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免费诳样品?
    为什么贾鸿渐不采取里的种种发家方式?神马收集猴票、神马去广州进一些电子表、太阳镜来卖,为什么不炒郁金香,为什么不炒股?因为对于邮票来说,贾鸿渐真心不熟,他一辈子就没集邮过,又对邮票一点兴趣都没有,这种情况下让他去买猴票?他认得猴票是长什么样的?回头被人骗了都不知道!

    去广州进电子表、太阳镜?别闹,他贾鸿渐是在大上海,不是生活在什么山沟沟里的小山村,广州的电子表、太阳镜?这玩意儿在上海有人会去地摊上买?拜托,现在上海小孩儿讲究的是发达国家进口的东西!而且贾鸿渐还是个学生,还是要在寄宿制学校上学,而且他老妈就在那学校工作,他可以逃学出来坐着慢悠悠没提速过的绿皮火车去广东,然后再在上海摆摊?就算不被家里发现他也没那个空,也吃不了那个苦,更看不上那点蚊子肉一样的利润,谢谢!更何况广东人生地不熟的,说的恐怖点,他去那边要是被飞车党打断腿抢劫了,他连能救命的人都不在身边呢!

    郁金香呢?没空,没场地,不会养,谢谢……

    虽然方案已经基本定了下来,但是贾鸿渐并没有冒冒失失的马上行动,他又不是青少年,没有那么强的冲动。他做事很有计划,准备先看看家里有没有什么存折是已经到期的,看看有多少钱是取出来不用损失利息的。然后并不会马上取钱,而是会去几个大商场踩点,看看有没有什么假冒名牌的东西,最后再找好相应的能验证真假的机构之后,他才会开始行动。

    既然王海能靠着打假在90年代变成百万富翁还赚了个好名声,他贾鸿渐干吗不走这条没太多负面影响的路呢?而且这种路也可以打击三氯氰胺、地沟油什么的,对于不想吃一肚子化学元素周期表的他来说这条路不是又赚点启动资金又对大家对自己都好么?

    在根据回忆王海书中的内容之后,他确定了这个计划,之后他则是从前几天自己买的一堆书里翻出了一本由大前研一写的《无国界世界》来看。这个大前研一是个在东亚很有名的跨国企业的市场策略、海外投资等等方面的管理专家,虽然是个日本人,但是很奇怪的是这个叫大前研一的老头却从很早就开始看好中国。甚至最早在这本93年发行的《无国界世界》里,老头就看好中国未来能崛起。

    这在这个年代是不可想象的!因为这个年代一直流行的都是美国华裔经济学家章家敦的《中国即将崩溃》的观点!说来也好笑,全世界大部分经济学家、管理学家都不看好中国,从来都是预言中国崩溃,但是中国专注崩溃20年之后,怎么崩溃成了全球第二的经济体了?前世的贾鸿渐其实本来不太愿意看这种预言系经济学家的书,但是自从知道了大前研一这与众不同的鬼子之后,知道了他甚至还在93年就语言大陆会在2005年和平统一台湾之后,他才好奇的开始看着老头的书。

    对于贾鸿渐来说,重生后的他看“超全球化学派”领袖的大前研一的书并不是为了学什么管理理念,不是为了学什么知识,而是纯粹当成课外读物消遣用的。

    第二天,在爸妈去上班之后,贾鸿渐就到爸妈卧室的吊柜的一个角落翻出了自己家的小金库,这个小金库其实是个鞋盒,里面放着家里重要的证件以及各种存折。贾鸿渐看了半天才从一打手写存取信息加盖章的存折里居然找不到一张到期或者快到期的定期存折,唯一的一张活期存款的还是以他名字开设的压岁钱帐户,里面大概有个五百块的样子,别的倒是还有大概3000元价格的3年期国库券。

    翻存折的时候,他还惊异的发现鞋盒子里居然还有一份股市的原始老八股股票购买凭证。这个股票购买凭证按照平民的说法其实就是85年股市刚出来时候最原始的实体“股票”,上面写着购买股票的代码是600601,按照股票单价和购买的数量算起来大概也有个三千块了,想来大概是85年延中实业上市的时候他老爹买回来几年的吧。

    想了想,贾鸿渐还是决定回头动手的时候就去兑换国库券。所谓的国库券其实就是国债,在改革开放以后到98年之前中央政府每年都会发型一定数额的债权也就是所谓的国库券,利率基本跟银行存款差不多。

