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虚荣和结果
    “要了,跟他们定下来。”贾鸿渐在电话里如此跟老爸说道,“对了,老爸在麻烦你个事情,你吃完了饭后再给咱物色一下办公场所吧?”“行,我有数。”说罢,贾刚就挂断了电话。

    贾鸿渐这想法很正常,虽然这个年代并没有跟21世纪为了防止皮包公司和诈骗公司而禁止以家庭地址作为公司地址,但是贾鸿渐他们那是要做大事业的人!未来的合作伙伴到他们公司一看,发现居然是民家!人家能不怀疑贾鸿渐他们的实力么?

    也许这一切让别人以为他们实力雄厚的做法看起来都有点“假”,甚至如果是敌人发现了这点的话或许还会挤兑贾鸿渐来打自己家的假。但是贾鸿渐既然都走上了打假这条路,他还会在自己家的公司留下把柄么?他贾鸿渐和他的父母绝对不会告诉别人他家多有多有实力,他只会让那些销售商们自己感悟到那种有雄厚实力的错觉!

    这种想让别人以为他家很有钱很有实力的做法是虚荣么?虚荣个鬼!就像不了解的人,总是以为21世纪的浙江商人每个都开宝马奔驰抽中华香烟这是太虚荣太爱炫,但是实际上这都是他们当年白手起家的后遗症而已!

    浙江可以说是小型民营经济发展最好的也是最多的地方,有太多太多的普通人白手起家,在他们起家的过程中,他们不开宝马不抽中华烟,对方凭什么要相信他们的实力?说不好听的,两个后备的合作伙伴,一个老板开的是宝马奔驰抽的是中华,一个开着奥拓抽着大前门,谁都会选开宝马奔驰的吧?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老话还能有错的时候?等发展到了比尔盖茨那个档次,自然可以装逼的穿拖鞋穿10元一件的老头衫,别人还会拍马屁的觉得他是真性情,但是让比尔盖茨变成个什么资源都没有需要重新起家的,他敢穿老头衫和拖鞋去谈生意么?

    贾鸿渐出了家门后,就跟着老妈陪那几个人去吃饭了。等到吃晚饭母子俩回到家已经都是晚上9点多了,俩人进屋一看只发现一家之主的贾钢此时正端个大搪瓷杯子在吃着三鲜伊面。

    “刚回来啊?怎么就吃这个?冰箱里不是还有鸡蛋么?给自己炒个蛋炒饭吃啊?”苏萍有点心疼丈夫的说道。“算了吧……今天出血了,能省一点是一点吧,而且这快餐面我还挺喜欢吃的。”贾刚说道。他不说贾鸿渐还想不起来,这年头的方便面还不叫方便面呢,在最早的时候,这种东西一直都被叫成是快餐面,之后大概是康师傅之类的台湾品牌进来后,才变成了方便面这样的名字。

    “怎么出血了?”苏萍的主妇习性开始发作了,一听到花钱就开始肉痛。“订了西郊宾馆当发布会和拍卖的场地,订金就出了3万。”贾钢放下搪瓷大杯子,面有难色的对老婆说道。

    “3万?3万?”苏萍眼睛越来越大,看着那就是要发火的模样。“行了妈,该花还是要花,要是老扣扣索索的,咱家40万也赚不到不是?舍不得孩子讨不到狼,舍不得女朋友套不到流氓……”贾鸿渐安慰了一下老妈后,直接问老爸道,“那办公场所怎么样?”

    “我在附近兜了一下,以前我们延中实业在这片社区里的老办公楼还留着呢,不大,就两层,外观有点老旧。那房子一直没租出去,现在在被居委会大妈当成了老年活动室,整天让老年人在里面打麻将什么的。我问了下,要租下来的话,一个月1000。”贾钢说道。

    贾鸿渐一听这话,倒是没盘算1000块贵不贵,而是在考虑是否还要做办公楼装修的问题。如果是在21世纪的话,那贾鸿渐二话不说肯定拍板需要室内装修,再没钱那也要装修的富丽堂皇的。但是现在是1993年!不管多好的企业,那办公楼基本都是没装修的样子!别的不说啥,这年头的房子还不统一封阳台呢!这年头封阳台那还是老百姓自己找装修队弄全木封闭,这年头流行的室内装修风格,那还没有木地板什么的呢,都是客厅贴磁砖或者是地板革,而在卧室里贴墙纸和放地毯。老百姓家的装修都这么俗,公司装修的品味能好到哪里去?

    而且现在时间有点太赶了,装修也实在来不及。“恩,这样吧,明天我跟你一起去看下,然后咱俩再想办法跟警方联系弄安保示意,还得提前给马俊人买回东北的票……麻烦事一大堆啊……”贾鸿渐皱着眉头说道。

    “明天你不上学了?”苏萍这时候老妈属性又罚坐了,一听儿子好像不想上学的样子就不高兴起来。“哎呦,妈妈诶,上学什么时候不能上啊?咱家公司这要是没弄成拍卖会,那马俊人的100万怎么给他?把我卖了也换不回六十万啊!”

