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发飙
    “小孙啊,这个文件你自己看吧。”台长杨光叹了一口气把文件交给了孙宇胜。孙宇胜接过一看,只见文件上写着“近期社会上对王洪成水变成油技术的质疑,鉴于种种原因,现决定如下:各单位立即停止对王洪成水变成油技术真假与否的节目制作,等到国家有关部门对该技术进行过验证后方可播出……”

    “台长,这是什么意思?”孙宇胜不服的抬头问道。“你说是什么意思?”台长杨光此时也颇为不爽的反问孙宇胜道。孙宇胜这时候就有点急了:“但是这文件表面上说是不让制作真假与否,好像表面上是各打五十大板,但是实际上是拉偏架啊!现在就我们和质量万里行在打他们的假,这禁令一下来我们两个节目不能播了,但是王洪成还可以拍别的推广节目啊,那推广节目又没讨论真假……这也太混蛋了吧?”

    “组织下的命令不是给你讨价还价的!”杨光这时候瞪了孙宇胜一眼,大声吼道,“理解了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在执行的过程中加深理解,这你都不懂?你以为整个广电系统就是给你过家家玩的?你以为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骂了一通孙宇胜后,杨光没好气的瞪了孙宇胜半天,到了最后,他叹了口气,低声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这是拉偏架?你以为我刚收到这文件的时候没跟上面争取过?你以为就你一个人看得出来那王洪成就是个骗子?恩?一点斗争的艺术都不知道!整天就知道咋咋呼呼的闷头冲!这样以后要是你当台长了,这央视没几天就解散了!”

    听了老领导这么爱护的一通批评,孙宇胜也收起了气焰,皱着眉头问老领导道:“那您说怎么办?咱们就真要听他们的停止制作了?要是这样的话我不服气我这《焦点访谈》怎么说也是中央高层领导直接指示开的啊,不是说让我做大胆的做舆论监督么?怎么现在我刚要听话的开始监督他们就不让我做了?……”

    “你说说你!”杨光这时候真是恨不得要脱下鞋子用鞋底抽孙宇胜了,“我真是瞎了眼了,当初怎么看中了你这家伙,还把你提拔了起来?恩?你那脑子是用来干嘛的?文件说不让制作你就乖乖不制作了?制作完了暂时不播出不就是了!等待时机变化,笨!当初我是怎么跟你们说的?恩?时间紧、任务重、绕过真理部!混小子你都给我忘光了吧?”

    “台长你的意思是?”孙宇胜这时候眼睛一下亮了起来,赶忙讨好一般的一张笑脸对着老领导。“你先回去完成制作,我去看看有没有路子好做工作。能做通工作了你那边直接就播,实在做不通工作了……到时候再想办法打擦边球吧。”

    等到回到了新闻评论部,孙宇胜开了个工作会议,把台长的话转达给了工作人员们。开完了会之后,他想了想还是决定打个电话给贾鸿渐说声。不管怎么样,当初他都跟贾鸿渐说过基本上国庆节就要播出,现在看着情况就算最后能播出也不一定能赶得上十一了,他怎么也得对贾鸿渐通个风交代一下。

    于是,当天晚上,在寝室里正在修改那个给罗老爷子文章的贾鸿渐接到了孙宇胜的这个电话。本来还心情挺好的贾鸿渐听了孙宇胜的转述之后,那脸黑的基本直接能演包公了。

    “鸿渐啊,没事,你别太担心,啊?我们台长会去广播电视部里面做做工作,里面的几个头头都是我们央视的老领导,应该没问题的,而且水军易也去找他的同事向上面反映了。这片子最多就是迟一点播出,不会真被卡住的……”

    虽然孙宇胜说的挺好、挺安慰人的,但是贾鸿渐能真信么?这种安慰人的话他前世说的多了去了!这种话那不都是尽量把情况往好里说?哪怕是明明对半分的机会,安慰人起来都尽量说成九成九会成功似的?

