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王蔻兰介入?
    “家里的吹风机坏了,我来商场再买一个,正好老罗家里这里不远,走路十分钟就到了。你们这拿着一箱子的是什么东西?”小张看到了贾鸿渐之后,很兴奋的问道。

    看着她那兴奋的就像是在异乡看到老同学一样的表情,贾鸿渐猜到大概是上次去罗老爷子家的时候最后的那个问全名的举动让这小张把他当成关系很亲近的人了,于是他笑了笑就把买到了假货想要索赔的事情说给了她听。

    “这紫云商城卖假货?”梳着马尾辫的纯洁女孩儿惊奇的瞪大了眼睛,嘴巴扩成了一个的o型。“国有的商场卖假货?”她还是不太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内容,不过等她缓过了劲后,她马上很投入的问贾鸿渐道,“要不要找罗爷爷或者王大姐帮忙?罗爷爷以前好像是工商局的局长噻。”

    贾鸿渐没想到能在这时候听到罗老爷子的背景,他琢磨了几秒钟便摇头道,“算了吧,为了这么点小事去麻烦罗老爷子不太好,这事儿我们自己弄就行了。”随后不管那张凤姑怎么劝,甚至旁边的汪淡水也一起劝,贾鸿渐都摇头。

    他当然不愿意为这么点事儿找援兵,虽然看起来好像一千块钱的本钱挺多,但是这在前任工商局长看来能是个多大的事儿?刚被人在外面欺负了一下,自己不想着找回场子,结果就直接哭着回家找妈妈帮忙?丢重生者的脸到是小事,这么让别人帮忙一次难道就不欠人情?下次有大事帮忙的时候,那不就不太好开口了?

    等到跟张凤姑分别之后,跟着贾鸿渐踏上回家路的汪淡水居然一路乖乖的都没开口强迫贾鸿渐去搬援兵,这到是让他觉得挺惊奇的。在他从小到大的记忆里,汪淡水一直都是那种魔族女王类的角色,除了会把他当玩具玩儿以外,还会跟真正的姐姐一样强迫他做许多她觉得应该做的事情。

    “怎么了?按照你的性格,这时候不是应该用什么比如准备当众大喊我嫖完了不给钱之类的段子来逼迫我去求人帮忙么?今天怎么倒是这么安静?”贾鸿渐最后还是好奇的问吃货小狐狸精道。

    谁知道那魔族女王汪淡水此时倒是惊异的看向他,“你不是心里有想法了么?而且之前不是也说有自己的办法么?你既然想好了那我就看你怎么做呗。”她说这话的时候还真是一点讽刺的意味都没有,完全有点像是把主动权交给了贾鸿渐的那种感觉,有点嫁鸡随鸡的感觉……

    这种感觉还真是让贾鸿渐觉得有点诡异了!这感觉……就有点像是今天还听闻老虎伍兹性上瘾,嫖了很多**,结果第二天就听说其实老虎伍兹是个基佬……或者是昨天老妈还在身边嘟囔怎么还不找个女朋友结婚,看别人家谁谁谁孩子都多大了,但是今天老妈却乖巧的跟女朋友一样一点都不嘟囔……

    不过就在这时候,贾鸿渐好像突然有点明白了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自己重生以后,在一些事情上表现的完全不同于历史上自己的青涩,而是表现的非常强势非常成熟,完全是一种三四十岁成熟魅力大叔的风范,所以渐渐的把魔族女王给制服了一些?

    这还真挺诡异的,就像是印象里的老爹一直是严父角色,但是自己突然穿越到了父亲小时候,发现父亲只是个穿着开裆裤可以随便被人弹小丁丁的**正太一样……在诡异的同时,还有那么点奇怪的反叛权威的乐趣。

    前世的汪淡水给他的感觉一直是让他捉摸不透,让他看到她就觉得头疼,但是感情又深,所以是一种既近亲又疏离的感觉,而现在眼前的汪淡水给他的感觉却像是一个刚刚被驯服的小野猫,虽然内心深处也许还有点暴躁和野性,但是起码表面上已经表现的驯服了……

    他伸手捏了捏小狐狸精诱人犯罪的脸庞,发现小狐狸精很平静的有点奇怪的看向自己,好像完全没有要炸毛的意思。他又继续捏了捏那能让大部分男人看后眼神就变直的柔嫩脸蛋儿,持续捏了大概快有十秒钟,那小狐狸精居然还是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居然没有一点要发疯强脱自己裤子的动作……这太神奇了!这太好玩儿了!