    就在苏萍总算捏着鼻子认下来这个理由的时候,家里的电话突然又响了。苏萍接起来只听到电话里面有个挺陌生的女孩儿声音用一种听起来特干脆的京片子问道:“请问是贾鸿渐家么?”“是,你找贾鸿渐?”苏萍一听是个陌生女孩儿找自己儿子的,顿时那眼睛就在贾鸿渐身上飘来飘去。

    “对,您是他妈妈吧?哎呦,阿姨您好,我是叶静,贾鸿渐他一定提起我好多次了吧?”一听到这话,那苏萍看儿子的眼神更是含着笑意。

    她此时毫不犹豫的就撒谎道,“哦哦,你就是叶静啊?是是,我们家鸿渐是提起你好多次了……”

    贾鸿渐一看这架势不对啊,他根本就没给家里人说过叶静的事情,他赶忙一个箭步抢过了电话,然后把老爸老妈都赶进了他们的卧室后,才跟叶静说起话来,“喂?叶静啊?你这么快就到美国了?”而电话那边传来了小女生甜滋滋的声音,“是啊,十四个小时,到纽约下的飞机,然后我又坐飞机到了马萨诸塞。我9月25号晚上9点上的飞机,到美国是9月25号晚上12点……”

    “去,别以为我不知道国际日期变更线,还跟我玩儿这个。”贾鸿渐嗤之以鼻的说道,别以为他前世没坐过飞机好么?从中国去美国,去的过程“只要”两三个小时,回来却要做两天飞机这种纯粹因为时区不同而造成的奇怪景象也就是没做过国际航班的人才觉得奇怪。

    “呀,你还挺聪明的嘛。”叶静在那边美滋滋的说道,“诶,对了,差点忘了跟你说了,那王洪成处理的结果出来了。”

    “这么快?”贾鸿渐好奇了起来,“这才一天吧?”“嗨,怎么处理上层能没意见?最后也就是走法律程序过场而已,最多法院判出来也就细节不一样,大方向还是一样的。”叶静习以为常的解释道,“我一下飞机就打电话问我爸了,他说上面基本上就是决定按你说的以生产假冒伪劣商品罪起诉,大概年限年吧,而且还是关在北京秦城监狱。”

    贾鸿渐应了一声,他上辈子还真不知道那王洪成最后的情况是怎么样,想来估计也就是被扔进监狱了,不过她印象里貌似任何媒体里都没提到过判决结果。想来也知道,那些被骗了的家伙们怎么可能把自己丢脸的事情往公众面前放?还不能藏多深就藏多深?这次估计王洪成最后的结果,普通老百姓还是完全不知情的吧……

    不过想到了这里,贾鸿渐突然联想到了其他的事情,马上问道:“那,那些本来支持王洪成或者被王洪成骗了的人呢?”

    “他们啊,我想想啊……哈工大的那几个教授应该是行政记大过,通报全国教育系统批评,然后留校察看,而且有党籍的也党内记大过,反正基本上他们这辈子的职位也就停在那里了,这辈子职称别想再往上升了。然后哈工大的校长和书记么,就地免职,俩人还被开除了党籍,通报全国教育系统……还有什么来着……不对,为什么你一问我就要告诉你啊?”叶静说道了一半之后,居然还敢卖关子!

    “哎呀,因为我们叶静最好了,是国际无敌青春靓丽美少女,是万千少男的梦中情人,全中国多多少少男孩儿那做梦都像能跟你见一面,要是能做你朋友,那更是会做梦都乐出来了……”切,不就是甜言蜜语么,从小就被汪淡水教育,长大后还哄过成打的美少女,贾鸿渐还能不会甜言蜜语了?

    “噗嗤……算你……算你识货!”叶静在电话那头还傲娇上了,“别的啊,上次说的那个叫王方还是叫什么的国务委员?他以前支持过王洪成的,本来他还有希望慢慢往上爬,说不定十年后能进中央委员呢,现在毁了,下次换届的时候他肯定得下……还有个两弹一星的元勋叫金什么还是刘什么的,这老爷子老糊涂去考察了王洪成的项目后还给他叫好助威,结果给送回家养老去了……然后计委的那副主任,系统内通报批评,党内记大过,行政记大过,而且他也五十好几了,过两三年到了退休年龄就赶回家抱孩子去……然后……然后就是黑龙江那边儿的,那边儿还没查完呢,不过基本规则就是没收钱,纯粹是笨的话,就记大过,内部通报批评,仕途基本就完蛋了,如果是收钱了,那就算不进监狱肯定也会免职,人民日报和黑龙江日报俩驻哈尔滨的记者直接就被开了……”

    听着叶静这么一说,贾鸿渐倒是算勉强满意。他知道在这个没网络的年代,就算是中央高层插手处理事情,那基本是处理完了媒体也不报道,就这么静悄悄的没事了,所以他对这种处理结果不公开到也没什么强烈的反感。

    对那些人以后升值无望他也觉得应该,就是觉得不好的是为啥就不能把那帮人都给免职了呢?一帮子猪脑子的二货被个小学四年级初小文化水平的人骗了,造成国家、民间多少经济损失?民间几百万不说,光是前前后后中央拨款、省府拨款和军队公司方面的钱,那都上亿了吧?这年头的上亿比得上2012年的几十亿上百亿了吧?这样还念苦劳不肯直接免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