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人未走茶已凉
    马俊人此时正在辽体的田径场上训着自己手下的十几个女队员们,“你们这群傻x,整天就知道偷懒,偷你xx,一个个懒的跟x一样……”说道此时,他仿佛越说火越大,到最后仿佛是在压抑不住了,四处看了下没什么顺手的家伙,就直接掳袖子准备上手打。

    看到他这动作,那一群已经在国际上获得了金牌、在国内成为类似“民族英雄”的青年女人们一个个紧紧闭着眼睛,连用手护着头都不敢,因为她们知道,连想保护自己这种动作,都只会遭到更猛烈的殴打。

    马俊人的拳头落在了年龄最小的一个十几岁少女身上,那少女愣是咬着牙一声不吭。看到了这个场景的大姐王君霞觉得自己实在是快受不了了,她回想起来半年前,她为家里务农的双亲求马教练,求他给自己的双亲找份工作。

    那姓马的把她父母安排在了辽体里面当临时工,结果一个月后,她父母就流着泪返乡了。因为她王君霞的父母实在看不下去那教练对孩子的打骂,那俩农村的老人家本来挺支持教练的,觉得孩子做错了事情被教训被打是应该的,但是当看到自己孩子没做错事都会因为教练心情不好而被打的时候,这俩老实的老人不敢惹教练,生怕给女儿带来不幸和麻烦,只能流着眼泪眼不见为净的回了家。

    王君霞眼看着马俊人走向她,看着他举起巴掌就要抽她耳光的样子,她紧紧闭上了眼。不过就在她绷紧了全身肌肉等待着巴掌落在脸上的时候,突然听到不远处有人喊道:“马指导,有人找。”

    “艹,算你运气好!给我去跑一万米去!”王君霞听到了这样的判决后才敢慢慢的睁开眼睛,她一边不敢怠慢的跑起来,一边看向不远处,只见那边走来了浩浩荡荡的一帮人,好像是几个人领着摄制组来的,怪不得刚才不打自己了……想到这里的时候,她突然发现这群人领头的里面有一个半大孩子。那孩子看起来好像十五六岁的样子,长得好像挺有大城市气息,虽然不怎么帅气,但是挺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在。

    “这么半大的孩子来干嘛?”王君霞迷茫的疑惑着,她们马家军一直被某个姓马的男人限制在极度闭塞的环境中,不许看新闻,不许出外参加活动,不许打电话,写信必须通过教练审查和转交,不许谈恋爱,不许跟任何男人说悄悄话……她真的不知道最近社会里是不是出了什么十几岁的出名少年……

    “马教练,你好,我是贾钢,以前曾经代表上海的延中实业跟您通过电话,这次来想跟您谈谈您那个秘方的事情,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合适的地方可以聊聊?”贾钢很有总经理气质的上前握住马俊人的手笑着说道。

    “延中实业?哦哦,就是在斯图加特时候第一个给我打电话的那公司是吧?哎呀,我不是给你们说了么,就是1000万我都不卖,不卖,没啥好谈的……”那冠军教练此时很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接着他扭头问贾钢身后的摄制组道:“你们是哪个电视台的?要采访我吧?来来来,我们到我宿舍去……”

    嘿……贾鸿渐这时候怎么突然觉得自己就产生了一种……唔……一种想打脸的冲动,有木有?这马俊人居然当着他家人的面,就这么“嫌贫爱富”?连一点最基本的礼貌都没有?居然就这么当着媒体的面拒绝了自己一家人?连一杯茶都不给喝就赶自己家人走?

    “马教练,不好意思啊,这中央电视台的摄制组啊,是跟着我们来的。”贾鸿渐当场就微笑着打脸道。那马俊人听到了这么一说,他先是愣愣的看了贾鸿渐一眼,又扭头向摄制组求证。看到摄制组纷纷承认是跟着贾家来的,甚至扛着机器就是为了顺手帮忙贾家拍点东西,马俊人的马脸上颜色有点难看了。

    “你谁家孩子啊?”马俊人脸色不佳的瞪着贾鸿渐问道。不过还没等贾鸿渐反击,贾钢就一下微笑着站到了马俊人和贾鸿渐中间,“这是犬子,不过不论怎样,我们都是来跟您商谈的不是么?马教练请放心,我们这次绝对有诚意,而且开价绝对不会让您失望,不如我们找个地方聊聊看?”

    看着贾钢这么会做人的热脸贴冷屁股,那马俊人撇了撇嘴,有点不太乐意的说道:“那去我宿舍吧,不过事先说好啊,没茶,只有白开水。”在一行人跟着马俊人去他宿舍的路上,贾鸿渐却是在奇怪着什么。他是在奇怪着马俊人的脾气这么怪,居然还能顺顺利利的活到这么大,这简直不可思议啊!

