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亮出兵器
    “丫头等一下,”贾鸿渐先跟电话里的叶静说了一声,然后才扭头过来打量了三个警察一下,问道:“我就是,有什么事?”一个带头的警察此时亮了一下警官证然后说道:“我是这边的片警,这两位是从黑龙江来的经侦民警,他们找你协助调查,跟我们走一趟吧?”

    “黑龙江的经侦?”贾鸿渐扫量了一下后面的俩警察,“等我一会儿。”之后他就自顾自的对电话里的叶静说道:“叶丫头啊,现在有两个东北的警察叔叔要带我去协助调查,今天就聊道这儿吧,我这边可能要耽误点时间,回头过几天再联系吧。”

    说罢,他不顾叶静的炸毛,跟她告了别之后就挂了电话。“你们跟我回寝室一下吧,我交代同学几句话,不然家人担心。”他说这话的时候,那表情是相当的平静,一点都没有这个时代老百姓见到警察上门找自己后双腿发软的那种感觉。他的语气,那简直就像是别的班的同学来找他出去打篮球似的。

    “你……”两个警察里一个年轻点的看到贾鸿渐这副态度就有点要发毛,可是他刚说了一个字,就被身边的一个中年警察给拦住了。那中年警察看了看贾鸿渐,然后对年轻的同事摇了摇头。

    贾鸿渐带着仨警察回了寝室。“景行啊,你一会儿去跟我妈说一声,就说有警察叔叔带我去协助调查,让她不要着急……”一边说着,贾鸿渐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他扭头问那俩东北警察道:“诶,我这么对他说没事儿吧?不会引得你们以为我是要消灭证据什么的吧?”

    “不会,这时候应该有人正在你家查呢,你说了也无所谓。”那年轻的警察此时如此说道。他这话一出来,倒是让贾鸿渐开始不爽了。贾鸿渐看了他两秒钟,什么话都没说,转身收拾起了自己刚写好的两篇文章就要交给贾景行。

    此时那年轻的警察走了过来,“等等,这是什么东西?”他问道。贾景行瞥了他一眼,把两份稿子递到了他面前,“给内参的稿子,要看不?”说完,贾鸿渐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对那年轻警察说道,“不过你等级够么?这个算是绝密级的东西……”

    那年轻警察这时候还真被贾鸿渐给吓住了,他手就半空中,不知道是该伸出去还是该收回来。不过就在这时候,那中年的警察却走了上来一把接过了贾鸿渐的稿子,“就你还内参?就算是内参没刊登出去就别说什么绝密。”一边说着,他一边检查着贾鸿渐稿子起来。当看到了贾鸿渐那篇“战斗檄文”的时候,他惊讶的抬头看了贾鸿渐一眼,半晌之后他却奇怪的并没有把这稿子扣下来,而是还给了贾鸿渐。

    一接稿子,贾鸿渐好像感觉出了什么。本来按理来说,这俩警察应该是王洪成找来扣他帽子的,但是这中年警察却没把他的那篇战斗檄文当成是证据收走,显得他好像是只因为命令而来,有意在小处帮贾鸿渐一把的意思。

    想到了这里,他也没犹豫,直接把稿子交给了侄子。“回头你把这两份稿子交给我妈,让她转交给罗老爷子,这是罗老爷子点名要的文章,知道么?”随后,贾鸿渐很潇洒的就跟着三个警察走了。

    他这一走,可算是捅了马蜂窝一般,很多跟他有关系的人都乱了起来。首先是在电话里就听说他被警察找的叶静,这鬼灵精怪的丫头此时怒发冲冠一般的直接一个个的越洋电话打回国,一个个亲戚的找。先是大伯再是三叔四叔,接着又是大姑而二姑,在电话里她一顿哭诉,那架势仿佛被警察抓走的不是贾鸿渐,而是他本人一样。甚至打给亲生老妈的电话里,她都是这么说的:“不管不管我不管!贾鸿渐这么为国为民的正直的人,怎么就被这么对待了?那王洪成是什么人啊?是军委的还是中央的啊?他凭什么就能指挥警察来抓人啊,中国是他家的啊?妈你要是不帮我跟我爸吹枕头风,我就让我爸跟你离婚!”

    在另一方面,贾景行急急忙忙的通知了苏萍后,苏萍又赶忙跟丈夫通电话,得知家里居然也被搜家了之后,她完全慌了神,最后在丈夫的询问和催促下,她才赶忙亲自上门去找王蔻兰。

    在王蔻兰和罗老爷子知道了贾鸿渐被带走的消息后,王蔻兰脸色阴沉,而罗老爷子简直就是暴跳如雷了!“混账!简直就是混账!小鸿渐是我让他去东北打假的,他们怎么不把我也抓走啊?就知道欺负小孩子,算什么本事?他们还真以为这国家是他们的了?敢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抓走鸿渐,他们就真当我们这些老骨头没本事了?”

