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向名为现实的怪物开战
    “什么叫两千年前就反对过的事情我们今天还坚持?”王局长这时候瞪着眼睛声音越来越大的反驳道,“孔子那种人我们早就批判过了,哼,你这个年纪估计不知道吧,那我就告诉你!因为**和国民党那些反动派都尊孔!孔子的那一套儒家腐朽思想就是开历史的倒车,法家才是历史的进步力量!你这同学中学政治怎么学的?古人两千年前的看法那是有历史局限性的!儒家的看法在两千年前算是进步力量,但是现在还重复?时间都过了两千年了还抱着老一套不放手?中国屈辱的一百年就是被孔家店害得!”

    “别偷换概念!”贾鸿渐这时候非常敏锐的发现了王局长的小伎俩,经历过无数论坛板砖战的他怎么可能发现不了这个?“你知道我问的不是孔子和儒家到底怎么样!我问的是到底是有污点的贞女晚年失节和妓女老来从良到底谁好的问题!我问的是为什么要把好人的标准拔的那么高的问题!我问的是为什么有利己的目的做好事就不能被称之为好人的问题!”

    当贾鸿渐非常认真非常敏锐的问出了这个问题之后,当王局长还在想着怎么回答的时候,他旁边仙风道骨的岳不群教授不紧不慢的插话了,“小贾同学不要这么激动,王局长也放松些。小贾同学啊,不是我说你,你说你打的这些比方也太那个了吧?我们这毕竟是电视节目对不对?什么失贞什么从良,讨论这个不好吧?况且……贞女也不是打定着通过失贞来给自己赚好处啊。失节的贞女那是不小心,跟你的情况不一样,你是瞄准自己获利去的,不能放在一起类比,对吧?”

    “哈哈哈……”贾鸿渐这个时候气的都笑起来了,笑完了他盯着那仙风道骨的“岳不群”王长守教授不屑的评价道,“王教授,如果您就是这种水平的话,那我真的为您教的学生感到悲哀。这就是您的智商?失节的贞女和从良的妓女只是比方都不知道么?一个是代指有污点的好人,一个是代指有亮点的坏人。我什么时候把自己当成贞女了?这就是您作为一个大学教授所能理解的比喻?”

    是的,虽然那岳不群教授表现的好像是很公允好像是从第三者的立场上在拉架,但是这货其实是在拉偏架!就像是拉架的时候只是一边说着不要打架一边按住贾鸿渐的胳膊,却完全不管另一个人对贾鸿渐的攻击!这家伙所说的不就是想把贾鸿渐的形象和“失节贞女”的有污点的好人形象所分开么?他不就是想让观众们都想着有污点的好人是无意才有污点的,而他贾鸿渐是刻意往自己身上弄污点的?他不就是想把观众们的注意力从两者都是有污点的转移到一个是故意一个是无意么?

    “你!”那岳不群顿时气的脸成了酱紫色,他人模狗样的衣冠禽兽很多年了,早就习惯了被大家当成高人所遵从,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被人当众揭破画皮打脸了!别的文人要么是讲究给敌人留面子,要么是逻辑思维不太好,没一个像贾鸿渐这样是经历了无数场论坛板砖大混战才成长起来的辩论高手!没有一个人像是贾鸿渐这样只是追着一个问题问,而且不会被各种花招给带歪到阴沟里。

    “怎么?想通过各种偷换概念把我的头脑弄晕,然后变成跟你同样的一个水平,你再凭借着丰富的经验打败我?”贾鸿渐骂人不吐脏字的问岳不群道。

    “停停停!”这时不是导播而是作为主持的水军易开始叫停了,“大家火气小一点,特别是你,贾同学,不要这么冲动,基本的辩论风度还是要有的,听到没有?几位专家,你们也别太为难贾鸿渐了,他毕竟是个中学生,而且咱们这也是电视节目,再这样吵下去变成人身攻击的话,就没办法播映的……”

    虽然水军易这话批评了贾鸿渐,不过贾鸿渐并没有生气,他撇了撇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脸不爽。他知道自己是因为在论坛上拍板砖习惯了,所以总是游走在论坛版规的边缘,总是喜欢用刺激对方但是又够不上人身攻击的话挑逗对方,以前经常可以引得敌人不小心走过线开始破口大骂从而导致被禁言,但是现在辩论的场所是演播室,不是论坛,就算对方破口大骂了也没办法不让他说话……

    就在贾鸿渐自顾自的想事情的时候,水军易大声的问可以通过透明玻璃看到现场的导播道:“孙头儿!要不咱们直接进入尾声吧?这样没办法继续下去了。”不多时,一个有点沙哑但是很沉着冷静的声音通过扩音器传了出来:“恩,接下来六位专家每人谈一下自己的看法,最后贾鸿渐同学也谈一下自己的看法。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别人说话的时候你们不许插嘴,不许人身攻击!”

