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情书和翻墙
    在食堂门口被围堵的结果,就是贾鸿渐当晚收到了9封情书。“鸿渐哥……这有封信,乔惠让我给你的……”赵子元走进门时一脸绿的说道。“呦,这就是第十封了!叔,你说今晚能超过20封不?”贾景行拍着手唯恐天下不乱的喝彩道,之后他又饶有趣味的问信使子元道,“对了子元,你收到信的时候本来乐的要死吧?”

    “谁说不是呢……乔惠啊……正好是我喜欢的类型啊,有没有?她脸红着羞涩着给我一封信的时候,我脸都红了有没有?结果她说‘麻烦你帮我把信给鸿渐哥好么’……”赵子元一脸悲愤,一脸凄惨。

    “哈哈哈哈……”堂叔还没什么反应呢,贾景行这家伙到是没心没肺的捂着肚子大笑。“贾景行你这混蛋,敢嘲笑我,我杀了你!”赵子元怪叫着抓住了贾景行跟他打闹了起来。

    “投降了投降了!”贾景行马上举手投降道,“其实刚才我也跟你一样……不过我说,这种事情光咱们俩倒霉可不行,咱们得在寝室里看别人一起倒霉。我跟你说啊,看别人倒霉的时候特想笑……”

    原来,贾鸿渐回了寝室之后,周围的几个男生都遭遇过了这种场景,甚至连同样是插班生的贾景行都没逃过这一劫。

    “行了,我说你们两个!光顾着你们自己悲惨,光顾着笑别人悲惨,也不看看老子要写十封回信呢,混蛋!”俯在书桌上的贾鸿渐头也不回的骂道。

    贾景行这时候惊了,“叔,你十封都要回?你想十个女生一起都收了?太牛掰了吧?这可是是个同班的!册那,我叔就是牛x!”“十个……十个一起收了?”赵子元这时候嘴巴都成了o型,他好像听到了什么他以前完全没想过没听过的事情。

    “收收收,收你个头!”贾鸿渐回头骂道,“你当老子是色魔啊,不管姿色怎么样全都收进来?这是配种啊还是享福啊?老子有礼貌有教养,收信必回,知道不?这是一种尊重!”

    “不想跟她们谈恋爱还要回信说清楚?直接不回她们不就直接明白了么……”贾景行这时认真了起来,“再说这种拒绝的信怎么写啊,叔,这写不好可是容易翻脸的……”

    “谁说要直接拒绝了?人家都是小姑娘好不好,哪有直接在信里说明白的可能?”贾鸿渐头也不回的说道,“一个个都是说的云山雾罩的,一个个都是意识流,没一个在说情啊爱啊的,有的再说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有人在说革命路上手牵手,有人在说共同为了四个现代化而努力,还有人写诗词!一个个都不说清楚,我不回信就是打脸,回信还不能直接拒绝,那就是我自作多情,所以我也只能云山雾罩的回信……”

    本来贾鸿渐刚收到情书的时候还挺兴奋的,前世他可从来没经历过这个!当他上了大学不久之后,qq的前身oicq都出来了,谁还没事儿写情书啊,而且哪儿有女生主动给当时的贾鸿渐写情书啊。等进了社会了更没这种收情书的机会了,所以他能不兴奋么?

    可是打开信一看,这信的内容就那么一丁点儿稍微有点惹人怀疑是暧昧的地方,其他的地方不是歌颂改革开放大好形式的,就是在聊马家军斯图加特得金牌的,要么就是说他在电视上看起来很正直很帅的。他还真没想到这个年代的妹子会纯洁、含蓄到了这种地步!

    “算逑,不写了,再这么下去一会儿不知道会不会再来十封,那也太打扰叶子学习了。景行子元,走,哥带你们出去玩街机去。”贾鸿渐突然丢下笔很豪爽的说道。

    “叔,翻墙出去?咱们去玩那个饿狼坛说吧?那穿和服的小麦……嘶……”贾景行脸红着兴奋道。

    “小梅?饿狼坛说?那是饿狼传说,那也不叫小麦,叫不知火舞。”贾鸿渐总算知道了侄子说的是什么,饿狼传说四个日文汉字里的传字是单人旁加个云字,在曾经单纯的年代贾鸿渐和贾景行总把那个字“坛”念。而所谓的“小麦”则是因为不知火舞的名字在饿狼传说里用英文写的是mai-shiranui,大概因为这个才被贾景行按拼音念成了麦吧。

    不过不知火舞这个穿着分叉到大腿根的和服,还整天晃悠着**的形象,在这个纯洁的年代那是让多少纯洁少年言之就脸红啊!甚至贾鸿渐还回想起来自己上辈子这岁数的时候,也跟贾景行一样,翻墙出去到游戏室玩半天就是为了能多看看那诱惑的不知火舞,然后每次出来的时候都面红耳赤的谁也不敢讨论不知火舞……

