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元老顾问
    在贾鸿渐和爸妈于火车站不远处的一个小宾馆里等候即将上门的孙宇胜和水军易的时候,贾鸿渐正在窗口前独自想着什么。按照他不断完善的整体方案来说,保健品市场最多就是他赚真正第一笔金的战场而已,他并不准备在这个市场上呆一辈子。

    因为按照后世的经验来说,中国的保健品市场一般有个3年的周期,也就是说三年一到前面流行的保健品基本都会慢慢黯然失色,新一批的东西会慢慢兴起。而且贾鸿渐也不太喜欢保健品市场,这行当里各种黑幕和各种潜规则太多,那个用一只甲鱼做了几十吨中华鳖精的南通作坊就是一个例子。

    所以相对来说,这个保健品市场其实更适合让贾鸿渐用来打假。他准备着靠保健品这个行当赚的一笔启动资金,也许是几亿,然后在用来发展别的方面,基本上就跟东山再起后的史玉柱差不多。

    就在这个时候,贾鸿渐的房门被敲响,他打开门一看正是孙宇胜和水军易两人。“小鸿渐,你爸妈呢?”刚一进门,水军易有点奇怪的问道。“在隔壁呢,昨天一晚上他们都在跟我讨论方案,所以累的够呛,开了个房间之后他们俩撑不住就睡着了,我看着去长春的火车反正是今天晚上的,干脆就不叫他们了。”

    孙宇胜此时主动的跟贾鸿渐握手,然后笑着说道:“小鸿渐同学啊,这里我要跟你说过不太好的事情……没经过你的同意,我就拍板把你那句名言给当成新闻评论部的部训了……”

    “新闻评论部?”贾鸿渐这时候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新闻评论部?《焦点访谈》的那个新闻评论部?”

    “你还知道《焦点访谈》?这是上个礼拜我们台长才钦定的名字……你怎么知道的?”孙宇胜和水军易这时候真是傻眼了,虽然台长钦定的名字不是什么机密,但是一个远在上海的中学生都能知道?

    贾鸿渐明白过来自己不小心说漏嘴了,他镇定的笑了笑随口补漏洞道,“嘿嘿,我虽然是普通人,可是我认识有丰富人脉的老爷子,那老爷子听到风声后告诉我的……”

    孙宇胜和水军易此时一听恍然大悟,不过两人马上对视了一眼,好像双双若有所思了起来。而贾鸿渐此时却是在回想着刚才的对话,他当然知道那个新闻评论部了,他还知道在以前央视只有个新闻采访部,在《焦点访谈》开办之前才匆匆成立了个新闻评论部。这个新闻评论部以后是会聚集了央视所有知名的大牌新闻主持人,什么王智什么敬意丹什么白严松之类的,都在新闻评论部。而新闻评论部的第一个产品——《焦点访谈》那可以说是90年代最受全中国瞩目的新闻监督平台。

    贾鸿渐甚至现在还记得上辈子高中和大学的时候,经常每天晚上在看完了天气预报之后看二十分钟的《焦点访谈》,看这个节目揭露全国各地的不平事,看着记者们偷偷用隐藏摄影机采访各种地方贪官污吏。这个节目影响力之大,甚至到了进入21世纪后几年里,还出现了一种骗子假称是《焦点访谈》的记者,向各种贪官污吏敲诈钱财避免“曝光”的骗局……

    现在,这个制作了《焦点访谈》,甚至以后会制作央视未来20年大部分新的新闻类节目的部门,拿了他贾鸿渐的话来当部训?以后他贾鸿渐可以对别人说——“你丫去看看央视新闻评论部的部训,那是用我贾鸿渐的话当部训的!”这好像还挺带感的啊?感觉特别有种国家领导人的范儿,有木有?啧啧,要是这个部训还是他贾鸿渐亲自题词的,那就更像是有了国家领导人的风范了……

    “哎……本来这个水变油的事情,我们《焦点访谈》是非常适合去打假的,可惜了,我们现在人手还没准备齐全,而且听说《质量万里行》还拍摄影组跟着你了?那我们也不太好抢同行的新闻……”孙宇胜有点惋惜的说道。本来台里的杨台长给他的界限是在明年6月前开播《焦点访谈》就行,可是看着这么好的打假机会溜走他还是惋惜不已。

    “其实没关系啊……”贾鸿渐耸了耸肩不以为然的说道,“谁说同一个题材就只能拍出来一个节目了?《质量万里行》注重的是产品的真假,打假打的是水变成油的那个洪成水基燃料膨化剂的假。你们《焦点访谈》可以打的是基层部门的假,打的是基层人员到底是怎么跟吹牛的疯子混在一起同流合污的,打的是为什么当地的公安局长可以亲自给这个疯子背书……”

    他的这一段话直接让孙宇胜和水军易的眼睛亮了起来!这两个未来会在业界顶尖的人才,现在才是刚刚起步,对这种揭露潜规则和黑幕的方式、手法还不熟,突然贾鸿渐这么一指点,那简直就是觉得拨云见日了!

