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给萝莉当家教?
    “叔叔,你们不要吵架,吵架不好的!我明年就可以上学前班了,我都知道不要跟同学吵架。”这时一直在旁边打酱油的小萝莉突然从爷爷腿上跳了下来,她拉着贾鸿渐的手说道。

    “恩,囡囡知道的真多,叔叔还真不如囡囡,囡囡真厉害。”贾鸿渐哄萝莉那可是超级有一手的,这么一句话就把之前还在皱眉头的小萝莉哄的眉开眼笑,整个人像是花骨朵正在绽放一样。

    “叔叔,我今天早上还跟爷爷学了一首歌,唱给你们听好不好。我爷爷说这个歌是民国朝代时候大家都会唱的,离现在很远很远的,大家都不会唱了。”萝莉高高的仰着下巴,她的表现欲好像完全被点燃了。

    “是嘛?我们囡囡那么厉害啊,都会唱民国朝代的歌啊?唱给叔叔听好不好?”贾鸿渐瞪大了眼睛,表现的超感兴趣的样子哄着小萝莉道。

    “咳,咳,长亭外,古道边,一行白鹭上青天……”小萝莉清了清嗓子,唱起了歌词好像不怎么对的《送别》。不过唱完了第一句之后,她自己好像也发现歌词的字数不对了,一下停了下来。

    “红酥手,黄藤酒,两只黄鹂鸣翠柳……”贾鸿渐此时居然颇有急智的用串烧诗词对仗起小萝莉的歌词了。

    可是小萝莉并没有找到笑点,她焦急的摇着贾鸿渐的手,“叔叔,错了错了,歌词不是这样的!”

    “哈哈哈哈……”看着小萝莉这么萌,周围的几个人一下子全都笑了起来。她爷爷更是大笑着一把把小萝莉抱回了膝盖上,“傻囡囡,叔叔是逗你玩呐。”

    “贾同学这句歌词对的倒是很工整呐,甚至已经还能都配到一起形成一个古道边送别的场景……对了,红酥手、黄藤酒这句,是出自陆游的《钗头凤》?”贾鸿渐只听到一个女生如此问道。

    他扭头一看,只见那李婉莹那算得上精致的脸庞上正显现一种发现了某种秘密后若有所思的表情,只不过她若有所思后好像又发现了更多的不解之谜。

    贾鸿渐只是对她相视一笑,一副“你懂得”的表情,却没有任何话语。他这种默认的表态一下引起了旁边王黛韵的好奇和惊讶。

    “刚才他的那句还是有典故的?”她问闺蜜道。

    “有,这是当年陆游和原配夫人也是表妹唐婉因为家长棒打鸳鸯离婚了,几年后再见面时候写的词。”温婉如水的少女如此介绍道。她很内敛,而且知道闺蜜对古典诗词没什么兴趣,也就没有把整首词念出来。

    不过只是这么介绍一下背景,就已经能让算得上美艳的王黛韵惊诧的再次打量贾鸿渐了。刚开始她所见到的他是一个很稳重让人感觉很靠得住的男生,然后又发现他的成绩好像不好,但是现在怎么又发现好像他有很深的古典文化功底?为什么有了这种功底还会成绩不好?这不科学!

    不过被众人瞩目的贾鸿渐并不准备解释什么,保留神秘感总是必要的。他自顾自的逗弄小萝莉道:“小囡囡,你叫什么名字呀?”“我叫罗莉姿。”“喔~姓萝莉,名字叫姿啊?”“不是啦,是姓罗,叫莉姿。”

    看着贾鸿渐满脸微笑逗弄着自己的孙女,那老爷子若有所思的打量着他。看了一会儿之后,老爷子突然开口问道:“小贾同学父母是做什么工作的?”

    贾鸿渐这时有点诧异的看向老爷子,他搞不懂怎么老爷子突然问这种问题了,难道老爷子已经看出来他是在扮猪吃虎,准备牺牲小萝莉绑住他?

    “我父亲在延中实业供职,我母亲是在实验学校工作。”贾鸿渐很简单的介绍着。“延中实业?以前就是延长中路上的那个卖文具之类的社办商店是吧?后来变成了延中复印公司?”老爷子不愧为老上海,对延中实业这公司的历史倒是知道的很清楚。

    听到贾鸿渐给了肯定答复后,老爷子点了点头在思考着什么。他没仔细去打听贾鸿渐妈妈的事情,想来贾鸿渐应该是个比较偏科的学生,总成绩不是太好,然后靠着妈妈的关系进了那学校吧。

    “我老头子这里有个不情之请,我家这囡囡这几年一直没上幼儿园,现在都五岁了,明年就要上学前班。我这老头子一直想找人给囡囡当当家教,教一些基础知识什么的。也不用教什么高深的知识,一些基本的拼音、诗词什么的就行。每周来个一两次,待遇的话一个月50元……不知道贾同学愿不愿意?”

