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东方魔水?
    “蛋蛋!”贾鸿渐看到汪淡水发怒后,瞪了她一眼,然后就叫出了这样令人惊讶的小名。正在盛怒之中的汪淡水听到贾鸿渐这么叫自己,她不太乐意的跟贾鸿渐对视了几秒钟,最终还是撇着嘴不说话了。

    原来,贾鸿渐从小就跟汪淡水关系好,特别是在某年夜里的死胡同事件之后,他俩的关系就更好了。从那时候起,汪淡水就叫着他小渐,其实是叫着小贱。而他则是叫着汪淡水蛋蛋或者小蛋,彼此都是用对方名字中间的字来调笑对方。

    贾鸿渐之所以叫住了汪淡水,那是因为他大男子主义。他觉得只要他活着,就轮不到由女人来罩着他、帮他出头。

    不过,就在贾鸿渐正在考虑着怎么收拾那张磊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呦,这不是鸿渐么?是鸿渐吧?还真是!你们这边儿是怎么了?”

    贾鸿渐扭头一看,来的人是一个略微有些发胖、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这不是别人,正是贾鸿渐老爹贾钢公司里的老搭档、延中实业的总经理秦忠国。

    “秦伯伯好,”贾鸿渐站起来跟秦忠国问好后解释道,“刚才没什么,我们几个同学在这边聊天呢。”

    “是么?”秦忠国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在场的几个人,又看了看贾鸿渐,仿佛是在猜测着刚才这里到底是不是发生了争执。

    “伯伯,你们怎么也在这里?”看着秦忠国思考着什么,贾鸿渐直接开口问道,他可不想这么打断了自己的打脸进度。

    “嗨,不是快到股东大会了么,我跟你爸还有几个人一起出来考察股东大会的场地。转的累了,就进这茶馆休息会儿。”说道了这里,秦国忠突然回头招呼道,“老贾!来来来,你家鸿渐在这儿呢!”

    贾鸿渐顺着秦国忠面对的方向看过去,只见茶馆最里面的洗手间处正走出来三个人,其中还真有他老爹贾钢!

    “淡水,贾同学他爸还是在上市公司里工作呢?”就在这时,小家碧玉李亦雯偷偷的问汪淡水道。

    “那是,贾叔叔的公司那可是老八股,第一批上市公司!而且啊,贾叔叔还是副总经理呢!”汪淡水这时候突然提高了声音说道。她一边说还一边撇了张磊一眼,好像这话就是专门说给张磊听的!

    在上海证券市场的老八股上市之后,引起了一阵股疯,后来甚至还有个电影专门就是讲这个的,名字就叫《股疯》!

    从那之后,本来被人当成螃蟹没人敢去吃的上市资格,一下就变成了争都争不到的香馍馍,而张磊他家的那厂子,自然是还不够上市的资格。

    听着汪淡水这么一说,张磊心里稍微有点虚了。他本来还以为贾鸿渐是没背景没长相没学识,只是靠着青梅竹马近水楼台先得月,没想到这贾鸿渐家里还真有点底子?

    汪淡水说的那么大声,秦国忠能听不到?他瞬间就明白了这个场面是怎么回事儿,他肯定是得帮着贾鸿渐啊!

    虽然说贾鸿渐他们年纪还小,才十五六岁,好像在这个保守的年代还不应该这么早谈恋爱。但是那是小城市!这里是大上海!这年头工作都早,结婚也早,恋爱从初中开始不是很正常么?他秦国忠的亲弟弟,那可是上初二的时候正好是十年动乱,大家都不学习,他就被女生主动倒贴呢!相比之下贾鸿渐的进度已经慢多了!

    正想着怎么帮贾鸿渐做面子的时候,秦国忠突然想到了什么事儿,顿时他绝对诚心诚意的惊奇道:“对了,小鸿渐,伯伯听你爸说那个关于沈太福的事情是你分析出来的?”

    “就是这小子,怎么样,我儿子不一般吧?哈哈!”就在贾鸿渐正想着怎么回答的时候,他老爸已经走到了附近,大笑着说道。

    “鸿渐,你还真是可以啊!”秦国忠一下惊喜了起来,他大笑着说道,“你小子知不知道,我们刚得到消息,就在一个小时前,那沈太福就被北京那边的民警带走了?”