    在争得了所有人同意之后,水军易重新开始主持,他先让岳不群王长守教授发言总结。“我这里要先跟现场的观众以及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道歉,刚才我失态了,对贾同学这个小朋友有点太认真了。我认为贾同学的质疑很好,但是不得不告诉他,现在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大家就是觉得这样一边为了私利一边自称是做好事很虚伪。如果贾同学想要做好事打假,那就不要混杂为自己获利的想法,如果要获利,那就别想着社会上的争论会消失,就别想着会有人对你有看法。虽然说起来很残酷,但是这就是社会,这就是现实!”

    “这就是现实么?哼……”贾鸿渐冷哼了一声,不动声色的继续看着专家们后面的表现。不出他的意料,那工商局的王局长还是在强调着大家工作中工商局的重要性,不建议任何人凭借自己力量打假,希望大家信任和依靠他们工商局以及组织。其他四个砖家的教授也差不多,等到他们都说完了,水军易最终走到了贾鸿渐的身前,“贾同学说说自己的看法吧。”

    这时候贾鸿渐站了起来,他静静的看着现场的观众、看着摄像机,然后握着拳头说道:“其实我很疑惑,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觉得这样打假是不好的。虽然是知假买假,虽然是为了自己赚钱才买的假货,但是这不是打假么?这不是对国家对民族对老百姓都有好处么?为什么一件对国家对民族对老百姓对我自己都有好处的事情会引来这么大的反对?我真的不明白。我的初衷很简单,虽然是要赚钱,但是我也想让我们的国家不要有这么多假货,这样有错么?难道大家都想看到稻草鞋底的皮鞋么?大家都想吃到煮熟了以后跟乒乓球一样有弹性的鸡蛋么?大家都想用以腐烂动物内脏熬制成的食用油么?大家都想让孩子喝加了三氯氰胺的奶粉害的孩子一岁就有肾结石么?”

    贾鸿渐说道了这里,深呼吸了一下,看着演播室里众人吃惊和若有所思的表情,他继续大声说道:“我爱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我想让这片土地变得更美好怎么了?变的更美好的过程中我自己也得到一些东西,让自己可以把这个变成职业,可以一辈子做这个事情不好么?为什么会有人质疑?如果说这就是社会的话,那我还会继续往下走,哪怕没人支持都没关系,就是因为我觉得我自己做的对!就是因为我是在做着对自己对大家都有好处的事情!如果这是一种错的话,那我宁愿一错再错!如果有人说这样我被非议的状况就是现实的话,那我跟这个名为现实的怪物开战!我不是软蛋,我不会因为别人对我有看法,不会因为别人把我看的很龌龊就停下我的脚步!如果现实要跟我开战,那就战!”

    说完了这些,紧握着拳头的贾鸿渐头也不会的直接就往化妆间走。与他相对的是,六个不以为然甚至在谈笑着的专家、官员,以及此时全部默默坐在自己位置上震惊着、回想着、思索着的现场观众们。

    水军易转过身,表情很严肃的看向贾鸿渐,他只看到贾鸿渐那快走到化妆间门口的背影。看着他那有些单薄有些稚嫩的肩膀,再看着他仍然坚定往前走的背影,水军易这个战地记者紧皱眉头象是在做着什么心里斗争……

    “小鸿渐你回来了?”站在化妆间门口一直在偷看辩论的妹子化妆师用手指蹭了两下眼角之后,笑着对贾鸿渐说道,“刚才你总结的时候,很帅很潇洒啊!别听那些专家的,他们都是坏人,姐姐支持你!你一定要安安全全的走下去,恩?”

    贾鸿渐点了点头,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就只听到背后好像有人叫他。他一回头只见三三两两的现场观众们纷纷快步向他走来,“贾家的小哥说的好!”“就是,别离那些说你坏话的人,他们只是嫉妒,专心按你的想法做,我们老百姓支持你!”“就是,美美的大胆的往下走!额们老陕支持你,么哒哒!”

    贾鸿渐看着几乎全部的现场观众都来到了化妆间门口给他加油,一时间慢慢的笑了起来,笑的声音越来越大。此时还在导播室里的苏萍透过巨大的玻璃窗看着儿子和那群支持者们在一起,她淡淡的笑了起来。

    “对不起,贾鸿渐妈妈,今天我们节目组好像没控制好,没想到火药味会这么足……”那个被水军易叫做孙头儿的人,此时微微低头向苏萍致歉道。

    “恩?呵呵,没关系。”苏萍笑的很和蔼,她看着自己的儿子,“这小子果然是老贾家的子孙,这脾气跟他爸年轻时候一模一样。他爸年轻的时候,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也是能不顾后果能对着那个叫做现实的怪物开战的人啊……”

    **************

    求点击求票票求收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