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蝴蝶效应与民族主义
    贾鸿渐打上了自己家里存款的主意,上次他看过爸妈攒下来的家底,大概有差不多四万。如果把这四万都换成现金买延中实业的股票,那等到股价涨到45元的时候一出手,就能直接得到16万元的纯利啊!

    虽然按照21世纪的习惯来看,这16万元的数字真心不是什么大钱,了不起也就是一辆车的价格。但是在这个93年,那可是一两万元就能在乡下开一个厂子的年代!在这个年代用16万元做资本,就算不按照他自己做出来的完整版“东方魔水”计划,那他也有信心在十年内把这16万折腾成1600万!

    不过,如果动用了家里的家底,就算最后连本带利的拿回来20万,他贾鸿渐的爸妈也得气疯了想要杀了他吧——哪家的父母能容忍的了家里的孩子一声都不吭就把家里全部家底拿去投到股市里的?赚了还好,要是亏了呢?这不是纯粹猪一般的队友么?这不是坑爹坑娘么?要投资起码实现跟爸妈商量一下啊!一声都不说把钱全卷走,这比贼还狠啊!

    但是贾鸿渐还真没办法跟爸妈说,他难道直接跟爸妈说——啊啊,我是重生回来的,我知道老爸你公司要被收购,我知道股票要大涨,大丈夫萌大奶,相信我没错的!就算贾鸿渐真发疯的这么说了,他爸妈第一反应就是把他扭送到精神病医院找医生吧?

    “擦,还得好好的想一套说辞,”贾鸿渐突然联想到了王蔻兰那天晚上离席回屋打电话的身影,“要不把一切都推在王姐身上?就说是从王姐那天跟罗老爷子说要买延中实业股票,然后一番理论神马的,自己偷偷听到了?”

    “阿嚏”、“阿嚏”!正在会议室里开会的王蔻兰突然莫名其妙的连打了两个喷嚏,引得会议室里其他人纷纷关心起来。“王总没是吧?不是感冒了吧?”“来王总,我这有卫生纸”……

    此时甚至坐在王蔻兰身边——那个会议桌主位的中年男人也笑着调侃道:“不是都说一想二念三感冒么?王总连续打两个喷嚏,这是她丈夫在念叨她呢吧?”王蔻兰笑了笑,没搭这话茬,而是微微向会议桌对面的某个男人微微点了点头。

    得到了示意的那个男人此时突然对着王蔻兰身边的那中年男人说道:“曹总,前两天证监会开放了国内法人购买a股的许可,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觉得应该对我们公司有好处……”

    等那男人说了一番构想之后,那曹总打断了他的话:“你说我们公司进入市场去收购上市公司?这好么?”“当然好了!我们做为国有企业,每年都要指望着上面的拨款,我们利润里面超过80%都要上缴中央,只留百分之十几再发展,这抽血也太厉害了!如果收购了上司公司的话,我们公司也能多一个融资平台,起码每年不用那么太头痛第二年扩大生产的启动资金从哪里来!”

    曹总此时默默的想了想,虽然他还是觉得作为**的企业,收购同是**的企业好像不太说的过去,但是他不得不承认,作为在全中国经济中心上海做国企那真不是人过的日子。本来解放以后全国就东北和上海工业比较发达,可是国家对上海的抽血太厉害了,说的不好听一点,上海每年收入是100块的话,要抽血抽掉87块,剩下的13块留给上海——这都比得上奴隶制了!

    而且现在上海市政府不知道抽什么疯,居然疯颠颠的要“退二进三”——全上海范围内清退第二产业的工业,全面刺激引入第三产业的服务业!这样一来,他们这个国有企业一面要被中央政府抽血抽的厉害,一面还要被娘家人上海政府赶出门,这日子是人过的么?

    但是曹总不能在会议的这个时候说出任何带有倾向性的表态,他知道只要自己一表态,下面的人就马上停止争论,甚至隐藏起他们自己的看法,马上变得拥护他曹某人的看法了。“大家对这个想法怎么看?”

    “收购上市企业么?现在上市企业基本都是集体企业吧?收购自己人的厂子,这在厂党委那边不太说的过去吧?”

    “我觉得可行,就算在党委说不过去,可是咱们厂子什么都不做过几年那肯定就活不了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现在政府吸引外资的那副模样,就差自己贴差旅费上去给洋大人暖床了!土地出让费那便宜成什么样了?还三免两减半的税务政策!这么过几年下午,就算产品质量和价格都一样,我们比外资成本都高多少呢?再不找渠道弄钱,咱们厂那就等着慢慢不行吧。到时候不行了,咱们这国有企业还不是要靠着政府拨款吊命?那到时候党委对上面交代的过去么?到时候党委还有脸面么?”