    “是吗?哎呦,这还真是……呵呵,被我随口说中了嘛。”贾鸿渐这时候腼腆的笑着说道。

    “什么随口说中?我都听你爸说了,都是你这小伙子有远见,脑子好!”秦国忠激动的说道。他能不激动么?当初那个学习沈太福的方案就是他提出来的,要是沈太福没这么快被带走,要是贾鸿渐不反对,那回头他也得进去啊!

    “贾叔叔,你们在说什么啊?小渐怎么了?”这时候在旁边听得一头雾水的汪淡水突然开口问道。

    贾钢这时候马上得意了起来,看样子好像比他自己出风头还开心的样子。“就是昨晚……”他喜洋洋的把昨晚跟贾鸿渐的对话大概描述了一下。

    他这么一描述下来,顿时旁边的俩人脸色就不一样了。李亦雯那是瞬间对贾鸿渐刮目相看了,而西装男张磊那是脸都有点发黑了!

    他张磊平常也就是靠着脸和家里的背景吃饭,他自己倒是没有什么值得拿出手的东西,现在这么再跟贾鸿渐一对比,那他不是显得就是个绣花枕头么?

    张磊的脸色变了,贾鸿渐那当然是注意到了。本来他还觉得父亲等人的到来是对他打脸的阻碍,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像却是提供了另一种打脸的方式?于是他立马开口问道:“诶,对了,爸,秦伯伯,关于开展新业务,你们现在有了什么新的方案没有?”

    “这还没有呢……”贾钢叹了口气,本来他们公司的高层这时候都在庆幸着逃过了一劫,哪儿能那么快就马上有了新方案?不过他这时候好像突然发现了什么,难道儿子还有新的方案?“你的意思是?”

    “咳,咳。”贾鸿渐先是不慌不忙的清了清嗓子,然后看了一眼脸已经变黑了的张磊,微笑着说道,“我今天出来前看了眼新闻,说今天下午的时候,马俊人率领王军霞等人,在斯图加特的国际世锦赛上获得了万米、5000、3000的金牌,然后王军霞他们受采访的时候,说是马俊人在她们每次训练后,都会给她们喝一种他亲自煲的汤,说对回复体能很好……”

    他说道了这里就停住不说了,仿佛是在卖关子。旁边的几个中年人到这时候还没听懂啊!贾钢直接开口就问道:“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我们为什么不跟马俊人联系一下,看看能不能把他的方子买下来。这样做成饮料的话,未尝不能成为下一个东方魔水……”贾鸿渐脸上闪耀着睿智的光芒,还不紧不慢的说着,好像他就是个智珠在握的跨国公司智囊一样。

    他说的这个东方魔水贾钢等人可是知道的,那就是健力宝!健力宝这橙色的碳酸饮料本来不对外发售,也没人知道。但是在中国女排84年击败美国女排获得世界霸主三连冠的时候,有个日本记者看到中国运动员在喝这饮料。

    于是一个《成功的秘诀是橙色东方魔水?》的报道出炉,一下子健力宝就在国外有了很大的知名度。再当这些消息传回国内后,开始对国内民众发售的健力宝一下成为了超级给力的神秘饮料!称得上是中国第一饮料品牌了!

    “对啊,对啊!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秦国忠这时候拍着大腿恨道,他在来的路上还真在收音机里听到了这个消息,当时他怎么就是只觉得振奋,就没联想到能跟他们公司的业务有关呢?

    “咱们公司不是还有盐汽水的生产线么?那用来生产瓶装饮料基本都不用改造了!哎呦!老贾,你这儿子可真是神了!这事儿回头要是成了,怎么也得给鸿渐奖励个十万八万的!”秦国忠这时候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这跟年龄无关,纯粹是脑力的比较。他发现自己对平常的公司运营很在行,但是对这种突发的商业机会好像不够敏感,但是贾鸿渐这种小朋友,那脑子简直就是为了商业打造的啊!看看人家,都是得到同样的消息来源,怎么他就能想到别人想不到的方案?这不是天才是什么?

