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王黛韵的来信
    和叶静的电话足足打了一个小时,基本上任何比较实际的话题都没有涉及,两个人一个小时就聊一些鸡毛蒜皮风花雪月,聊喜欢吃咸豆浆还是甜豆浆。到了最后,那还是贾鸿渐不好意思让叶静花太多越洋电话费才逼着她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回到寝室之后,贾鸿渐就看到正在喝易拉罐可口可乐的贾景行突然从书桌里拿出了好几封信递了过来。“叔,这是你不在的时候寄给你的信。”贾鸿渐接过来一看,一共5封信,信封上都是出自一个人的娟秀字体,看起来像是个姑娘写来的。信封的右下写着地址“上海市长宁区江苏路5号”,但是没写任何的寄信人人名。

    “江苏路5号?”贾鸿渐一边拆着信一边想着,“好像是市三女中那边?”拆了信封拿出来信纸一看,果然还就是市三女中的王黛韵写来的。这王黛韵就是贾鸿渐刚重生没几天的时候在火车上碰到的那个哮喘的漂亮姑娘。虽然相隔的时间差不多才一个月,但是这段时间贾鸿渐经历的事情太多,还真差点把这王黛韵给忘了。

    第一封信写的中规中矩,抬头是“贾鸿渐同学你好”,一点暧昧的地方都没有。下面的整封信……怎么说呢,有点让贾鸿渐误以为自己是收到了21世纪的广告信件。这单纯的有点可爱的王黛韵在进入了上海市第三女子中学之后,在这信里几乎把市三女中的历史都给贾鸿渐复述了一遍。什么前身是上海市唯一的一所公办女子重点中学啊,是什么宋氏三姐妹都读过的中学啊,是什么张爱玲读过的中学啊,什么今年对清华、北大两所学府的升学率将近50%啊……这很亮瞎贾鸿渐狗眼是没错,但是他贾鸿渐是男的啊,没办法去上市三女中啊……

    好吧,这只是贾鸿渐心里的吐槽,他也明白这是王黛韵有点太单纯,这封信也许是这姑娘长这么大第一次主动给男生写信,所以不知道写什么最后写成了广告信也是很可以理解的。在这封信的最后,王黛韵还鼓励贾鸿渐努力学习,希望以后贾鸿渐能考上大学,并且他表示贾鸿渐如果理科差的话,她可以用业余时间给贾鸿渐补课,还问贾鸿渐比较想考上海的大学还是北京的大学……

    看到了这里,贾鸿渐才想起来王黛韵那算的上美艳的少女好像还不知道他是在一个升学率基本上100%的学校里读书,还以为他是个偏科偏的很严重的文科男。想到了这里,他笑了起来。到了第二封信,是王黛韵看到了贾鸿渐去北京参加《东方时空》特别节目后写的。在信里,这美艳的青春少女给予了贾鸿渐极大的好评,甚至她声称将永远支持贾鸿渐……这信看起来好像倒是有了那么一点点的暧昧气息,虽然文字表面看不出来什么,但是文字之外的那种若有若无的暧昧感觉贾鸿渐倒是感觉到了。

    第三封信是王黛韵疑惑贾鸿渐是不是之前没有收到信,然后对邮电系统展开了一番很可爱、几乎无力的批判。到了第四封第五封,那王黛韵先是愤怒的批判了邮电局,到后来开始疑惑是不是贾鸿渐不想跟她通信所以才不回,在第五封信的结尾她还写道如果贾鸿渐不给她回信的话,她以后不会再写信骚扰他了。

    “噗,这丫头太可爱了。”贾鸿渐看完了第五封信后笑了起来,他这段时间是太忙了,开学到现在的20天里,他有差不多十天的时间根本就不在学校里,加上邮电局的些许延迟才一封信都没看到,谁知到那丫头居然还胡乱想着是他看不上她。

    笑完,贾鸿渐拿出了信纸开始写回信。在回信里,他丝毫没有表露自己的真实情况,而是顺着王黛韵的话答应了她的补课,还在信里的夸奖了一下她,把她说的简直就像是当代的弗洛伦斯-南丁格尔。(注)同时,贾鸿渐还跟王黛韵表示了道歉,说明了自己这段时间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外地跑,甚至之前还跑去了东北做了点大事。最后,他还声称自己非常感谢王黛韵的来信,表示她的来信完全没有骚扰自己的意思……

