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给萝莉的歌曲
    贾鸿渐演讲时候说的那个朋友的朋友的亲戚,实际上就是他自己。所说的那个进大学后看到宝马车的事情,就是他当年进大学后遇到的。其实当年不只是在寝室楼下停了辆宝马,在不远的女生寝室楼下还有一辆四十多万的凌志,也就是2004年后被丰田官方把中文名字改成雷克萨斯的那个牌子。

    当时贾鸿渐的老爹还在赶各种展销会,到处摆摊卖衣服,他贾鸿渐一个月的生活费加零花钱也就是50元左右,当听到一个挺漂亮的、开着凌志代步的妹子一个月生活费是一万元的时候,他还真想不透一个月一万块钱要怎么样才能花掉。

    当时就是经历了这么严重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的冲击之后,贾鸿渐才第一次萌生了要傍个年轻漂亮的小富婆当女友的伟大理想。也就是从那时起,贾鸿渐才开始慢慢走上了到处泡妹子的大恶人生涯,不过泡到了高档漂亮小富婆之后,平凡的他又被女友逼着要努力自强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当他下了讲台之后,所有的学生都神情凝重的注视着他。是的,就算是这些学生里再早熟的学生,他们也就是想到了一定要比别人强,一定要考个好学校找个好工作而已,没人想到这一切努力背后在世俗上的意义。贾鸿渐是第一个社会上的真实情况以及他们未来可能会碰到的不公平的事情告诉他们的人,这样一来他们心里还留不下关于贾鸿渐的深刻印象?

    甚至不止是学生们,连校长老师们这时候也一个个惊讶的看向了贾鸿渐。在他们这些早就听说过贾鸿渐大名的教育工作者脑海里,他应该就是个很有小聪明,同时又非常淘气的一个孩子。但是今天听到了他的演讲,他们却惊讶的发现这个看似孩子气的年轻人好像惊人的早熟,好像早就经历过社会上的种种事情一样。

    周芮菡这时候出奇的双眼一直盯在贾鸿渐身上,她一边盯着贾鸿渐一边脑子里在反复琢磨着他刚才说的那句什么“要自信,要不自信”。这样一个举动对于她来说是个下意识的举动,但是她没发现的是这样的好奇已经算是她从来没碰到过的。

    贾景行这时候美滋滋的看着堂叔走回来,一边看心里还一边美着:“堂叔就是牛啊就是牛,不是小牛是大牛。”眼见着堂叔回到了自己身边的位置上,他马上扭头过去问道:“叔,那个要自信不要自信的,是什么意思?”

    “咳……”贾鸿渐清了下嗓子,看了看周围那些偷偷竖起耳朵来想偷听的家伙们,他开始想要怎么回答侄子的问题。他总不能告诉侄子,刚才那些什么要自信要不自信的话是他鼓弄玄虚瞎扯的吧?

    原来,当校长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把他弄了上去,让他讲讲他知假买假索赔的想法,他总不能光明正大的告诉大家这是条商机吧?虽然在《东方时空》报道了之后,全国各地的确是会出来很多模仿者,但是那些家伙里会有很多人很悲惨。

    作为重生者,贾鸿渐知道作为打假出名的王海,同时也知道因为打假而进监狱的人——在四川会有个学王海打假的家伙,发现了几家厂商进行虚假广告之后,他买了对方产品后亲自去对方厂里索赔。而对方厂子出于种种想法,给了一笔钱要求此人不公布虚假广告的事情,此人收了钱后果然就不打假了。不过后来他以敲诈勒索罪且犯罪金额高达200万元而被判刑……

    打假这种事情说的严肃点,那就是与昧着良心害人的犯罪分子做斗争,意志稍微薄弱那么一点点都可能让自己吃个大亏,所以贾鸿渐为什么要把真实想法讲给自己的同学们听?把他们弄进行之后,他们出了事怎么办?

    若是把他们弄出事贾鸿渐能拿大钱那也就罢了,关键是现在把他们给吸引进来了,害了,贾鸿渐还一分钱拿不到,这不就是损人不利己么?这不是纯粹找骂么?

