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叶静捞人
    其实审讯这种东西对贾鸿渐这种聪明人来说真没多大挑战性,尤其是在他了解相关法律的基础上。中国的法律很多条款都规定了要有主观意愿和客观举动,除非有十分详实的证据链支持,否则主观意愿如何这就真看当事人是不是会开口说。曾经社会上一直流传一个段子,说一个女教师骑自行车赶路,日薄西山的时候眼看着实在赶不到城里,就在附近的老乡家里借宿。

    那老乡家里有一个壮年男人和他的妹妹,女教师当晚和那妹妹睡在一个屋里,一人一张床。结果半夜的时候那壮年男子开始找刀,那女教师正好看到了,便偷偷的要求和妹妹换床。最后那男的进屋也没点灯,朝着女教师原来睡的床铺上就一顿乱砍,而女教师则是趁机跑了。

    如果这女教师去报案的时候,一不小心说了自己是在预见到了危险之后主观有意跟那妹妹换床铺的,她这受害者本人就要进监狱住几年,如果她咬死不说,或者说是妹妹之前要求换床的,那她就什么事情都没有……

    贾鸿渐跟警察叔叔和警察阿姨勾心斗角绕圈子的玩了一下午之后,讯问室的门被打开,进来了一个胖胖的中年警察。“杨局?”讯问贾鸿渐的警察叔叔和阿姨一看到那胖胖的中间警察后,赶忙站了起来。

    “恩。”那杨局点了点头,然后皱着眉头看着贾鸿渐手上那栓着两个大拇指的手铐,“还不快把鸿渐同学的手铐解开?”说完这话,这**,不,杨局生气了:“让你们解开就解开,这是我们对待人民群众的态度么?等等!钥匙给我!”

    一听这话,那俩之前花了一下午时间把贾鸿渐当成犯罪分子一样套供词的俩警察听不懂了啊!这怎么回事儿啊?之前不是还说尽量套出来贾鸿渐的供词么?不是说尽量把他往监狱里弄么,怎么这会儿市局的副局长都来了?还要亲自给贾鸿渐松手铐?这贾鸿渐这么有来头?难道他就是**在长征路上不小心丢失的孩子?

    俩人迷茫的刚把钥匙掏出来,就看着那杨局长一个箭步跟运动健将似的夺了过去,然后陪着笑脸的亲自弯腰给贾鸿渐松手铐。松完了手铐,这杨局长还跟伺候老丈人似的扶贾鸿渐站了起来,还特关心的问道:“鸿渐同学,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在这两个警察的眼里,贾鸿渐此时一副大爷样子的皱着眉头摇了摇头,这时就听那杨局说道:“没什么不舒服的就好……哎呀,鸿渐同学和王洪成的矛盾,这主要是学术争论,本来应该是鼓励的嘛,根本不涉及什么诽谤不诽谤的,更不可能涉及到什么经济犯罪……这都怪我们一部分基层民警执法却不懂法,居然冒冒失失的把鸿渐同学给……哎!痛心啊!我一定会严肃的处理他们!”

    听着杨局这话,那俩警察顿时心里就惊的发毛了!感情这贾鸿渐还真是有背景的人?可是有背景怎么会被弄到这里来?难道这位是扮猪吃虎,引蛇出洞?哎呦我去!这种事情我们tmd凑什么热闹啊!神仙打架我们这种小杂鱼上来干嘛?

    一时间也不用别人招呼,这警察叔叔和警察阿姨那是不约而同闪电一般的凑到了贾鸿渐的身边,一个个痛心疾首的说道:“贾同学,我们也是受到了蒙蔽,我们也不知情,之前对不住您了,您大人有大量……”

    此时贾鸿渐伸了伸懒腰,他一点打脸的爽快感都没有,眼前的这俩警察就是小鱼小虾,他贾鸿渐打这两人脸有快感么?再说了,当初被带走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一定会被救出来,最多是迟一点或者早一点有疑问而已。

    “哼!”贾鸿渐冷哼了一声就走出了讯问室。虽然那俩“叔叔阿姨”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说的好像他俩就是公事公办而已,但是这种屁话指望贾鸿渐能相信?王洪成要搞他贾鸿渐,那找的肯定是跟他关系非常铁的人,那关系非常铁的人要整贾鸿渐,那肯定会找乖乖听自己话的人来套贾鸿渐的证词,不可能随便找个阿猫阿狗就来讯问。

    既然这俩人算是王洪成身边的小鱼小虾,而且本身还是带着套贾鸿渐证词的目的来的,他们现在还指望说说好话服软就让贾鸿渐高抬贵手了?现在知道后悔了?早干什么去了?人家老李就很懂得做人,一路上丝毫都没为难他贾某人,怎么老李就知道怎么站队,就这俩人不知道?

