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投机倒把罪?
    第二天,贾鸿渐梦到有人在敲门,而且还听到汪淡水叫他的声音,过了一伙儿等他的确醒来之后,惊讶的发现的确是汪淡水在敲门。“我都敲了半个小时了,都几点了你怎么还在睡觉?”汪淡水有点怒气冲冲的问道。

    “我不太喜欢早上,”贾鸿渐看了眼时间发现还不到9点,一边心想着这汪淡水还真是心急,一边懒洋洋的说道,“如果早上能来的晚一点的话,我想我会喜欢早上的。”

    他明明是让汪淡水早上十点来,没想到这丫头居然不到9点就来了。重生回来后一直在假期中的贾鸿渐,那是每天不睡到快中午不起来的,怎么可能习惯她这么早来。

    不过她既然来了,那贾鸿渐干脆就准备开工了。先洗漱了一番之后,他坐在客厅的饭桌前扶着下巴静静的打量着她,直把她看毛了。“看什么?我又不是按照你的要求过来的,我只是今早顺便路过,上来看看而已……”

    嘿,这丫头还真傲娇起来了!好奇心作祟就直说,还找什么顺便过来看看的奇怪理由。贾鸿渐笑了笑也没多做解释,他进屋拿了自己昨天写出来的那个计划方案,递给了汪淡水后就坐在一边悠闲的看着她。

    她有点莫名其妙的看了看贾鸿渐又看了看手里的方案,在她印象里他好像以前从来没有这种要做什么事之前写计划案的习惯,难道这个写的是什么别的东西?汪淡水有点期待有点忐忑的打开计划书慢慢的看了起来。

    第一个段落好像是引用了什么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里的第四十九条,还针对这条法律进行了解读。解读到了最后,汪淡水怎么看怎么觉得好像贾鸿渐的意思是要故意去买假货然后去索赔?

    等到再看第二段,发现里面果然还就是一条条针对怎么去买假货、怎么鉴定、怎么索赔、建议具体限额是多少的种种安排。看到这里的时候,她的眼睛都瞪大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文字!

    这个年代虽然假货多,时不时还会有在大商场买东西买到假货的事情发生。但是发生了这种事的时候,大家要不是认倒霉,要不就是找商场要求换货或者退货,可从来没有人想到过要去故意买假货来索赔!

    “这真的能行么?”汪淡水真的很想问这句话,但是她没问出口,因为第一行的第一段里就有相关法律的条文。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个计划对她来说都有点过于震撼了,有点过于投机了。

    “这个不会犯投机倒把罪吧?要是犯了,这罪的最高刑罚可是死刑呐!”汪淡水自己把自己都吓到了,她肝儿都有点颤的问出了这样的话。

    “投机倒把罪?”贾鸿渐愣了下,他倒是没考虑到这个问题。在他印象里面投机倒把罪的这个罪名要到97年新刑法施行才会被去除,不过对“投机倒把”四个字的规定和解释要到2008年的刑法修订时才会根本去除。

    他知道汪淡水说的话是真的,投机倒把这个罪名的最高刑罚的确就是死刑。所谓“投机倒把”的意思就是以买空卖空、囤积居奇、套购转卖等手段牟取暴利,比如说冬天没有卖西瓜的,有个人要是把南方的西瓜运到北方卖高价,这就是投机倒把,这是要被判刑的!

    历史上中华人民共和国最后一个因为投机倒把罪名被判死刑的人,貌似是在1991年被执行死刑的,而她所做的就是在温州办“抬会”,或者用北方的话说就是“老鼠仓”、高利贷。就是纠结许多人一起集资然后以高额的利息借给需要的人、厂家、单位,但是她坏就坏在把这种集资高利贷和传销结合了起来……

    贾鸿渐仔细评估了一下风险后觉得自己这种小打小闹的应该不会被人跟“投机倒把”结合在一起,而且投机倒把罪的司法解释里也没规定他这种索赔行为是犯罪啊!不然那王海早就改被拉去吃铁花生米了不是?

