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装神弄鬼救人命
    在贾鸿渐被马俊人叫进屋交流后不久,白严松不知道去忙什么了。一帮摄影记者们抽着贾鸿渐钱买的烟,一边聚在一起乱聊着什么。

    “你们说贾鸿渐这次能成么?”“谁知道呢……”“不过他还挺有胆的啊,居然这么就来找马俊人……”

    “我说啊,你们聊这个,还不如大家合计一下一会儿他出来以后,我们怎么称呼他……”

    “你不说我都没发现!是啊,我们叫他什么?叫他贾鸿渐显得太生分,人家毕竟拿了两百块钱给我们这伙人买烟抽,绝对够大哥意思。但是他年龄太小了,我都三十了,他才,我们总不能叫他贾大哥吧?”

    “谁说不是呢……诶,对了,叫贾小哥怎么样?”

    “恩,这个好!小哥这个词在武侠里不是用来称呼少年侠客的么?我们这么称呼他,既不会太低三下四,但是里面也有个哥字,足够表示咱们尊重他了……”

    “是是!不如不加姓了,直接叫小哥吧!反正比咱们小的还混的比咱们好太多的,还能时不时见一次的,也就他一个了……”

    “行,那就定了,大家都叫小哥吧!”

    此时,白严松带着浩浩荡荡的一群人进了辽体的大门……

    贾鸿渐拿着两份合同从马俊人的寝室里走了出来,他在众人瞩目之下走到了自己父亲的身边。“爸,他已经签了,咱家只要总共给他一百万就行,首付0。接下来你来主持场面吧,我不太适合曝光……”说完,他把手里的合同塞到了父亲的手里。

    贾钢此时完全不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100万?20分钟前他贾钢开价分期1000万元,还因为首付零被赶了出来,现在他儿子用20分钟就让马俊人答应了原来十分之一价格的合同?贾钢此时真的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没睡醒了,要不是现在周围的阳光、摄影记者们太过真实,他还真有冲动捏自己大腿一下!

    他赶紧翻了翻手里的合同,发现果然标价是分期100万元,而且首付0,而且那马俊人还真在乙方的位置上签了名按了手印!“你……你跟他说了什么?”贾钢此时简直就是在用看世界第九大奇迹一般的眼神看着儿子。

    “说我班里面有很多女同学很崇拜他……”贾鸿渐耸了耸肩很随意的说道。说完,他拍了拍老爸的肩膀,“行了,现在不是问这事的时候,赶紧去演戏吧,我毕竟是个打假者的身份,不太适合参与到公司运营里……”

    嘿!贾鸿渐这家伙,居然想到了用打假斗士的名头让自己名正言顺的躲在幕后!贾钢想了想觉得也是,他儿子现在是站在公益立场上打假,如果他儿子参与了什么制造业公司的消息传出去,的确很容易被人利用,很容易让人觉得他打假是有目的的、是不公正的、是为了整竞争者的。

    想到这里,贾钢突然一笑,充满了自信很阳光的说道:“你这小子就看好吧,看看你爸我风光起来是什么模样的!”说着,他一转身风风火火的就进了马俊人的屋子。看着老爸进去了,贾鸿渐扭头找到了之前他找过的白严松,“严松,怎么样了?”

    “那个……小哥,你吩咐的事情我都办好了,长春这边的媒体我基本都找来了,辽宁电视台的、长春电视台的、广播电台的、新华社的,能找来的我都找来了!”白严松此时下意识的用一种跟上峰报告工作进度的态度说道。

    “恩,有劳了。”贾鸿渐拍了拍白严松的肩膀,“果然孙头儿说你进央视以后,10年内必定成为全国第一流的主持人之一,他对你相当看好,你要好好干,啊?”擦!贾鸿渐这姿态、这语气,要是不看他那才岁的脸,是不是像极了革命前辈鼓励晚辈的话?

    果然!虽然听着有点点别扭,但是白严松这时候可管不得那么多,他心里想着贾鸿渐这么正气十足、能为全国消费者出头的人,怎么可能撒谎骗他,对吧?再说了,贾鸿渐马上就要正式签合同进入新闻评论部当顾问了,还有必要骗他白严松么?他又不是小姑娘,从他身上又骗不到什么好处,对吧?

    贾鸿渐在进马俊人房间前叫了两个人,他先叫袁杨去把合同上的数字改掉,然后叫白严松把长春这里的媒体都找了过来。之所以找媒体,他不是想给马俊人施压,而是为了之后具体销售环节预热!是的,当时进屋的时候,贾鸿渐从来就没想到自己有失败的可能!既然是有着从历史里学来的杀手锏,他还会失败?当时的他已经在为后面好几步的事情在预先筹划了!

