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主任与收购大战开始
    第二天,这个礼拜一的一大早,贾鸿渐并没有在学校里出现,这倒是引起了实验学校里学生们的一阵惊奇。经过询问老师,赵子元等人才知道原来今天贾鸿渐和他老妈都因为家里有急事请假不来学校……

    贾鸿渐此时和老妈正坐着公交车前往国泰证券公司的路上,等两人到了这个相对离家最近的股票经济公司之后,趁着还没到9点半的股市开市时间,苏萍赶紧用自己的身份证在国泰证券开了个帐户。开完户回来之后,母子两人坐在交易大厅里的塑料座椅上擦着脑袋上的汗。两人一早就去银行,愣是找熟人用不到30分钟的时间把家里的各种国库券、存折都换成了现金,再匆匆的来证券公司,这急的衣服都快湿透了。

    “其实咱们用爸开过的帐户不就行了么?他也是在国泰开的帐户吧?”贾鸿渐看到老妈开户回来之后,在老妈身边嘀咕道。

    “是在国泰开的,但是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爸的为人,倔的跟牛一样,他以前就说过他买的那三千块钱的延中实业是想纪念,不是投资。要是让我用他的帐户,我肯定偷偷把他的股票全卖了,到时候他肯定要发火,所以干脆就眼不见为净,咱娘俩就为咱俩赚钱,免得他到时候说怪话……”苏萍撇着嘴说道。她说老公是个犟,她何尝又不是?如果她不犟的话,恐怕不会不顾家里的反对执意要嫁给进过监狱的贾钢吧。

    “唔,忘了问你爸股票是怎么交易的了,你懂不懂?”倔强的苏萍这时突然扭头问儿子道。“什么都不懂你还来买股票……先去交易窗口委托交易价格,比如咱们要买进,就要设定一个买定的价格和数量,比如设定成9块1买入100股,到9块1的时候他们证券经纪公司就帮我们买了,卖的时候也一样,委托他们在一个价格卖出多少……”贾鸿渐给老妈科普道。

    其实他本来很想自己来亲手交易的,不过很不幸的是现在不是21世纪。进入了21世纪后小朋友自从一出生就有身份证,而现在悲催的贾鸿渐还要等着到了16岁才能拿身份证,没身份证就不能开户,种种麻烦啊……

    “这样啊……那咱们在9块1买入……先买入一千块钱的怎么样?”苏萍在心里算了一下大概价格,然后小心翼翼的问儿子道。“那王蔻兰也就是说要涨,也没说涨到什么程度,咱们投入太多钱不好吧?”

    “那咱们干脆现在回家怎么样?”贾鸿渐只觉得自己头上肯定有漫画里的三条黑线,“妈,咱们这不是普通炒股,普通股票涨幅是不大,但是这是收购战,收购战的话按照美国那边股市以前的例子,一天涨百分之百都可能!”

    “一天百分之百?”本来还小心翼翼很主妇的不想投资太多钱的苏萍这时候一下野心起来了,“你说真的?”

    “当然真的,咱们国家现在股市还没国际上流行的涨停板的规矩,别的国家都是比如规定一天最多只能涨10%,到了就不让涨了,但是咱们国家现在没规定。所以只要资金量够,一天上涨100%甚至1000%都可能……”

    “这样啊……”苏萍这时候只觉得好像满脑子都是人民币在飘,“要不咱先买两万块钱的?留一半家底以防万一……”

    “妈……您这就没意思了,您知道王姐偷偷给咱们透露信息这是什么行为么?说不好听点被证监会知道了,她就算是幕后交易,要吃官司的……人家冒着这种风险来告诉咱们能赚钱的机会,你再这样扣扣索索的,人家回头知道了不是得气死?”贾鸿渐吓唬老妈道。“来,我这里还有我跟淡水还有景行三个人加在一起的四千块钱,你拿着一起投进去。”

    陪着老妈把所有的现金都存进证券公司帐户的时候,贾鸿渐突然看到证券公司门口浩浩荡荡的一群人正在往里走,其中的一个看起来还好像就是王蔻兰!一看到王蔻兰出现在证券公司,他就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儿。他多嘴引起王蔻兰的收购想法,然后他拉她当挡箭牌又不想让爸妈直接感谢她而穿帮,所以说是她听说有人要收购。结果决定要收购的王蔻兰,又是怕直接说自己要收购而面子上难看,居然也托辞成了是她听说朋友的公司要收购。这样的巧合和巧合居然就配合成了一个天衣无缝般的借口……

    孙宇胜被台长叫到了台长办公室,一进门孙宇胜看向老上司的面色,只发现老上级的面色很严肃,完全看不出来是喜是怒。

    “关于你的播出事故的处理意见出来了,台里的意见是你以后不用在《东方时空》节目组干了……”杨光抬头看了一眼孙宇胜后,就一边低头看着手里的文件一边头也不抬的说道。

    听到这个判决,孙宇胜一愣。他本来还以为最多就是吃个大处分,然后免去他的组长职务,但是没想到连一个让他在栏目组里当普通员工的机会都不给了。“那我是被开除了,还是调到别的组去?”