    不过同时他还为自己没有去囤积猴票之类的庆幸了一下,这种买假货索赔是钻法律漏洞,没人能把自己抓起来,但是囤积猴票等着涨价,那还真是算的上囤积居奇、买空卖空了。虽然这个投机倒把罪的存在很可笑,但是对于敌人来说,只要这个法律条文没取消,只要他们有心,还真能坑一下囤积猴票的人。

    “没事,咱们这是钻法律漏洞,没一条法律能管住我们。”说道这里,贾鸿渐突然换上了一副很正经很严肃的表情,道貌岸然的说道,“你看我是那种会犯法的人嘛?我是那种坏人吗?我只是挑法律没有规定的事情做而已……”

    “噗嗤”,汪淡水一下被贾鸿渐的作态逗笑了,她媚眼瞪了一下贾鸿渐,然后就沉思了起来。“为什么要做这么有风险的事情?你急着用钱?如果急着用钱的话,我从小到大的压岁钱都攒下来了,大概有四百块的样子,然后这几年上学时候吃饭前我也省吃俭用攒下来了一些,加起来500块有了……”

    听到了小狐狸精的这些话,要说贾鸿渐没有一点感动是不可能的。虽然她猜错了,但是在上海这个精明的有些过头的城市里,在亲戚之间都互相算计的城市里,能有一个肯主动借钱给自己度过难关的知己,这是多难得的事情?

    他静静的看着小狐狸精,然后慢慢的笑了起来,到后来笑的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笑的都让她满头雾水的时候,他伸手扭了一下她光滑有弹性的脸蛋儿,“傻丫头,我现在这年纪能有什么急用钱的地方?我是要结婚啊,还是把不小心跟女朋友搞出人命了?”

    说道了这里,他停下了大笑,慢慢认真的看着汪淡水,然后一手指向窗外,用一种让她看不懂的双眼放光的表情感叹道:“淡水,睁眼看看这个世界吧。这93年是中国50多年建国历史里相当重要的一年,在今年外资开始大量进入我国,在这年各种管制开始开放,在这年各种上进的通道都慢慢打开了。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么?意思就是我们不用再跟以前一样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用考个好学校进个好单位找个好对象等着单位分配个房子,不用这么无趣的度过余生……知道么,这是个大时代,我们这一代人是相当幸运的,在我们懂事的时候,我们可以亲眼看到苏维埃社会主义国家联盟的倒掉,我们可以亲眼见证中国慢慢崛起,甚至运气好一点的话,在我们这一辈子里说不定还能看到美国、日本、欧洲全部倒掉!”

    汪淡水这时候震惊的看着贾鸿渐,她只觉得这个时候贾鸿渐的脸上充满了一种她从来没见到过的“癫狂”。但是不知道怎么了,她就是被他所描述的这种癫狂的未来所吸引,顿时她都觉得自己肾上腺素开是分泌,觉得自己的心跳快了起来,觉得自己面红耳赤了起来。

    “难道,这就是男人的魅力么?”她不由自主的在内心这样问自己,她从来没有看到过贾鸿渐这种样子。在她以往的记忆里,贾鸿渐是一个被她玩弄调戏的变成很孩子气但是又靠得住的玩伴。他可以跟她一起没事疯狂的玩耍,在她需要的时候,他可以出来帮她打架,但是他没办法让她感觉到有一种想从心底雌伏、膜拜的冲动。但是,现在的他可以。

    “小渐,长大了么?”汪淡水突然觉的自己的心里充满了伤感和激动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情,类似一种妻子看着自己丈夫终于成功的激动,又有一种悔教夫婿觅封侯的伤感。

    “要是失败了,可别怪我告诉你爸妈,到时候你爸肯定要很抽你一顿,你做好心里准备。”她抬着头用她那诱人的面庞仰望着他,微笑着冷言冷语道。

    “哈!”贾鸿渐并没有怪她这时候破坏气氛,对于从小一直很擅长惹人生气的汪淡水来说,没有直接站出来阻止就证明她已经站在自己这边了。“你先化妆一下吧,打扮的成熟点,然后我们拿我家的国库券去银行兑换了,之后我们就去开创新时代!”

    汪淡水点了点头,不过她马上反应了过来什么,“你家的国库券?你这家伙真是不要命了?生怕你爸抽不死你怎么的?怕了你了,拿我那500块的私房钱去折腾吧。”

    这就是找一个女伴的后果,性染色体为xx的生物总是很容易考虑到各种风险,然后小心翼翼的做出看起来好像最安全的选择,这样一来有时候反而收益会低很多。不过贾鸿渐这时候勉强的点了点头,他并不想在这方面跟汪淡水吵,因为他毕竟不是用自己的钱去做“投资”。而且,只要第一次“投资”成功之后,他就可以顺顺利利的再拿国库券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