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内参清样
    “小贾啊,我前段时间偶尔听到有些老人家对你知假买假的事情可是有点微词啊……”人高马大声音洪亮的董老爷子似笑非笑的看着贾鸿渐说道。“是么?他们怎么说的?”贾鸿渐饶有兴趣的笑着问道,表现的涵养非常好。“他们认为你这样有点哗众取宠,有点过于精明了,像是故意吵着想收人关注一样……”董老爷子说完,就开始观察贾鸿渐的反应。

    贾鸿渐听后一笑,“我又不是人民币,怎么可能让每个人都喜欢呢。”他这句后世网上经常出现的自嘲倒是一下让几个老人家眼前一亮,“再说了,按照**的理论来分析的话,谁是老百姓的敌人,谁是老百姓的朋友?我觉得就算我目的不是100%的要为人民服务,还夹杂了一些为自己谋利的想法,但是也算是可以联合的一部分吧?不管怎么说客观上都对净化市场有好处吧?”

    呦!他的这套言论那可是更加让几位老爷子们觉得他与众不同了。如果说之前贾鸿渐对未来分税制形式的分析是一头钻进经济学的大能也能做出来的话,那么现在这种很成熟的心态,这种时刻很清醒自己是在什么阵营以及自己处于社会什么地位的心态,那就不是一般人会有的了!

    “你还分析过自己在社会阵营里的位置?”话不多的老张突然这样问道。

    “小时后我挺喜欢看**全集的,”贾鸿渐面不红心不跳的撒谎道,“所以看多了之后,有些东西就会一直留在脑海里。比如主次矛盾的分析,比如敌我的分析,比如对敌斗争的艺术——拉拢大多数,孤立少数,坚决打击极少数……”

    “鸿渐啊,这菜怎么还没上来,你帮我们去催一下吧。”罗老爷子突然用了一个很明显要支开贾鸿渐的理由。贾鸿渐当然听懂了,但是他笑了笑没说什么就出了门。

    看着贾鸿渐出了门,罗老爷子就问道:“怎么样,这小子跟一般人不一样吧?”那三位老爷子点了点头,一直笑呵呵打圆场的朱老爷子也收起了笑容,说道:“这孩子啊……捉摸不透,看不透,不过我觉得,他以后不是大贤就是大奸……”

    “大奸不至于吧,要是真的大奸的话,他不用再我们面前表露这些不同,只要闷头赢得我们好感就行。我倒是觉得他这么不做作不隐藏的把所有的东西都表现出来,反而是一种诚实。”一直话很少的张老爷子开口说道。

    “是啊,我也是这么看的。”罗老爷子点了点头,“这小鸿渐跟别人太不一样了,总是让我感觉他十几岁的人就有了三四十岁人的见识,这样等到他三四十岁的时候那还了得了?不过他的人品我觉得还是信得过的……”

    同一时间,一份新的《内参清样》摆上了全国所有省级及以上领导的案头。在这份别称为《国内动态清样》的《内参清样》上,刊登了一份《人民日报》选编的文章,名字叫做《应正确看待王洪成的发明》。

    在这篇由《人民日报》的驻黑龙江记者者武培震以及黑龙江日报记者冯之洁两人起草的文章开头,很稀奇的出现了一段“编者按”。内参这种秘密刊物里面,一直讲究的是客观如实报道,尽量减少记者的主观评论,所以这样明确表明作者主观态度的“编者按”倒是非常的引人注意。

    这段编者按是这样的——“现在,社会上对此事争议很大。此文的两位作者认为,他们在当地工作,经过几年观察,觉得这件事是真实的,如能推广,对国家的经济建设将有不可估量的巨大作用。他们愿以个人名义向中央反映。现刊出,供领导参阅。”

    在之后的文章里,两个记者还描述了打量的科学验证的场景——“1993年3月19日,沈阳冶炼厂在一台3t/n蒸汽锅炉上成功地应用了洪成重油膨化燃料。此种燃料以59%的重油和41%的水配制,经仪器监测,每吨产汽量和使用重油的每吨产汽量基本相同,且燃烧效果良好,燃烧值没有降低。此种燃料完全不同于其它的重油乳化技术,它除了能够使重油在燃烧过程中充分雾化之外,还能增加热值。”

