的声音突然响起:“这……这是天书符文!”

    这声音就在大壮耳边响起,而且声音极其洪亮,显然这次说话的是吴中庸。

    这一下可把大壮给吓够呛,他一直在警惕的看向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人,但这声音就在他的耳边,怎么能不让他震惊呢。

    “哎呦,我滴个爷爷啊!你们两个老家伙能不能别在这装神弄鬼了,要吓死你壮哥啊!”大壮一个趔趄蹲坐在地上,但这时候腚上的那飞羽箭被他这么一坐又更加深入了一些,顿时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看到了吗?鲁班天书真的在这里!”那吴中庸丝毫没有理会大壮,依旧是激动的喊道。

    与此同时,赵广贤也惊奇的盯着大壮的手腕在看,两个异样的几何图形他虽然不认识,但刚才大壮抬手的时候他可是清楚的看到了,在大壮的手掌上虽然字迹已经不清楚了,但确确实实有两行奇形怪状的符文。

    再也抑制不住激动,那吴中庸当即一把抓起大壮的手臂,只见此时吴中庸抓住大壮的手,五指同时用力一掐,大壮顿时惨叫一声,被迫伸开了原本因为紧张而攥紧的拳头。

    大壮立马像疯了一样,一边使劲挣脱,一边大喊大叫,就像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

    其实这也怪不得大壮,他原本就看不到有人在自己的身边,虽然在那吴中庸和赵广贤的眼中这是一个简单的动作,但在他眼中却不一样。

    由于迷幻药的作用,在他看来抓着自己手臂的是一条足有碗口粗细的大蟒蛇,这条蟒蛇从旁边的树上飞射而来,一下就缠在了自己的左臂之上,越缠越紧,而且还高昂着蛇头,露着两颗锋利的毒牙,信子时不时的吐出来,发出嘶嘶的声音。

    在大壮看来,这个时候自己要再敢有什么动静的话,那条蟒蛇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直接张口咬向自己。

    吓得大壮瞪大了双眼就是一动也不敢动,嗓子发紧更不敢大喊大叫了。

    而这这时吴中庸和赵广贤正仔细端详着大壮的手掌,上边的符文就连赵广贤也不认识,但他却见过,之前在吴中庸传给他的一些简单法术上他曾经也见过类似的符文,而这些全都是吴中庸的不传之秘,他也只是根据整个法术的用法来猜测个大概。

    像现在大壮手掌中完完全全利用符文写成的两行字,他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赵广贤虽然不清楚,但从吴中庸这表情来看,这两行字他应该都认识。

    “师父,这是什么文字?”赵广贤小心翼翼的问道。

    此时吴中庸倒是没有生气,只是低声说道:“这是金文,自古代殷商时期一直到秦灭六国,大部分书写记录所用的文字都是这一种,也被称为钟鼎文。”

    “钟鼎文?据我所知这一类文字都是刻铸在钟鼎之上的,您说的古书难就是用的这种文字记载的?”赵广贤不愧是市里中专院校的教书先生,虽然不清楚这种文字的具体意思,但熟知古代历史的他对于钟鼎文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你说的不错,但那只是开始的殷商时期,金文达到鼎盛时期是在东周!那个时候金文已经被广泛应用,成为王公大臣的御用文字,作为鲁国人的鲁班圣祖在那个时候来到楚国奉命制作攻城器械,当时的社会地位并不低,能够使用这种文字也不稀奇。”吴中庸缓缓放开抓着大壮的手臂冲赵广贤解释道。

    “这么说来,这小子手中的符文就是当年鲁班圣祖留下的文字了?”赵广贤转头看了一眼那建造精美绝伦的大殿,又连想到吴中庸话里的意思,大胆的猜测道。

    “错不了,错不了,一定是鲁班天书!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啊!”吴中庸脸上露出一副得意神情。

    对于这两人的对话,此时的大壮是一点也没有听到,他已经被那条蟒蛇给吓晕过去了。

    “不会是只有这么两句话吧?”赵广贤看着大壮手臂上的两行符文,有些不可思议的说到。

    “不能,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应该只是这小子从那古书上抄来的!”吴中庸看着仅有的两行字,摇了摇头说道。

    赵广贤一听这话,连忙说道:“那这小子一定知道古书在什么地方,把他叫醒让他带我们去!”

    “呵呵,不要心急,他刚才不是说过让我们去迷林嘛,想必那里应该有人在等着我们!”吴中庸脸上浮现出一副看穿一切的表情。

    说完之后,只见吴中庸缓缓的走到大壮的身后,用手抓住插在大壮屁股上的那只飞羽箭,然后用力一扯,一下就把剑给拔了出来。

    原本在迷幻药和恐惧双重作用下已经昏过去的大壮,突然又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大壮睁大双眼跳起来的一瞬间,吴中庸手一扬,一股白色粉末在大壮面前弥漫开来,大壮清澈的眼睛顿时蒙上了一层淡淡雾气,远远看去就像我们平常见到的那些白内障患者的眼睛有些类似。

    然后就见大壮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缓缓的站了起来,也不说话也不看其他地方,眼睛就是那么直勾勾的看着前方。

    “是谁让你来的?”吴中庸不高不低的声音中充满了不容置疑的语气。

    “离子!”大壮木讷的吐出两个字。

    “让你来有什么目的?”吴中庸继续问道。

    大壮依旧是那一副木讷表情:“引两个老家伙去迷林。”

    赵广贤一听这话,顿时脸色铁青的解释道:“他说的离子应该就是我跟您说过的那个小子,木鸢就在他手中。”

    吴中庸听了却摆手一笑说道:“呵呵,现在他已经被我控制住了,没有什么反抗心理,只是说出他心里最真实的话,不用跟他一般见识。”

    赵广贤嘴角抽动了两下,有些担心的说道:“师父,你不怕他们在迷林里给咱们下套?”

    “哈哈,两个小毛孩子有什么好怕的,再说了这小子还在咱们手上,由他带路,我就不信那个叫离子的小家伙会这么不讲情面对自己人下手。”吴中庸说完这话,口中忽然低语了几声。

    只见原本站立在原地神情木讷的大壮突然就迈开双腿,一步一步的向前走了,只是他的动作看上去极不协调,只有两条腿像军队里踢正步一样不断向前迈着,手臂却不摆动,样子看上去十分诡异。

    而大壮所走的方向正是山下村口的那一片迷林。

    


    


    ps:书友们,我是搬砖少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