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沈太福案与钢爹往事
    “今年的业绩的确不是太好,又有20%多的通货膨胀率,又有乱七八糟的三角债,东西都不好卖啊。而且我们公司又不是国有企业,是个后娘养的社办企业,没国有拨款。所以公司的高层准备这几天抓紧时间开开会,尽量在股东大会之前研究出来个新方案,这样起码能稍微让股东代表们安生点……”贾钢叹了口气说道。

    “新方案准备的是什么样的?”贾鸿渐不相信老爹他们到现在还没有一点新方案的概念。

    “唔……”贾钢看着儿子的脸思考了几秒钟,好像在考虑到底要不要对儿子说,最后他还是决定说出来,“暂定的方案是学习北边的一个叫沈太福的人的方案,就是公开向社会进行募资,这样才能对抗高企的通货膨胀。那沈太福基本上上半年就吸了有十亿的资金!这可比股市厉害多了,如果我们公司也有了这些本金,那发展起来就省事儿多了。不过这个暂时就是个意向,最近正在做可行性研究……”

    向社会进行募资?贾鸿渐怎么越听越觉得这玩意儿就是后来21世纪在江浙流行高利贷?然后那个什么沈太福的做法好像又跟浙江那个被抓起来的女首富的做法很像……

    “如果不想坐牢的话,还是别玩这个比较好。”出人意料的是,贾鸿渐想了想之后居然这么拍板道。

    “坐牢?”贾钢有点惊讶了,他想不通这才岁的儿子怎么会联想到这个方案会导致坐牢?他能瞬间就分析出利弊?

    “你想啊,他半年吸金十亿,现在银行存钱的利息是20%以上吧?那么老百姓之所以会把钱投给他,那肯定是他许诺的回报率要超过20%不少,可能是30%甚至40%,爸你觉得做什么生意才能赚那么多利润?是贩卖人口还是卖白-粉还是出口军火?”贾鸿渐脸上的微笑消失了,很认真的跟父亲分析道。

    他这个重生者前世没少在资本金融平台里打拼,在这方面一比的话,他父亲简直就是纯洁的如同刚出生的婴儿一样。他甚至还记得父亲刚接到电话听闻深圳公司收购他们公司的时候,父亲大怒道:“都是**的企业,有什么好收购的,他们这是想干什么?还有党性么?”

    贾鸿渐的话马上引起了贾钢的沉思,他对资本市场的运营真心不熟,现在听着儿子这么一分析,还真的越来越觉得蹊跷了。“你的意思是说,他是骗子?”贾钢有点惊恐的问道,“这可是半年吸金10个亿的人,是骗子?他要是骗子的话,得害得上百万人家破人亡吧?”

    “肯定的,而且我估计,他到后来肯定就是拆东墙补西墙,实在没办法了,就卷着最后的钱跑到国外去。然后那些一辈子储蓄都被骗光了的老百姓,只能去政府门口哭诉,或者默默的了结全家性命……”贾鸿渐冷漠里带着一些感叹的说道。

    听着儿子的话,贾钢只觉得浑身发冷,如同掉入了寒冬腊月的冰洞一般!他顿时明白了为什么儿子会说做这个行当要坐牢了,因为一个十五岁少年都能看出来的,政府高层会有人看不出来?为了避免以后的社会动荡、百万人级别的家破人亡,政府肯定是要提前动手以防万一的!说不得政府高层现在就在开会讨论怎么处理沈太福呢,说不定过几天沈太福就要被有关部门带走关起来了!

    出了一身冷汗的贾钢此时真有了侥幸逃过一劫的感觉了,要不是儿子这么提醒一下,不明就里的他说不定还真在高层会议上赞同了那个方案,如果万里有个一的话……

    “好儿子!你还真提醒了老爸了,我还真是……哎!果然还真是旁观者清,这话还真没说错,哈哈哈!”贾钢此时完全忘记了儿子交白卷的事情了,他现在只觉得自己的儿子那就是个福星啊!

