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问题就在前三排!
    用不了多久就能到哈尔滨站了,贾鸿渐一家人拿着行李站在车厢门口,周围围着正在拍摄的摄影团队。贾鸿渐此时非常如若无人的读书着,他读的是非常非常著名的刊物——《故事会》!这《故事会》虽然是凤姐很喜欢读的书,但是不管怎么说也是60年代就开始发行的刊物。

    贾鸿渐此时正在看着的是《故事会》里面一篇写今年3月份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本来要发射澳大利亚的澳星卫星时,因为设备故障紧急中止发射的惊险故事。他眼睛里虽然看的是这个引人入胜的紧张故事,但是实际上脑子里想的却是别的事情。在80年代末,中国好不容易得到了美国的卫星发射合同,和可以帮美国发射卫星,算是好不容易进入了国际商业卫星发射的市场。

    在90年代这么帮美国发射了几颗“亚洲”卫星,以及为美国的盟友们发射了几颗卫星后,慢慢摸清了中国航天发射能力的美国断然在99年通过法案禁止一切有美国零件的卫星、航天设备采用中国火箭发射……再加上美国在97年末拒绝中国加入国际宇宙空间站的事情,不得不让贾鸿渐感慨,果然美国到处都是共谍啊!

    如果美国不是到处充满着共谍,干吗他们要手把手的拉着中国进入国际商业卫星发射市场?难道他们不知道就算他们之后封锁中国,欧洲人还是会添中国人的脚丫?是的,在2005年,法国为了能在中国发射卫星,愣是多花了2000万欧元,制作了一颗完全没有美国零件的卫星,专门交给中国发射……这尼玛就是傲娇大小姐的倒贴吧?

    如果不是美国一脚把中国踢出了国际宇宙空间站的平台,那中国吃撑了才开发自己的“天宫”系列啊?那些潜伏在大洋彼岸,为了祖国航天事业的振兴,推动美国封锁祖国,刺激着祖国同胞奋发图强,发展出来自己的航天尖端技术,这不是爱国还是什么?所谓“问题就在前三排,根子就在主席台”,这话用来形容比尔-拉链门-克林顿,乔治-猴子-布什和巴拉克-**-奥巴马,都非常的合适嘛。

    下了火车,一行人来到了哈尔滨火车站门口的广场上。白严松这个时候悄声问贾鸿渐道:“小哥,为什么你不让我找这边的熟人帮忙安排住处?”是的,本来从辽宁买了来哈尔滨的火车票后,贾鸿渐就制止了白严松想找人在这里安排住处的好意。“那王洪成在这里的势力咱们都没弄明白,直接找人帮忙……万一被他听到了风声怎么办?”贾鸿渐解释道。

    在贾鸿渐看来,如果王洪成都能搞定哈工大的两位教授,都能搞定市政府开绿灯让公交车用他的水变成油技术,能骗得民间投资几百万给他搞研究,他难道不会找媒体方面的人帮忙敲边鼓?那贾鸿渐一行人来的时候,还没弄清敌我呢就直接找人帮忙,万一被人卖了怎么办?

    白严松本来这时候还有点不以为意,觉得贾鸿渐太过于谨慎。他本来想着自己现在都成央视的人了,往全国哪儿一戳,然后一亮记者证,别人不都的低头三分的?更别说还都是宣传口内部的同行了,打个招呼要帮忙,对方还会透漏风声?不过这一切的想法,当白严松跟贾鸿渐一家人坐着昌河牌的面的找好点的旅馆的时候,他突然看到哈尔滨的大街上空横挂着一条红色的横幅。在这个横幅上写着几个白色的大字——“从今进入伟大的洪成时代!”

    一看到这标语,白严松直接就愣了,直到半晌之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到底看到了什么!“这是什么意思?这标语写的怎么那么……像是歌颂领导人的?他王洪成难道在哈尔滨都到了有国家领导人一般的身份了?哈尔滨政府到底在干什么?还有没有党性了?”正在他这么想的时候,突然听到后面摄制组乘坐的面的紧急的一个刹车,然后一帮子摄影记者从车上跳了下来,狂奔着跑回到了那横幅前开始拍摄了起来!

    白严松张了张嘴,下意识的扭头去看身边的贾鸿渐,只见他此时一脸严肃的思考着什么。“小哥……刚才那横幅……那横幅你看到了么?”白严松这时候感觉自己声带都在颤抖,他都快不会说话了!

    “看到了,”贾鸿渐微微点了点头,“没想到哈尔滨这里的情况是这样的……”。

    是的,贾鸿渐看到了那个横幅之后就感觉到情况棘手了,他之前没想到王洪成能在哈尔滨混到这个地步,他本来以为王洪成最多也就是搞定了几个教授、几个当地政府掌权的。可是看到那样的标语之后,他觉得不会这么简单。能这么当街拉横幅捧臭脚,这起码证明当地政府已经大半部分沦陷了,至少大半部分是在无意识的为虎作伥。

    按理来说王洪成那样一个小学四年级就被学校开除的半文盲,一个以前的公交车司机,不可能有这样的实力啊!是不是?如果一个半文盲、公交车司机、玩水变油这种无脑骗局的骗子都能拉起来这么大的势力,那他贾鸿渐这样的人杰,是不是应该独占了东南当军阀了?如果王洪成一个上了小学4年就能被学校开除两会的半文盲都能混成哈尔滨这个省城的土霸王,那外国人肯定得认为十几亿中国人里没聪明人了吧?

