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零一章 重生姿势错误?
    史玉竹在大学时候的上铺、现在的左右手程国在上海虹桥机场的候机厅里看到了来接自己的上海巨人分公司总经理刘薇,“怎么样,他们回复什么时间可以去考察没有?”程国一见面寒暄了两句后就直奔主题的问道。

    “5号,就是明天早上。”刘薇回答道。这两人一边交谈着一边走向虹桥机场的停车厂,在同一时间,上海新客站的出口走出来了一老一少两个男人,这俩男人一个叫吴秉新一个叫吴伟思。

    上了出租车之后,吴伟思有点犹豫的问父亲道:“爸,咱们现在公司里资金就300多万了,真的不用这些钱进交大的货,而来搏这什么华夏高科的拍卖会?他们还是一个省一拍,还不是整个大长三角地区……”

    “恩,这次华夏高科的东西,肯定要比昂立一号的要好卖!光看看那华夏高科的发布会做的声势就知道了,他们这是什么阵势,那交大的昂立一号当初是什么声势?”吴秉新严肃的说道,“哎……咱们是卖东西的,不能光看制造商的科技水平怎么样,科技水平这种东西都是虚的!谁说最新科技的就一定最好卖了?关键要看会不会做市场!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交大那帮人还是老师脾气,都是做学问的,让他们做市场,他们拉不下那个脸。不像贾钢他们,你看看他们华夏高科,做市场的效果多好?再简单说吧,光是在街上买10份报纸,看看里面有多少提到的是昂立一号,有多少是提到华夏高科的,这么一对比就知道到底要把钱用在哪个刀刃上了……”

    在新闻发布会之后,光是收到江浙沪徽这个大江南、大长三角地区要求上门考察的请求就超过了30份,人员更是突破了60人!贾钢本来差点就拒绝了所有上门来考察的请求,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家的这个华夏高科现在就是个皮包公司!真正注册在案的员工就他贾钢一个人!别说什么厂房和生产线了,现在公司里连个端茶递水接待客人的前台都没有!这种情况下怎么能接待考察?

    但是贾鸿渐强烈要求贾钢答应下来这些考察请求,按照他的说法,华夏高科完全可以去承包、租赁下来延中实业的灌装生产线!这么一说贾钢到是想起来他以前供职的延中实业的确是在上市初期圈钱太多,然后钱多烧得慌进口了一套汉堡生产线和一套灌装生产线。汉堡生产线没一年就是在入不敷出就折价出售了,而灌装生产线做延中牌盐汽水,倒是可以走工厂人脉的关系苟延残喘着。

    在他贾钢辞职出来前,按照新的大股东深圳宝安的要求,未来延中实业要专注于炒作科技概念,要把主业的各种复印机、印刷机的新概念炒起来,从而把股价炒起来。那个苟延残喘的罐装生产线到是随时有被决议出售的可能……

    被儿子这么一提醒,贾钢还真心觉得可以尝试一下。现在他们华夏高科的资金不够直接购买生产线的,但是租赁下来苟延残喘的生产线,顺便租赁厂房和工人,这显然对延中实业也是个不错的办法,而且他老贾在延中实业里还有诸多的人脉……

    于是在经过了半天的谈判之后,华夏高科以一个月10万元的友情价直接承包下来了厂房、生产线和工人。虽然现在的灌装生产线是灌装塑料瓶汽水的,但是改成灌装手掌大玻璃瓶保养品的生产线,也就是稍微调整一下机器的参数而已。也就是紧急谈好了这个租借合同,贾钢才答应了有意经销的商人们上门考察。

    贾鸿渐一家三口在5号这一早就乘坐着从公交公司里租借来的两辆大巴,拉着全部想要考察的人前往延中实业的……不,现在是他们的工厂。苏萍今天扮演的是贾钢老总的助理,他们两口子在第一辆车上,而贾鸿渐则是作为二号助理带着另一帮人在第二辆车上。

    程国和吴秉新都在第二辆车上,他们前后拿到了贾鸿渐亲手发给他们的一些华夏高科的介绍资料。看了一会儿资料上关于生产线和产能的介绍之后,车子很快就到了工厂的门口。

    这工厂位于真北路附近,贾鸿渐下车之后看着这片地域倒是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他在前世还真在这地方住过。这地方到了2010年,就会变成所谓的中环线沿线,房价更是一路飙升,新一些的房子房价更会飙到2万多一平方……而现在,这边只是一片老式的居民区和零星几个小工厂而已。

    “诸位请跟我走,这边……”贾鸿渐顾不得多花时间感慨,他直接进入了类似后世导游的模式,领着那群经销商们先绕着厂区逛了一圈看了看环境。接着,贾鸿渐和老爸老妈开始带着这帮商人们参观厂区内部的生产线了。

