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后生可畏
    “对了,王姐,不知道让你帮个忙行不?”贾鸿渐随后说出了想让王蔻兰帮忙通知记者还有帮忙找发布会场地的事情。“行!有什么不行的?一句话的事情!”王蔻兰很爽快的点头答应了下来,她现在是看出来了,贾鸿渐这小子不是说以后肯定了不起,而是转眼之间就会了不起!这种注定要瞬间上位的强人,不敢进帮忙办事拉关系抱大腿,还等什么?

    之后,贾鸿渐和罗老爷子还有王蔻兰等人又聊了一会儿,等到了该陪老爷子出去吃饭的时候,贾鸿渐就跟在罗老爷子身后出了门。这次还专门有车来接老爷子,想来应该是以前罗老爷子没退休时候的配车,现在退休了也能用,不过估计老爷子自己不太肯天天公器私用。

    坐上了普桑,经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来到了静安区一个两层全木结构的小楼前面。这小楼外表看起来就像是解放前造的私人住家,占地并不大,小楼门口写着“上海人家”四个字。

    “这饭店啊,以前刚解放的时候是私人经营的,后来公私合营的时候我还来吃过,不过再后来就没了,最近这几年才重新开了起来。”罗老爷子看着这小楼一点感慨的跟贾鸿渐介绍道。

    随着老爷子进了饭店,贾鸿渐还真发现这饭店真不大,一层楼大概也就是几十平方米,跟后世的饭店比起来都有点算得上局促了。当他跟着老爷子进了二楼的包厢之后,就只见里面已经有三个老爷子等在里面了。

    此时就听着罗老爷子介绍了起来,“来来来,认识一下,这是小贾,贾鸿渐,岁。这三位呢,这个高个子的是董爷爷,这个矮个子的是张爷爷,这个中不溜的是朱爷爷……”随着老爷子的介绍,贾鸿渐分别跟三位老人问好。三位老人回了贾鸿渐的问好后,不约而同的稍微有点诧异的看向罗老爷子,仿佛是在疑惑老罗领这么一个非亲非故的人来干嘛,不过他们并没有问出口,罗老爷子也没回答。

    看着几个老爷子都落座了以后,贾鸿渐此时也不闲着,直接拿起了桌子上的菜单充当起了服务员。“几位爷爷今天想吃点什么?要不要点酒?”他这样机灵的做派,一下倒是让本来还有点疑惑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的三个老人顿时眼前亮了一下。“点三瓶黄酒?我那老婆,限制的我啊,一点酒都不让我碰……”高个子声音洪亮的董老爷子跟小孩儿一样的问道。

    “行吧,点上,你这老小子,这辈子就是离不开酒了是吧?”罗老爷子调笑老战友道。

    不多时,贾鸿渐就把老爷子们要点的菜都记了下来,然后他也不招呼服务员进来,而是本身就当自己是服务员似的拿着菜单就下了楼。看着贾鸿渐关门下楼了,本来还跟老小孩儿一样的董老爷子开口问罗老道:“老罗啊,你带这小朋友过来,是?”

    罗老一抬头,只看三个老战友都抬头看着他,“呵呵,这小贾么,人品过的去,而且本身很有想法,很有上进心,他就是在电视上打假的那个贾鸿渐。我啊,眼看着就老了,看到这样良才美玉的年轻人啊,总是想着帮一把。对了,老张,上次我给你的稿子,让你当内参报上去的那个,就是他写的……”

    罗老的这话直接把一直沉默的老张弄愣了,这老张看了罗老半天,才开口问道:“那个,是他写的?”

    “是啊,不然你以为呢?我能写出来那种文章么?哈哈!”罗老爷子哈哈大笑着说道,“我可没那小子能看的那么远,你们是不知道,这小子在8月份刚来我家的时候,就看准了哈尔滨那边肯定会批准公交车采用王洪成的东西,结果现在验证了吧?”

    听到这里,精瘦而矮的老张并没有说什么,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就在这个时候,贾鸿渐带着服务员进来上冷菜,此时的他表现的简直就像是个饭店的大堂经理,指挥着服务员非常熟练。

    此时饭桌前的四位老人都没说话,每个人都在静静的打量着贾鸿渐,如果说之前罗老爷子的话只是让他们开始对贾鸿渐好奇的话,那么现在他们看着贾鸿渐这么熟练的指挥着服务员,则是亲身感觉到了贾鸿渐不同于同龄人的地方。

    等服务员上完冷菜了,贾鸿渐此时还特热情的问道:“几位爷爷要不要热毛巾擦擦脸擦擦手什么的?要的话我这就让他们准备……”啧啧,贾鸿渐这服务意识,直接让几个老爷子那都不太好意思了。一直没说话的朱老爷子此时直接就说道:“好了小贾,你坐下歇歇吧,自从进屋来了以后你一直就在忙前忙后的,让我们这些老家伙怎么好意思?”