    鞋盒子里的这一叠30张印着石景山体育馆的国库券每张面额一百,是90年发行的3年期债券,正好到期。虽然这些国库券做本金的话的总价有点少,就算按照20%的利率来算,3000块国库券也就是能换到3600的软妹币而已,不过怎么说也差不多是贾钢一年的纯工资了。

    决定了对这些国库券动手的贾鸿渐并没有直接没收这些纸片儿,他规规整整的把纸片儿按照原来的样子摆好,把鞋盒放好,像是没动过的模样。之后,他往外打了个电话。

    “蛋蛋,明天陪我出去一趟。”他听到电话那头汪淡水应声了之后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切,之前不是不要我陪你去学校么,那我明天为什么要陪你出去?”小狐狸精明显开始耍大牌了。

    贾鸿渐耸了耸肩,用一种神秘兮兮外加着偷笑的那种语气,仿佛他是邀请她去进行什么阴谋一样的说道,“放心,你绝对不会后悔的,可以这么说,你会经历你以前从没经历过的有趣事情……”

    “哼……为什么听起来像是你要骗我出去然后强暴我?其实你不用这样,你只要说一声,我自然会伺候你的……”小狐狸精娇嗔着一边吐槽一边诱惑。

    “你要跟我出去的话,保证比强暴或者两情相悦的做那事来的好玩。”贾鸿渐不为所动,反而继续保持神秘感的反向诱惑着小狐狸精。好吧,实际上他忍住了自己吐槽的冲动。也许是跟小狐狸精从小呆在一起,所以他贾鸿渐实际上也挺毒舌的。比如刚才听到小狐狸精吐槽他以及诱惑他的话,他就想反向吐槽——“切,我没事儿玩呼啦圈时候来回扭腰都比跟你**爽”。

    当然了,这话他必须忍住不说出口,否则那汪淡水那小狐狸精非疯了重上门来又要“强暴”他不可,而且这么一来他就给自己说服汪淡水增加了难度。

    “真的?你要去干吗?”汪淡水好像有点要上钩的样子。

    “去了你就知道了,你不会后悔的,明早10点来我家,把你老妈化妆用的东西都带过来,打扮的成熟点,记住了。”

    “还要打扮的成熟?你是准备把我卖到国外的魔窟里去啊?等等,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

    “别忘了,十点,化妆,成熟。”

    贾鸿渐说罢就把电话给挂了,他对汪淡水熟的不行不行,知道这丫头肯定会赌气半天,不过明早她还是会来,然后来了之后还会一副特傲娇的样子。不过就跟他说的一样,他不会让她后悔的。因为明天他准备稍微乔装打扮一下,带着成熟化一些的汪淡水去买假货。

    卖假货不是什么激动人心的事情,但是装成未来母校的职工,声称自己要批量购买一些索尼或者松下或者卡西欧或者什么别的品牌的小电器呢?如果声称自己要批量购买而要先拿几个不同牌子的样品回去给领导看呢?如果实际上拿去的是那些公司在上海的办事处,是拿去让他们检测真假的呢?如果他用老妈拿回家里的未来母校抬头的信纸来伪造个介绍信呢?如果他再用个萝卜刻个公章盖在上面呢?

    是的,贾鸿渐从来就没想过要把猜测为假货的东西买下来然后再送去检测,这样毕竟有风险不是么?他喜欢的方式一向是通过批量购买之类的“大单子”作为引诱,让商家免费为自己先服务一通再说。

    这种方式还是他当初大学毕业后跟一群海归高才生一起参加某世界五百强大公司招聘时临时想出来的招数。他还记得那个面试的时候,面试官对他们说考题就是把一份文件拿出公司复印100份,而公司不会出任何复印费用。

    当时那些名校归来的海归们很多都自掏腰包的复印了一百分,而土鳖出身的贾鸿渐的答卷则是一分钱不花就得到了一百份。他先要了一张面试官的名片,然后再公司不远处找到了一个小复印店,然后声称自己就是面试官本人,说他们公司在选择长期合作的复印、打印公司,觉得这个打印店不错,需要一百份复印文件作为样品提交上去。

    经过了一番嘴炮之后,那店主很欣欣然的就复印了一百份文件给贾鸿渐,而贾鸿渐则是顺利的砍翻了那些海归高才生进入了下一轮总裁亲自主持的面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