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嘤咛与抽搐
    贾鸿渐把钱付给了十几个来帮忙的中年男女后,面对着一群不明所以的记者们笑了起来,“刚才真是麻烦诸位叔叔伯伯阿姨大姐了。”“小鸿渐,你……你跑什么?”跟过来的王蔻兰喘息着问道。

    “不想让他们这么快的解决呗,他们刚才为难了我这么久,凭什么我就不能危难他们?”贾鸿渐笑呵呵的说道。他这话一出口,旁边那群记者们可都是有点傻眼了,他们本来还以为贾鸿渐是个跟刘敏、王蔻兰认识的年轻人而已,只是以为他偶尔碰到了麻烦而已,但是现在这么看来怎么好像他心机很深的样子?而且好像非常不好惹的样子?

    “哦……小贾,你告诉阿姨,你是怎么发现质量有问题的?”看着贾鸿渐好像心机很深的样子,旁边的刘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问题,马上开口问道。

    “我先当样品去鉴定了,知道是假货才买的。”贾鸿渐丝毫不隐藏自己的目的,“诸位都是来帮我的,我也不跟诸位隐瞒,我这个人很简单,是自己人的话大家就以诚待人。如果谁针对我的话,那别以为我就没心机。”

    是的,贾鸿渐丝毫不隐藏。他故意卖假货的行径虽然引起了记者们的震惊,但是他这样对自己人实话实说的做派倒是很让记者们心安。不过,贾鸿渐其实是因为想到这事儿要闹大后自己买假货的原因肯定会被爆料出来,与其那时候被动不如现在自己先主动爆料,这种事情他会随便对人说嘛?

    在详细跟记者们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贾鸿渐带着汪淡水踏上了回家的路。上了公交车后,两人照例是在公交车后半部找了两个并排的位置坐在一起。这个时候很稀奇的是乘客很少,整个车里只有他们两个乘客。

    贾鸿渐发现汪淡水这时候正满眼崇拜的看着自己,想到这个小狐狸精放在日后那就是一个会同时引起多个x二代追求的祸水,想到这丫头大学的时候还会引起众x二代的流血事件,他突然觉得很爽。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的余光突然看到小狐狸精的小腿上好像有种不同以往的光泽。定睛一看,却惊讶的发现这小狐狸精今天居然主动的穿了肉色的丝袜。前几天这丫头好像都没穿丝袜出来,今天他又没要求她什么,她怎么倒是不声不响的自己穿上了?

    本来正在崇拜的看着贾鸿渐的汪淡水,这时候也发现了他的目光正在自己小腿上打转。她突然嘴角一翘,发现这个现在变得让她崇拜的贾鸿渐还是以前那个她认识的贾鸿渐,还是那个喜欢看女孩儿穿丝袜的贾鸿渐。

    这种感觉让她不知道怎么就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自己的优势所在,好像发现了什么能让强大又聪明的贾鸿渐为她屈服的技巧,好像有一种自己的美可以征服他引诱他的感觉……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就特别发疯的慢慢移动右腿,用那穿着丝袜的小腿靠着他的小腿摩擦着。

    贾鸿渐这时候真想用手上去摸一下了,他这人天生就喜欢看女的穿丝袜,也喜欢摸女的穿丝袜的腿,那种视觉的美感和光滑与涩滞交织的触感总是让他特别着迷。他微微喘着粗气,看了看售票员正忙着看什么,没空关注自己这边的样子,他就直接伸手摸上了小野猫汪淡水的膝盖,摩挲着。

    他的手一按上去,手心的热气透过丝袜传到了汪淡水的膝盖皮肤上,让汪淡水下意识就把双腿并紧了,甚至她全身的肌肉都僵硬了起来——虽然她看起来好像很豪放很疯狂的样子,但是她真的只是在贾鸿渐面前才这样,而且她还是个黄花闺女,还从来没经历过这么亲密的接触呢!

    当贾鸿渐的大手在她的膝盖附近慢慢摩挲的时候,她的全身都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了起来,好像快受不了这种刺激了!“别……”她带着哭声的嘤咛。“恩?这就受不了了?刚才你不是还特别主动么?你主动的时候就没想到会把我火给惹起来?”贾鸿渐说这话的时候,停下了摩挲不过手并没有离开她的膝盖。

    “别……有人……”汪淡水这时候也不知道自己脑子里怎么想的了,她看到了不远处有售票员,就糊里糊涂的把售票员当成了理由,但是好像丝毫没意识到这个理由说的好像只要没人时候就可以对她动手动脚似的……

    贾鸿渐看着缩在自己胳膊旁跟小猫似的汪淡水,看着她那粉底遮盖下还微微露出玫红色的脸蛋儿,看着她那赤红的耳朵,突然觉得她这个疯丫头其实也是个女孩儿嘛!