    老爷子这话直接把旁边围观几人惊的眼睛都瞪大了,50元啊!这还是1993年,5月份才刚刚取消了粮票!这年头一个十几年工龄的女工一个月也就只能拿七八十块的工资,老爷子一个月就能拿五十出来?还是给小孙女的家教费用?这老爷子到底是什么人?家得多有钱?

    顿时王黛韵、李婉莹以及贾景行不约而同的都看向了贾鸿渐,他们想看贾鸿渐怎么回答。甚至贾景行这时候都想伸手按着堂叔的头答应下来了,这可是五十块钱!

    “恩……”贾鸿渐沉吟了两秒钟,然后抬头道,“老爷子,能让我回去考虑一下再给您答复么?”

    他这是什么意思?钱都送到手边了都不要么?还是老爷子给他脸他都不要?就在众人急着要劝他的时候,只听贾鸿渐开口解释道:“我不是给脸不要脸,怎么说呢,我觉得不能看到您给的待遇好马上就答应下来,人不能这么现实不是?作为家教,这也会影响小囡囡很长时间,我得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教好囡囡。能教好的话,用什么一种方式教,用什么进度教,这都是要事先考虑一下的……”

    “哈哈哈……小贾同学你要是不暇思索就答应下来,那我还要反悔了呢!你在这个年龄就知道三思而行,知道一步一个脚印,不愧对你名字里鸿渐两个字!行,这是我家的地址和电话,你回头考虑好了就打电话给我说声。”

    听着老爷子的话,本来急着想劝贾鸿渐的三人一下都傻了。他们只觉得贾鸿渐是个披着少年皮的中年人,甚至可以说贾鸿渐应该是跟老爷子是同龄人,而不是跟他们同龄!不然没有办法解释贾鸿渐和他们三个人思维深度的差异啊!

    当他们就看到了50块钱巨款的时候,贾鸿渐却是在考虑着责任和误人子弟的问题,是在考虑更深层的细节操作问题,是在考虑着他自己是否能够担起这个担子的执行性问题。

    他们回想着他们的思考路线,再对比了一下贾鸿渐的思考路线,只觉得自己果然还是太青涩了,果然还是贾鸿渐这样稳重成熟的同学才是靠得住的,也难怪老爷子会看中他!

    眼看着贾鸿渐散发的光芒越来越强烈,王猛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黛韵,我表哥过段时间要从广东弄一批电视过来,一水的东芝21寸画中画,就是酒井法子做广告的那个,到时候我给你家搬一台过去?”

    听着这话,王黛韵只觉得顿时周围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她并没有感觉到被别人追求献殷勤的优越感,反而是感觉到了一种被王猛架在火上烤的尴尬。

    她尚算清纯,要是她答应了下来,那闺蜜会怎么看她?旁边的老爷子会怎么看她?贾鸿渐会怎么看她?肯定百分百的以为她是那种拜金女,好像只要男人砸钱过来她就可以贴上去主动松裤带子一样。

    再说,就算大家都不那么认为,她接受了一台电视机的礼物后,这欠了王猛多大的人情?以后王猛再要约她出来,甚至要求她做他的女朋友,她还怎么好意思拒绝?

    要是她拒绝了,又显得她这人冷酷无情。那王猛怎么说都是摆明了追求她,也是再对她献殷勤,她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打他的脸啊。

    一时间她只觉得王猛肯定是她上辈子的对头派来整她的,她满脑子都是对他的愤恨。“对不起,那太贵重了,我不能接受,而且我觉得我们俩作为普通同学,也不应该互相赠送这么贵重的礼物。”被激怒的她直接开口跟王猛划清了界限。

    “普通同学?我在你身上花了那么多钱,又请你出去玩又给你买东西,还低三下四的给你跑腿买零食,你现在跟我说是普通同学?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带李婉莹出来就是让我多花钱占我便宜?我装傻你还真当我傻?我王猛追别的女的什么时候这么低三下四过?普通同学?哈哈哈哈……好一个普通同学!姓王的,咱们走着瞧!有你跪着求我的时候!”

    说罢那恼羞成怒的王猛猛地站起身,恶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后转身下了还未开动的火车。

    “黛韵?他会不会?”温婉如水的李婉莹这时候急忙关心闺蜜。“没事。”王黛韵挥了挥手,接着她转头冲着贾鸿渐、老爷子几人抱歉道:“不好意思,让你们看笑话了。我跟他真的是普通同学关系,他是追了我一段时间,但是我真的觉得两个人不是太合适。我也真的没有用他多少钱……”

    看着她急忙解释的样子,始作俑者的贾鸿渐也有点感慨。他觉得还是这个年代的女生清纯,起码漂亮女孩也不至于没羞没臊,就算再有交际花的潜质,也起码有个底线在。

    刚才王猛和王黛韵两人的争吵,不外乎是他太在乎,同时自尊又有些太高。看到有威胁后,焦急的过度反应,太想把美少女留在身边的结果恰恰是让美少女秒速五米的离他而去。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种大道理,总是需要摔跤多了才能领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