    “吃饭了吃饭了,你们爷俩这干什么呢,还哈哈大笑的?”此时苏萍端着红烧肉进了客厅。

    “哈哈,好老婆,你可是给我生了个好儿子!”激动之下的贾钢不管不顾的走上前直接在老婆额头上猛亲了一下。

    “你疯什么?孩子还在这儿呢!”保守的苏萍显然不好意思了,她瞪了老公一眼嗔道。

    等菜都上齐了之后,一家人就开饭了。“来儿子,吃块红烧肉,你最喜欢吃的……”苏萍顾不上自己吃饭,先给儿子夹了块红烧肉。

    重生后第一次回到自己家的贾鸿渐入口了红烧肉,只觉得一股满满的充满了家的味道充满了口腔。前世他长大之后,因为工作关系时常要出差,一年里头能出差大半年。每次出差在外的时候,最怀念的就是老妈做的红烧肉。今天再一吃到,他只觉得恨不得想把舌头都咬下来伴着红烧肉一起吃了。

    刚想到这里,他还真一下咬到了舌头,顿时嘴里就充满了血腥味儿。不过他也没管那么许多,装着没事儿的样子继续吃着饭。

    等吃完了饭,感觉舌头已经不流血的贾鸿渐帮着爸妈收拾碗筷,还帮着擦桌子洗碗,只叫爸妈感慨着儿子终于懂事了。做完了这些之后,他还陪着爸妈出去散了一个小时的步,只把父母感动的都快忘记自己姓啥叫啥了。

    回到了家,洗漱之后贾鸿渐进入了自己的房间。站在厨房的贾钢苏萍看着儿子进屋的背影,顿时感慨万千。“哼,我给你们老贾家生了这么好个儿子,有人前几天还不乐意,还怨我说儿子不乖都怪我……”苏萍斜着眼睛嗔道。

    “嘿嘿,老婆,别生气了,前几天我不就那么随口一说么……”贾钢恬着脸讨好老婆道。

    “还随口一说?哪次不是儿子不乖了,你从来不当面骂他,就会在被窝里说我生儿子生的不好?合着儿子争气了,就是你的功劳,是因为你的种好。不争气就是我的原因,因为我生的不好,是吧?”苏萍显然不想简简单单的就放过老公,她继续歪着头嗔着。

    “哈哈哈,儿子争气了当然是我的种好。想当年,不是我为了万民请命,直接写书跟四人帮斗,你也不能死心塌地的等我从牢里出来不是?”贾钢一把抱住了老婆,贴在她耳朵边悄声说道。

    “去去去,谁死心塌地等你了?明明是你被四人帮扔进监狱前玩儿命的追我,追的我那叫一个没地方躲没地方藏的。后来你好不容易进监狱了,我还不得清静几年啊?结果清净的不想跟男人在一起呗,跟你没关系,你别臭美……”苏萍显然不想让老公得意,她依偎在老公怀里却甩着白眼。

    “那后来呢?后来怎么跟我了?”贾钢贴着老婆的额头笑着问道。

    “后来?后来那是因为恢复高考的时候我考上了大学,然后某人正好被平反出狱,他还没脸没皮的跟我跑到了广州,还跑到我学校里旁听,继续追的我没处躲没处藏的……”

    在夫妻俩打情骂俏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他们的爱情结晶此时正在谱写着一个惊世计划。此时的贾鸿渐正坐在自己的书桌前,准备写一份具体如何培养自己老爹的计划书。甚至,他还给自己这份计划起了一个很响亮的名字——《钢爹是怎样炼成的》!

    在开头第一节上,贾鸿渐就如此落笔——“为防止深圳宝安收购延中实业而导致家族财产流失,有必要只为老爹提供半份新业务计划,使其公司实施碰壁后放弃,此时再想办法丢出完全版计划书,怂恿老爹以个人身份运营此方案。此新业务方案暂定代号——东方魔水。”

    是的,虽然之前跟老爹说话的时候,贾鸿渐只是否定了老爹他们正在考虑的私募计划,并没有提出什么新方案,但是实际上当时的他脑海中已经出现了一个无敌计划的雏形。只是因为考虑到了老爹未来可能在公司地位不保,为了保证不为他人做嫁衣,贾鸿渐才没有把全盘计划托出。

    不过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一阵电话铃的响声透过房门传了进来,他侧耳一听,隐约听到老妈接起了电话,然后老妈好像慢慢走向了他的房间。贾鸿渐刚把《钢爹是怎样炼成的》藏到书桌抽屉里,就见着老妈打开门进来了。“鸿渐,你的电话,淡水那丫头打来的。”

    一听到“淡水”这俩字,贾鸿渐脑海里顿时闪现出来了一个狐狸精般长相的、基本上能祸国殃民、光凭着一个媚眼就能破坏上百个家庭的冤家面孔。

    他走到客厅一拿起电话还没等说话呢,就听着话筒里传来了一个甜滋滋的声音“小渐?”

