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混蛋,不要这么感人
    “按照法律意思办?”杨敏雄皮笑肉不笑的打量着贾鸿渐和汪淡水,最后哼了一声笑道:“恐怕没法按照法律意思办吧?先不说我们这么大的国有商城绝对不可能进假货来卖,就算退一万步,哪怕我们真的在进货环节出现了一点失误,进了质量不那么合格的产品,恐怕苏老师你们也没有找法律意思办的资格吧?我看着法律上写着是要消费者才能索赔,像您这样下午刚买了第二天就去鉴定的……还有一份的鉴定书甚至还就是买了当天做的,这恐怕不是消费者会做的事情吧?这不禁让我觉得有一种可能,就是有人是知道了有质量问题还故意去买,这是想钻法律漏洞啊……嘶,如果商场报警的话,这样的人不知道会不会被当成诈骗犯被抓起来……”

    杨敏雄说道了这里,发现汪淡水惊恐的看向贾鸿渐,他知道自己的策略成功了。什么根据鉴定时间来推断他们是知假买假之类的,只是他的怀疑,他刚才故意说出来诈眼前的两个年轻人,结果果然不出他意料有人露馅了!汪淡水脸上的表情明显就证明他猜对了!那表情不是正常人听到索赔可能会被当诈骗犯的紧张,而是那种秘密被人发现后的惊恐!

    “杨处长这是想撕破脸?”贾鸿渐这时候仍然波澜不惊。“我想撕破脸?”杨敏雄这时大笑了起来,仿佛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还我想撕破脸?对你们这样的社会渣滓,我没趁着严打报警把你们拉去枪毙已经算是妇人之仁了!你们这群社会的蛆虫,为了不劳而获居然想通过这种手段来诈骗索赔金额?你们知道我们商场是什么地方么?我们可不是路边的杂货店!我们是国家的商场,是党的商场!要是我答应给你们这种渣滓索赔,那就是公然流失国有财产,那我就是在犯罪!现在,给我滚!不然我就叫保安把你们扭送到派出所了!”

    贾鸿渐此时又好奇又沉痛的打量着杨敏雄,他实在想不明白,怎么会有思想扭曲成这样的人!明明是他们商场知假卖假,公然为了点钱就把老百姓当成了白痴,结果面对着要来为了自己利益抗争的人,他们居然还有脸这样道貌岸然的站在道德制高点上骂别人是诈骗犯?

    如果杨敏雄的这套理论能成立的话,那三鹿的头头脑脑还枪毙、判刑个毛线?后世做毒奶粉的三鹿还是股份制企业呢,那结石宝宝的妈妈们向三鹿索赔是不是也是诈骗?是不是也要公然抢夺属于三鹿股东的资产?是不是也是公然犯罪?

    他都不太敢相信杨敏雄这样都能在国有商城里坐到处长的人怎么会这么有水平,怎么能说出来这种不要脸到极点的话,怎么就这么不羞不骚的大义凌然伟光正的站在道德的山顶上指着所有质疑者大骂?

    “怪不得书上说光传播的比声音快,在听到杨处长这番话以前,我还一直觉得您看起来像是个脑袋很灵光、能分得清大是大非的人呢。”贾鸿渐这时候也没丢掉风度,他不冷不热的骂了杨敏雄一句,然后慢慢站了起来,“那之后就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吧,也别怪我撕破脸了。”说罢,他一转身,带着汪淡水就走出了办公室。

    看着贾鸿渐两人背影消失在办公室门口后不久,杨敏雄怒气难消的对办公室里一个年轻人喊道:“小张,去给我把李云柳那家伙叫过来!这王八羔子肯定是从他亲戚家进了假货,还让下面的人放在柜台里卖!”

    “小渐,我们怎么办?我们这么做是不是真的犯罪了?”进到电梯里之后,汪淡水忧心忡忡的抬头问道,问罢她也没等贾鸿渐回答,而是自己紧锁眉头的在思考着什么,“万一他真报警了,实在不行你就都推在我头上吧?就说都是我指使的。你中考刚交了白卷,要是再惹祸的话你爸妈肯定气的要不认你了。我才16,就算被抓了也不会进监狱的,听到没有?”

    本来贾鸿渐刚听到她第一个问题的时候,还想笑话她来着,但是听到她后面的那些话,却顿时有点被感动了。眼前的可是一个妹子啊,别的染色体为xx的生物,在这种大困难面前,有几个能主动站出来要揽所有罪过的?别说xx的,xy的能有几个!而且眼前的这妹子,还是因为怕自己之前已经惹过爸妈生气,怕自己以后被爸妈赶出家门……居然是为了这种小事而要帮自己承担所有的罪过……这是太傻了还是怎样啊?

