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一路彩虹
    第二天,共和国的核心——中南海怀仁堂里,一帮七老八十的老爷子们时隔将近一年后,又聚集在了这里。本来“中央顾问委员会”这个组织在92年10月的十四大结束后也就解散了,今天这些曾经“中顾委常务”的老爷子们聚在了一起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贾鸿渐和王洪成的冲突。这些七老八十的老爷子们,虽然一个个在官场上连个官衔或者职务都没有,甚至连个“顾问”的名头也没,但是这里面的每个人名字都可以在共和国的历史书里找到,他们每个人的名字下面都会跟着——“他的一生是光辉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他是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我党的卓越领导人”这样的描述。

    “现在由我来主持会议,大家都看到了今天特别刊发的《内参副页》了吧?那接下来请大家谈一谈各自的看法。”一个带有山西口音的老爷子首先说道。这位老爷子曾经在十年动乱的时候,被三儿子领人来家里抄家,而这不孝的三儿子未来倒是会在某西南省份搞出来一些名头。

    “我觉得这个贾鸿渐小娃娃啊……战斗力太强了一点吧?这文章写的,简直就是指着中央某些人的鼻子在批评啊?而且中科院里面的科学家们还没说话呢,他这小娃娃怎么一副怒火中烧的样子?这里面有点奇妙吧?”一个四川口音的高大老爷子说道。

    “老张啊,这娃娃战斗力强一点这是好事啊,总比那帮知青回城以后整天就会写什么伤痕、整天哭哭啼啼没有出息一样好吧?这小娃娃还跟他爹一样,看到不舒服的事情还会上去喊,那帮子知青敢么?碰到不公平的事情了,那帮子知青除了哭哭啼啼、叫喊自己受了多大多大伤害还会干什么?”

    一个面容有点像鹰、猛地看起来有两分跟刘德华有点像的老人此时开口说道:“行了,我觉得差不多也可以收网了。本来就是故意以退为进、引蛇出洞,现在那姓贾的小娃娃主动冲出来当饵,我看也可以出手警告一下下面那些小朋友了,不然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一个娃娃脸、个子矮的老人开口道:“老陈说的好,我也是这么看的,那这个事大家表决一下吧。”在看到老同事、老战友们纷纷举起了手,这娃娃脸的老人又继续说道:“不过这贾小子看起来还挺有才华嘛,这才十五岁,就能写出来之前那篇分析未来情况的文章,据说还没有别人帮手……就是脾气臭了点,不过可以理解,在这个年龄还有这样的才华,脾气不臭、尾巴不翘,这反而才奇怪咧……”这群老人就这么谈笑间,决定了未来很多人人生的走向。

    这些老人谈话中的当事人贾鸿渐,此时却是戴着手铐坐在昌河面包车上一路北行。他看了看手上的手铐,挺好奇的观察了起来。这手铐跟一般电视上那种拷住手腕的手铐还不一样,是两个特别特别小的、还带着倒齿的小铐子和一根小钢棒组成的。

    这俩特别小的小铐子分别锁紧了贾鸿渐的两根大拇指,铐子里面的倒齿深深的卡在了肉里,弄的两个手都不敢分的太开。“警察同志,你们这手铐哪儿找来的?回头等我出来了,能不能把这个送给我当纪念?”贾鸿渐抬头问那正监视他的中年警察道。

    这中年警察还没说话呢,开车的年轻警察不爽了:“诶我去,你当我们这是带你秋游呢?”“小张!”那中年警察打断了年轻警察的话,然后扭头看了看贾鸿渐,笑了笑说道:“我们那儿还没换装呢,这都是以前五六十年代时候用的老手铐,现在也就是北京上海东部沿海的城市才普及了新式手铐。按照规定来说,我们自己是没办法送你的,要是你回头能有办法说服上面,也可以送给你……”

    通过后视镜看到中年警察对贾鸿渐这么客气,那年轻的警察有点奇怪了,他搞不懂平常对罪犯挺凶狠的前辈这时候怎么这么平易近人了。就在他纳闷的时候,就听那中年警察又开口说道:“你这么戴着手铐也怪不舒服的吧?要不要我给你解开?不过你可别跳车跑了啊,那我就没办法交代了。”

    “这好!”贾鸿渐笑着把双手伸了出来。等到手铐被解开了之后,他揉了揉发红的两根大拇指,然后就嘿嘿笑着跟那中年警察攀谈了起来,先聊足球聊施拉普纳,再聊未来的职业足球联赛,他表情轻松的一点都不像是被警察跨省抓捕了,而是真的像是跟同学出去郊游一样。这番模样还真是让那青年警察怎么看怎么不爽。

