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汪淡水驾到
    贾鸿渐在电话里跟罗老爷子越好周六晚上去做家教,而他坐火车火来的这天才是周四。订好了去当家教的日期之后,他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那就是现在是93年,还没有幸福的双休日!

    无比伟大的社会主义政权在建国后的几十年里一直实行的是单休日,而在万恶的资本主义大本营“妹利坚”却是在给工人们放双休日,这倒是让贾鸿渐觉得有点嘲讽。

    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大抵要到96年我们伟大的天朝才会开始渐渐实行单休日和双休日并行的双轨制。说白了,也就是一个月的第一个周末是单休,而第二周的周末是双休,以此不停轮换。大概轮换了有一年左右,才开始真正的实行双休日这种工人的节日。

    当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风骚的贾鸿渐同学第一次开始讨厌重生后的生活。为啥?天!看看这个年代的娱乐活动吧!到了晚上八点全家人洗漱完了之后,居然都上床开始看电视了!

    在没有电脑和网络的日子也就只能看电视,不过看看电视里放的都是什么东西!什么酒井法子出演的东芝彩电的广告,什么《女人-篱笆和狗》,什么《渴望》!

    这个该死的1993年居然还是没有《我爱我家》的年代!这让贾鸿渐怎么活啊?他一个人缩在屋里觉得自己除了一种学名叫自渎、俗名叫撸-管的行为以外就没别的娱乐了。

    不过贾鸿渐并没有以撸-管为娱乐,他很神经病的开始打扫房间,开始清洁全家。弄到最后,他甚至开始用粘着肥皂水的抹布擦起了家里的水泥地面!

    他这异常的举动直接把他爸妈给弄惊了!在惊恐的询问从来不做家务的儿子到底为什么开始做家务之后,贾钢很爽气的直接把两张大团结塞在了儿子的手里。“儿子,今晚你先忍忍,明天白天你就去小区旁边的租书店租武侠看吧,千万别再打扫屋子了,听到没?爸妈看到你这样真是会提心吊胆的……”

    于是,起床之后的贾鸿渐看着已经日上三竿了,就去了附近的书店租了一套《射雕英雄传》回来,准备深刻研究一下传说中的超级富-二代郭靖是如何装傻卖乖扮猪吃虎追到败家的美艳千金黄蓉的。

    不过正在他研究郭靖的追女攻略的时候,家里的电话却是又响了。“小渐,那男的现在带了好几个人来我家门口堵我了,怎么办呀?你来救我好不好?别叫别人来啊,不然我怕会打起来……”话筒里传来了妖精姐姐汪淡水慌张的声音。

    “别闹,你有那么好社交的手段,怎么可能混到让人在家门口堵你?是想诳我出去跟你看好的妹子见面吧?没空。”贾鸿渐如此说道。

    他还记得历史上就曾经接到过汪淡水这个电话,可是当他风风火火的冲到她家的时候,迎接他的却是汪淡水的坏笑。

    让贾鸿渐出去跟相亲一样的认识妹子其实没啥问题,但是贾鸿渐可不想被骗过去。挂了电话之后他看了有半个小时的《装逼追女传》,就听到有人在敲自己家的门了。

    不用想,肯定就是汪淡水那疯癫姐。不过当贾鸿渐打开门看到汪淡水的打扮之后确实吃了一惊。

    原来这汪淡水今天居然打扮的在这个年代算的上开放了,她穿着一条白色的小连衣短裙,裙摆在膝盖上方十公分左右,很大胆的露出来了一小节雪白细腻的大腿。雪白细腻的大腿配上白皙修长的小腿再加上白色的连衣裙衬托,更是白皙的让人有点眼晕。

    她踩着一双白色露趾的小高跟凉鞋,显得她的脚看起来很完美没有一点瑕疵,绝对能让美脚控们忍不住想捧在手中把玩。脸上稍微修型过的眉毛,加上背后精心梳理过散开的披肩长发,让这汪淡水有了一种花季青涩少女夹杂着社会女性柔美诱惑的混合美感。

    她这时候正微微眯着眼睛打量着贾鸿渐,甚至可以说这样稍微有点生气的她还真有了点历史上许多年后那个商业女王的气场雏形了。

    贾鸿渐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汪淡水,心想着如果自己不是重生的,心智真的还是岁的话,说不定还真会被这狐狸姐姐给镇住。不过现在的他看着汪淡水就像看到个花季少女努力装魅惑一样,心里充满了一半赞叹一半欢乐。

    而她此时却是气恼的发现好像以前通用的威压招数不太管用了,片刻之后,汪淡水慢慢踩着猫步走到了贾鸿渐的身前,伸出一根手指勾着他的下巴,还魅惑的把脸贴近到能感受到彼此呼吸气息的距离。

    “小渐,就这么不想跟姐姐一起出去么?”她用着一种甜的跟蜂蜜一样的声音配合着幽怨的眼神问道。

    看着她这副幽怨的小女子模样,贾鸿渐心头一颤,还真有点热血涌上头的那方面冲动。但是很快他就把那冲动给压下去了,他可不会忘记这魔头的真正样子。

    其实贾鸿渐以前是个本来纯洁无垢天真可爱又帅气又乖又听话的好孩子,后来之所以变成喜欢夜半三分敲寡妇门,绝户坟后吓煞行人、闲来无事踢光棍碗、饶有兴趣黑婊子钱的大恶人,那完全是眼前这魔界女王的功劳。

