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美女们,爷来了
    贾鸿渐单手拎着书包站在上海火车站的南广场上,他身上的短袖衬衫下摆并没有塞在裤子里,故意耷拉在外面,跟这个时代衬衫主流的穿法完全不同。他领口的纽扣更是不同于旁人只解开一个扣子通风,而是一口气开了三个扣子,直接都可以看到他胸口的“事业线”了。

    他歪着头,挑着眉毛打量着广场上来来往往赶火车的旅人,一副坏、帅、卖、乖、跩、酷、霸的碉堡了的形象。他扭头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本来应该正对着南广场的麦当劳和肯德基消失了,发现麦记和肯记右侧几百米处的新亚大包也消失了。本来应该在上海站出站口附近的地铁一号线出入口也不见了踪影……

    这就是真的重生了的凭证啊!心情激荡难以自矜,贾鸿渐直接就邪笑着自言自语道:“美女们都洗白白喷香香脱光光的等着咱,咱贾鸿渐的时代来临了……”

    还没等他说完,站在他身后的侄儿一把就捂住了他的嘴。“要疯?那俩女的还在咱们背后呢!就算不在乎他们,别忘了现在还是在严打!”

    听到这里,贾鸿渐才回想起来93年的确是有过一次严打。不过他并没有被吓住,就算严打了又怎么样?要用流氓罪判他也没证据啊,他就说了几句话而已,又没伸手去脱小姑娘的裤子,还能送他去吃牢饭?

    “小贾同学,再见,我在家静候你的电话了……”这时罗老爷子领着他孙女上前跟贾鸿渐告别道。

    跟老爷子和小萝莉告别之后,贾鸿渐扭头看向站在他身后几米处的两个摇曳生姿的女生。

    “鸿渐同学再会咯,我会给你写信的。”穿着鹅黄色连衣裙的美艳少女眯着眼睛微笑着,说着她挥了挥拿着带有贾鸿渐新学校地址纸条的手,跟他告别。

    “恩,再会。”贾鸿渐此时装的像是自己之前根本没有说过什么关于美少女脱光光的话,以一种很正人君子的风度说道。

    一边说着,他一边微笑着看了看美艳少女和她那温婉如水的闺蜜,“回去后当心点,万里有个一,如果王猛真的做出点什么,对你来说不是无妄之灾?小心使得万年船……”临了,他还温柔的叮嘱美艳少女道。

    王黛韵抬起光滑细嫩白皙的脸庞,按照她的性格本来应该会笑着宽慰对方,说王猛没那种胆子。但是不知道怎么了,她没这么说,她只是这么静静的仰视着同龄男生,几秒钟后她弯着眼睛抿着嘴温顺的答应了。

    看着两个少女走向63路公交车站台的背影,贾鸿渐正在感慨着自己的魅力无双,居然这么短短几十分钟的旅程,就拆散了一对原本历史上可能会走在一起的情侣,然后还让妹子对他有了不小的好感。

    这让他想起来了前世的人生目标,相传法国著名思想家伏尔泰是非常著名的泡妞大师,他甚至断言只要让他跟世界上任何一个女人能在房间里呆一个小时,不做别的只聊天,他就能让这女人以后再也不会对世上别的任何男人动心!

    贾鸿渐的目标就是成为伏尔泰再世,不过现在的他没有伏尔泰那么大能,他所能做到的,一般也就是能通过一系列的手法让女人怎么看现任男友怎么不爽。

    “叔,那姓王的好像上钩了,你还真是厉害啊,回头教教我这招呗?”贾景行此时嘿嘿笑着问堂叔道。

    “呵呵,何止是姓王的上钩了,那个话不多的李婉莹差不多也上钩了,你观察不仔细,没发现而已。”贾鸿渐纠正侄子的语病道。

    “她也上钩了?那俩女的关系还那么好,你选哪个?得是王黛韵吧?毕竟她长得好看,但是李婉莹怎么办?”贾景行此时用着通常思维模式疑虑道。

    “为什么要选?有空了一起收进**就行了呗,笨。”贾鸿渐瞥了一眼侄子,不以为然的说道,“而且她们本来就是闺蜜,以后再在一张床上一起服侍一个男人,做一辈子的好姐妹,这多好!”

    “一,一起?闺蜜,一张床,一起服侍?一辈子好姐妹?”听着堂叔说出来的这些关键词,顿时脑海里就浮想联翩起来,最后他只觉得自己鼻血都快下来了。

    当贾鸿渐和侄子贾景行分别后,他一个人上了公交车。看着这时候公交车才五毛钱的车票,他还真感觉到了大时代的好了。在他的眼里,这个世界上就是躺满了娇媚呻吟的妹子,就等着他去采摘了,这个世界上遍地都是金子,就等着他伸手去捡了!

    等等!贾鸿渐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在重生之前的那个前世里,他的梦想好像不是这个?当年的他辛辛苦苦的各种打拼,为了能赚钱,为了能让85分以上祸国殃民的漂亮妹子觉得他是能依靠的,贾鸿渐那是弄出了多少职业病啊。

    当时他就特羡慕富-二代们,觉得如果能有来世的话真心想做个专门败家的富二代,每天就是泡泡妞,玩玩乐。对了,还要花钱雇一帮人每天陪自己玩网络游戏!凡事怎么败家怎么来!