    过了两三个小时之后,跟中年警察聊的火热的贾鸿渐突然开口问道:“诶,师傅,能不能停车一下?我内急……”“憋着!”那青年警察很不爽的直接吼道。“小张啊,停车吧。”谁知到那中年警察如此说道。

    等贾鸿渐下车跑到路边方便的时候,年轻警察下车走到正在监视贾鸿渐的中年警察身边,不解的问道:“李哥,你干嘛对他那么客气?他是犯人,我们是警察,你怎么对他客气的就跟对老百姓一样?”

    “你啊!”老李笑着看了下小张,“你看他那副轻松的样子,就不想想他为什么这么轻松?凡事反常即为妖,他这么轻松,是不是因为他肯定有后手?是不是上海那边肯定有人保他?说不好听的,你知道他背后有什么人啊?说的极端点,说不定我们再开几公里就被人截下来,然后带着命令让我们放人呢……这种事情你说咱们冲在前面那么凶狠干吗?是觉得自己日子过得太舒服了,所以想找点刺激?”

    小张愣了下,他刚进警队还没满一年呢,这些小事在警校里还真没学过。“他……他有后台?”虚指了一下正在放水的贾鸿渐,小张小声问道,“就算他有后台,我们也该公事公办啊……”

    “傻孩子!”那老李笑了起来,“你还没看出来?他这是跟王洪成杠上了。你在这个年纪,你敢跟王洪成杠么?不敢吧!没那金刚钻,谁傻乎乎的去揽瓷器活啊?他敢去惹王洪成,就证明他肯定有背景,你说咱们这些小鱼小虾的碰到了神仙打架,我们冲着神仙呲牙干什么?你好我好大家好,我们对他客客气气的,然后安全的完成任务不就完了么,难道非得整的他记恨咱俩?弄到最后就算他收拾不了王洪成,收拾咱俩还不容易?”

    说道这里,老李谈性来了,继续教育小朋友道:“你还别说我是太世故太圆滑,交通队的大王你认识吧?那家伙就是个普通交警,有次他晚上在街上执勤,看到一个人开着辆走私雅马哈大爬就冲了过来,那大爬当时就得有一百多公里速度!当时那大爬转弯没转好,直接就撞了,那开大爬的摔的全身血,还躺在地上呢看到大王走进了,二话不说就拿大哥大要打电话。大王一看他要找人的样子,赶紧就对他说——哥们儿你别打电话了,我不给你开单子,看你这样子我赶紧给你叫救护车吧……最后那大王还亲自骑摩托车给救护车开道呢,到最后也没给那人开单子也没扣车扣人……”

    正在放水的贾鸿渐并不知道身后两个警察在聊什么,他此时一点都不紧张,甚至可以说很期待,期待那王洪成能给他什么样的惊喜。王洪成给他的惊喜越大,他贾鸿渐事后回报给王洪成的“惊喜”也会越大!他贾鸿渐可不是身后没有人的小喽啰可以随便被人欺负,就算不考虑叶静那边,不是还有罗老爷子么?就算叶静没办法让家人帮他,罗老爷子还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整?

    就算罗老爷子最多只能把他捞出来,没办法当场帮忙修理王洪成。但是就算这样,出来以后的贾鸿渐靠着自己的脑子、自己的手段就不信整不死王洪成!尼玛,要是连个小学四年级就被学校开除的半文盲给整成这样还没办法猛烈反击,他贾鸿渐干脆一头撞死得了!

    一天后,连轴转换着开车的一行人就经过了2500公里到达了黑龙江的哈尔滨。下了车之后,贾鸿渐直接被分局的人给待到了审讯室,貌似,他们想对贾鸿渐进行误导诱供。

    “姓名?”

    “贾鸿渐。”

    “年龄?”

    “十五周岁。”

    “你为什么要对王洪成的发明进行诽谤污蔑?”

    “因为他的发明是假的。”

    “所以你就想通过做手段破坏验证试验,然后破坏王洪成跟别的公司的合作,破坏别的公司对王洪成的投资,是吧?”

    “没,我就想戳穿他的骗局,没有破坏他经济利益的想法……”

    *********

    在90年代初的影视剧里偶然看到过那种老式的手铐,不过当时好像是西北的警察还在用。橘子是不知道东北的警察会不会用,不过这里就这么一写,让大家尝鲜一下~求点求票求收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