    说罢,那罗老爷子直接抄起电话来二话不说的就一个个电话的打了起来。有要求老熟人帮忙查具体情况的,有给老战友通知情况的,有在证实了情况之后直接打给老领导反应情况的……

    当苏萍回到家后,跟丈夫贾钢两人面面相觑孤零零的坐在被翻的乱七八糟的家里,她突然想起了还有孙宇胜这个救命稻草,急忙的找到电话本之后,又给孙宇胜打了电话通报情况求帮忙。孙宇胜接到了电话之后自然先是火冒三丈,之后更是拍着胸脯答应了下来。他直接一个电话找到了水军易,把消息告诉了水军易之后,要求老水通过新华社的渠道向上反映,而他本人则是骑着摩托车去台长杨光的家……

    此时的哈尔滨,王洪成正志足意满的教训着老婆:“看你那小家子气,要是听你的,我们一辈子都发布了财!那贾鸿渐想打我们的假?真以为我王洪成好欺负呢?他以为他化名我就查不到他了?他以为我王洪成是谁?两弹一星的功臣都看过我的实验!一共200多位省部级领导和军队少将以上将军观看了我的实验!全国还有20多万高级知识分子在我身后为我呐喊助威!哈工大不仅主持了我的发明成果鉴定会,明天校长和党委书记更会联名10位教授上书中央,保证水变成油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我王洪成是谁?我还怕谁?”

    而在此时,贾鸿渐则是跟着两个警察钻进了一辆东北拍照的昌河面包车,一路向北开去……这场景倒是让贾鸿渐觉得蹊跷了。他当然知道这俩警察不会在野外干掉他,至少那中年警察之前的所作所为,已经证明了他跟王洪成不是在一个战壕里的,这种给人当枪帮人背黑锅的行为,他肯定不会去做。这样看来,他们就是想把他贾鸿渐直接带回东北去了?

    可是这又有点不合情理啊,他贾鸿渐又不是逃犯,又没有针对他的逮捕令,按理来说就算他是嫌疑人,那应该是在上海的派出所或者分局里先审问他,有了证据和判定之后,再给带回东北去走司法流程。但是现在审也不审,就跟抓谢亚龙和杨一民、南勇他们似的直接就往东北带,这是怕上海当地有势力保他啊,还是想带回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然后屈打成招啊?

    罗老爷子此时电话都打完了,他手里拿着贾鸿渐写出来的两份稿子。老爷子现在还觉得对不起贾鸿渐,虽然他没直接开口怂恿贾鸿渐去东北,但是他怎么想怎么都觉得是他指使着贾鸿渐去的,现在贾鸿渐被抓走了,他真心觉得对不起这小贾。

    看着手里那充满了攻击性的战斗檄文,罗老爷子决定了什么。他找来了笔开始修改那檄文了起来,本来按照老爷子的性格,除非是贾鸿渐亲自来跟他解释,并且说出来一个让他能信服的理由,否则他绝对不会同意把这种充满了攻击的文章交上去的。但是现在老爷子心态不一样了,他把一些容易引起古板性格中立人物反感的语句去掉,按照他几十年来的斗争经验把这文硬是改成了一个有理有据满腔爱国热情的少年天才对现实的控诉和宣战。在这篇文章里,再也没有对弱智领导的唾骂和侮辱,有的只是痛心,是恨铁不成钢,是失望,是对国家和民族的忧心忡忡!虽然老爷子亲自动手把文章的气势削弱了一点,但是整片文章的架构和底蕴还是贾鸿渐本身的东西,被减去的只是那些“猪脑子”、“猪一样的队友”之类的词句而已……

    最后,老爷子在文章的最后,写上了贾鸿渐的名字!他这就是准备直接跟贾鸿渐站在一个战壕里,在贾鸿渐的身后帮他与人斗其乐无穷了!

    一切都写完了之后。老爷子一个电话打给了老战友张老头:“喂,老张啊,我是老贾,我这里有篇贾鸿渐写的文章,你明天给我发到《内参副页》上去!对,就是那个不定期报道国内突发重大政治事件的那个!就是那个最高层才能看的那个!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必须给我发!你们新华社不就是干这个的么?天大的冤情难道你们就视而不见么?”

    ************

    求点求票求收藏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