    “行,那咱们就去玩不知火舞……不是,玩饿狼传说,走!”贾鸿渐挥了挥手就带着两个小弟出了门。其实贾鸿渐比较喜欢玩格斗之王kof一点,不过在这个纯洁的93年格斗之王最初的一代还没出现——最早的格斗之王是kof94。

    不过格斗之王还是snk的作品,而且其最初的目的也就是一个大杂烩类型的大乱斗产品,无非就是把《饿狼传说》中的特里、安迪、不知火舞等人,以及《龙虎之拳》里的坂崎良、坂崎琢磨、坂崎由莉等人聚集到了一部作品里,然后加上了几个架空新产生的主角——草薙京、八神庵而已。

    没几分钟,三人就集结了其他8个收到了情书的倒霉蛋来到了操场的某个角落。贾鸿渐先把顺便带出来的凳子放在墙边,然后站上去把砖墙上面镶着的尖玻璃渣基本敲没了,然后直接一马当先的爬上墙翻了过去。

    等第二个贾景行刚撑上墙头的时候,贾鸿渐说道:“景行啊,你当心点,翻墙的时候记得裤裆里墙头远点。不然翻墙的时候很容易让墙头蹭到蛋,蹭到的话直接破了也就算了,要是不破的话,很可能过一个小时你的蛋蛋就充血的有椰子大小了……”

    这贾鸿渐太坏了!他这一句话出来正准备跨上墙头的贾景行脸色都变了……“真的?叔,你别故意吓我……”

    “当然真的了!你不知道当年多少大知识分子被整的蹲牛棚的时候,实在被打的受不了了,想翻墙跑,结果不小心蹭了一下,然后……”贾鸿渐一边说着,还一边用手比划,比划着鸡蛋大小慢慢肿胀成了椰子大小。

    就在贾景行被堂叔的话吓的动作越来越小心的时候,只听得校园里远处突然出来了一声吼声——“是谁在翻墙?都给我下来!”

    一听到这喊声,知道被老师发现的贾景行也顾不得其他,闭着眼翻过墙就往下一跳,后面的几个人也火烧火燎的赶紧翻过了墙。

    等校长周哲伟跑到了墙边踩着凳子翻上墙的时候,他只见远处有几个混小子狂奔的身影。“你们几个小王八蛋不许跑!听到没有!”眼看着那几个人的身影跑不见了,执勤老师下了墙头,他看了看墙边的椅子,又抬头看了看墙头的那些玻璃渣,好像决定了什么。

    等到十几分钟后周校长回来的时候,他抬了个单人旧课桌,上面还放着一床旧棉胎。他把课桌放在了原来椅子的位置,然后又把棉被搭在墙头上。一边放着,他还一边骂道:“一帮小兔崽子,也不怕受伤,就不知道用个棉被搭上么?”

    完事儿之后,他跳下了桌子,看了看棉胎和桌子,一边嘟囔着一边往回走:“要不是今天晚上加班,否则还不知道他们翻墙出去,这几个臭小子也不怕回来的时候被玻璃给扎了……”

    贾鸿渐凭借着记忆跑到了游戏室之后,顿时只有一种回到了童年的感觉。整个游戏室里一个房间里摆满了各种怀旧的街机,有龙虎之拳、有饿狼传说、有老虎机、有名将、有三国志吞食天地2、有12人的街头霸王2等等怀旧的一塌糊涂的游戏,而另一边的房间里则是放着几台世嘉md和几台超级任天堂sfc,除了没有刺眼的烟味儿外基本就是同年的味道了……

    想到了这里贾鸿渐才发现此时的游戏室里好像少了很多不良学生,大概可能因为现在还在进行的严打导致地痞流氓们不是被抓不是被打靶就是老老实实的在家缩着,不良学生们也吓的不敢出来了吧?

    一块钱十个牌子,贾鸿渐拍了十块钱让老板给了110个币,每人分了十个后就领着侄子来到了《饿狼传说》的机器前说道:“来,景行,叔教你怎么用风骚的不知火舞……”

    随后10秒钟,贾鸿渐的不知火舞没有超必杀的连续技满血ko侄子……

    在游戏室里玩街机,或者玩两三块钱一小时的sfc、md,这就是贾鸿渐青春的一部分。手里玩着游戏,脑子里回味着自己本来应该已经逝去,但是莫名其妙又回来的青春,这感觉还是挺棒的。

    “果然整天就是玩的富-二代生活很快乐啊……”贾鸿渐一边不间断的ko侄子一边再次确认了自己这辈子的志向……

    **********

    求点击求票票求收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