    贾鸿渐腼腆的笑着坐下了,他还真没想到这个年代的人见到了“海底捞”那样的近似完美的服务之后,会不好意思到这种程度。想当年他跟妹子去吃海底捞,一边排队一边玩电脑一边看杂志,旁边还有擦鞋的、美甲的,还有免费的无限量零食提供,还有热情无比的服务员,这一切要是让这些老爷子们经历一次,他们会不会以为自己变成了古时候的皇帝了?

    “小贾是吧?我听老罗说,那篇分析分税制和未来房地产市场的文章是你写的?”此时老张抬起昏黄的眼睛,盯着贾鸿渐问道。

    “算是吧,写的不好,让张爷爷见笑了。”贾鸿渐谦虚道,他可不是什么时候都特别狂的傻瓜,他很明白什么时候可以狂,什么时候要装乖宝宝。

    “说说看你是怎么想到那些的?”张老爷子这是要开始考校贾鸿渐啊!

    “哦,怎么说呢,我就是把地方政府的人当成普通人来考虑,这样就很容易得到他们未来的行为模式……”贾鸿渐想了想说道,“我倒不是说地方政府的领导干部觉悟不够,而是实际带入到他们将会面对的环境里,这样才能判断出他们会怎么做。”

    他说道了这里停了一下,发现老爷子们对他这样充满了“党性”的言论没什么反感,便继续说了下去:“您看,中央能给的编制肯定是有限的,就算编制是无限的,地方单位、政府能拿到的拨款和税款是有限的。但是现在外资进来的越来越多,民营企业也越来越多,然后这些企业需要的劳动力也越来越多,最后就会出现广东那边的民工现象,就是农民进城打工。这样一来流动人口大增,地方单位和政府的工作量增大的太多,但是人手不够,只能外聘。但是分税制导致手里的钱又少,到最后,地方政府和单位只能考虑开源……”

    贾鸿渐停了一下,观察了一下听众们的反应,然后继续把后世的历史当成他自己的判断说了起来:“怎么开源呢?最正当的手段就是转让土地,就是把房地产炒起来。房价起来了,土地就升值了,于是地方政府就可以拿到更多的钱来请人做事、开小金库,等到土地都卖光了,他们就会轮流拆掉旧城区,把旧城区的土地转卖出去盖新房,这又是一次升值的机会……这样的做法,可以说是完全不违规,而且来的钱也完全合法,没人能说他们什么,只不过最后倒霉的是老百姓而已……”

    其实贾鸿渐说的这些,都是后世从网上了解来的。比如说他就有当某地地税头头的朋友,那朋友手底下一共就20个人的正式编制,去掉关系户吃空饷的,就小猫两三只能干正事儿,但是要忙的活却是三五十人才能干完的,上面又不给拨款又不给编制,只是轻飘飘的丢下来一句“困难你们自己多克服”。弄到最后那朋友只能卖脸去找当地企业要“赞助”,再以此赞助来外聘“临时工”来完成组织给的任务。

    但是这么一来二去之后,地税部门完全就是欠了企业的人情,他们完全跟企业成了哥们儿,如果地税的头头有上进心还可能会想着要表现一下,如果没什么上进心,那真是跟企业穿一条裤子跟上面对抗了……

    不过这些话贾鸿渐并不打算说出来,他觉得这些“预测”太没党性了,不知道那些老爷子们接受不接受的了。

    此时现场的三位老爷子都在思考着贾鸿渐的话,不得不承认的是,他们还真觉得贾鸿渐这样的推断很有可能。他们以前工作的时候哪儿没有碰到需要克服的困难?但是需要克服的时候,当然就找不会犯错误的方法来。至少卖土地这个办法,在现在看来的确是不违反规定的……

    “后生可畏啊……”此时老张突然这么感慨道,“看着小贾这样的年轻人都能看这么远,还真是不得不感叹我们老了啊,怪不得**说未来总归是你们的,哈哈……”

    他这么一句话,就直接冲散了刚才的那种凝重的氛围……

    *******

    求点求票求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