    “就是,那帮老外到底有什么好的?难道政府的人就不明白外国人不是天使,而是狼子野心的么?前年政府让我们公司拿露美和美加净这俩牌子和美国庄臣合资,结果呢?人家就是存心废了咱们这俩民族品牌!弄的咱们本来销售额三亿多的美加净现在被他们弄的只有600万了!我们自己还用不了这个牌子!这tmd的是人能干的事情么!这种要让庄臣租我们品牌,以租金跟我们合资的事情,还不是党委那帮人弄出来的?我们要是提出这个方案,他们敢反对一个试试?我冲上去抽他们几个大耳光!”

    “老葛,冷静点。不过说的也是,庄臣太不地道了,居然铁了心要废掉美加净这个牌子,起码联合利华要好点,起码还在认认真真的运营咱们的中华牙膏的牌子。”

    “认真有个屁用!中华牙膏四个字下面写的是联合利华出品几个字,这不是莫大的讽刺么?中华啊!中华两个字都需要外国人来挺了么?哈!外国制造出品的中华牌么?咱们中国人还没死绝呢!”

    “老葛!你太冲动了,冷静点!”

    “但是上市公司怎么收购?咱们公司的资金够么?咱们可是每年都被抽血的,剩下的钱够收购别人公司的么?”

    “够!”那个在王蔻兰示意下提案的男人说道,“老八股里的延中实业!这个公司是有超过91%的股份在公开发行,发行量远远超过别的公司70%的限额,而且这91%的股份全部都是分散在散户手中,董事会成员里街道等单位和职工手里的股票加起来才9%,只要我们收购10%的股份,就能控股了!而且他们公司注册资本只有50万元……当初他们就是因为太弱了,就是因为是谁都能捏的软柿子,才被推出去上市的。现在开放了a股法人交易的话,他们公司那就基本上是个抱着金条经过闹市的三岁小儿,谁都能欺负。这样一来,我们收购了,起码还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还是自己人左手换右手,要是被什么合资公司或者私人公司收购了,那就是便宜外人了……”

    “曹总,看起来好像可行?”王蔻兰此时扭头对曹总提议道,“要不我找国泰证券的人问问看可行性?咱们上海家化可是曾经中国第一的,现在美国庄臣进来了,美国宝洁88年就进广州了,咱们要在不想办法的话,到时候全中国的日化产品可能完全要被外国人占领了……咱们,咱们不能在这么窝囊下去了!不然,以前前辈们努力拼出来的骄傲,就要在咱们手上败光了啊!咱们曾经可是中国的骄傲啊!”

    曹总听到这里,双手猛的一撑桌子站了起来。“行!王总你去找国泰的问问可行性,如果可行的话,咱们就出手。只要能融到资,咱们就花钱把属于咱们的三个字赎回来!这个牌子,绝对不能让美国鬼子给毁了!”

    “好!”顿时上海家化的会议室里气氛爆棚、众志成城!作为重生者的贾鸿渐绝对不会知道,就是因为他意外的在饭桌上多说了几句话,就会提前掀起民族品牌对外资的战争!本来历史上在1995年才会慢慢发酵的居然在他这个重生者的蝴蝶效应影响下,提前萌芽了!

    不过,就算贾鸿渐知道是自己引起的,以他那大恶人的性格,恐怕也是会拍手叫好顺带煽风点火吧?因为他重生前就时常会怀念起小时候陪伴着自己长大的民族品牌们,华丰的三鲜伊面、美加净牙膏、中华牙膏、蜂花洗发精、凤凰自行车、永久自行车、活力28沙市日化、海鸥照相机、乐凯胶卷、两面针、黑妹……还有那个被政府强行引入外资的曾经民族品牌电池——南孚,甚至还有那个只听说过而无缘相见的天府可乐……

    如果煽风点火的话,按照贾鸿渐的习性,也许会借来苏联卫国战争时候那句著名的口号——“俄罗斯虽大,但我们已经无路可退,我们的身后就是莫斯科!”

    ***************

    注:上海家化历史上是95年才决定用巨资赎买回被美国庄臣打入冷宫的美加净品牌的。时任上海家化董事长的某葛姓大叔拍板做了赎回的决定,同时发誓“支持美加净发展-20年不动摇”。同年,杭州因为某橘子暂时不想透露的事情,发生了国茶保卫战。同年,北京日化二厂的“熊猫”洗衣粉被宝洁购买50年品牌使用权后打入冷宫,江苏香雪海品牌冰箱被三星弃之,重庆天府可乐和百事合资后,这个曾经被中南海定为国宴音频的天府可乐品牌被抛弃,2009重庆方面开始向百事索回天府可乐品牌。进入21世纪后,“小护士”化妆品品牌被法国收购者弃置……

    求点击求票票求收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