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有甚于画眉者
    一切都说好之后,贾鸿渐留汪淡水在客厅里化妆,他则是去打扮自己了。他先到厨房的水池边把自己脸上的“绒毛”都给刮了,因为他觉得十五岁少年和二十五岁长着娃娃脸的青年之间最大的差别就是一个脸上长的是软软的容貌而另一个脸上则是硬胡渣。

    在本来这个年纪的时候,他还担心刮了胡子会导致胡子变硬,所以一直都在用剪刀修剪胡子长度。这种事情现在想起来简直娘炮透顶了!他其实挺喜欢留着圈胡,用一番大叔的魅力去感化一些过于乖巧的小女生的。

    刮了胡子以后,他把头发打湿,梳成比较传统的三七开分头,然后还在头发上稍微打了点摩丝定型。这样一弄之后,脸上的表情再变现的严肃点内涵点,基本上就是个出了学校工作了几年的青年形象了。

    之后,他又换上了一身老爸平常上班时候穿的衣服。纯棉的白色短袖衬衫加上藏青色的西裤,再把衬衫的下摆塞进裤子里,领口还只开一个扣子通风,这么一套打扮下来,他的年纪猛一看都像是三十岁长着娃娃脸的人了!

    打扮好了自己之后,他走进了客厅,看到了几乎素颜的汪淡水。“怎么了?化妆啊。只画了口红描了眼线眉线,怎么不扑粉?”贾鸿渐奇怪的问道。

    “这样还不够?这不已经听成熟的了么?我妈前几年去参加别人婚礼的时候最多也就是化妆成这样而已。”汪淡水有点不解的反问道。

    听到这里,贾鸿渐扶着自己的叉腰肌叹了口气。心想着这大概就是不同年代的化妆理念不同吧,这个年代大多数的软妹子还太纯洁,还不知道有种化妆是可以在脸上涂上比城墙还后的粉,也不知道什么假睫毛什么眼影的。

    他打量了一下汪淡水粉唇上涂的那些暗红色的唇膏,真心觉得受不了——这化妆化的,把一个十五岁如花似玉嫩的滴水的小狐狸精怎么弄的跟四十岁的大妈一样,充满了超过保质期的感觉。

    “算了,把这些化妆的东西放你小包里,你先把脸上的装卸了吧。头发给盘起来,会么?”下了什么决定的贾鸿渐又打量了一下小狐狸精身上的衣服,发现她穿着一件素色的长连衣裙,看起来好像是稍微成熟点,不过也就是把她16岁的年纪弄成了20岁左右,还是太嫩了一点。

    他转身去了爸妈的房间,从衣柜里找出来了一套老妈的衣服,拿出来丢给了小狐狸精。“试试看尺寸合适,我妈身材保持的还可以,我目测你穿着应该没什么问题。速度快点,回头我带你出去再买支唇膏去。”

    说罢,他也不管小狐狸精反应没反应过来,直接抓着她的手把她领进了他爸妈的房间,然后随手带上门就留了她一个人在屋内。这一番事情发生后,汪淡水还迷茫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呢!

    她搞不懂自己刚才化的妆怎么了,她老妈不就是化这种妆的么,她怎么就不能化了?而且为什么贾鸿渐表现的好像对女人化妆的事情还那么熟悉?好像他见过无数女人化妆一样?

    废话,贾鸿渐对化妆当然熟了!不看看他身边有过多少85分以上的高档次妹子!既然是高档次妹子,不会是那种浓妆艳抹到卸妆后认不出来的类型,但是绝对是会找到最适合自己脸型、形象化妆方法的女人!

    跟会化妆的高档妹子在一起时间长了,再加上“闺房之乐,有甚于画眉者”的典故,贾鸿渐还真有时候亲自动手帮高档妹子化妆。而且他重生前基本还时不时会关注一下化妆的技术贴,这样才能跟高档妹子增加共同语言不是,总不会有漂亮妹子对化妆还不知道聊什么吧?

    等换好了衣服之后,她对着镜子照了照,觉得看起来好像的确是比自己带来的那一套衣服看起来成熟了一些,没想到这贾鸿渐现在倒还挺有眼光的?以前怎么没看出来?

    想着,她除了他爸妈的卧室。“恩,不错。”说着,贾鸿渐把手头的一个存折丢给了她,“这是我压岁钱的存折,你先帮我收着,咱们去你家拿你的存折,然后取钱接着去买唇膏,再去买假货。”

    两个小时之后,汪淡水站在长宁区天山路紫云商厦洗手间的镜子前不敢相信的看着镜子里的那女人。这个女人看起来跟她汪淡水眉眼有点像,但是头后盘着的长发加上身上的西装短裙、长袖花边白衬衫让她看起来像是已经完全绽放了的20多岁的妙龄女子。

    脸上那淡淡而细细有型的眉毛,眼睑上淡蓝色的眼影,脸上淡淡的粉底,加上粉红色的唇膏,让镜子里的女人怎么看怎么像是充满了专业、精明、冷艳、不可侵犯的女强人!