    一进车间,贾鸿渐看到不少男性工人正在调试着生产线,而在这些男性工人的旁边,则是三三两两的站着几个女工人,她们无所事事非常闲暇的互相聊着什么。当她们一看到贾鸿渐一家人领着人进来的时候,她们识趣的停止了聊天,但是还是无所事事的站在原地不动。

    看到了这副景象,贾鸿渐真心想上去抽人了!他不是没在公司里当过最底层的小弟,他当小弟的时候也的确有偷懒、磨洋工的时候,但是他从来不会在这种老板领着客户来参观的时候还不知道假装忙碌!他这时候真心真心的想冲上去质问那些女工人——“你们偷懒也麻烦偷懒的专业一点好不好!生怕老板不炒你们怎么得?”

    不过贾鸿渐现在的身份不是视察的老板,而是带着客户“旅游”的导游,他有点尴尬的回头想解释,却在张口前惊讶的发现了一件事——好像没有一个经销商在看到了那些女工偷懒的场景之后表示不解,他们连个皱眉头的人都没有!甚至还有人习以为常的直接略过了那些女工,而看着生产线满脸欣慰……

    “额滴神啊……”贾鸿渐不敢相信自己所见所闻,他扭头看了下自己老爸老妈,发现那边不仅没有经销商表示异议,甚至他老爸老妈都没有一点觉得尴尬的地方……“我艹,是不是我打开的方式不正确?是不是我重生的姿势不正确?”带着这种疑惑,贾鸿渐装着没看见那些女工一样的带着经销商仔细逛起了厂房里的班组休息室。

    进了第一个休息室之后,贾鸿渐真心表示看不懂了,他只见里面有三个女工正在一边嗑瓜子一边聊天,还把瓜子壳吐的满地都是,而且更过分的是,这三个女工看到了他贾鸿渐一家三口带客人进来参观了,还一点尴尬的表情都没有!她们三个人刚开始还扭头看了下进屋的人,之后就跟没看到60多人一样,继续自顾自的嗑瓜子聊天……

    “尼玛……这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贾鸿渐居然还发现了除了他所有人都一副“这很正常”的表情。最后撑到了参观结束,把所有客人送走了之后,贾鸿渐一脸不爽的走到欣喜的爸妈面前,非常严肃的问道:“爸妈,你们今天看到那三个嗑瓜子聊天的女工,怎么一点反应都没?”

    “哪三个?”贾钢和苏萍还不知所以的愣了一下,“哦哦,你说质检班的那三个女的?她们怎么了?”

    “她们怎么了?”贾鸿渐这时候都快疯了!“她们作为员工,知道今天新老板带着客户来参观,不知道装着正在努力工作也就罢了,居然还在我们都进屋了以后她们还跟没看到似的嗑瓜子?”

    “工人不都是这样的么?”苏萍都开始表示不理解儿子为什么诧异了,“这个是社办工厂还好点,你没看国有工厂里的,那些国有工厂的工人还真是什么都偷!不禁偷懒,还把厂里的各种备件、装置偷出去卖,或者把厂里一万块一个进口的法兰片拿回家做杠铃……”

    “我了个大去!”贾鸿渐抱着自己的头吼道,他终于算是知道了为什么这个时间段的国企好多好多都亏损的只能靠政府拨款和银行贷款过日子了——尼玛就是这种大爷一样的工人,厂子再赚钱也撑不下去啊!不干活偷懒也就算了,连装忙都不会也就算了,还把厂子里的重要设备偷出去卖?

    在贾钢和苏萍不解的目光中,贾鸿渐深深出了一口气,他觉得之后等拍卖的事情结束了,等准备开始投产的时候,他贾鸿渐一定要亲自把这帮大爷们给调-教好了!尼玛不说弄成富士康的模样,但是起码有个正正经经干活的样子吧!

    否则贾鸿渐看着那群大爷清闲的模样,他都不知道自己花钱请这些人干嘛!是他贾家钱多的没处花,烧的蛋疼的拿出来做慈善的么?这是他贾鸿渐重生以后,第一次感觉到有文化隔膜的地方……

    不过不管怎样,现在首先要面对的还是上海地区独家经销权的拍卖,而这个拍卖马上就要来临了。但是在拍卖会来临之前,贾鸿渐一家还要带着这些人去参观一下他们华夏高科的办公室……

    坐在前往华夏高科办公室的大巴上的时候,那些参观过工厂的商人们纷纷跟自己人在一起讨论着什么,有人点头有人摇头。

    “爸,我觉得他们这华夏高科的工厂比交大昂立一号的工厂看起来还差一些,咱们真要孤注一掷在这东西上面?”吴伟思悄悄的问父亲吴秉新道。听了儿子的问题,吴秉新陷入了沉思。在这个未来将会创造中国商业经典案例的老人来看,这华夏高科的产品是值得投资的。本身这商品的秘方是从马俊人那里买来的,马俊人的马家军现在这可是全中国最知名的运动团体!这就跟三连冠时候的中国女排,跟84年奥运会里的许海峰一样,这都是可以说是开创了一个时代、提高民族自信心、自豪感的人物。