    那俩警察一看贾鸿渐冷哼着出去了,然后看到市局的杨局长一脸厌恶的看向他们,他们俩不约而同的腿一下软了,差点一下坐在地上……

    贾鸿渐一路走到了分局的大厅,就在他想着到底是谁救他出来的时候,就只见分局的大厅里站着两个人。这两个人一个满脸横肉但是缺了右臂,而另一个人则是个染了头发颜色的鬼灵精怪少女。

    那鬼灵精怪的少女一看贾鸿渐出来了,赶忙上前问道:“鸿渐,怎么样?没缺什么零件吧?没挨打吧?要是受了什么罪就跟我说,我一把火烧了这分局给你解气!”少女这话一出来,那跟在贾鸿渐身后急的满头汗的杨局顿时脸都绿了,他委屈的就跟小媳妇一样,看着那少女又想说话又不敢说话的。

    贾鸿渐此时笑着看了看那无法无天的二世祖少女,“行了行了,没受伤。我说我们也是普通公民嘛,不要像香港的黑帮一样动不动就打打杀杀放火什么的,我们是文明人嘛……”

    他这话一出口,那二世祖少女眉毛挑了一下,像是要把目标转移到贾鸿渐身上似的,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她那独臂大佬的老爹却走过来说道:“是啊,小静你听听人家贾鸿渐的话!你也十八岁的人了,还没人家鸿渐稳重,我平常都是怎么教你的?”

    “叶叔叔说的是,不过叶静她也是担心我,祸都是我闯出来的,叶静也是为了救我出来才会这么着急,叔叔还是不要怪她了,要怪就怪我吧……”

    本来委屈的叶静一听贾鸿渐这话,那看着贾鸿渐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看看着贾鸿渐,又能带着她古灵精怪的到处揭穿王洪成的骗局,还能每天晚上陪她煲电话粥,现在还能这么好的为她分担责任……多好的男孩子啊!

    独臂大佬本来还想对稍微批评贾鸿渐两句,但是看到了女儿那副眼睛放光只盯着贾鸿渐看的模样,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了。过了半晌,他才问贾鸿渐道:“那你下一步准备怎么办?是回上海还是?”

    “我先给上海那边打几个电话,那边的亲友肯定担心的厉害,我要先报个平安。”贾鸿渐的这话倒是挺对独臂大佬的胃口的,接着贾鸿渐又说道,“接下来,王洪成他这初小文化的家伙都有那个胆子上骗中央下骗百姓,我这四有新人怎么也得向他证明一下我的文化程度吧?”

    他这话倒是一下对上了独臂大佬的胃口,又没有空泛的套话,又没有各种显露心机的锋芒,这种实在的感觉倒是让独臂大佬多看了他一眼。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那鬼灵精怪的女儿又来搀和了。“好好!算上我一个,咱们俩一起收拾那王洪成去!”

    “你不回去上学么?”贾鸿渐看着凑上来的少女问道。“现在都这样了还上什么学啊?他都敢这么对付你,要不是我在国外他不是连我也给抓了?不行,我要给你报仇!报完仇我再去上学!”少女瞪大了眼睛气愤填膺的说道。

    看着这少女的模样,贾鸿渐还真有点点冲动劝她。他跟她认识的才几天啊,她就这么把他当成了知己一样的好朋友,要是再相处时间长一点,这丫头还不得自带被褥的贴上来给贾鸿渐暖床啊?这丫头真不怕有人骗她财骗她色啊?怎么说她也是特别高级的家庭出来的吧?这丫头怎么连基本的心机和防备心都没有的?

    “哎……女大不中留啊……”独臂大佬此时无语望苍天的感慨道,“行了,小静你去叫司机把车开来门口吧,我带小贾去给家里打电话。”在把女儿支开了之后,那大佬跟贾鸿渐一起随着杨局走到了办公室里。

    在杨局把办公室里的警察都赶走了之后,他本人也转身出了办公室还带上了门,办公室里就剩下了独臂大佬和贾鸿渐。“叶叔叔有什么要提点我的?”贾鸿渐主动开口问道。独臂大佬此时饶有趣味的看了眼贾鸿渐,然后对他说出了一些什么。

    许久,在车上等候的叶静终于看到了贾鸿渐和她老爹走了出来。“给家里打完电话了?”她问道,看到了贾鸿渐点头后,她又赶忙问道,“那我们怎么报复?”

    而贾鸿渐此时却是扭头问独臂大佬道:“叶叔,上面有什么看法么?”

    **************

    求点求票求收藏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