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风骚吧,重生男
    1993年8月的一个傍晚,上海梅陇车站的1号站台上停着一辆绿皮火车。这车本是从广州开到上海火车站的,到了梅陇这个上海南站后,一节硬座车厢里也就只剩小猫两三只了。

    八号车厢中段的一个座位上并排坐着两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女生。一个穿着鹅黄色及膝连衣短裙的女生面貌姣好,算得上是几百上千人里才能出一个的小美女。花季的她还还保持着未施粉黛的清纯,甚至穿衣打扮也不算太专业。如果稍等年月,等她学会了如何打扮自己,她应该可以变成不乏星探和大款搭讪的人物。

    她身边坐着的,是一个穿着白色的确良短袖衬衫配牛仔裤的女生。这女生长相一般偏上,算的上柔美,不过却散发着一种温婉如水的气息。

    这温婉的女生好像突然问到了什么味道,她微微皱眉却没有任何别的动作。而她身边的那漂亮不少的同伴却夸张的掏出一个撒着花露水的手绢遮在鼻子前方。

    “那王猛怎么偏偏这个时候下车了,需要他的时候他永远都不在!”漂亮的女生皱着眉头嗔道。

    “呵呵,他一会儿就回来了,而且他是去站台给你买瓜子吃。黛韵,要不我配你到车厢口去等他?”那温婉的女生关心的询问闺蜜。

    不过这个被称为黛韵的漂亮女生显然不想按照闺蜜李婉莹说的这么被动等待,她直接站起来转身看向背后的抽烟者。

    那抽烟的人是个赤膊的大块头,全身几乎都是方块的腱子肉。这大汉把被汗浸湿透了的蓝色工作服丢在一旁,只顾着一边用报纸给自己扇风一边猛抽着香烟。

    大汉猛抽的几口烟变成了朵朵上升的烟云,然后又被着报纸扇向了王黛韵的方向。“咳……”尚且清纯的花季美少女此时拼命压抑着自己咳嗽的声音,即使她从小就有哮喘,最怕也最恨的就是闻到烟味。

    可即使是闻到了烟味不一会儿就会过敏,这花季美少女也没敢直接喝止大汉——在她看来,那大汉明显素质不高。万一她上去喝止大汉的时候,那大汉反而调戏她欺辱她怎么办?身边有追求者献殷勤的情况下,自己还被人调戏,这说出去不要丢死人了?

    习惯于让所有周围的男生都当免费劳动力的王黛韵此时开始环视四周,寻找着可以最大化利用的男性。

    扫视了一圈,她发现整个车厢也就在不远处坐着两个貌似同龄的男生以及一个带着小女孩的老爷子。

    两个貌似同龄的男生里,一个靠走道坐着的是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帅哥。看起来他大概一米八几的个子,面容算不上极帅,但是白白净净的他倒是有种古代书生的那种温和与知性,也算是可以靠着长相在女生群中很吃香的男生。

    而坐在他旁边的,是一个无论长相、个头、穿着都十分平庸的男生。这平庸男戴着一个很复古的特大黑色塑料框眼镜,低着头看着什么书。这种一看就是学习很好的男的,一直让王黛韵觉得除了能在考试前稍微提供一点帮助之外,基本不会对她产生任何价值,甚至连利用的价值都没有。

    平庸男和白面帅哥的对面坐着一个穿着中山装、带着小女孩儿的老爷子。他领口的风纪扣系的死死的,一副充满了正气的革命年代老古董的样子。

    虽然看起来应该找老爷子来帮忙,但是考虑到自己没有对付年龄差距太大男性的经验,娇滴滴的王黛韵最后还是选择了白面帅哥为目标。她用手绢捂着鼻子一路走到了那白面帅哥的面前,满脸可怜相的小声问道:“同学,求你帮个忙行么?”