    这华夏高科可不是单单找了马家军做代言,实际产品跟马家军毫无关系的西贝货!他们这配方可是真金白银从马家军那里买来的!看看当时新闻发布会时候的场面!而且发布会时候不是还说了跟马家军签订了排他性协议,马家军的那些冠军和马指导本人都不许为其他的保健品、饮料、药品代言么?这就直接杜绝了同类产品鱼目混珠的行为!

    所以说,光是看着这一整套的“前戏”,吴秉新就觉得这华夏高科要比**有前途的多!果然是专业做商人的就要比什么当教授的出来做市场要专业多了!而且之前去参观了华夏高科的生产线,虽然这工厂有点小,但是也可以理解……

    “你啊……”吴秉新此时开始教训儿子起来,“看事情还是太浮于表面。是,交大的工厂看起来整洁无比,工人管理井井有条,但是做不出来市场他们东西再好有个屁用?现在不是古时候,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年代了。交大的昂立一号产品的确好,但是要是没有咱们的推广,他们到现在能不能走出上海铺遍长三角这还是两说呢!”

    说道了这里,吴秉新顿了顿,苦口婆心的教儿子道:“以后我退休了,咱家的公司就是你当头儿。儿子啊,你千万记得,你当头的时候,绝对不能被技术人员牵着鼻子走。那些做技术的都是死脑筋,天天就想做高科技,就想做复杂的东西,他们是不会考虑市场的,他们不会考虑做出来的东西卖不卖得掉。如果做出来的东西卖不掉,做的再好有什么用?咱们是国家社科院么?是为社会主义科技进步无偿添砖加瓦的么?咱们是商人,咱们的目的是赚钱!赚钱的诀窍是什么?就是只要有市场,就是大粪咱们都要卖出黄金的价格!”

    听着父亲的言传身教,吴伟思点了点头,他若有所思的问道:“这么说来,这华夏高科有点黄金的意思?”

    “可不是?这华夏高科一整套的宣传下来,你看看他们的发布会,这像是交大那些只想着研发好东西的教授们的样子么?他们这显然是非常专业的,而且是真的想做出来一番大事业的!他们这就是有一套黄金样子的黄金,我们当然要跟他们一起做!”吴秉新说道。

    “可是他们这省级销售权……咱们公司里就300多万的现金了……”吴伟思踌躇着。“看情况吧,如果上海这边的价格不超过50万,我们就吃下来……”吴秉新说道。

    于此同时,车厢后部的一男一女也如此的正在讨论着。“程总,这次上海地区的经销权拍卖,总部决定的价格区间怎么样?”刘薇悄悄问道。“基本上100万以下吧,”程国压低声音回答道,“总部估算下来,如果超过100万的话,我们还不如自己投钱进来研发呢。这保健品的研发成本怎么可能高过一百万?说难听点,弄点氨基酸之类的东西再混点中药材,没什么保健作用也没什么副作用,这就足够了。剩下的全都是看市场营销,但是咱们有史总在,咱们还怕市场营销?”

    是的,史玉竹现在可是现在全国青年偶像第二名!第一名那可是比尔盖茨!可以说史玉竹现在就是中国本土商业偶像第一!这一切可都是史总当年白手起家拼出来的!

    “咱们之所以现在先做代理销售的,就是想用别人的品牌练手积攒经验。如果积攒经验的代价太大,那我们为什么不干脆上自己的品牌做?”程国很自然的说道。

    此时车在某个小区门口停了下来,一行人下车了之后,发现这小区门口的一个两层楼的建筑就是所谓的华夏高科的办公室。这群人看着这两层楼的老旧建筑有点不以为然,他们此时完全不会猜到当他们上楼后看到那些挂在总经理办公室里的国家领导人题词后自己会是什么一副瞠目结舌的表情……

    ******

    贾鸿渐一家能如同他所期望的得到2000万甚至3000万的拍卖总款项么,剩下两个月的销售额能上3亿么?他之后将会怎样重新再教育这些懒散的工人们?全国第一的4岁小萝莉真的能成为全国第一么?跟妹子们能和谐相处么?一切尽在vip章节呦~

    **************

    此处的场景是取自某国外记者的回忆录,那记者在八十年代末来中国采访,走入某国有工厂采访的时候,发现工作时间有些工人一边吃瓜子一边聊天,完全没有工作的样子,甚至看到了有外国记者来采访,他们都没有任何遮掩,没有觉得自己的作为有任何不对,还很新奇的围着记者问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