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矮油,这货是要寻死啊
    周五下午两点的公交车无疑是空旷的,贾鸿渐此时和小狐狸精汪淡水正在一辆只有他俩和司机以及售票员的公车上。

    本来坐在空旷的车尾应该是个很开心的事情,但是贾鸿渐此时却觉得有一股子欲火从小腿上升到了下腹部。原来,坐在他旁边的汪淡水此时正在用她那穿了肉色丝袜的小腿若有若无的蹭着他的小腿!

    贾鸿渐扭头看了看这小狐狸精,发现她装着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正看着窗外的风景。再低头,则看到一条包裹在淡肉色丝袜下的白皙修长诱人的小腿在他的裤管上轻轻的刮蹭着。

    这种刮蹭若有若无,不过透过裤管传到贾鸿渐腿上的那份人体热量,加上联想到女人腿上丝袜那种丝滑的手感,贾鸿渐觉得自己身体有反应了……

    这还真不怪他,前世的他也算是精研日本爱情动作大片,基本达到了有码如**的地步。到了这种境界之后,自然不会被这种小小的诱惑就弄的欲火上身。可是现在这具身体不一样啊,现在他的身体可是岁的处男少年身,那身体里的荷尔蒙正是旺盛的时候,经得起挑拨么?

    “你胆子怎么就这么大,就不怕我欲火烧身,直接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你就地正法了?”贾鸿渐侧着头恶狠狠的靠在小狐狸精美少女的耳边说道。

    不过小狐狸精的反应却好像是听到了什么特别好笑的事情,她笑不露齿的轻捂着嘴乐了几声,然后缓缓的扭头过来用一双媚眼发射电波扫射着贾鸿渐。

    “那就来呀,我早就准备好了,你本来就是我的男人……”说着,这小狐狸精还电死人不偿命的伸出粉色的香舌添了一下嘴唇。这场面,绝对能让帮女生修电脑的好人变成床上那啥的坏人。

    这话是瞬间就让贾鸿渐啥胆包天了,他可是个大恶人啊,大恶人能这么被人调戏么?只见贾鸿渐伸手穿过了小狐狸精的脖颈,搂住了她的肩膀。

    当他搂住了她的肩膀后,他看到小狐狸精的脸有点变粉了。哈!这小丫头,装着很豪放的样子,实际上毕竟是个雏儿啊!

    就在贾鸿渐想着要不要继续调戏一下这小狐狸精,比如装着亲她一下或者摸摸她那穿着丝袜的腿的时候,就听着前方传来了中年女人咳嗽的声音。

    当贾鸿渐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后,就之间坐在公交车中部的女售票员微微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注意影响!”

    到这时候贾鸿渐才反应过来这是93年啊!这不是12年啊!这时候社会还保守的一塌糊涂,恋人们在街上牵手逛街就已经算是很大尺度了,能跟21世纪一样公开kiss的那是比大熊猫还珍惜。更何况就是男女们愿意,路人们还受不了这种刺激呢!

    看到旁观的观众有了一件,贾鸿渐收回了手,而小狐狸精这时候也收敛了不少,看起来稍微有点羞涩的样子。

    用了没多久,两人就在文庙附近下了车。所谓的文庙,就是夫子庙,这文庙是在上海繁华地段,归属于2000年将要被撤销的南市区。

    下车走了不多时,在文庙附近的一家老茶馆前面两人停了下来。“这就是你约好了见面的地方?”贾鸿渐打量了一下全木质老茶馆的外貌,头也不回的问小狐狸精汪淡水道。

    “怎么,不行?”小狐狸精防御心理很强的反问着。“不是,只是突然觉着咱俩品味好像蛮类似的。”贾鸿渐笑着说道。

    他就是喜欢这种全木的老建筑,特别是这种老茶馆,进去一喝茶总会有一种穿越了时空回到过去的感觉。

    进了茶馆之后,小狐狸精环视了一下四周,看到了有人招手之后,她就拽着贾鸿渐走了过去。

    “不好意思哈,路上耽搁了点时间,这就是我跟你说过好多次的贾鸿渐……”走到跟前后,小狐狸精一下坐在了那人的旁边,开始介绍着贾鸿渐。

    “这就是我跟你提过好几次的李亦雯。”