    “恩。”“小渐啊,姐姐我跟你说啊,我今天不是回校了嘛,然后我们年级来了个转学生。嘶——那长相没的说,基本有我一半漂亮了。而且啊,她还有胸脯有屁股有腿的,嘶——那大胸脯我看着你一手都不一定抓的住,不过她好像有点为大胸脯自卑,整天还含胸驼背的,衣领还系的特别高。她那小屁股还很挺,我上去摸了一把,还特有弹性。最特别的就是她身材比例很赞,上身短下身长,那腿啊。真是让人流口水,又长又细的,穿上了丝袜肯定对你胃口……”

    这一番话虽然很动人,但是贾鸿渐无论怎么听都感觉像是老鸨在帮失足妇女拉客时候说的话。“说重点。”他很平淡的说道。

    电话那头明显意外于他的平淡,“姐姐我都描述的这么露骨了,你还没兴趣?你不是身体有什么暗疾吧?”

    对于冤家这种挑衅的话,贾鸿渐相当的无奈。他这算得上青梅竹马的前任邻居、所谓的“姐姐”从小就嘴巴不好,好像有一种随便一句话就能让别人火大的能力。而且这只比他大了一岁的姐姐,从某个时段开始就特别喜欢挑逗他,基本上就跟女流氓调戏良家正太差不多。

    只不过,为了这女流氓,他这个良家正太还没少打架。曾经为了解救被混混堵在死胡同里的她,他可是脑袋上被好几样武器给开了瓢的。

    在他沉默了一阵之后,那女流氓好像投降了,“矮油,好啦好啦,不逗你了。美女姐姐我的意思就是问你对那小妞儿有没有兴趣,我已经在那小妞儿面前说了你好多好话,成功的引起了她的兴趣,要不周日咱们约个时间,我带着那妹子来跟你见一面?”

    这女流氓姐姐好像是自从他为了她被开瓢后,就开始热衷于给他介绍妹子。刚开始是本班的,后来是本年级的,再后来是本校的,等几年后,这姐姐更是把临校的和社会上的妹子都往他怀里推了,也不知道是神马意思。

    虽然贾鸿渐内心深处并不反感被介绍小妞儿这事儿,只不过姐姐,您能不能稍微介绍点超过80分的妹子?老拿那种70分上下的班花级别的来糊弄啥?

    “还不好意思啊?那没事儿,姐姐帮你看着她,要是哪个不长眼的敢对她动心思,姐姐自然让他乖乖的转学。”电话那头甜的让人心都快化了的声音继续说道,“对了,小渐,还有个事儿要麻烦你,最近又有个临校不知道死活的写情书跟我表白了。然后我就把你搬出来当挡箭牌,说你是我男朋友来着。那人要找你讲茶……”

    “行,你订好时间和地点了通知我。对了,最好不要周六晚上,我有事儿。”说罢,贾鸿渐就挂了电话。他倒是对这次所谓的讲茶有点记忆,一般来说挡掉追求者这种事情那当姐姐的汪淡水自己就能搞定。到了要搬他当挡箭牌的话,那一般就是她已经没办法光明正大拒绝对方了。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次貌似是汪淡水她爸妈厂子里厂长家的儿子看上她了。汪淡水担心直接拒绝了会导致爸妈被穿小鞋,但是又不太看得上那家伙,所以才让自己来当挡箭牌。

    历史上这次讲茶没成功,最后他是靠着半夜偷偷贴大字报、砸人家玻璃之类的办法才勉强搞定了这件事情。不过既然重生了,这次应该能办的更妥当点。

    想着,贾鸿渐拿起电话按照罗老爷子留的电话打了过去。他已经决定了要当小萝莉的家庭教师,或者不如说他早就决定要当了。只不过为了显现自己跟普通年轻人不一样,他才故意找托词显得自己非常稳重而已。

    他贾鸿渐再笨也能看出来那老爷子家不是一般人家,特别是当电话被接起来之后他更是确认了这一点。

    为什么?因为这个年头就算是在上海,也不是每个人家里都有座机的!这年头芸芸大众都是靠着小区居委会里的公共电话来联系的。每当电话响起,居委会大妈就会问清楚是要找谁家,然后大声喊着那家人下楼来接电话。

    哪怕贾鸿渐他家也是因为他老爹是上市公司的高层,才由公司出钱装的电话!一个基本到了退休年龄的老爷子,如果是普通人,家里能有座机?

    能跟这种非一般人的老爷子弄上点关系,这不是理所应当的么!机遇从来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就算万里有个一,那老爷子还真是一般人。那不是还有个漂亮的小萝莉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