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计划与杀手锏
    孙宇胜带着水军易到了一个空置的办公室里,“军易,这以后就是咱们的新阵地了,怎么样,还不错吧?”“环境挺像那么回事儿的,不过咱们要开始的新事业才是真正让人有些激动……”水军易淡淡的笑了笑说道。

    “是啊……”孙宇胜点了点头,“对了,你说咱们做个部训怎么样?就是咱们整个部门的座右铭。”“……背负央视的荣誉,公平公正公开……怎么样?”

    “背负央视的荣誉么?后面半句改成贾鸿渐那小家伙的吧!”孙宇胜大手一挥定下了这个也许会影响无数人的《焦点访谈》座右铭……

    “哈哈,不过对了孙头儿,那人员怎么办?《东方时空》不能受影响,我们新闻评论部不可能从那边抽调太多人手啊。”

    “跟《东方时空》创办的时候一样,去咱们杨台长娘家人广找人呗。人广里面有个伙子叫白严松的,八-九年分到人广,前几个月听说《东方时空》要招人,他天天往我家跑,死说活说的要来《东方时空》。不过当时他们那边儿实在不肯放人,说他是未来的当家花旦……哈哈……这次我听咱们杨台长过段时间要提议把咱央视和人民广播电台等几个部门都提升成副部级,有这个白来的甜头,还不能让他们放人?不放人不怕我坏了他们的事儿?谁说不放绝对被全电台的人骂,哈哈……”

    ******

    同一时间,上海延中实业会议室。新来的深圳宝安的小猫小狗成了延中实业新一任的董事长,他此时正在主持着收购成功后的第一场高层会议。“就如同之前我说的,我们深圳宝安之所以收购你们延中实业,不是钱多烧得慌,相信第二大股东上海家化也不是,所以这次高层会议的主题很简单,那就是怎么尽快的把延中事业的股票价格炒上去,让母公司可以借着延中实业多融资,这样对各位股东甚至全体股民都是好事……”

    “申董的意思是?”贾钢举手问道。

    “很好的问题,”这个貌似是从海外留学回来的年轻人趾高气昂的说道,“我的意思是,延中实业要尽快发布新产品的概念,哪怕新产品跟就产品完全没区别,你们吹也得给我吹出来个玄之又玄的新概念,什么光控光媒,什么新一代智能化,什么最新欧美顶尖科技,怎么唬人怎么设计,忽悠的股民都来抢购延中的股票,把价格都炒上去!”

    “这样能行么?”贾钢眉头皱了起来。

    “怎么不行?我们还要马上对你们延中实业进行评估,把一些不符合盈利要求的奇怪产品甚至生产线都处理了,就是因为这么乱七八糟乱来你们业绩才这么差……”

    ******

    当天下午,苏萍和儿子贾鸿渐俩人拎着装满了人民币的旅行袋回到了家里。苏萍整个人木木的,好像魂丢了的样子。进了屋后,她这个当妈的居然连大门都忘了关。

    等进了客厅,她更是中邪了一样突然把旅行袋里的人民币都倒在了饭桌上,然后坐在一边盯着一大堆四十多叠的人民币发呆。发呆了一会儿,她还抓起了一叠百元大钞,对着阳光看印了四个老头的人民币色彩和光泽,还抽了一张出来看水印……

    “妈……你不是范进中举了吧?”关了家里大门的贾鸿渐看到老妈这样,有点惊了。

    “儿子……这是真的一百块……是真的……咱们真的有了四十多万了?我一个月工资才不到100块,拼死拼活这么多年下来才攒了4万,这么几天就变成40多万了?”苏萍满眼迷茫的问儿子道。

    是啊,这就是金融赌博平台的效果,一个普通老百姓拼死拼活多少年挣不出来的钱,现在几天股市投机就能到手,到了十几年后,上海这个国际大都市一套房子就能让普通老百姓欲哭无泪。

    看着老妈迷茫的样子,贾鸿渐也挺心疼的,他知道老妈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肯定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就跟他本人上大学时在宿舍楼下看到的宝马车一样,都是顿时觉得一直以来认为正确的世界变了。

    “其实这样也挺好,你想啊妈,咱家有四十万了,吃喝不愁了啊,你以后去上班,那就是真跟马克思大叔说的一样是为了娱乐才去的,以后有人在学校惹你生气了,你就直接上去骂,完全不用顾忌什么人际关系,了不起第二天咱们就不干了!横的怕不要命的,就是校长来惹咱生气,咱也能喷他一脸!”贾鸿渐就跟哄小女孩儿一样编着话哄老妈道,希望这样的方式可以转移老娘三观崩溃的注意力。

    苏萍这时候眼睛慢慢的转移到了儿子脸上,然后好像慢慢清醒了不少,“诶,是啊!你说我累死累活这么多年,我是为什么啊?我是为什么啊?现在有了这么多钱,我还干嘛想那么多?对啊!儿子你说的对啊!我以后去上班,那我就是解闷儿去的!我不是挣钱去的啊!我是解闷儿去的,我怕谁啊?