    坐在她身边的人在贾鸿渐眼里算是个小家碧玉,纯粹的长相来说也就是勉强70分,比王黛韵还要差一些。不过这女孩儿有个天生清纯的脸,她没有做任何打扮,也没有任何后世那种大城市女孩儿的做作,表现出来的就是一种清水出芙蓉的小家碧玉般的纯洁感。

    这小家碧玉穿着一件白底带蓝花的短袖衬衫,领口的风纪扣系的死死的,看起来很保守。她的胸口的确如同汪淡水说的那样,目测单个小兔子就大到让男人一只手抓不住,起码有d罩杯了。不过她也的确跟小狐狸精描述的一样,双肩微微内扣,好像觉得胸大是一种很丢人的事情。这种下意识的习惯,倒是让她整个人的清纯分数增加了不少。

    “贾同学,我听淡水说,你中考的时候还特意考过零分?还是为了跟老师作对?据说还是为了全班同学出气?”清纯的小家碧玉很好奇的瞪大眼睛问贾鸿渐道。

    “呵呵,这个也就是年轻气盛的冲动之举,其实现在想想也挺不好意思的。”谁知到贾鸿渐这时候却略带腼腆的笑了起来,好像并不准备仔细说这事儿一样。

    “这小子就是一见到女生就脸红不会说话,我来跟你说吧。”这时候小狐狸汪淡水瞪了一眼贾鸿渐,自顾自的帮着解说了起来:“他们老是是个特别奇怪的怪人,听说好像因为不能生育还是什么的,脾气就很怪。本来他们班的学生都尽量少惹她生气了,谁知道那老巫婆心里变态的!看到学生们都乖乖的她更来气!你知道吗,有一次她居然做出来什么事情了?”

    李亦雯果然被汪淡水勾引了好奇心,“什么事情?”

    “那老妖婆有一次把他们全班都留下来做习题,从晚上7点一直留到了晚上9点。她自己出了一黑板的题之后让小渐他们做,然后她自己居然就回家了!弄到最后家长们纷纷找到学校来,才知道这老巫婆干的好事儿!”

    听到这里李亦雯大概明白了什么,她瞬间惊讶的捂着嘴看向贾鸿渐,“那,那,那你就是牺牲了自己的前途去给全班同学出气?”

    “惭愧惭愧……”贾鸿渐腼腆的有些脸红的默认道。他说的都是实话,不过他没有说出全部的实话,那就是他并没有牺牲自己的前途。因为他老妈是在实验学校里工作,所以早在初二就安排好了让他高中去实验中学上。

    作为学校教职工家的子弟,他去实验中学上学是基本不需要考察分数之类的,这也算是半个教职工的福利。

    所以对于贾鸿渐来说中考就是个走过场而已,分数对他可以说完全没有作用。他其实是在根本没放弃前途的情况下,顺手替全班同学出头而已。

    不过李亦雯不知道这些啊,她瞠目结舌的怔怔盯着贾鸿渐,只觉得他简直就像是金庸里的侠客再世,就像是那个“为国为民”的郭靖一样!

    对于这样充满了正义感,勇于为同学出头,一个人牺牲前途为大家报仇的当代侠客,李亦雯又怎么能不充满了崇拜?