    再加上鼻梁上的那个金丝框的平光镜,让镜子里的她看起来充满了知性!看着镜子里的女人如同完美的艺术品一样,汪淡水都不太敢相信这是自己了!但是这就是她!是经过贾鸿渐亲手改造的她!

    当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汪淡水脸上映着淡淡的红晕,她眼睛里充满了一种难以言表的欣喜,仿佛是刚刚独自一人发现了一个新大陆一样。走到了贾鸿渐面前,她张了张嘴,可是半天半句话都没说出来,她又想感谢他给了自己一个这么美的形象,但是又想问他是怎么学会这些的。

    “不错,可惜美宝莲之类的现在还没进我国,现在也就将就一下吧。”他神色如常的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她的新形象,眼神里有一种差强人意的意味,没有任何欣喜或者欣赏甚至激动的神采。

    这让汪淡水更加疑惑了,难道从小就是她玩具的贾鸿渐背着她接触了很多极品美女?不然他怎么又会化妆又这么镇定?她刚才自己看到了自己的新形象都震惊了半天呢!

    “一会儿尽量别说话,表情严肃点……也不是严肃,怎么说呢,就想象你是你老妈,你已经早就看过世间种种小技巧,眼神里要有一种不太相信对方,表达一种和一种不太在乎的信息……”贾鸿渐这时候叮嘱她道。

    这是贾鸿渐前世总结出来御姐以上年龄女人的特点,青涩的小姑娘眼神里总是特别单纯,会给人一种特别容易骗的感觉。但是御姐年龄以上的女人,第一面就会给别人留下一种精明和看过种种男人、看过种种诡计的印象。所以现在要装大龄的话,这种气质是一定需要的。

    “恩……”汪淡水想了半天,算是有点了解的点了点头。她之前还真从来不知道还有这么多需要注意的地方,为什么贾鸿渐懂这么多?他是不是跟什么专业的骗子一起混过?不然怎么还知道总结这些不同年龄之间人的气质特点?他到底是从哪里学来这些东西的?

    贾鸿渐当然看到了汪淡水的疑惑,但是他并不准备解释,而是直接转身就往二楼的小电子楼层走去。他贾鸿渐是个纯爷们儿!他可不会看到身边的人疑惑了,就小心翼翼的给自己找借口,他不屑于解释!反正他不解释的话,他们也不会猜测他是重生回来的!

    汪淡水急急忙忙的跟上了贾鸿渐的步伐,两个人上了二楼之后,她不明所以的跟着他在各种名牌小电子商品柜台前转来转去,转到她都觉得忍不住想开口问心中疑问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贾鸿渐这时眯着眼睛看着索尼柜台里的一排计算器,“售货员,麻烦把这个100块的索尼计算器拿给我看下。”站在一边正跟同事闲聊的30岁上下女售货员先是站在原地打量了一下贾鸿渐和他身后的汪淡水,打量来打量去觉得这俩人好像有能力买索尼品牌的东西之后,才有点懒洋洋的走了过来。

    拿到了索尼的计算器之后,贾鸿渐打开了包装,不过并没有装电池开机,而是就这么仔细的看着。这时候汪淡水真是满肚子疑问,之前那些种种方面的疑问也就算了,可是眼前这事儿他不是说过要什么批量购买,还弄了介绍信之类的么,怎么现在完全不说呢?而且,他在看的可是索尼!可是日本的索尼!索尼的东西还能是假的?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贾鸿渐突然把计算器还给了售货员,还一脸不在乎的问道:“你们领导在哪儿?我们想小批量购买一些这个索尼计算器。”

    这时候那售货员一下眼睛就瞪大了,她愣了两秒钟,马上机灵的热情的往楼上一指:“7楼,7楼东侧是我们上场的办公室,我们小家电科是在725办公室,科长姓李。”

    说完,看着致谢后离开的贾鸿渐等两人,那女售货员突然决定了什么,冲着旁边跟自己闲聊的同事喊道:“阿琪,帮我看着这里,我跟上去给他们带路!”说完,这胖胖的女售货员一路小跑的跟上了贾鸿渐,“这位同志……你们对地形不熟,找起来麻烦,我带你们去吧。”

    看着跟上来的女售货员,贾鸿渐笑了笑应了下来。有钱能使鬼推磨,即使是脸难看事难办的国有商场售货员,在面对批量购买而带来的额外奖金也会变得充满了服务意识……

    **********************

    注:闺房之乐,有甚于画眉者。这句话是西汉的张敞说的,他本身曾经做过首都市长的职务。在职的时候他天天为老婆画眉毛,因为他老婆小时候摔过一跤,伤了眉骨那里,有一小片眉毛一直张不出来。这个事情不知道怎么被士大夫们知道了,他们背后都用这事儿笑张敞是娘炮,是气管炎,是pussy,后来传到了皇帝耳朵里了。皇帝当堂问张敞有没有这事儿,张敞回答“闺房里的乐趣,比给老婆画眉还有趣的多着呢……”

    意思基本就是——哥玩儿过的花样还多着呢,怎么听不到你们在背后聊哥晚上跟老婆干事的细节,就聊哥给老婆画眉的事情,你们无聊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