    “什么忙?”那白面帅哥抬头问道。不过很可惜的是,白面帅哥看到了王黛韵之后,眼睛里并没有闪现出什么惊喜的神采,好像她就是芸芸众生中很普通的一个一样。

    虽然有点失望有点不爽,但是王黛韵这时候还是继续保持着哭相小声说道:“同学,我有哮喘,不能闻烟味。可是我们座位后面有个大哥猛抽烟,你能让他换个地方抽烟么?”

    说完这话,王黛韵觉着就算帅哥不把她当稀缺的美女资源,也应该英雄主义爆棚的二话不说出头帮忙吧?

    可是就在此时,让王黛韵觉得荒诞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白面帅哥扭头看向好学生平庸男,好像在等着平庸男拿主意?

    还没等王黛韵从惊讶里缓过神来,就只见那平庸男抬头看了看她又看了看不远处的烟雾,然后对着白面帅哥微微点了点头。

    之后,那白面帅哥就起身朝着抽烟的大汉走去了。虽然这个场面是王黛韵之前就期望的,但是她这时候却迷茫的不断在白面帅哥和平庸男之间看来看去。“这算是个怎么档子事儿?帅哥听平庸男的话?”

    “喂,别抽烟了,坐你后面的女同学可闻不惯烟味儿!”那白面帅哥站在大汉身边直接冷着脸说道。

    王黛韵这时充满希望的看向那大汉,可是只见那大汉先是打量了白面帅哥又斜着眼睛转头打量了打量她,然后“呸”的一声吐了口痰。“弗想闻香烟味道?去做出租车呀!没钞票坐啥短途火车?还装高贵装娇气?侬还真当地球围着某些人转啊?弗伺候!”

    就在王黛韵气的浑身都要发抖起来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一只温热的手掌轻按在了她的肩头,同时还传来了一个很低沉和温柔的声音:“不好意思啊,侄子不太懂事,好像把事儿给搞砸了,见谅。不过问题不大,我去去就回。”

    王黛韵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见到那个她之前一直忽视的身影跟她擦肩而过。她那因惊讶而瞪大的眼睛只看到平庸男此时正不紧不慢的向前走去。

    “侄子?”她这时候突然反应过来了一件事情,“那平庸男说白面帅哥是他侄子?”

    在王黛韵为了“侄子”两字疑惑的时候,她的闺蜜李婉莹却是好奇的偷偷观察着平庸男。从小就比同龄人聪明许多的她这时候好像发现了这平庸男不平庸的地方。

    他此时神态很认真,显得不像同龄人的轻浮,但他又没有眉头紧锁,显得仿佛游刃有余不至于如临大敌;他步伐不快,显得并不认为目前的形势有多么糟糕,他步伐不慢,不至于显得温吞吞慢性子……

    这一切的一切,在李婉莹看来都是如此的不同。她有种很奇妙的感觉,因为眼前这个平庸男的一切好像都是她从来没见到过的,好像这平庸男的十五六岁外表下藏着一个睿智而经历过风雨的中年魅力男人一样……

    在李婉莹的注视下,不,不只是李婉莹。带着小女孩儿的老爷子、闺蜜王黛韵这时候都好奇的注视着那平庸男。在他们惊异的眼光中,那平庸男走到了抽烟大汉的身边,可是出人意料的是,这平庸男并没有开口,他只是微皱眉头的看着大汉,好像是在想着什么。

    “他不是还没想好要讲什么吧?”不知道怎么,王黛韵这时候都为平庸男担心起来了。她之前是不太看得上这平庸男,但是不管怎么说他现在也是为了她出头,而且作为从幼儿园就凭借着长相骄傲了十来年的美少女,眼看着什么都平庸的男孩儿为她出头,让她有了一种拉弱者当壮丁、送未成年人上前线的负罪感。

    “王猛呢,王猛怎么还不回来?”焦急的王黛韵四下寻找着追求者的身影,她想着要是还找不到,就自己亲自上去保护平庸男算了。不过老天保佑,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下车帮她卖瓜子的准校草终于回来了!

    她赶忙跑到校草追求者的身边:“王猛,你赶快去帮忙……”可是还没等她说完,那抽烟的大汉就已经被平庸男不间断的注视看得发毛了,他压着火气问平庸男道:“你看什么看!”