    而且了,贾鸿渐就想不通,中央机关里某些中高级官员,那脑子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这帮货是不是在80年代练气功练的走火入魔了?怪不得贾鸿渐21世纪的时候还在网上看到过国家相关领导在80年代末接见所谓的“特异功能”人士,感情这帮货尼玛还真心相信这些神神鬼鬼的事情啊?

    尼玛“两弹一星”的元勋钱老爷子老了脑子糊涂了掀起了人体科学的研究,这帮货难道就真的跟着信啊?是不是钱老爷子说地球是方的,这帮货也要当成真理相信啊?尼玛这帮人没听说过大名鼎鼎的牛顿大神老了脑子也会糊涂的去玩神学之类神神叨叨的事情啊?科学家跟老科学家是两个物种好不好!

    说真的,要是贾鸿渐五美分倾向稍微严重点,这时候他绝对想着就不是还在国内发展,而是直接学林毅夫抱着篮球游过台湾海峡了——有这种坐在前三排的猪一样的队友,真心是受不了啊!

    现在也就是贾鸿渐真心爱这个生他养他的土地,他才没想着游过太平洋什么的,不过就是这样,他脑子里也开始闪过要不要上井冈山闹革命自己重新搞个国家出来的主意了,甚至在盛怒之下的他,都尼玛有点开始有点理解圈圈功的李大师了——碰到这样猪一样的中央官员,尼玛小学四年级文化的人都能这么搞风搞雨的,文化水平更高的、更聪明的还老老实实朝九晚五的过日子?

    原来国内的李大师和日本的邪教教主麻原彰晃这俩人都是重生者啊!都是尼玛看到各自政府高层猪一样的,才决心自己出来单干搞掉政府的,有木有?

    当然了,邪教神马的,这也就是贾鸿渐气头上这么一想,什么大师啊什么教主啊,这都是脑内吐槽。邪教这玩意风险太高,贾鸿渐这种聪明人肯定是不会去玩的。不过嘛……不去玩气疯了头的过激手段,不代表贾鸿渐就不会做点什么!

    他手里可是还有篇罗老爷子约稿的文章呢,如果他把这篇文章给换成一些充满了批判性的檄文呢?稍微想了想之后,贾鸿渐直接就动手。半个小时,他就搞出了一篇攻击力不下于孔和尚(注)的檄文。

    在这篇文里,贾鸿渐那基本上除了跟生殖器有关的词语没有使用以外,能把想到的咒骂语言都写了进去,直接把某些身居高位的人的智商等同于不超过幼儿园水平。

    写完了这篇文,贾鸿渐检查了一下错字白字什么的,就准备跟那个罗老爷子要的文章放在一起,回头一起给罗老爷子。他知道这篇文章要是让罗老爷子看到了,肯定会觉得他这小孩儿太冲动,口无遮拦的什么话都敢说,肯定要把他的这稿子拦下来。

    但是贾鸿渐不怕!不仅是不怕,他还相当有底气,还知道自己基本上不会受罪或者受处分!为什么?因为精明到恐怖的贾鸿渐早就从孔和尚和加藤嘉一的某些行为里面总结出来了一个规律!

    这个规律就是某些身居高位的人或者领导,甚至是普通人,在内心深处都有一个心理误区!这个心理误区就是认为敢不按照人际交往的潜规则做事的,那一定就是大能!因为按照一般人的逻辑来说,如果没本事还不按照潜规则乖乖做人的话,那早就被干掉了,或者说的不好听一点——这人的脾气这么丑,要么他就是某个行业里最牛x的大能,要么他肯定混的连工作都找不到。

    而如果这个敢随便发脾气的人只是“在野”的学者身份,而不是官场人物的话,甚至高管都不太会恶意处理这样的人物,甚至有时候还特那啥的跟在后面陪笑脸!

