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火车上的伏尔泰
    “堂叔难道这时候就是在用那些泡妞技巧?册那,太风骚了吧?这简直就是润物细无声、当面撬人妞的境界啊!”白面帅哥此时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俩小妞儿想道。

    原来,被平庸眼镜男从抽烟大汉淫威下拯救出来病娇美少女王黛韵后,这水灵灵的小白菜便拉着闺蜜和一个倒霉的追求者泡来跟他们挤着坐在一起了。俩小白菜跟带着小女孩的老爷子坐在一排,俩人没事儿一边逗弄着小丫头一边跟他堂叔聊天,而那追求小白菜的倒霉追求者,则一脸黑气的跟他们叔侄俩挤在一排。

    “这位同学,我叫王黛韵,这是我的好朋友李婉莹……那个,是我们俩的同学,王猛。”病娇美少女一边自我介绍一边伸出了手想跟恩人握手,只是她这种光明正大撇清关系的行为大概会让王猛内伤到吐血。

    看着李婉莹有点羞涩的随着王黛韵伸出了手,平庸男很平和的微笑自我介绍起来:“小姓贾,西贝贾,双名鸿渐。这是我青梅竹马的堂侄贾景行,景色的景,一行两行的行。虽然同龄,但是他辈分比我小,所以一直被我以叔叔的身份欺压着……”

    这贾鸿渐跟两个特色各异的女生握手的时候,甚至都没有忘记介绍自己的侄子,到了最后他甚至伸手想跟坐在旁边那个黑脸电灯泡王猛握手。

    当看到了堂叔这举动的时候,白面小生贾景行惊喜的都想拍手叫好了!他只觉得自己的堂叔简直坏的让人佩服!他现在这样光明正大的想跟王猛握手,那王猛是握还是不握?

    握吧,感觉就像是吞了一个大苍蝇进嘴里一样,因为这就是光明正大的同意了贾鸿渐进入了他们这个圈子,而他本身又是在追王黛韵,他能乐意看到一个刚刚帮了王黛韵忙的一个同性进这个圈子么?

    不握吧,好像又显得太小气,连自己喜欢女生的恩人都冷眼相对,这嫉妒心也太强了吧?还没追到手呢就这么容易吃醋了,那追到手了还了得?

    琢磨着王猛心里的想法,贾景行微微扭头看了下他,发现这哥们儿现在还真是在脑门儿上青筋迸起的天人交战着。

    “哈,又学到了一招!”贾景行证实了自己的猜想后,暗爽的想到。不过想到了这里,他突然又联想到了前两天堂叔教给他的一个说服别人按照自己想法做的技巧。

    好像在那个技巧里,是要刚开始给足对方面子,站在对方的立场上给对方找足理由,然后再稍稍按照自己的想法提出建议,然后对方就会很容易放下内心的防线,接着就欢天喜地的按照建议做了……

    想到了这里,贾景行才突然明白自己之前去赶那个抽烟大汉时候到底是犯了什么错误,怪不得后来堂叔说自己不懂事搞砸了。

    此时的贾景行那对堂叔的敬仰可以说比正在建设的东方明珠塔还高,从他开始记事起,他就是一直跟在这个比自己只大了一天的堂叔后面偷鸡摸狗、到处惹是生非,到了后来更是夜半三分粗着嗓子敲寡妇门、躲在绝户坟头后装鬼吓路人。

    在他的记忆里,堂叔贾鸿渐那一直都是的形象,不过好像最近几天开始,他的堂叔风骚的等级突然成指数幂增长,眼看着就要突破天际了?

    贾鸿渐这时候并不知道自己的堂侄正掉了一地节操的在内心深处描绘他风骚淫荡的光辉形象,他正在跟脑门上青筋暴起的王猛握手呢。

    刚握好手,贾鸿渐就突然听到旁边传来了一个小萝莉发自内心的渴求——“叔叔,叔叔,我也要,我也要,也跟我握手嘛!”

    听着小萝莉的要求,周围除了王猛以外的所有人都哈哈笑了起来。那老爷子笑了一阵后,纠正不明所以的小萝莉道:“乖囡囡,这个是哥哥,不是叔叔。”

    “没事没事,叫叔叔挺好,就叫叔叔吧。”那贾鸿渐出人意料的选择了那个同龄男生都不会愿意听到的称呼。

    听到他这么一说,周围几人人顿时一愣,看向他的眼神又变成了好奇,特别是李婉莹。她微微眯着眼睛,用着一双躲在长长睫毛后变成月牙般的双眸,带着浓郁的好奇在贾鸿渐的脸上扫描着。

    看着众人的好奇心又被堂叔吸引,贾景行这时候真的在很辛苦的忍笑。他还记得昨天堂叔在他家调戏对门的5岁小丫头时说的话——“来,小妹妹,乖哦,叔叔带你去看金鱼好不好?看完了金鱼以后长大了要嫁给叔叔当新娘哦,当年你爸爸和你妈妈就是这么约定好了的……”

    这样一个风骚的堂叔,还怕小丫头叫他叔叔?怕是早就求之不得了吧?要不是现在周围都是陌生人,不然堂叔早就用棒棒糖哄骗着小女孩发誓以后要嫁给他当新娘了吧?