    不一会儿,一行人来到了一个独立的三层小楼里。那马俊人的宿舍是一层最靠近楼梯的一间,他这房间挺大,大概有三四十平方,里面就一张大床,一个饭桌,一台电视等等少数物件。

    “行了,你们现在外面等一下吧,这儿有点钱,拿去买烟抽买零食吃啊~”贾鸿渐进门前对着身后的一群摄制组、记者们说道,一边说着,他一边从兜里摸出了两张一百的塞在了白严松的手里。作为上辈子在岁时就很有大哥气质敢为自己初三毕业班同学们报仇的贾鸿渐,即使是在这种要进行影响全盘大计的谈判前,也不会忘了要怎么做个大哥。

    进屋的,就是贾鸿渐一家三口加上袁杨律师。贾钢喝了口水,兴致勃勃的拿出来他亲自和儿子拟定的计划书,一点点的讲述给马俊人听。“马指导,上次您说就算壹仟万元都不卖,这次我们的报价就是壹仟万元整!是的,您没听错!我们要用壹仟万元人民币购买您的神秘配方,拿到了这壹仟万元以后,您再也不用为您和您家人以后的生活担心,您以后完全可以只因为兴趣而工作,您可以送您的孩子出国留学,可以每年都去国外旅游……而这一切,只要您和我一起参加神秘配方饮料的全国30多个省市自治区的独家销售权拍卖就可以得到……”

    贾鸿渐不得不承认,他这个在家里很强硬很不会说话的老爹,在外面居然是这样的七窍玲珑,他这一番话说出来,让曾经在商海打拼多年的贾鸿渐都感觉挑不出毛病。他跟贾鸿渐一样,都是把好听的放在前面,把可能得到的利益放在最先,吸引了听者的注意力,再把可能的风险巧妙的安排在不引人注意的地方,并且让人感觉好像没风险一样……

    “你们真打算用一千万买我的配方?”只见这时候马俊人的眼睛亮了起来,他的脸上有了笑容,不再是之前那副不太乐意的样子。

    “是的,真金白银的壹仟万元!”贾钢两眼充满了自信,活力百倍的点了点头。

    “呦,那怎么好意思……您看看,上次您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那边正在忙,态度不是太好……今天吧,因为下面几个队员偷懒,我心里有气,怠慢了几位了,对不住啊!您看我这事儿整的……来来来,您几位还喝什么白开水啊,喝茶吧!我一个老同事那边有上好的茉莉花茶,我这就给你们取去……”哎呦呦,这马俊人一听说能拿到一千万,整个人马上态度就变了,现在他这副样子简直就是热情好客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特有礼貌特和蔼特热情呢……

    不一会儿功夫,马俊人空着手回来,然后从自己屋子的一个角落里拿出来一个茶罐,嘿嘿笑着说道“您几位看看我这脑子,原来前段时间我那老同事把茶叶放在我这里保管,结果我给忘了……”

    嘶……这不是忘了,是本来屋里就放着好茶,刚开始不愿意给贾家人喝,现在直接再拿出来太丢脸,所以故意这么晃了全找了个理由吧?这马俊人接着又找来了好茶杯,慢慢的给贾家三人烫了杯子,先泡了一泡茶之后,还把第一泡的茶水到了,冲了第二泡水,这才把最香的茶水双手端给了贾家人。

    看着他的举动,在贾鸿渐看来,那都顶的上宋代苏东城去寺庙里,碰到的那个“坐,上座,请上座;茶,上茶,上好茶”的势利眼老和尚了。

    不过,这一切在马俊人看到了合同书,看到了贾家并不准备一次性支付1000万元现金,甚至首付都为零的时候,他爆发了。他二话没说,甚至没有问贾钢是怎么回事儿,他直接把合同放在一边,然后一伸手把贾钢等三人手边的第二泡茉莉花茶收了回来。

    收了茶杯,他也不自己喝,直接把茶水泼出了窗外,也不管外面有没有人。“滚滚滚!你们以为我吃饱了撑的啊,会没事儿跟你们玩儿这个?我跟你们说,你们要是能拿出来一千万现金,我这配方就卖给你们,没现金?哪儿凉快到哪儿去!”一边说着,马俊人一边拉开了房门送客。

    嘿!这尼玛人还没走呢,茶就凉了啊!

    “爸,你们先出去吧,让我跟马指导聊聊。”贾鸿渐这时候笑眯眯的说道,他的语气很平和,很和蔼,一点都没有攻击性……

    **********

    马俊人喜欢使用暴力的事情为真,其本人训练方法极其粗暴、封闭。另外,马俊人贪财这点确有其事,当初中华鳖精定制了6个还是几个24k金的梅花鹿胸针,送给了马俊人、王君霞等人。马俊人看那玩意儿是24k金的,就要求队员们把胸针上交给他,由他这个教练来保管,结果没一个队员听他的。可见队员们都知道,只要上交给他那就拿不回来了,否则能拿回来的话,也不会一个都不上交……

    另外,求点击求票票求收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