    可是迎来的却是一声冷哼,“你还想去别的节目组?美得你!”杨光瞪了孙宇胜一眼,过了半晌看到孙宇胜沮丧的准备开门离去的时候,他才开口说道,“谁让你走了?”

    “杨头儿,又不让我去别的组,那不就是要开除了么?”孙宇胜身上的气势都消失了,他跟斗败的公鸡一样低声说道。

    “小兔崽子,不去别的组又没说不去别的部门!”杨光瞪了孙宇胜一眼,他抬手拿出来一张什么文件,“要不是我帮你,你这小兔崽子今天就卷铺盖卷滚蛋了!还有别人在帮你吧?居然上面还有人很赞赏你的做法。呐,拿去,你去牵头成立新闻评论部,然后你再去招人办个针砭时弊的节目出来……名字上面的大人物都想好了,就叫《焦点访谈》。”

    “啊?”孙宇胜这时候只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不开除我了?我还成了主任?杨头儿您别在笑我了,除了您还有谁会帮我啊……难道是老水?”

    “水军易?那家伙是新华社的人,也倒是真有渠道能帮到你。”杨光此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不过不管怎么样,现在既然上面认可了这种做法,你就大胆去做,不过我跟你小子丑话说前面,你以后想绕过真理部没关系,再想绕过我我揍不死你!对了,这次跟上次办《东方时空》一样,不许挖咱们台内的人帮忙,去外面找人去……”

    “真的?好嘞!”孙宇胜乐了起来,虽然说不许挖台内的人,但是上次《东方时空》节目组里99%的人都是他从外面找来的,包括这次救了他的水军易。那么说这次他还是可以把老水给拉到那什么《焦点访谈》的嘛……

    针对延中实业的收购战,开始了。

    贾鸿渐坐在国泰交易大厅的塑料椅上,一边吃着两毛钱一根的膨化雪糕,一边看着代号600601的延中实业股价不断上涨。王蔻兰等人在整个国泰证券公司的支持下,好像一开市就开始不断吸入延中实业的股票,不到一个小时延中实业愣是涨了快10%了!

    此时在上海的申银证券公司里,作为深圳宝安证券部主任的历伟听到了一件让他最不想听到的事情——“历主任,市场上有人抢先开始吃进延中实业股票了,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历伟表情严峻的看了看一系列数据,说道,“先震荡一下,把散户都清出去,顺便看看对方实力有多强!”

    历伟所说的这种震荡就是间隔性的买入卖出股票,让股票的价格又涨又跌,k线图看起来就跟波浪一样,最后狠狠打压股价,不断探底把散户吓得赶紧割肉,然后他们这些大户在逢低吸纳,直接从最低谷的价格大量买入股票!

    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儿子,咱们现在能不能卖了?你看股票都跌成什么样了?完了完了,我跟你爸一辈子的积蓄都完了,咱们现在就赶紧去全卖了吧?”苏萍这时候都快哭出来了。

    “中国股市是t1的规则,就是说不能当天买当天卖,要等第二天才行……”贾鸿渐这时一边吃着一根一毛钱的橘子味冰棍,一边很轻松的跟老妈解释道,“再说了,就是这样涨涨跌跌的才是有机构要大量买入的证据。那些要收购的大公司哪有那么好心让咱们搭顺风车?所以就这么把散户都下出场,吓的大家都卖股票,他们才能从最低价买入……”

    “是这样啊……诶?那咱们为什么要刚开始买那么多,为什么不等最低价了再买?”苏萍突然疑惑的问道。

    “谁能确定这次收购战就一家来收购?王姐她朋友能瞄准爸的公司,别人就不能瞄准了?这样两三家抢着收购起来的话,震荡的幅度就很难确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突然一下冲高,而且你跟我爸又不是专业炒股的,哪儿有功夫一天到晚耗在这儿?股票这玩意就是赌博,考的是人的心性,与其天天受煎熬,还不如稳稳当当的一开始就直接买……”贾鸿渐解释道。

    其实也可以是他贾鸿渐来亲自操盘,但是光是现在他贾鸿渐都经常头疼怎么跟爸妈解释的事情了,他可不太想再显露什么奇怪的东西,而且太专业了反而容易被人察觉,不如现在跟后知后觉一样买了就撒手不管……

    当天下午三点休市的时候,代码600601的延中实业股价85元一股……

    ********

    老孙历史上实际就是《东方时空》和《焦点访谈》的创造者,开创《焦点访谈》时任央视新闻评论部主任。

    总是跟拍第12的差一点点的距离,求点击求票票求收藏~咱们要超过他们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