    就在贾鸿渐看着小家碧玉李亦雯眼睛里传来无限的崇拜正在暗爽的时候,他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有点惊喜的男声。

    “呦,这不是我们家淡水么?”随着着句话,一个西装革履20岁上下的阳光帅气小伙站在了贾鸿渐身边。

    这阳光帅气的小伙西装穿的笔挺,就是袖子上的商标没有拆掉。看起来好像是故意让别人看到西装的牌子一样,其实这样反而显露出了一种爆发户的低俗气息。

    “淡水,你不是说今天要去男朋友家上门么?怎么,这难道就是你那个叫贾什么渐的男朋友?”那西装男一扭头,用一脸优越人士打量民工的表情扫量着贾鸿渐。

    贾鸿渐看到对方用着表情打量自己,这才隐约想起来这货貌似就是追汪淡水的那个家伙。上辈子贾鸿渐被汪淡水骗去她家了以后,一生气就跑去打电玩了,并没有跟汪淡水来,所以也不知道在这里会遇到这种事情。

    想到了这里之后,他看向汪淡水,只见那小狐狸精这时候注意力根本就没在西装男身上,而是紧张的看向李亦雯。

    贾鸿渐顿时明白了汪淡水这时候并没有在担心她自己,而是在担心李亦雯误会了他!

    汪淡水看了李亦雯一眼,发现这妹子好像在听到了西装男的话后并没有愤怒之类的表情,倒是有点听到八卦新闻后新奇的表情。

    若有所思的汪淡水先是看了看贾鸿渐,然后一脸不爽的看向西装男。“张磊,你跟踪我?”

    “我哪儿敢跟踪你啊,我今天本来是跟朋友们出来玩,越好了是在这边见面。我开车来的早了,于是就现在茶馆里坐会儿,谁知道正好碰到你……和你的男朋友了。”西装男张磊似笑非笑的歪着脸看着贾鸿渐说道。

    对于西装男张磊来说,从小就在优越环境下长大的他从来没有得不到的东西。他从小就聪明,还长得帅气,嘴又甜,一直就是家人的中心。小时候是孩子王,长大了更是因为家里工资高,屁股后面就跟着一帮子小弟。

    他自觉地看中了汪淡水,她便应该激动的上香还愿,结果怎么她还有了个男朋友?有了男朋友也就算了,结果男朋友就是贾鸿渐这样平庸到丢在人群里就找不到的?

    不过也好,看到贾鸿渐长这模样,穿这模样,他张磊倒是瞬间放松了,有了种胜利者的大度。他决定不当面哄贾鸿渐走,而是让他感觉到自卑然后自动离开。

    “淡水,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坐我家的车兜兜风?这可是纯正的桑塔纳,可不是北京吉普212那种没顶棚的货。”张磊从兜里掏出了普桑的车钥匙,眼睛里闪着电光邀请汪淡水。邀请完了,他还笑的很和蔼的转头问贾鸿渐道:“贾先生有没有兴趣一起兜个风?”

    “算了,普桑这车子我没啥兴趣。”贾鸿渐摆了摆手说道。他真的是没兴趣,前世没事儿开着妹子的宝马z4跑车兜风的他能有兴趣坐普桑兜风?

    但是这话却把张磊气的快冒烟了!这张磊本来还想着保持点绅士风度,用自己家优良的环境逼着贾鸿渐觉得自卑,然后跟汪淡水吵架,最后他张磊趁虚而入神马的。

    但是贾鸿渐却说没兴趣做普桑?还是一脸谢晋不敏的表情?好像还是觉得普桑这车太差了?

    “哎呦,今天还真算是看到大尾巴狼了!”张磊面部有点狰狞的乐了起来,他一把把车钥匙丢在贾鸿渐面前的桌子上,然后用鼻孔看着贾鸿渐说道:“你要不要开开我的桑塔纳看看?不然我觉得按照你这模样来说,应该一辈子都买不起桑塔纳,更不要说开了……哦哦哦,不好意思,忘了你还可以给别人去当司机。那要不要先练练手?”

    “矮油,这货是要寻死啊?”听了这话贾鸿渐火气有点上来了,他脑子里刚想过这话,就只看到汪淡水突然如同小狮子一样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张磊!你再给我说一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