    “哎呀!”孙宇胜狠狠的拍了下大腿,“鸿渐你这主意太好了!我这就回台里去拉人跟你们一起去东北……”说着孙宇胜就想拉着水军易走,等两人走到了门口,那孙宇胜突然想起来了什么,猛地回头说道,“对了,鸿渐,有没有兴趣来我们新闻评论部当个顾问?我们这部门现在是新成立的,到处都是空位置,虽然没正式编制,但是好在我一个人就能拍板,怎么样?”

    擦!随便出了个主意咱就要成央视新闻评论部的顾问了?这样随便出个注意,咱就成了央视这个国家副部级部门里非正式的体制内成员了?“行啊,不过孙大哥,以后你可不许对我考勤,我是要在上海上学的……”贾鸿渐笑了笑说道。

    “切,谁敢考你的勤我抽谁!只要你能给我们部门出主意,我给你遮风挡雨!”孙宇胜拍着胸脯说道。

    等离开了小旅馆,开车上了回央视的路。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水军易还有点不太敢相信之前的经历,他默默的想了半天,问正在开车的孙头儿道,“头儿,你说人和人真是不能比啊?还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你说那贾鸿渐怎么才岁,就这么聪明?咱们之前想了好几天都没想到的角度,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还理所应当似的。跟他一比啊,我觉得我现在干这工作就是尸位素餐,就是站着茅坑不那啥……”

    “我也一样,谁说不是呢。”孙宇胜点了点头,感慨道,“你是没见过,我以前同学里有这种贾鸿渐一样的人。那聪明的没办法说,他还不是跟贾鸿渐一样是在这种方面有天赋,他是数学上特别有天赋,一道数学题比如微积分吧,我们还在吭哧吭哧用比算呢,他躺在床上看一眼题目就能直接给出来结果,还是用心算的!后来这家伙是直接进了军工院校,好像进了大西南的保密部门,开发类似两弹一星的东西去了……”

    “是么?我说也是,我现在算是懂了周瑜的感觉了,什么叫既生瑜何生亮?这就是啊!这贾鸿渐一出来吧,我就觉得自己以前自我感觉挺好的真太可笑了,觉得自己存在的意义都快没了……”水军易有深深的挫败感。

    “行啦,你小子。”孙宇胜白了水军易一眼,“咱们就算是普通人,但是咱们也有咱们的事业,不用管别人怎么样,把咱们心里梦想的事业做出来就行。”

    三个小时候,一个摄制组被紧急从《东方时空》借调出来,然后急忙的收拾行李买了去长春的车票,他们要加入贾鸿渐北上的打假阵营了。在这个摄制组里,有一个叫白严松的年轻人,他本来是想去央视当主持,但是因为人手不足而且他还没上过电视,所以被临时塞进来当成外景记者。

    “你是贾鸿渐贾同学吧?我是孙头儿派来的记者,我叫白严松……”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年轻人伸手向贾鸿渐笑着自我介绍道。

    贾鸿渐此时脸上闪耀着和善的笑容,“哦哦,你就是严松啊,哎,我经常听孙大哥提起你,他一直说你很有潜力,以后一定能成为咱们央视首屈一指的新闻主持。你要好好努力啊,别辜负了他的期望,恩?”一边说着,贾鸿渐还一边在白严松的肩膀上拍了拍,一副革命老前辈鼓励新人的样子。

    “啊?是嘛!好咧,我肯定努力!”白严松刚开始惊讶了下,后来听说孙头儿那么看好自己,顿时就乐了起来,也没觉察到彼此角色不对。

    恩……一下就把白严松给糊弄住了嘛,央视名嘴年轻时候其实也是挺好骗的嘛!贾鸿渐心里腹黑的想道,他刚才那一番动作的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压在白严松头上。变成虽然年龄不够,但是身份比白严松高,这样到了以后,他贾鸿渐去了什么场合,听到别人说白严松怎么怎么样,他就可以在旁边插嘴道:“严松啊?他当年刚进入我们部的时候还是很青涩滴,当年还需要我给他鼓劲打气呢,现在有了这么大的成长,让我感觉非常滴欣慰……”

    *********

    求点求票求收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