    把信写完了之后,贾鸿渐隐约听到走廊里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他走到门口一看,貌似又有他的电话。“娘的,没有手机就是不方便啊。”贾鸿渐一边走向公用电话一边想着过几天干脆跟家里要钱去买台诺基亚的手机吧。反正今年诺基亚已经开始进驻了中国市场,推广gs-m信号的手机和基站设备。“科技以换壳为本……”他一边学着未来诺基亚广告里面的台词,一边念着吐槽诺基亚手机功能差的话接起了电话。

    “喂,小鸿渐么?我是小莉姿的爷爷。”电话听筒里传来了这样的声音,一听是罗老爷子打来的,贾鸿渐赶忙跟老爷子问好,“罗爷爷这么晚打电话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也算不上什么太重要的事情,就是跟你说声想让你把你去北边打假的所见所谓给写成一篇文章,尽量写的客观中立一点,写好了以后给我就行了……”罗老爷子说道。

    一听这话,贾鸿渐顿时猜到了是怎么回事。这不外乎就是罗老爷子听到了他复述的那些达官贵人居然还相信王洪成的水变成油之后,有点气愤的想让他写文章给上面的人看吧?其实贾鸿渐挺想知道自己的文章到底是登上了什么平台,到底是能给乡镇领导和军队营级干部等基层干部看的、虽然表明是秘密刊物但是基本可以去邮局直接凭工作证订阅的《内参选编》呢,还是只给省部级以上干部看的、有专人隔天上门回收销毁的绝密级刊物《内参清样》呢,还是传说中的《内参副页》——只给总书记、政治局常委、国家主席、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总理、政协主席、军委主席、中纪委书记,以及传说人物扎堆的中顾委看的呢?

    他其实挺好奇的,不过他也知道不能问。老爷子这种不说明白就让他写,不外乎是在考验他的心性和人品的同时,也是在保护他的成长,免得他知道了写给谁看后翘尾巴或者没兴趣。

    “行嘞,那我今天晚上就尽量弄个草稿出来,绝对不给您丢脸。”贾鸿渐按照标准革命小将的方式回答道。

    回到了寝室以后,贾鸿渐坐在桌前考虑着要怎么下笔。本来如果要是知道受众是谁的话,贾鸿渐还真能根据对反的身份来设计怎么写。不管怎么说贾鸿渐都是在上海这个过于精明的城市长大的,就算他性格再北方,也会被潜移默化一些算计的习惯。前世的贾鸿渐那要真心想算计起来,可是精到让人叹为观止的!

    比如说,参加宴会的时候,贾鸿渐要想认识什么官员或者老板了,他就会找对方起身要去洗手间的功夫跟对方一起去,然后路上装成偶遇的样子随便聊几句,接着故意露出来一些对方会感兴趣的话题,最后跟对方在洗手间里聊个半小时,约下来下次详谈的时间。

    如果对方膀胱十分坚韧,死都不去卫生间的话,贾鸿渐照样有招儿!比如什么假装经过对方身后,结果不小心碰掉了对方挂在椅背上的包啊、外衣啊什么的,然后趁着帮对方捡东西和道歉的功夫赶紧丢出来对方感兴趣的话题。

    而现在罗老爷子根本不说清楚到底是什么平台,他贾鸿渐也没办法按照受众的水平来写,也只能写的比较客观,尽量不夹杂进个人的观点。

    等到了第二天,贾鸿渐一出现在班级内,整个高一五班沸腾了!特别是在贾景行这个家伙到处渲染贾鸿渐一家签下了马俊人秘方的情况下,几乎全班同学都围在了贾鸿渐身边打听着签约的经过。为了满足群众的需求,贾鸿渐临时编了个过程曲折不已,但是最后又让人激动不已的故事。

    在这个故事里,马俊人一开始根本就不愿意见贾鸿渐一家,说是死都不会卖——哪怕真是拿出了1000万元的现金给他都不卖,不卖!但是贾鸿渐的老爹那是费尽了口舌,差点就学了三顾茅庐和程门立雪的桥段了,最终才说服了马俊人。而马俊人则是被他家的真诚和计划所打动,甚至还主动提出要降低收购款项……

    啧啧,贾鸿渐觉得自己临时编的故事,那真可以写成一篇文,然后发到《读者》或者《故事会》这样刊物上去,拿个一千字一百块的稿费什么的。

    而在同一时间,孙宇胜被叫进了央视的台长室,他看到台长杨光的桌上摆着一个抬头是“关于暂时停止制作关于王洪成技术真假与否电视节目的通知”……

    ******

    弗洛伦斯-南丁格尔,被称为是“提灯女神”,世界上第一个真正的护士,开创了现代医疗护理事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