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自己骂自己,长大没出息
    第二天一早,苏萍起的很早,今天是学校新生报道的日子,她得跟儿子一起都去实验学校。想让儿子多睡一会儿的她并没有叫贾鸿渐起床,而是自顾自的先开始收拾屋子。

    收拾屋子的时候她习惯性的先打开了电视,一边听着今年刚刚开始创办的《东方时空》一边开始扫地。这个东方时空是今年5月份刚刚开始开播的一个新闻节目,很神奇的是在每天早上7点的开始放送。在这个节目之前中国人从来没有在早上看电视的习惯,但是自从《东方时空》学习美国的新闻类节目开始在早上开播之后,倒是让很多观众养成了早上看一会儿电视的习惯。

    “下面是时空连线环节,昨日在上海出现了一个让人惊讶的一幕,据闻一个上海的一个消费者花了1000元在当地紫云商城购买了13台日本索尼牌计算器,但是当他把计算器带到上海索尼维修中心检测时,却发现这些计算器全部都是冒牌仿制产品。在该消费者按照今年初开始实行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去紫云商城索赔时,发生了这样的惊人一幕……”

    “呦,谁这么憨啊?居然烧包的花了一千块钱去买计算器?”被电视机声音叫起床的贾钢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如此吐槽道。“谁知道呢,不过紫云商城这种国有商场卖假货?”苏萍这时候也好奇了起来,停了下来开始看起了电视。

    这时只见电视画面变成了一个不太清楚的偷拍画面,好像是记者们隐瞒身份在紫云商城门口偷偷采访的。画面中间是一个开起来有点像是香港三级片演员黄秋生的人,他此时正对着屏幕一脸凶相的说道:“……不管索尼维修中心监测的是怎样,我说是真的就是真的!别说是索尼维修中心,就是日本索尼总部来鉴定也没用!”

    “憨驴!这货完蛋了!国有大商城卖了假货还这么嚣张?真以为自己是土皇帝了?这是寻死啊!”贾钢冷笑着吐槽道。“真是的,以后再也不去紫云商城买东西了,他们这态度也太差了吧!”苏萍也附和道。

    等着两人看到了最后那长得像黄秋生的家伙喊出来了“你是帮党说话还是帮老百姓说话”的时候,苏萍和贾钢两人厌恶的看着电视屏幕,他们已经能判定电视里这货的职业生涯和政治生命双双完蛋了。

    “除了以上的事情之外,这个事件里还有个非常令人吃惊的一个元素,那就是这件事件的消费者据悉是以为刚刚岁的初中毕业生,甚至这个小朋友自己声称自己是在猜测到紫云商城的索尼计算器是伪劣假冒产品后才故意购买的……”

    “这是神经病吧?哪儿有知道是假货还故意去买的?”贾钢并不知道始作俑者就是他那亲爱的儿子,仍然以旁观者的心态吐槽道。

    “就是说,这小孩儿家的爸妈也不知道是怎么教育孩子的。咱家鸿渐就算再调皮再会惹祸,跟这小孩儿比起来那就是个乖宝宝……”不知道事情真相的苏萍也随着老公一起吐槽道。

    “爸妈早,哈欠,怎么了?”这时候贾鸿渐伸着懒腰走进了爸妈的房间,“你们在说什么呢?”

    苏萍一看到儿子起来了,顿时笑着说道,“我们是说电视里面放的新闻,里面说上海有个小孩儿胡闹的在知道紫云商城有假货的情况下还买了1000块的假货……一千块啊……这家的爸妈也不知道怎么教育孩子的!”

    “唔……”贾鸿渐这时候挠了挠后脑勺,他撇了撇嘴,有点为难的说道,“这家的爸妈教育的其实还行吧,严父慈母的……”

    “切,说的你好像认识他家一样。”贾钢指着儿子笑着吐槽道。

    苏萍这时候也笑了起来,她看着儿子,用一副过来人的表情,很经验丰富似的评价道,“这家的爸妈吧,我觉得肯定是脑子有问题,那小孩儿说不定脑子也有问题……”

    嘛……这种时候贾鸿渐是说出真相还是不说?按理来说还是说出来比较好,这样爸妈不用再自己骂自己,但是说出来的话,又打乱了他的计划——他爸妈要是质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但是这个时候又没到公司被收购的节点,他贾鸿渐总不能提前说这是为了证明自己方案绝对有效才做的吧?

    “刚才我跟你爸还在说呢,跟这电视里的小孩儿一比起来啊,鸿渐你就乖的跟什么似的……”苏萍好像还嫌不够让儿子纠结的,又说出了这样的话。

    “恩……谢谢。”贾鸿渐想了半天,最后只能用这样的话来接老妈的那句话,不然没办法接啊!

    不过想了一会儿之后,贾鸿渐决定还是得跟爸妈坦白一下,不然回头等半个月过去直到公司被收购了,他才坦白这事儿是自己做的,那他爸他妈不得疯了啊?而且看着现在新闻媒体都开始报道了,说不定过几天还就真通过种种方式找到了自己,甚至可能会找自己去做节目,如果到时候再告诉他爸妈的话,他爸妈大概会崩溃的吧?回头想起来他这个做儿子的看着爸妈自己骂自己都不拦着,肯定要怒火中烧的吧?