    是的,贾鸿渐前世因为一直受到她的欺压,还真没把她当女孩儿看。当时的贾鸿渐潜意识里的女孩儿应该都是特别温柔的,从来不大声说话的,比男的弱势的。但是现在重生了以后,看着慢慢被自己压服贴的汪淡水,看着她在自己的种种表现下显现出来了小女儿心态,看着她在自己的手下表现出了小女儿的羞涩,他突然发现汪淡水这小野猫其实也是可以被征服的嘛。

    “那没人的时候就可以了?恩?”这时候的贾鸿渐当然不会放过这种调戏软妹子的机会了!他果断的接着她的病句反问道。

    “不行,不行……恩~”汪淡水突然发现了自己的语病,不过就在纠正的时候,她感觉到了贾鸿渐的手又开始摩挲了,她只感觉到膝盖皮肤上传来的触感和热量传遍了全身,跟电流一样刺激的全身麻麻的、痒痒的,到最后她甚至情不自禁的嘤咛了一声出来。这一声嘤咛的,可是那种身体的自然反应!是那种从身体内部发酵,然后无意识的从鼻腔里自我产生的呻吟!这个嘤咛九转十八弯,先是一下冲到了最高音,然后后面低落了下来,低落却是带着各种转音……

    这声嘤咛还真是把贾鸿渐的血液都给点燃了!他真的不认为有男人可以在看到听到这个场面后还忍得住!当一个女人,一个漂亮到可以用祸国殃民来形容的、如花似玉的16岁小美女在自己的抚摸下开始嘤咛,开始慢慢的颤抖……这真的能忍住?

    可是这时候汪淡水也发现了自己不合时宜的嘤咛,她一只手猛的捂住了自己的口鼻,好像刚才那声嘤咛是一个隐藏在她身体里的别人发出的一样,好像根本不是她大脑控制下发出的一样。不过在她刚捂住了嘴后,却惊讶的发现贾鸿渐的大手好像正要顺着她的大腿内侧往禁忌之地摸去,她拼命的夹住了大腿,另一只手还拼命的抵住了他的那只大手。

    “别……别在这里这样……”她都快哭出来了,用一副潮红的快滴出蜜汁的、惹人垂涎的精致脸蛋儿恳求着贾鸿渐。

    “那在别的地方可以?”贾鸿渐低头靠近了她的脸侧,一边慢慢嗅着她耳鬓的香气,一边用自己喘出的热气刺激着她的毛孔。说这话的时候,他基本上就是嘴巴贴着她的耳朵在说了。

    这样的一上一下的双重刺激真的让汪淡水快承受不住了,她这辈子还从来没经历过这种刺激呢,她现在又羞又臊的,恨不得闭上眼睛钻进一个没人找得到的地缝里,她甚至都没来得及疑惑平常疯癫的自己怎么变成了现在这副小女儿模样。

    就在这时候,贾鸿渐另一只手伸到了她的领口,悄悄的熟练的解着纽扣,一颗,两颗,然后他趁着小狐狸精满脸潮红没有发现的时候,微微拉开了她的领口,从上俯瞰下去,只看到两团白白的让人眼晕的存在。这两团存在彼此之间有一条算不上深但是不得不承认其存在的“事业线”。这两团“小兔子”大半被覆盖在一对白色的海绵质地的“护甲”包裹下,这种场面特别让他有冲动伸手剥落那阻碍了美的“护甲”。

    在这个时候,汪淡水却是快投降了,她本来还想硬撑着,但是现在越来越发现贾鸿渐无处不在,好像她能看到的整个世界都被贾鸿渐给笼罩了!她的腿上收贾鸿渐手的热量,她的耳边有贾鸿渐的气息,再听着他那温柔和富有侵略性的声音,她觉得自己坚持不住了,她想躲了!不过就在她刚刚像向车窗那里歪倒的时候,却只感觉到自己胸前的敏感所在突然被一个富有热量的大手覆盖了。

    这只大手的热量和触感穿透了所有的装甲和包裹,好像直接抵达了她那敏感之处的皮肤上,激的她全身汗毛都站了起来,她只觉得这份热量都快要穿透皮肤直接传到她心脏了。

    “跑不了了……”她这时候有了一种无力感,只觉得好像海陆空都是贾鸿渐,只觉得好像自己被贾鸿渐给包围了,好像全身的敏感点都在被进攻,她都快不知道要防守哪里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她的身体突然一阵僵硬!贾鸿渐可以敏感的感觉到她那本来就紧紧夹在一起的温热诱人的大腿传来了一阵抽搐,好像这种痉挛的源头是她的腹部。只见她的腹跨开始不受控制的小幅度痉挛了起来,一阵阵的抖动着,她紧闭着双眼仰起了鲜红的脸庞,抬起了光滑完美的下巴,露出了袖长白皙的脖颈——“嗯~~~~~”她无意识的发出了一声百转千回的嘤咛……

    *******

    求点击求票票求收藏,另外谢谢打赏的几位兄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