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上证的鲶鱼效应
    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经理尉文渊此时在办公室里看着手里的报表一脸焦急,自从5月份央行为了整顿金融秩序、对抗高企的通货膨胀率而提高了人民币存款利率之后,曾经因为“总设计师”南巡而带来的沪市大涨到58点的大好局面现在已经不行了。按照魏文渊手里的报表来看,上证指数马上就要跌破1000点大关了。“必须得做点什么!”他握紧了拳头自言自语道。

    不过就在这时,他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秘书走进来说道:“魏经理,外面有个说是深圳宝安公司证券部主任的历伟先生想要见您,说是想聊聊证监会刚开放的法人a股交易的事情……”

    魏文渊突然眼前一亮,他马上急切的点头道,“快把他请进来。”这话一出,没一分钟就见一个天生八字眉但是满脸笑呵呵的年轻人走了进来。“历主任是吧,你好你好……”魏文渊一边打着招呼,一边惊异的发现这个历主任长相有点眼熟,好像眉眼挺像是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委厉以宁的。再联想到他的姓,于是魏文渊小心翼翼的问道,“不知道您跟厉以宁教授是……”

    “那是家父……”历伟笑着解释道。“对了,魏主任,怎么看您好像面色不好?”

    “嗨,还不是为了我们上证指数的事情,我这是一个愁啊……”魏文渊一边请历伟坐上沙发,一边泡茶给他说道。

    历伟喝了一口茶,想了想,说道:“我个人觉得上市这样不温不火的,还是缺少了鲶鱼效应的原因。这个鲶鱼效应啊说的是这么回事儿,日本的渔民去远洋捕捞沙丁鱼的时候,总是发现回到了港口时沙丁鱼总是死了一大半。后来他们就在捞上来的鱼群里放一条鲶鱼。这鲶鱼是个食肉鱼类,会捕食沙丁鱼,这样一来沙丁鱼为了生存就会不停的游动躲鲶鱼,这样一来沙丁鱼的存活率提高……”

    果然猜到了!尉文渊此时一点都不惊奇,他笑了起来,问道:“那,你们深圳宝安愿意来上海做我们的鲶鱼么?”

    此时,贾鸿渐正衣冠不整的站在自家门口,看着门外的吃货小狐狸精汪淡水以及堂侄贾景行。“哈欠~你俩怎么一起来了?”贾鸿渐伸了个懒腰,一边往屋里走一边问道。

    “因为我们俩交往了。”“因为刚在小区门口碰到了。”进屋的一男一女回答了完全不同的答案。

    贾鸿渐慢慢的扭头撇了汪淡水一眼,这小狐狸精姐姐每天就以调戏他为乐啊!上次去索赔的时候,回来路上他用手和呼吸把她在公交车上弄的又嘤咛又腹部痉挛的,不用想就知道当着丫头回到家躲进卫生间后看着她那湿透到一塌糊涂的小裤裤,肯定是又羞又臊又娇又怒的,按照她那脾气,她可能不来报复自己?

    “我们俩什么时候交往了?我怎么不知道?天啊,我跟淡水姐交往了的事情,我这个当事人怎么还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还没等贾鸿渐说什么,活宝一般的贾景行一脸诧异和惊恐的卖萌道。

    “滚!”汪淡水嚣张的一脚踢在贾景行的屁股上,“我什么时候是你姐了?我是你叔的姐,你应该叫我什么?”

    “叫你婶婶?”贾景行装着很天然呆的问道,“天啊,我居然跟我婶婶交往了!这么大逆不道又刺激的事情我自己居然还不知道!天啊……”

    汪淡水听到贾景行居然一句话就把她给弄成了贾鸿渐的老婆,一下又羞又怒的故意咬着后槽牙道,“你小子是皮痒了吧?不给你紧紧皮,你就上方揭瓦了,恩?”

    贾鸿渐在一边看着粉着脸的汪淡水跟贾景行打闹着,只觉得这个画面很温馨,很像是那种属于少年时回忆里的画面,好像就真的是自己的青春……

    小狐狸精和嘴贱卖萌的贾景行打闹了一阵后,她喘着粗气找水喝,不过一路上都不敢看贾鸿渐的眼神。“叔,”贾景行整理了一下形象,喘匀了气息以后,问贾鸿渐道,“去北京怎么样?上电视感觉怎么样?”

    就在贾鸿渐刚要回答的时候,正在喝水的小狐狸精放下杯子却头也不回的问道,“那边的那些专家什么的,没欺负你吧?”