    “今年初,黑龙江地区某铁路局两次在三棵树机务段柴油机车实验站进行洪成膨化燃料使用状况实验。2月6日,用677%的水和3%的20号柴油配制,实验用国家标准的微机监测。无论空载实验还是加载实验,发现柴油机车起动特性、减速特性及各时期运转声音正常、尾气很小。3月7日,该实验站再次实验。此次用735%的水和265%的—20号轻柴油配制,机车共运转125分钟,平稳、正常。将此种燃料与-20号轻柴油对比分析,用量下降65%(实际节油率大致为并且各缸平均排气温度下降76c,标称转速每分钟提高436%,试验后抽检4个喷油器和2个高压油泵柱塞付,发现技术状况全部良好。实验结论为‘洪成新能源完全能够满足铁路内燃机车的需要,并且在功率、油耗、排气、温度等重要技术参数指标方面优于轻柴油’”

    在这篇文章的最后,两位记者如此写道——“还有人对王洪成的科研成果未经过国家级科研部门鉴定而持怀疑态度,希望由国家级科研机关来评判王洪成的发明。这种要求并不过分,问题是由谁来鉴定,这不是一两个人说了就算数的。”

    “不能只注重科学实验的验证,应同时注重生产实践的验证……”

    *******

    跟老爷子吃晚饭的时候,时间并不晚,才8点多,贾鸿渐回家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坐着公交车踏上了回校的路。当他刚回到寝室,惊喜的贾景行和赵子元就围了上来。“叔,签下来马俊人秘方的是我叔公没错吧?”贾景行一副得意表情的问道。

    贾鸿渐点了点头,随即就看到贾景行得意洋洋的对赵子元说道:“怎么样子元,我说是我叔家签下来的吧?”那赵子元此时兴奋的就跟看到了大明星一样,双眼冒光合不拢嘴的惊呼道:“鸿渐哥你家太nb了!居然签下来了那秘方,之后是要做成滋补品发售吧?到时候能给我们这些同学一人一盒不?”看到了贾鸿渐点头应允后,这赵子元那是更美了:“擦!我也能喝上世界冠军的专用汤剂了!而且这做汤剂的公司的公子还是我寝室的!哈哈哈,鸿渐哥,我回头跟我那些邻居们显摆一下没关系吧?”

    “没关系。”贾鸿渐笑着点了点头,他当初选择用饥饿营销的方法,就料到了肯定有这样的后果,现在的场面可以说也是他想要的。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就只见叶子很平静的拿着脸盆进了屋,“室长,有你的电话,好像还是长途,那人让你快点接。”

    “长途?”贾鸿渐此时愣了一下,他不认识多少人是需要急切到打长途电话到他寝室来找他的啊。迷茫的他走到了一层楼的楼梯口处,拿起了那公用电话一听,只听得听筒里传来了一个颇为熟悉的女声。

    “贾鸿渐!你猜我是谁?”一个鬼灵精怪的声音如此叫道。

    “小芳?”贾鸿渐的恶趣味上来了,故意喊错名字。

    “小芳?不是!再猜!”那边的鬼灵精怪的女声貌似已经有点生气了。

    “那是小红?小红是你吧?哎呀,不好意思啊,刚才猜错了……”贾鸿渐恶趣味满点的故意说道。

    “还有个小红?贾鸿渐,你!你!你,你再猜!”鬼灵精怪的女声明显生气起来了,不过最后她还是压住了自己的火气。

    “行了,叶静,我编不出来了,什么小芳小红的,花了我多少脑细胞啊,你居然都不上钩……”贾鸿渐看拨撩小姑娘快到了极限,也就不逗她了。

    “哼,这下终于猜出来了?不是花了多少脑细胞,是好不容易才想起来我是谁吧?整天都忙着跟什么小芳小红在玩吧?哼!”那鬼灵精怪的叶静此时果断的开始作了起来。

    贾鸿渐笑了笑,等了一会儿才问道,“刚才故意逗你呢,怎么样,你现在是在国内啊还是到美利坚了啊?”

    叶静看了看窗户外面的马萨诸塞州朝阳,用她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撒娇语气问贾鸿渐道:“你猜?”

    “我猜啊……美国?”

    “你怎么猜到的?”

    “我派人跟踪你的啊。”

    两人就这么隔着大洋,通过线路绕过地球的一半互相乱聊着……

    ***********

    注:《内参清样》又称“国内动态清样”,一般每天1-2期,报道国内突发重大事件和党内高层指示。为绝密级,但发行范围比《内参副页》要宽。1987年以后才开始向省级领导人开放。

    本章中出现的这篇鼓吹水变成油技术的文章,原载于1993年6月17日《内刊清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