    所以,为了把自己的形象高大化,把模仿者进行的门槛提高,他就故弄玄虚的说了两句自相矛盾的话,至于那些同学们是怎么当成禅机来理解的,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这个问题你自己想去,别来问我,不然你不是作弊了么?”贾鸿渐此时非常道貌岸然一身正气的训自己侄子道。

    “哦……”贾景行跟乖宝宝一样点了点头,然后努力的自己去参透禅机了。

    等开学典礼结束了,贾鸿渐带着还在参禅机的侄子、赵子元、叶子三个小弟回到了寝室。回到寝室后,叶子放弃了参禅的想法,开始继续努力的学习,赵子元和贾景行还在默默的想着那两句话里的禅机,而贾鸿渐则是摊开了一堆历史书,准备开始备课了。

    是的,备课,给小萝莉姿备课。这周因为又要索赔又要来报道,所以王蔻兰倒是没等他说就直接放了他一次假。他要准备的是上次跟小萝莉说过要交给她的歌,一个串联了上下五千年历史的歌,一个能让这个时代全天下的父母们都嫉妒的眼红的歌。

    这是一首从神话世界转到中国历史上的歌曲,最开始从盘古开天辟地到四川的三星堆遗迹,再到夸父追日和女娲、伏羲造人。关于女娲、伏羲造人的这段歌词是贾鸿渐最喜欢的——“女娲和伏羲是一对夫妻,有人却认为是兄妹关系,不过没关系,是神没问题,创造人类不休息……”

    兄妹成夫妻亦或者是夫妻原来是兄妹什么的,贾鸿渐最喜欢啦!

    接着他又开始写后面仗着有透明肚子而尝百草的神农、后羿射日、黄帝与蚩尤大战、夏禹治大水等等从神话过度到古代史部分的歌词,本来贾鸿渐这个业余历史爱好者一顺手就写上了大禹治水路经家门而不入,结果这几年他没回家的日子里,他老婆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的事情。

    写这段的时候,贾鸿渐那叫一个开心啊,这种什么大帮派的老大几年没回家,老大的老婆却生了一个儿子的事情,难道不让人想知道那个偷别人老婆的男人是谁么?

    但是后来想了想,他还是把大禹老婆这段给删了,毕竟这段是给5岁小萝莉的歌,总不能让小萝莉在这么天真浪漫的时候就种下大人可以随便红杏出墙的印象吧?肥水不流外人田,小萝莉他是准备十年后给自己预备的,可不能到时候自己好不容易收了结果便宜了外人!

    而且,如果这种歌词随便乱写进去的话,那罗老爷子和王蔻兰万万不可能让他继续教小萝莉了,人家家长要有意见了不是?

    “汉中王,汉中王,不动声色却能暗度陈仓。王,只有刘邦,四面楚歌计策用的十分漂亮。汉中王,汉中王,萧何智囊韩信点兵点将。王,只有刘邦,汉室江山持续那百年的时光。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英雄的挽歌,巨力足以撼动高山大地,豪气无敌。虞姬虞姬你在哪里,我的乌骓马再也不起。霸王别姬……”

    贾鸿渐写high了,一边流水般的写出来了押韵的词一边还轻声哼唱了起来。旁边一直在苦苦思考的贾景行这时候好奇了,他凑了过去,问道:“叔,唱什么呢?怎么这调调以前没听过?”

    “我不是给罗老爷子家的萝莉当家教么,这是准备交给小丫头唱的。”

    贾景行一听到这顿时惊喜了起来,“叔你还会写词谱曲呢?”“嘘,要低调,你叔什么不会?”贾鸿渐会傻乎乎的告诉侄子这是后世他在网上听过的么?当时有个叫做《组曲古代中国》的视频,就是一群人合在一起唱了这首歌,只不过贾鸿渐作为网虫伪宅男业余历史爱好者参加了一部分填词的工作。但是这种光明正大剽窃的事情,贾鸿渐会随便告诉别人么?他可是大恶人!从来不是好孩子!大恶人占用别人的劳动成果,那不是天经地义的嘛!不然怎么叫大恶人呢?

    “册那……”并不知道真实情况的贾景行这时候震惊了,“叔,你这不是准备让那小姑娘上奥运会开幕式上演唱吧?叔,你可不能厚此薄彼,肥水不流外人田,你也给我写首歌呗?让我也能上奥运开幕式上唱歌露露脸呗?”

    看着贾景行那满脸放光的表情,贾鸿渐此时突然想起来好像1993年是中国申请2000年奥运会主办权的时候,如果印象没错的话,会在9月末的时候以两票之差输给了悉尼。

    虽然申办奥运会这个事情好像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地方,但是送个自己培养的萝莉在奥运会开幕式上唱歌,好像很带感啊!

    *****************

    求点击求收藏求票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