    “莫非是背后有势力?”贾鸿渐开始琢磨着他记忆中的王洪成。上辈子这个年龄的贾鸿渐就是个傻乎乎的少年,整天就只知道在学校学习、玩,对这种社会信息不太关注。不过隐约残留的一些记忆告诉贾鸿渐,貌似是有军队的公司投资给过王洪成,跟他一起建立了洪成科技公司。军队有公司并不稀奇,在这个年代因为之前的百万大裁军以及国家资源向经济领域倾斜,军费少的那叫一个可怜,为了能活下去,军队纷纷开设自己的公司在民间赚钱,至少在这个年代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不过这样的一个信息却是让贾鸿渐考虑着王洪成的背后会不会是东北这边的军区。如果说是东北这边军区的人因为入股了,所以给王洪成撑腰的话,当地政府说不定想着有军队肯定,再加上有学者鼓吹,所以一定没问题,然后才大吹特吹?

    “不对!”贾鸿渐此时否决了之前的想法,“地方官场上的人精的都跟猴儿一样,不是一个系统里,不是上司点头认可,他们会玩的这么疯?不然被直属的上司责问了,军队能帮他们分责?难道根子是在黑龙江省政府?”

    想到了这里,贾鸿渐微微点了点头,他觉得差不多应该问题就出在省政府的环节上了。而且看样子,那个省政府里给王洪成撑腰的人地位应该还不低,怎么也得到副省长、省长的级别了。然后再加上媒体、学术界、军方的鼎力支持,他王洪成不想成为哈尔滨的土霸王还不行了呢!

    等找到了宾馆之后,靠着白严松他们的介绍信,贾鸿渐一家人住进了宾馆。进了自己的房间之后,贾鸿渐坐在床边又思考了起来,现在看着王洪成势力如此,本来他想着能简简单单就扫荡掉的打假计划现在看来是行不通了。如果他按照之前的想法去王洪成那里买了水基燃料膨化剂,然后去黑龙江的科技部门检测,再去法院打官司索赔,这说不定直接就被当地的王洪成势力给直接扔出黑龙江了!

    想着,贾鸿渐站起身来,去白严松他们的房间里拿了一包烟就往外走,走到楼梯口附近正好看到有个老大爷在打扫卫生。“大爷,跟您打听点儿事儿,您抽根?”说着,贾鸿渐很熟练的散了根烟给老头儿。

    “大爷啊,我刚才在来的路上啊,看到你们这嘎达王洪成的横幅了,你说这王洪成的水变成油是真的还是假的?”贾鸿渐一边给老大爷点着了烟一边问道。

    “那还有假啊?肯定得是真的呗!”那老大爷美滋滋的嘬了一口这个年代顶级的香烟红塔山,然后说道,“你想啊,这省政府都说是真的了,这哈工大都说是真的了,这哈尔滨的公安局长都说是真的了,那能有假么?肯定不能!”

    “省政府都说是真的了?”贾鸿渐保持着脸色未变,问道。

    “说了!而且吧,前两天王洪成的公司开业的时候,那俺们副省长,还有哈工大的校长和书记,那都去剪彩了!然后我听他们说吧,今天?对,今天下午还有国家计委的领导来考察王洪成的水变油过程呢!这要是通过了,那就是国家重点工程了,知道不?”

    “国家纪委?管纪律的来干吗?纪委只能双规,不管重点工程吧?”贾鸿渐此时有点惊讶的问道。

    老大爷此时笑着拍了下大腿,解释道:“哎呀,我说你听岔了!不是纪委,不是纪律委员会,是计委,国家计划委员会,管计划经济的那个!”

    一听到这里,贾鸿渐就明白了过来。这个所谓的国家计委,就是国家计划委员会,简而言之就是在计划经济年代设定各种宏观计划甚至指定哪种产品生产多少的超牛x部门。不过到了88年,国家计委和国家经贸委合并,之后的国家计委就变成了后世的发改委一样的角色,更多的负责管理宏观经济面。而且,到了98年,国家计委就会再吞并几个部门,然后变身成21世纪中国的超自然因果律武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简称发改委!

    如果是中央计委的人要来考察的话,那寻机当场戳穿他王洪成的把戏,应该就能顺利搞定了吧?然后白严松他们该去偷拍政府部门就去偷拍,质量万里行的该去调查哈尔滨的工商部门就去调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贾鸿渐如此想道。

    *******

    恩,预先说一下,本章以及后面章节所出现的王洪成各种信息均为真,些许小细节会为了故事性而作细微处理。不查资料不知道,橘子当初也是没想到王洪成一个半文盲能混到这种地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