    “怎么了?”就在这时,被捏了好久脸的小狐狸精眨着眼睛问道。

    “没什么,突然觉得你长得也挺漂亮的,嘿嘿。”贾鸿渐笑眯眯的回答着。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是他心里突然发现汪淡水是个十六岁的小丫头,是一个可以随意被他掌控,可以被他压服,可以被他欺负的小女生,这种话他会随便对她说么?以前都是她调戏他,但是现在他开始觉得他可以翻身离开地面,把以前一直骑在自己身上的汪淡水压在身下,可以开始没事儿调戏她了这种话他会随便对人说么?

    “不正经,你还是赶快想想怎么让姓杨的乖乖给咱们钱吧。”汪淡水这只小野猫一下打开了那只到现在还在捏她脸的手,有点无助的仰头看向她开始依赖着的“弟弟”。

    在贾鸿渐发现自己可以调戏小狐狸精的时候,小保姆张凤姑则是急急忙忙的回到了罗老爷子家。她一到家惊讶的发现罗老爷子居然好像不在家的样子,焦急的她马上开始翻箱倒柜的在各种犄角旮旯找罗老爷子,哦,不,是满小区溜达的找老爷子。最后在小区附近的老年活动中心的门球场上找到了罗老爷子,她焦急的走上前去把贾鸿渐的事儿都说了出来。

    “爷爷,您帮帮贾老师吧,他可是花了一千块,买的还都是假货。我让他来求您帮忙,他还不好意思,死活都不愿意开口。您看他教莉姿的时候那么尽心尽力……”小保姆这时候特别投入,好像花了钱买了家伙的是她亲人朋友一样。

    “恩……”罗老爷子听了小保姆的请求之后,低吟着想了半天,最后风轻云淡的说道,“行,我知道了。帮肯定是要帮,而且紫云商城做的也太过分了,怎么说都是**的单位,怎么一点党性都没有?这样吧,你回家打个电话给蔻兰,让她找朋友帮忙去说一声吧。”

    说罢,老爷子就目送着小保姆走远了。“老罗头,怎么了?家里有事?”“没。是一个认识的小朋友被人坑了,我出头不合适,毕竟已经离休了,就让小保姆去让蔻兰出面,她在工商方面还是认识些人的。”

    保姆小张回到了家里后,赶忙找出来了电话本,认认真真的在转盘上拨了王蔻兰办公室的电话。“喂?王蔻兰王大姐在么?我是她家的家庭服务员,我姓张,对,对,我就是小张。那个罗爷爷刚才让我打电话找王大姐。什么?王大姐开会去了?哦哦,您是她的秘书是么?是这样的……”小张就这样在电话里把贾鸿渐的遭遇一五一十的转达给了王蔻兰的秘书,她还一点都没添油加醋……

    同一时间,贾鸿渐正领着汪淡水站在一个早点摊子前对一个满身油渍的大汉说着什么,“大哥,您看我刚才跟您说的怎么样?一天给您5块钱……”说道这里贾鸿渐突然停下了,他居然发现这满身油渍炸油条的大汉两眼直直的盯着汪淡水那精致的脸庞,好像完全没听进去他的话一样。

    就在贾鸿渐考虑着要不要用美人计让汪淡水来说那些话的时候,突然看到从早点店内攒出了一条风一样黑影。那黑影挺在三人身边后,逐渐显现出了一个五大三粗的悍妇形象。

    这悍妇长相其实还算普通,挺像穷苦人家的劳动人民妇女的,可是她冲出来的那股子风风火火的劲儿,怎么都能让人联想到什么女兵连里的侦察兵或者什么全军伏虎能手之类的词汇。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悍妇先是扫量了一下炸油条大汉和冰清玉洁魅惑诱人的小狐狸精,又看了看大汉那已经发直的双眼,二话不说一把就扭住了大汉的致命弱点——耳朵!

    只听得一阵杀猪般的嚎叫,那大汉就被怒气冲冲的全军伏虎能手给脱进了店内。不一会儿,一阵乒乒乓乓之后,那伏虎能手独身一人走了出来,“你们要买神木?神木都不买就赶紧走,别在这里勾……别在这里妨碍别人生意!”

    “呵呵,这位姐姐,您先别急,我有笔生意跟您谈,只占用您大概半天功夫,就白给您5元钱,不用您做苦力,只用帮我举举牌子说说话就行,而且绝对不**反人民……”贾鸿渐这时候一脸白面书生模样的微笑着对全军伏虎能手说道……

    嘿嘿,做生意的中国人最怕的是什么?不是市场割喉战,而是有人在店门口说这家店怎么怎么不好,拦着客人不让进,这损失的就不是一笔两笔生意那么简单了。而且最可恨的是,这还不是犯罪,甚至连犯法都不是,连治安条例都不违反!报警了之后,最多也就能让警察现场做工作,进行批评教育把人赶走……但是也不能每天都报警,不能让人民警察们天天在商店门口办公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