    “爸,妈,其实吧……那个小孩儿就是……我……”贾鸿渐这么一说,贾钢和苏萍脸上的笑容还僵硬了,他们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到底听到了什么,就只听到电视机里传出了这样的声音“据悉,这名岁知假买假的消费者叫贾鸿渐,不过他拒绝提供个人长相等信息,他声称这样知假买假的举动是为了净化市场……”

    “哦……哦……哦……哦……”贾钢这时候都说不出来话了,他呜咽的指了指电视机,又呜咽的指了指儿子,看到儿子点头之后,他拼命的喘着气,而苏萍这时候更是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头晕目眩。

    等到两个小时后苏萍跟儿子、贾景行一起坐着火车前往梅陇车站的时候,她还不敢相信居然儿子就是那个电视里报道的少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爸妈平常不是给你零花钱了么?你跟妈妈说实话,是不是在外面惹了什么祸?是不是有人敲诈你钱?不然你怎么会想要这么赚钱?”

    “妈,这没有,这已经是您问的第48遍了,真心没有,我这两天都是跟淡水在一起,你之前不是也给她打过电话了么?”贾鸿渐有些无奈的解释道,他知道自己那番选择之后就会面临这样的结果,不过其实这样的结果也是他想要的,那就是用事实告诉父母他贾鸿渐不再是个小孩子,而是基本已经跟成人一样拥有强大的自我意识和行动力的人了。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赚钱?”苏萍还是无法理解的问道,她开始觉得儿子最近变的越来越不像是她儿子了,以前的贾鸿渐只是调皮的到处惹祸,但是绝对不会像现在一样脑袋里充满了各种让她理解不了的想法,也不会偷偷的想了一个方案之后就猛冲猛打的去实行。这一切都让她感觉到恐怖了!

    贾鸿渐看了看老妈,又看了看正在一边用一种很明显崇拜的眼神仰视他的堂侄子,他说道,“跟您说实话吧,是这样,我不是给我爸了一个方案么,然后他们的方案不是搁浅了么?对那个方案我有了一个补充计划,基本上可以达成目的,但是风险可能比较大。我知道老爸肯定会当我是小孩儿,肯定不会同意实行这个计划的,所以我必须通过这种方式证明我不是个小孩,证明只要我想做,我就一定能做到。当然了,这个计划我还没完全考虑细致,还要一点时间做检讨和复查、推演……”

    听到了儿子这番话,苏萍并没有像贾鸿渐预料的那样直接问是什么计划,她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儿子,那种眼神难以形容,可以说稍微有点像时隔多年之后看到了已经变化非常大的亲人似的眼神。“嗨……果然是老贾家的儿子啊,呵呵,果然是贾钢的种啊……”苏萍出人意料的居然微笑了起来,“你现在这样子,跟你老爸年轻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这副牛脾气和冲劲也简直是一模一样,甚至不跟家人透露的脾气也是一模一样……”

    “爸?爸怎么了?”贾鸿渐有点不明所以的问道,他前世很少打听爸妈年轻时候的事情,或者说他问了有时候他爸妈也不说。

    “你爸啊……你爸当年可是个传奇人物。”苏萍突然微笑着说道,她脸上开始浮现了一种红晕,好像回想起来了当初那个吸引她的固执青年,“当时啊,是74年,你爸19岁,我18,我俩都在陕西华县上山下乡。当时你爸不知道怎么了,就一根筋的跟另外一个叫杨曦光的知情一起合写了一本叫《中国将走向何处》的地下手抄本的书。在那书里面,他引经据典的批判那文化动乱,批判四人帮,说四人帮是祸国殃民,是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结果你也能猜到,他和那杨曦光被抓了进去,杨曦光因为本身就是右派出身,是黑五类,所以被判了个无期徒刑。你爸算是根红苗正,你爷爷解放前是开衣店的裁缝,你奶奶解放前是别人家准备举行婚礼的童养媳,解放后都变成了工人,所以算是根红苗正,也就是这样,你爸被判了10年徒刑。结果从头到尾你爸一点风都没跟家里说过,甚至还让我帮忙模仿他的笔记给家里写信,假装他过的很好……”

    贾鸿渐这可是第一次听说自己老爸以前的事情,他还从来不知道自己老爹进过监狱呢!而且74年是什么年代?在那个年代敢写书骂四人帮,这是一种什么胆识?

    “后来呢?”

    “后来啊,后来进了监狱,你把和杨曦光都被当成政治犯,跟一帮被打成右派反革命的大学教授什么的关在一起,你爸就跟那些大学教授学大学课程,什么英语啊,微积分啊,电路啊……”

    ******

    主角老爹的这番经历非杜撰,哼哼,是有真人真事的哦~当然了,真人的名字不会是贾钢。另外求点击求票票求收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