    “就是就是,回头给你买两辆桑塔纳,一辆白色的专门买菜的时候开,一辆黑色的专门上班代步用。再找俩小保姆,跟小媳妇似的天天跟在你后面伺候你,出去了,喝豆浆,咱喝一碗倒一碗!买肉馒头,咱吃一个扔一个!”

    “去!你这小子,越说越不正经,那是过日子么?你那是钱多了烧的!不行,这些钱我得存三十万给你以后取老婆用!”苏萍清醒了之后,顿时主妇buff又开始产生作用了。

    “你俩都回来了?这是咱们股票上赚的钱?”突然这时候,进了客厅的贾钢突然说话道。

    果然不愧为是老爸,贾钢看到那么多钱后并没有跟苏萍一样失神,他看了看老婆和儿子,又看了看桌子上的钱,好像轻松了许多。“老婆,儿子,跟你们说个事,我想辞职了……”

    听了贾钢的解释后,贾鸿渐才知道发生的一切。在新来的海归董事长指点江山完了之后,已经38岁的贾钢并没有跟年轻时候一样直接爆发当场发火,而是压下了怒气,考虑着辞职的事情。

    “别辞吧,给谁干活不是干啊?”

    “辞了吧,咱自己单干!”

    母子俩人给出了完全不同的答复。贾钢和苏萍惊讶的看向儿子,“自己干?”俩人不约而同的问道。

    “对啊,给谁干活不是干?不如给自己干啊!”

    “给自己干?干什么?”贾钢惊奇了起来。“咱家又没人做过生意,对各行都没经验没人脉,不知道诀窍啊。”

    “有我啊!”贾鸿渐指着自己道。“放心,爸,几天功夫我就能给你弄出来个方案!”

    他那个方案多早以前就做好了,这方案沉睡在贾鸿渐的书桌里多少时日了,那方案早就饥渴难耐了!

    看着儿子大包大揽的样子,贾钢一瞬间有了一种儿子像是藏在迷雾后的幕后黑手,好像儿子早就针对这个情况编出了一张弥天大网,把他牢牢的粘在里面似的。“我都在想什么呢……”他摇了摇头,把这种奇怪的感觉甩出了脑袋,在他眼里,他儿子贾鸿渐就是个特别有灵感,很有商业方面天赋的人,有点单纯,有点正义感过剩,有点调皮,有点冲动,绝对不会这么有阴谋心……

    可是当晚饭后看到儿子递给他的计划书后,贾钢脑海里又显现出了一种被阴谋了的感觉。“你,这不是早就准备好的吧?”他有点疑惑的问儿子道。

    “我早就准备好干吗?等你辞职?我知道你要辞职?”贾鸿渐撇了撇嘴说道。他是重生者这种事情,普通人会想到么?普通人不可能预见未来,这就是他贾鸿渐最好的借口!

    “说的也是……”贾钢自嘲的笑了笑,“嘶……你这个计划,不就是上次跟我说找马俊人的计划么?”

    “恩,不过是修改过的。这几天脑子里刚想出来怎么修改原来的计划,本来想给你们公司用的,结果你说要辞职了,我就心想着肥水不流外人田,干脆我们自己用算逑。”贾鸿渐继续脸不红心不跳的随口扯谎。

    听儿子这么一说,贾钢仔细看了一下不同之处,然后直接就傻眼了——“你说我们要在拍卖了所有省市自治区的独家销售权,拿到了销售商给的钱以后,再给马俊人钱?”

    “恩!这就是空手套白狼,我们可以用马俊人的名头吸引来销售商,然后用销售商的钱吸引马俊人,然后我们不用出一分钱就能完成个大生意……”贾鸿渐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点头道。

    “这,这,这,这……”贾钢这时候都快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方案了,他只是觉得这个方案太大胆了,甚至都可以用胆大包天形容了!“那要是马俊人不答应呢?他为什么要答应你?”

    “不是为什么要的问题,爸,是为什么不的问题。”贾鸿渐摇了摇头否定道,“你想啊你有个秘方,然后有人要买,你不想卖,就说1000万都不卖。然后有人上门说,咱们一起合作,如果能拍卖出超过1000万,就给你1000万,如果拍卖不出,你拿回你的秘方回家再找人卖去,这边的混乱他们搞定,那你愿不愿意试试?成了就是1000万,不成你丝毫没损失……”

    “那我们怎么处理要造反的销售商?人家拍卖都拍完了,我们又说大家散伙吧?这人家要打我们的吧?”贾钢这时候瞪大了眼睛说道。

    “提前在合同里写清楚不就行了,就写在乙方未将款项转账到甲方帐户钱,甲方有权取消拍卖结果……可以把这个条款写的尽量像是以防有资质不够的经销商过来骗资格不给钱……”贾鸿渐理所应当的说道。

    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是这个方案实际上只是贾鸿渐做出来的烟幕弹!只是给不能预知未来的老爹看的!真正的杀手锏,存在于能预知未来的贾鸿渐脑海中,这话他是万万不能说出来的!

    ***********

    求点击求票票求收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