    这是贾鸿渐的yy么?不是!加藤嘉一这个在中国留学的日本鬼子就经常用这一招,这家伙经常是通过种种方式认识了省部级高官之后,跟人家面谈一些中国的民族政=策,说道了他个人觉得最好的方法就是取消身份证上的民族一栏。

    此时高管一定说现实有困难,暂时还不允许这么做之类的托词,一般的学者此时顺着领导的话说下去,那反而被领导看不起了——因为这是对权力的卑躬屈膝!精的不像日本人的加藤嘉一在这种时候就不会顺着领导的话说,而是直接脸色一掉站起来拍拍屁股就走!

    这么不给面子的行为反而会惊的领导起身挽留,此时这加藤嘉一还不给面子的要走,那领导反而更那啥的想约下次详谈的时间……这可是在21世纪真实存在的案例!这就是所谓的心理误区,这就是把“牛人才会敢脾气”和“敢发脾气的就是牛人”给弄混了!

    而且,再加上学者身份带来的完全没有利益纠葛的背景,省部级高官完全不会把发脾气的人当成敌人,甚至还特那啥的奉为高人。

    贾鸿渐现在要干的就是这个!既然他精明的大脑判断出来他这么按照本性的想要发脾气基本不会吃亏,那他为什么还要夹起尾巴来装成熟?而且装成熟了反而被人当成是只会摇尾巴的狗!

    “贾鸿渐,电话!”就在此时,走廊里又传出来了叫贾鸿渐接电话的声音。

    “喂,找谁?”贾鸿渐接起来电话以后语气有点冲的问道。“我找贾鸿渐。”电话里面传来了一个有点失真,但是有点耳熟的女声。

    “我就是,你谁啊?”贾鸿渐没好气的问道。“鸿渐啊?我是小芳啊!你猜我是谁?”电话那头传出来了一个让贾鸿渐脑门能出黑线的女声。

    “是你啊,叶静,哈哈哈哈哈,你的玩笑很好笑。”贾鸿渐虽然嘴上在笑,但是声音里一点笑的感觉都没有,明显是捧场而已。“怎么了?接到我电话很勉强似的……”“咱们弄的那个揭破王洪成实验的录像带播不了了,刚才央视的熟人打电话跟我说上面出了文件拉偏架,按着我们的手喊不要打架,但是不管王洪成打我们……”贾鸿渐不爽的大概复述了一下孙宇胜的话。

    “他们敢这样?”大洋彼岸的叶静有点快炸毛的意思,“我刚才才给爸妈亲戚打过电话,刚刚才叮嘱他们每个人都要看我上电视,还让他们都录下来,他们现在敢不让播?这是存心让我难堪是吧?混蛋!谁让我一时难堪,我就让他一辈子难堪!鸿渐,这是你别管了,我来搞定!”

    呦,这叶静的话说的可够大的啊,“谁让我一时难堪,我就让他一辈子难堪”,能说出来这样的话的,别是超级太-子党吧?他贾鸿渐打假的过程中,难道随手就拐到了一个超级太-子党?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贾鸿渐只听到身后有人问他道:“诶,313寝室在哪?贾鸿渐你认识么?”他闻声一回头,只看到三个穿着浅绿色夏季制服的警察……

    *********

    孔和尚就是孔庆东,北大教授,以直脾气和爱骂人闻名,骂过韩国人,骂过记者“三字经”,骂过香港某些把大陆人当蝗虫的人,骂过反对重庆那边事的人。

    另外,叶静这丫头不是橘子胡乱写的啊……那个档次的人里面,有家人的闺女在这个年纪的时候的确是会上房揭瓦的类型。就是因为太叛逆了,那家人才决定把那丫头送出国去上学,因为在国内的话,那丫头绝对都是到处有人罩着,这么长大以后肯定就是个欺男霸女的二世祖。这女孩儿被扔到了北美去上全封闭的女校之后,第一天晚上电话回家威胁她老妈——“你竟然敢不要我了,我让我爸跟你离婚!”

    然后这妞儿还特纯情,大概是之前在家人和全封闭学校的限制下没机会谈恋爱,后来差点被个香港的古惑仔给欺骗了纯洁的初恋……不过具体名字是啥,大家就不要问也不要查了,不然有人说出来真实是谁,橘子就不好过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