    “贾同学应该是在上学吧?不知道是那所学校呢?”出人意料的是,这句话是黑面灯泡神王猛问出来的。问这话的时候,他脸上努力保持着貌似和蔼的表情,但是却能让人隐隐感觉到他这问题的背后好像隐藏着什么心思。

    “说起来挺惭愧的,虽然我平常挺喜欢,但是成绩不好。之前刚刚经历过中考,成绩非常不理想,最后只能通过后门进了上海实验学校。”贾鸿渐说这话时候的表情带着一些自卑,又带着一些坦荡。好像他就是个非常真诚而纯洁的人,像君子一般无事不可对人言,哪怕这事是被伤疤覆盖下的巨大伤口。

    他这有些落寞的表情,倒是很容易激发女性的保护欲。不过在场的两个半女性还没来得及保护他,就听到了王猛那暗藏着得意洋洋的发言。

    “实验学校?这学校还真是……没怎么听过。不过也是,成绩一般的话,没办法上中专,也就只能上个普通中学拼一下了。不过也是有机会上大学的嘛,黛韵和婉莹是在市三女中上学,我是在延安中学上学,说不定我们以后还能考到同一所大学呢……”

    听着他的话,王黛韵和李婉莹脸都红了,她们想不通以前看起来还挺有绅士风度的准校草王猛怎么会说出这种阴阳怪气的话。特别是王黛韵,当她看到了贾景行诧异看向她的眼神时,她感觉好像受到了他的质问——“这就你看中的男人?太掉档次了吧?”

    她气的嫩脸通红,心想着自己之前怎么瞎了眼居然被王猛那虚伪表现出来的假象所蒙蔽了。就算贾鸿渐学习不好,王猛也不用这么阴阳怪气的讽刺他吧?是,因为现在高考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加上现在中专还包分配,而且毕业以后还是干部身份,还比普通高中生多了三年工龄,所以一般学习上等的人都进了中专,而学习极好的一批才会进入重点中学以上大学为目标,但是用得着这么讽刺她的恩人么?

    “切……井底之蛙!”还没等王黛韵爆发,就听着贾景行突然冷笑着说道。他今天可是跟堂叔一起去未来的新学校查看硬件形式的,看看这个寄宿制的未来母校围墙好不好翻的。虽然这实验学校没有个重点中学的称号,甚至在普通人里知名度都不高,但是那是因为这学校的高中部从建立到现在的十几年里从不对外招生!他甚至还记得当走到学校门口,看到写着学校名字的那块大石头上,在校名下还有四个刻字。那四个字分别是——“江”、“泽”、“民”、“题”!

    而且,看他们这帮人都不知道的是,堂叔为什么没考重点中学?那是因为实验学校的升学率比那些重点中学高多了!而且堂叔还要代表着月亮惩罚一下他们初三的班主任,最后中考的时候,堂叔可是故意全科交白卷,直接把全班平均分拉低了n个档次,坑了班主任全部的奖金,而且还让那老怪物成为了全区教育系统的笑柄……

    “景行?”贾鸿渐抢在侄子说出来未来母校的真实状况前就打断了他的话。他白了堂侄一眼,心想着咱母校这么牛x的事情,咱能随便告诉别人么?跟他说了多少遍,到了新环境面对陌生人要低调,要扮猪吃虎。甚至追妹子都要又哄又骗又装傻装纯情,你看那郭靖,人家又是骑着类似今天迈巴赫地位的全球唯一手工限量版血汗宝马,又是身上揣着那么多金叶子,这是100%纯度的高级富-二代啊!人家不也装傻装笨装纯情装没看出来黄蓉是女的,这才把黄蓉骗到手的么?

    这臭小子,怎么就是不长进?有什么值得炫耀的,非得当场拿出来?就不知道先藏着掖着,等到敌人和妹子都误解后,才揭露事实真相?这样又piapia的打敌人脸,又能让妹子一下震撼了,推翻了对自己以前的所有印象,这样才更容易把妹子哄到手不是?真是图样图森博!too-young,too-simple!

    当贾鸿渐在内心吐槽自己侄子的时候,王黛韵却是忍不住开口帮他说话了。“王猛,你这话说的可不对。鸿渐同学成绩不是太优秀又怎么了?术业有专攻,说不定他在别的方面特别有特长呢?再说了,革命工作不分贵贱,无论以后做什么工作,都是为了四个现代化和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嘛!”

    说这话的时候,王黛韵自己心里都发虚!什么革命工作不分贵贱之类的套话她自己都不信,但是在这种年代,一直在学校上学的花季少女,又能说出来什么别的辩解之言呢?

    “好了好了,别说这个了。别为了我一个外人,影响了你们同窗的情谊。”肇事者贾鸿渐此时很又担心又不安又单纯又真诚的装好人道。

    作为重生者的他,前世最喜欢的就是跟正在追的高档妹子一起见她的正牌男友了。他只要不停的装好人,不停的为妹子着想,就能不停的在妹子心里加分。而妹子的男友反应越激烈,反而会越来越让妹子反感。

    他最喜欢的就是在这种面对面的场合,通过一顿饭的功夫一击必杀妹子的正牌男友。眼前这个场景俨然就是他喜欢的,虽然这妹子还没怎么挑逗起他天雷地火般的兽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