    这魔界女王那是从小就把贾鸿渐当成玩具玩儿,时不时扒下小贾的裤子,当众弹他的“小丁丁”。亦或者是当贾家大人在厨房里忙活的时候,她胆大包天的穿着小皮鞋在床上踩来踩去,还引诱着乖乖宝宝贾鸿渐一起踩被子。

    当把贾鸿渐忽悠上去了之后,这小姑奶奶却趁着乖宝宝不注意下了床,然后装成是好孩子去告状!最后还害得贾鸿渐被一顿猛抽……

    这种事情多了之后,小贾鸿渐那还是真的开始感觉被人当成好孩子那就是侮辱,只有当大恶人才是生存之道……

    “想诱惑我?忘了穿丝袜了吧?你应该知道我喜欢看女孩儿穿丝袜……”被女人勾着下巴的贾鸿渐并没有羞涩的逃脱,而是站在原地饶有兴趣的逗弄女魔头。一边说着,他还赤果果的上下打量了一下女魔头的身材,肆无忌惮的扫过了那些凸起或凹下或修长的诱人部位,最后附赠给了女魔头一个轻蔑的笑容。

    这笑容可是直接把汪淡水给惹火了,对一个女孩儿来说有什么是比舍身出来诱惑男人结果还无效更羞辱的?这是直接对她人身魅力的无视!这是否定了她作为一个女人一大部分的存在意义!基本就等同于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定抛投露脸的去**,结果还没一个男人能看上一样!

    被激怒的女魔头汪淡水这时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她扭头就冲厨房窗户外面喊道:“贾鸿渐你要干什么,我们是姐弟啊,不可以!”

    这么喊完了之后,她扭头一把揪住了大恶人的耳朵,一路往他寝室走还一路喊着各种“不要”。等进了卧室门之后,这妞儿直接把房门反锁,把窗帘拉死,然后就开始脱贾鸿渐的裤子!

    要知道这可是8月份的盛夏,贾鸿渐内裤外面可就是一条大裤衩!他猛的一把抓住自己的大裤衩,有点惊的问女魔头道:“汪淡水,你这是要干嘛?”

    “手松开,混蛋!我当然是要强-暴了你!你不是觉得我没魅力么?那咱们就真刀真枪的来一次,看看到时候民警同志冲进来了以后觉得是谁强暴谁!看看他们觉得你是不是色胆包天的想要那什么我……”这女魔头一边努力扒着贾鸿渐的裤子一边恶狠狠的说道。

    “好吧好吧,投降了投降了,汪淡水是无敌青春美少女,混合着花季少女的清纯以及成熟女人的娇媚,是我贾鸿渐的梦中情人,我以后找女朋友一定要按照汪淡水的模子找……这样行了吧?”贾鸿渐认怂了。他知道汪淡水这丫头不是真的想趁严打把他给弄进去吃枪子儿,她只是吓唬人而已。

    无敌青春美少女听着手下败将按照规定说了投降宣言之后,歪着脑袋斜着眼睛打量了他半天,最终还是放过了他。“小贱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小贱么?就是你总是要被我收拾了才会乖乖按照我的话做,怎么就早不知道听我的呢?行了,知道错了还不赶紧打扮帅帅气气的跟姐去看小妞儿?”

    贾鸿渐无奈的起身换衣服的时候,他问身边的美少女道:“姐姐,我说你祸害别人成不?怎么从小到大都祸害我一人啊?怎么你在别人面前都表现的那么正常……啊,我是说那么贤良温婉……”

    “我太传统了,虽然在外面是交际花,但是实际上是贞洁烈女啊,也就回到家才一颗真心的对你……行了,你也别哭丧着脸,赶快换衣服,我出去一下一会儿就回来。”说着,无敌青春美少女站起身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冠发型,慢慢微摇着小蛮腰就出门了。

    换着衣服的贾鸿渐想起了记忆中那个已经成熟了的女王汪淡水,在那个年代里,从斯坦福留学归来的她成为女强人,身上充满了美艳而又高不可攀的冰山感,可是她一年365天里有360天是在出差和准备去出差的过程中度过的。从那开始,他和她的联系就变得越来越少……

    不多时,当贾鸿渐差不多换好了衣服的时候,听到了有人进屋的声音。知道是汪淡水回来的他也没好奇的去关心,只是在换好了衣服之后才进了客厅。

    一进客厅,只见汪淡水正坐在桌前弯腰穿着小凉鞋,而她的小腿上有了一层肉色的光芒。她穿好了鞋一抬头看到了他,就起身把手上空的丝袜包装袋放在了桌上。她走到了贾鸿渐的身前,垫着脚尖伸出双手到他的脖子后面,帮他整理着领子。

    “多大的人了,还跟小时候一样,穿好衣服就不知道摸摸领子翻没翻好?”她的声音带着一种母性的关怀,温柔的只让人想一下抱紧她。

    闻着她身上淡淡的花露水味道,看着桌子上空的丝袜包装袋,感受着她像妻子一样帮自己整理着衣领,贾鸿渐只觉得好像一下回到了童年,好像回到了第一天去上学的那天。那年他爸一直不在家,他妈因为急事去了她工作的学校,只有高了自己一头的少女用她温暖的手领着他去学校……

    不再高他一头的少女帮他整理着衣领,整理到了一半,她看到他头侧那几道隐藏在周围头发下的旧伤疤。

    她想起一个夜幕笼罩下的死胡同,只有月光。一个衣服褴褛的少女也是用类似的姿势搂着一个满头鲜血染红了衣服的少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