    “婶,你这话就不对了,对我叔有点信心啊,我叔什么时候不是欺负别人的?他也就是只愿意让你一个人欺负而已……”贾景行嘿嘿笑着说道。

    听着侄子的话,贾鸿渐倒是一愣,他想了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但是怎么他上辈子就没感觉到这种不同?再仔细想想,贾鸿渐发现自己基本上回忆不起来自己年轻时候都在干嘛,好像上辈子十几岁的时候脑子里天天什么都不想,好像大脑一直都是空白的……

    汪淡水听了贾景行的话后,这次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举着杯子做喝水状,可是杯子里的水却没有减少……

    “没什么欺负不欺负的,吵架到是有,不过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播。”贾鸿渐并不想把在外面冲突的经历讲给自己人听。“对了,蛋蛋,咱俩投资的钱一共拿到了3000出头,回头你有空了把假计算器还给他们去。另外,这钱先不给你,放在我这儿,我再用一段时间,行不?”

    “不行!”汪淡水把水杯放下,头也不回的说道,“我说不行有用么?你要用就拿着用吧。”

    “叔,又要买假货了?这次带上我呗?”贾景行很兴奋的问道。“不是,这次是用来做别的投资,回报率不低……”贾鸿渐笑了笑,并不愿意做过多解释。

    以前考虑怎么赚起步资金的时候,他贾鸿渐不是否决了猴票、郁金香么,当时他为什么没有否决炒股又没去炒股?因为他等待的是时机!等待的就是先赚点本金,然后等到深圳宝安要收购延中实业的时候,再进股市去赚点钱!

    按照上辈子的记忆,延中实业在遭遇收购战之前股价是9元人民币一股,在深圳宝安收购了5%的过程中,他们的收购行动引得股票价格连日大拉阳线,等到深圳宝安收购到了5%的股份而发布公告的时候,延中实业的股价已经从9元涨到了12元!

    再收到那份公告的影响,延中实业的股价开始了一路狂飙,在历史上到9月30日深圳宝安已经收购了超过%的股份,那时候股价已经飙到了45元!

    本来历史上这次收购只用了10天,意思也就是说是从9月下旬才开始这场收购战的。本来贾鸿渐自己的想法是通过买假货赚点启动资金和“信用金”,然后差不多时间、本金也充足后再入场。

    可是昨天讲出来证监会新规定背后的含义后,看着王蔻兰急急忙忙的去打电话,贾鸿渐有点不太好的预感。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有蝴蝶效应这种说法的,虽然他并不认为深圳宝安会放弃收购,但是如果收购提前了呢?

    虽然收购提前对贾鸿渐的整个大方向上的计划没影响,但是眼看着股市大涨,而手里的钱都去买假货了,看着赚钱机会从手头溜过,这也很折磨人啊!

    他昨晚躺在床上的时候已经想过了,按照现在9元一股的价格,3000元可以买333股,等到45元时候卖出,然后净利润是多少?是12000元!加上本金就能到手000元!

    “叔,不管你做啥,算我一份呗?我也有小金库,从小到大的压岁钱我都攒下来拉,到现在足足有一千块!”贾景行随手掏出了一个存折,恳求着贾鸿渐道。

    “你这货有一千块?那我怎么从小到大的压岁钱只有500?我又没乱花!”贾鸿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俩人的年龄都一样,只不过贾鸿渐早生了一天,怎么压岁钱差别这么大?

    贾景行耸了耸肩,“可能我比较可爱吧?”

    “死滚!”贾鸿渐一脚踹了上去。

    “那你婶我……你姐我怎么也才500块?你比我还可爱?”汪淡水不淡定的问道。

    “你太能吃了,把你家都吃穷了,所以没钱给你当压岁钱。”贾景行一边逃避着堂叔的痛打,一边一副理所应当的说道。

    “死滚!”汪淡水这辈子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说她太能吃,她直接加入了痛打贾景行的阵营。

    打了一会儿,累的贾鸿渐和汪淡水坐在到底不起的贾景行背上喘着气。“蛋蛋,对了,索赔拿到的3000块还有点零头,我拿出来请你吃饭,吃到饱。”带着黑框眼镜的重生者笑着说道。

    “恩?”汪淡水愣愣的看了他半天,“请我吃饭?你确定?吃到饱哦?”

    “恩,不过不是什么太好的东西,就是兰州拉面。毕竟咱们经费还是稍微有点紧张,大头还是要用来做投资。”贾鸿渐点了点头。

    小狐狸精慢慢眯上了眼睛,她扬起了细嫩诱人的完美脸庞,眼睛透过黑黑、密密、长长的睫毛看着贾鸿渐的眼睛,渐渐的,她的眼睛变成了月牙状,嘴角也慢慢的翘了起来。“那我就不客气了,绝对把你吃穷!”

    “不怕,来吧。”

    “叔,等她吃完拉面了我再把一千块给你行不?别把我的钱给吃光了,那一千块可是我存下来准备以后娶老婆的……”被当成凳子坐的贾景行闷着声音问道。

    “不行!”“不行!”

    *********

    注:尉文渊的姓名职务属实,历伟的姓名、职务,以及他是经济学家厉以宁儿子的事情,以及厉以宁是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委的职务,全部都是历史真实情况。对话基本也是历史事实,基本无歪曲以及个人发挥,因此在这里完全使用实名,不做任何化名处理。

    求点击求票票求收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