    “我只是再算你要赔多少钱。”那平庸男如同波澜不惊的井水一样沉着的说出了让所有人不解的话,甚至这话都让焦急的王黛韵都忘记催促自己的追求者上来帮忙了。

    “什么赔多少钱?”那大汉打量着平庸男,不解的问道。

    “那闻不惯烟味的女孩患有过敏性哮喘,对烟味特别敏感。过敏性哮喘的意思你懂么?就是闻到烟味以后,用不了多长时间她的喉咙就会自己肿起来,最后把她的气管完全堵死。如果治疗不及时的话,她这人就没了。按照我国法律来说,你因为违反规定在车厢内吸烟,一个过失杀人的罪名是跑不掉的。几年牢饭是肯定要吃的,然后她家还会对你家发起民事诉讼,你家里还得赔人家钱。”说完,那平庸男转身就准备往回走,根本不管抽烟大汉如何反应。

    不过刚走了一步,他仿佛像是又想起来了什么,又停下来转身说道:“对了,忘记了一个事情。那就是因为刚才我对你说过这些话了,所以呢之后你再抽烟而导致她哮喘发作的话,那么一个故意杀人罪就逃不掉了,毕竟你是在完全知道自己的行为可能会导致别人生命受威胁的情况下还一意孤行的。”

    说罢,平庸男就拎着白面帅哥在一片惊讶的目光中往回走。

    王黛韵瞠目结舌的傻傻看着平庸男回到座位前,她觉得刚才这平庸男的话好像完全不是为了她出头,好像是咒着她死?为什么好像把她当成了路边的阿猫阿狗,好像为她出头只是不愿意她死在他身边,给他带来麻烦似的?

    何止是王黛韵,她闺蜜李婉莹、她的追求者王猛,甚至是旁观的老爷子这时候都是这么感觉的,那王猛甚至都激愤的要上前找平庸男理论了!

    可是就在这时候,王黛韵却通过余光发现抽烟大汉有了动作,只见那抽烟大汉惊恐的看向她,然后掐了烟头拎着衣服就一路狂奔逃走了,好像生怕之后她出任何意外都会赖上他一样!

    “不好意思啊,”这时那平庸男带着歉意微笑着道歉起来,“本来其实不用这么说话的,但是刚才我侄儿太毛躁了,话说的太冲,把场面弄僵了。为了让那家伙尽快走人,我也只能这样吓唬他了。”

    一边说着,平庸男还伸手按着不明所以的白面帅哥的头给王黛韵微微鞠躬。

    “原来是这样!”李婉莹这时候轻轻拍着胸口松了一口气。不只是她,旁观的几个人这时候都送了一口气。

    不过王黛韵这时候却还有点迷茫的开口那平庸男道:“但是……你怎么知道我有过敏性哮喘的?”

    “还真有这病?”谁知到那平庸男这时候倒是惊讶了起来,“我刚才就是胡乱说,吓唬他的……”

    听着堂叔的话,站在平庸男身边的白面帅哥这时候低着头拼命忍笑着。他觉得自己的堂叔太能装了!明明刚才那小妞儿来请他帮忙的时候,就说了她有哮喘、会过敏,这结合起来不就是过敏性哮喘了?亏的他那风骚的堂叔这时候还能装的一无所知的模样!

    在侄儿低头忍笑的时候,当事人平庸男却是通过余光发现不远处有一道偷偷在观察他的视线。他转眼一看,见到李婉莹正既好奇又若有所思的在观察他,等她发现两人的目光对上了,便慌慌张张的扭头看向了窗外。

    “这妞儿看起来好像也挺神秘的,一直都没怎么说话,还都在观察咱。她别也是重生回来的吧?同行是冤家啊!要是真的,可就别怪咱火力全开又装又骗又甜言蜜语的哄,再用点小清新的沧桑初恋故事把她纳入**了……”外表平庸的风骚眼镜男一脸平易近人的微笑,但是内心如此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