    当年的他是没这种福分的,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啊!他现在是重生了,脑子里装着将近20年的记忆,凭着这个自己打拼出来是易如反掌,但是如果用来培养自己老爸呢?

    把自己老爸培养成富一代,这样自己就能光明正大的败家了!每天自己就可以吃喝玩乐,然后在富一代的老爸遇到困难的时候,以不成器的败家子身份过去随便看一眼,然后随口就说出了一条惊煞众人的光明大道……嘶,这好像也挺带感的啊?

    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贾鸿渐只觉得还没想多久呢就到了家门口了,下了车的他走进了熟悉的小区。看着跟童年记忆里一模一样的老公房,加上夕阳西下的暖色调,只让他觉得好像走进了小时候拍摄的照片中。

    “鸿渐回来了?亲戚家好玩么?今天你妈好像做了你最爱吃的红烧肉,赶紧回去吃啊。”贾鸿渐刚走到自己家所在的楼前就听到有人如此对他说道。

    他扭头一看,只见是自己家这老房子的邻居王大妈。“大妈妈,我回来了,你最近身体还好吧?家里还好吧?”一时间有了点游子返乡感觉的贾鸿渐有点激动了起来,弄的他说话时候的声音和表情都渗透着惊喜、怀念与关怀。

    “傻孩子,大妈妈整天都在这里,你不是前几天才见到过么,身体怎么会不好?”那王大妈笑了,“对了,大妈妈今天买了美国进口的苹果。这东西在美国不叫苹果,叫蛇果,来来来,拿一个去吃!”

    人心非木头,王大妈也看得出贾鸿渐见到她时的那种神情,这让她顿时就觉得亲眼看着长大的小伙懂事、重感情,便干脆送给他了个蛇果。

    拿着王大妈给的蛇果,贾鸿渐又继续往自己家走,一路上他不停的跟老邻居们问好,结果弄到最后他愣是捧着够吃一个礼拜的水果来到了自家门口。

    他家这个老房子是5060年代建的老公房,还是两个家庭公用一个卫生间,而且也没有洗澡的地方。虽然这样的老房子条件算不上好,但是邻里之间的关系却如同一家人一样和睦。

    正站在门前想着,他突然看到家门被打开了,而站在门口的正是他那年轻了好多好多岁的母亲。眼前的母亲不再是满身病痛白发苍苍身材走形严重的样子,她看起来像是风韵犹存的30多岁少妇,甚至从眉眼上还能看到年轻时的风韵,而身材上也是可以跟风华正茂的姑娘们拼一下的。

    “你回来了?哪儿来这么多水果?怎么还各种的都有?”苏萍一边问着一边从儿子怀里分了些水果往厨房放。

    “我不是想着好久没见到母亲大人了,于是一时心情激荡之下,就跑到了学校的苗圃里摘了点回来。”贾鸿渐随口胡编着话甜言蜜语道。

    “少来,是不是在外面又惹祸了?你们初中那么小的校园哪里有什么苗圃?你看看你,中考又不好好考,好不容易把你弄到我学校你还这么调皮,一点都不让人省心。说吧,到底闯了什么祸了?”苏萍才不吃儿子这套,她怀胎十月才生下了眼前这个小祖宗。当时还是一团肉球的他可是她一把把拉扯大的,她能被他的甜言蜜语给哄骗了?直觉告诉她,这小祖宗能做出这等讨好的举动,肯定是在外面又闯了什么弥天大祸了。

    老妈的反应倒是让贾鸿渐愣了下,他这才反应过来眼前的老妈不是那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了。老小老小,老人老了就跟小孩儿一样。重生前的贾鸿渐每次看到母亲,没事儿就甜言蜜语一番,然后帮老人捶捶背梳梳头发什么的,就能把她美得合不拢嘴。但是现在的老妈可是完全不同的,完全不吃那套……

    “没犯错,你放心。这些不是我回来的时候一路嘴甜,然后街坊邻居们给的呗。”他进了家门跟老妈解释道。

    “真没犯错?”苏萍还是不太相信的疑惑道。不过她问了半晌却没听到儿子回答,她扭头一看只发现儿子已经走到屋里去了。

    这时的贾鸿渐正在参观着小时候的家,看着墙角上由童年时的自己画上去的怪兽,回想起来当年他画了之后,他妈要擦掉,结果那时还没去世的奶奶阻止了妈妈的举动,还笑眯眯的抱起了贾鸿渐说道:“不要擦,我们鸿渐是天才,以后鸿渐成了名人了,这些都要成为国家重点保护的景观的,就像那些名人的故居一样,对吧鸿渐?”

    “问你话呢,怎么不说话?你怎么快流眼泪了?”苏萍这时走到儿子身边,惊讶的发现儿子眼睛里噙着些许液体。

    “不是眼泪,是风大,眼睛里进了沙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