    贾鸿渐真心想苦着脸对汪淡水恳求“姐姐,你不要这么给力好不好?弄的我眼睛都快进沙子了啊,混蛋!”,不过也就是在这努力让眼睛不要分泌出多余液体的他突然想起来了前生大三时候的一件事儿。

    那时候是1999年,他有次五一节无聊,带着从外地学校回家的汪淡水一起去网吧玩儿。当时玩的还是很新奇的“柜台大罢工”——counter-strike,也就是反恐精英、cs,不过他带着汪淡水玩儿的时候,本来是两个人对抗电脑机器人。结果那汪淡水不知道怎么,她控制的人物就一直黏着他的人物——还不是一般的粘,那真是几乎到了前胸贴后背的程度了。

    而且她当时不知道发什么疯,总是想抢在他人物的人前,因此经常挡住他的路,甚至挡住他射向远处敌人的子弹。当时贾鸿渐那真是感觉想骂娘了,心想着汪淡水从小就喜欢欺负他,但是没必要进了游戏还故意这么整他的吧?

    当他被挡的实在受不了,终于没好气的质问汪淡水的时候,她却很委屈的解释道:“我不会打枪,打不准敌人,所以我就想着走在你前面,给你当盾牌,帮你挡子弹,让你打他们……”

    说到这里的时候,不远处一个转弯口正好冲出来了一个机器人,贾鸿渐就见着汪淡水一边扫着ak一边冲向敌人,她还一边喊着:“小渐,我去缠住他,你快打他,快!”

    当时那场面跟现在她说要帮他顶缸一样,那是让贾鸿渐感动的那简直就是不停的感觉眼睛里进沙子啊……进了好多沙子的说……

    “混蛋,能不能不要这么让人感动?”贾鸿渐还是没忍住,清除了眼睛里的不存在的沙子后,他笑骂了汪淡水一句,然后看着不明所以仍然眉头紧锁担心的不行的她,笑道:“没事儿呐,不用这么单纯天真,他就是吓唬我们呢,以为这么站在道德制高点一顿乱骂就能把我们给吓跑。但是他不知道的是,老是站在道德制高点的山顶上的话,那山顶的风可是不小的,得随时小心别被刮下来……”

    “你的意思是?”汪淡水眼睛里突然充满了希望,她现在无比的相信贾鸿渐,好像贾鸿渐就是世界上最靠得住也是最博学的人了。

    “我的意思是你想帮我顶缸从而进监狱的预谋暂时是没希望实现的,努力下辈子吧。”

    虽然贾鸿渐的话说的不好听,甚至还有故意调笑她的意思在,但是汪淡水这时候却是开心的跳了起来!“姐姐,姐姐,我知道错了,别跳,咱们是在电梯上!”吃货狐狸精那么一跳,落地时引得电梯轻微的晃了那么一下,还真有点把贾鸿渐给吓到了。

    “嘿嘿……”汪淡水这时候心情好极了,她美滋滋的一笑,露出来粉唇下洁白的贝齿和粉红色诱人的香舌,“那个姓杨的太混蛋了,居然敢吓姑奶奶我,鸿渐,咱们怎么办?至少也得让他给咱们退货吧?要不晚上咱们找人堵他,用麻袋套他头,然后狠狠揍他一顿?还是半夜去砸他们家玻璃?还是在他们商场门口贴大字报?”

    “图样图森破。”贾鸿渐很有成熟大叔风范的笑了起来,“太年轻太简单了,要搞臭一个男人的名声很简单,只要找个女人报个孩子,到他办公室硬说是他的孩子,那他怎么都解释不清,这就是黄泥落在裤裆里,不是那啥也是那啥……”

    听到这里,汪淡水嘴角邪恶的弯了起来,她知道在这个年代作风问题还是很被重视的!如果在这种国有商场里面,传出来哪个领导干部在外面有了小三,还有了孩子,那就可不是被领导批评的问题了,搞不好是连工作都要丢的!这是带头违反国家计划生育政策啊!

    “不过呢,这招太阴损了,不利天和……”贾鸿渐此时很悲天悯人、很伟光正的说道,不过看到了汪淡水一副皮笑肉不笑的眼神看他后,他咳嗽了一声,“好吧,关键是这招威力太大了,我们这么一用,他直接就被免职,连想给我们赔款的机会都没。所以我们这么一做,不是损人不利己,纯粹白出力了么?”

    “那你的意思是?”当了十六年魔界女王的小狐狸精汪淡水此时已经完全把贾鸿渐当成主心骨了,居然这种整人的主意都问他的看法了。

    在电梯门打开的一刹那,贾鸿渐笑了笑,说道,“现在说了就没意思了,一会儿你就能知道。”

    “诶?贾老师?你怎么来咯?”就在贾鸿渐出电梯门的一刹那,在电梯门门口等待的人群里一个年纪不大的女生突然惊讶道。

    “小张?你怎么在这儿?”贾鸿渐定睛一看,居然在这紫云商城一楼的电梯门口看到了罗老爷子家的保姆小张……

    ******************

    注:counter-strike=柜台大罢工,是个很老的梗。当年反恐精英cs刚出来的时候,盗版商不太懂英文,就按字典逐字翻译,counter是柜台的意思,strike有打击、罢工的意思。最后counter-strike反恐精英就被某些很萌的盗版商翻译成了柜台大罢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