    说着,秦国忠也不想在这里呆着了,他只想马上回到公司开高层会议,然后马上电话联系还在斯图加特的马俊人等人!时间就是金钱啊!

    看着秦国忠走了,贾钢也不停留,他只是扭头兴奋的看了看自己儿子,然后一个大巴掌就拍在了贾鸿渐的肩膀上,“你小子!哈哈哈哈!”然后他就一边大笑着一边快步往茶馆外面走。

    这出风头、这天才的可是他贾钢的儿子,那可是留着他的血脉的!可是他培养的!看着跟天才一般能出风头的儿子,他那是感觉比自己出风头快乐多了!

    当老爹和伯伯们离开了之后,贾鸿渐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好像刚才一切都没发生一样。他就这么深藏功与名的喝了一口茶,然后不紧不慢的开始看周围几个年轻人的眼神。

    汪淡水这个时候一手捂着张大到了快脱臼的嘴巴,一双美目瞪的老大,充满了吃惊、疑惑以及狂喜的神情。她最熟悉贾鸿渐,甚至把贾鸿渐早就当成了自己的亲人,自然知道他以前是什么样子的,现在看到贾鸿渐这么天才闪光了,能不吃惊,能不疑惑,能不狂喜么?

    她身边的李亦雯这时候也是瞪大了眼睛,不过她眼睛里的是吃惊,是崇拜!她今天才第一次见到贾鸿渐,她也许在才想着贾鸿渐一直都是这样天才的人物……

    而站在一边的张磊这时候满脸发白,他额头上有几滴冷汗,眼睛瞪的很大,好像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应该怎么应对这个场面……

    “蛋蛋啊,”贾鸿渐喝了一口茶水,然后微皱眉头的回忆道,“我刚才好像记得有人说我一辈子都买不起桑塔纳,有没有这事儿?”

    看着贾鸿渐这故意恶心张磊的样子,汪淡水马上很配合的也皱着眉头回忆道:“唔……好像有。对了,渐渐,一部桑塔纳多少钱啊?是不是很贵啊?桑塔纳是不是比宝马奔驰什么的还高级啊?”

    贾鸿渐这时候耸了耸肩说道:“桑塔纳啊,好像现在也就五六万人民币的样子吧,也不贵。说白了就是挺一般的车,跟宝马、奔驰比起来差远了,一般这种车子吧,也都是那些没文化的爆发户开开。你看看我,刚才随便出了一个主意,赚的钱差不多能买两部桑塔纳了,你说这车能好到哪里去?也就是我2分钟就能赚回来的……”

    当贾鸿渐说道这里的时候,那张磊脸都绿了!他张磊说白了就是靠脸靠爸妈的职位混饭吃的,现在面前这位长相普通的青年,那明显就是用自己的智慧给父母创造机会的啊,这能比么?而且刚才他还想用桑塔纳打人脸,结果现在还被人打脸了!

    他咬着后槽牙,歪着头冲贾鸿渐竖了一根大拇指,然后转身就往外走,头都不回一下。

    看着张磊走了,汪淡水很没风度的哈哈大笑了起来,好像丝毫不避讳张磊可能听到的样子。“傻蛋,刚才我要收拾他,问你话的时候你光答应不就好了?结果还跟我来双簧……现在还笑的这么大声,你还真不怕给你爸妈惹麻烦?”贾鸿渐有点担心的看着汪淡水。

    “没事儿!当初找你当挡箭牌,那是因为他还装绅士。现在是他先撕破脸的,那我还给他留什么面子?真当我汪淡水是橡皮泥随便捏啊?”小狐狸精很豪放的耸肩撇嘴道。

    说罢,她马上扭头就对身旁看戏了许久的小家碧玉说道:“对了,亦雯,小渐不是我男朋友啊,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好的跟姐弟一样。之前是因为张磊追我,我又看不上他,就用小渐当挡箭牌……”

    这小狐狸精,这时候第一个念头居然就是澄清下误会,别让李亦雯误会了贾鸿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