    跟白严松说完话之后,贾鸿渐也不凑热闹,他跟长春这里的媒体不熟,可不想出意外被好奇的记者给拍下来,他可是要当最终boss的人!怎么能这么早亮相呢?他一个人离开了人群,慢慢的溜达到了跑道附近,看着十几个十几二十岁的农村姑娘们在跑道上慢跑着。

    此时,外号是“东方神鹿”的20岁世界冠军王君霞正好跑完了一万米,她慢慢的绕场散步了半圈之后走到了贾鸿渐的身边。她冲着贾鸿渐点了点头,然后拿起旁边地上的矿泉水喝了起来,她身上到处都是汗水,连衣服都湿透了。

    贾鸿渐此时饶有趣味的看着王君霞,他对这田径妹子到是没啥兽欲,这妹子长得太朴实了,不太符合他的口味。不过就在这时,远处的三层小楼宿舍那里突然爆发了一阵惊呼,然后只见的在夕阳晚霞的衬托下一阵阵的镁光灯电弧光闪烁着。

    王君霞扭头看了看宿舍楼,然后好奇的扭头打量了下贾鸿渐,“你是来找马指导谈合作的吧?”,看到贾鸿渐点头后,她不解的问道,“那你为啥不在那嘎达?”

    “我不是太喜欢曝光在镁光灯下,”贾鸿渐很朴实的笑了起来,“就跟你们一样,你们就是喜欢傻傻的跑,不喜欢其他太多的商业事情。我也一样,喜欢默默的走我自己的路……而且……刚才我刚欺负了你们马指导……”

    “噗……”王君霞一口水喷了出来,连着咳嗽了好久,甚至引得周围的师妹们纷纷上来关心,她才停止了咳嗽。“你说啥?你,你刚欺负了马指导?”20岁的东方神鹿虚弱的大口喘气问道。“恩,谁让我来的时候,他欺负你们来着?所以我就欺负他了呗。”贾鸿渐模仿着真正岁少年的样子,很单纯的笑着回答道。

    他这一句话,直接把全部马家军的女子们注意力吸引了。“啥?你欺负了马指导?”“啥?你是为我们才欺负马魔……马指导的?”“啥?你能欺负马指导?你怎么欺负的?”本来一群围绕在王君霞身边的运动少女们一下跟王君霞一起围在了贾鸿渐身边。“呵呵,本来说是要给他一千万买他的配方,我给你们报仇,只给了他一百万,还让他答应了。”

    “一百万?”一群都不超过20岁的姑娘们纷纷惊讶于这个天文数字,甚至有人还开始换算一百万等于她们多少年的工资和奖金。可是,有个18岁的姑娘此时却心有不忍的突然开口道,“你家就算有钱也不该这么糟践啊?他那东西根本不值一百万,一分钱都不值!”周围的姑娘们纷纷捂住这18岁女孩儿的嘴,还纷纷四处张望,好像生怕周围有人听了去!

    “你是……李……莹?”贾鸿渐看着那18岁少女的脸,脑海里突然崩出来了一个名字。“你怎么知道的?”被队友捂着嘴的东北乡村少女惊讶了,像是看着未卜先知的神人一样傻傻的看着面前那个面容稚嫩的男生。

    “掐指算的……”贾鸿渐装模作样的捏了捏手指,然后突然一睁眼睛,“你是75年在鞍山出生的!从小就喜欢,全队里面,就你一个人又写日记的习惯,对不对?你还是这马家军的第一任队长,对不对?”

    此时可不止是那李莹了,周围一圈的马家军那直接都傻眼了,各个瞠目结舌的看着贾鸿渐说不出话来!为啥?因为这个李莹虽然是队长,但是成绩并不好,从来没在世界成年大赛里拿过任何名次!除非是辽宁体育系统内的,否则根本没人知道她是谁!

    看着少女们震撼了,贾鸿渐继续说道:“去年,你喜欢上了短跑队的一个男的……但是那男的有女朋友了,你去找人算命,那人说你一辈子都是当小妾的命,然后你就郁闷的大病了一场,躺了一个礼拜才能下床,是不是?你这辈子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在退役之后当记者,出书,是不是?”

    此时那群少女看着贾鸿渐的眼神可不止是震撼了,那简直就是看神人的眼神!天啊!就算是体育系统内部的人,有谁又会知道这些马家军内部的秘闻?更何况那种少女内心最隐秘的关于退役后的幻想,这种同队的队友都不一定知道的,他怎么知道的?

    “大师!请给小女子指点迷津!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日夜给大师祈祷,请大师一定要大慈大悲的给小女子指点迷津啊!”那18岁的马家军队长此时突然双膝一软跪在了贾鸿渐的身前,一脸虔诚的说道。

    “待山人算算,”贾鸿渐捏了捏指头,“你啊,心智太弱!去年给你算命的那家伙,只是个江湖骗子,不足为信。但是你有此产生心魔,如果不及早解脱,终会误了你姓名。本山人算下来,你这辈子至少有两次所爱非人,除去去年那次,退役之后还有一次,不过不要紧,30岁之前你必会遇到命中之人,不要气馁。40岁前你出书的梦想会实现,无需放弃。上天乃有好生之德,所以千万不要放弃努力,知道么?”……

    ……

    贾鸿渐为什么这么装神弄鬼?他不是为了好玩,而是想顺手救一个被马俊人和她自己所毁灭的女人。这个叫李莹的女人在退役后爱上了个有妇之夫,因为从懂事开始就在田径队域外隔绝,心智非常不成熟,又想起来了当年那个道士算命的内容,加上想成为记者的梦想破灭,服用安眠药自尽未果,1998年4月27日,她的尸体在沈阳棋盘山水库被工作人员发现。李莹之死是马家军悲剧里最浓重的一笔,享年25岁。

    ************

    求点求推荐票求收藏~

    ps:李莹确有其事,不过尊逝者讳,此处用了化名,但是事件一笔笔的都是真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