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一章 人傻钱多速来?
    这个现在还叫黄君烈的年轻人自称是李嘉诚的老乡,来自广东潮汕。80年代末,初中都没毕业的他先跟哥哥去内蒙古打拼,然后怀揣着在内蒙古赚到的4000元价低和借来的3万元,来到了伟大首都北京。在伟大首都北京前门的珠市口东大街420号盘下了一个100平方米的名叫“国美服装商店”的门面,然后开了一家叫“国美电器商店”的店面。

    经过了一番苦心经营之后,在今年的1993年,当初小小的“国美电器商店”已经发展成了拥有十五家连锁店的“国美电器商城”了,而且年销售额高达亿元。

    前些日子,这个叫黄君烈的年轻人作为中国新一代的年轻商人翘楚,仅仅岁就成为千万富翁的他接受了《经济日报》的采访,在采访中,他说自己成功的秘诀是——“别人在加价和税钱的基础上,都是再加价5%出售,而我只是加价2%,这样薄利多销,消费者自然都来我这里买东西。”

    是的,本来现在这个还叫黄君烈,以后可能会改名叫做黄广粤的国美集团老总一直信奉的商业手段就是薄利多销,但是现在他好奇的看着报纸上对所谓“华科模式”的解析,“为什么他做了营销就能卖这个高的价格?”黄君烈自言自语的疑惑着。

    黄君烈和哥哥算是皇城根下最早给商店打广告的人。本来在90年代初,不只是北京城这个皇城根儿,哪怕是全中国的商人,都觉得只有卖不出去的积压货才需要打广告卖。当时只有黄君烈和哥哥黄君钦两个人大胆的为所有商品甚至整个商店打广告——他们再北京日报的中缝广告栏签下了长期合约,每天都打广告“买电器。到国美”。等到他们成功之后,别的商人再想便宜的抢中缝广告却再也抢不到了。

    黄君烈本来一直以为广告就是吸引客流。然后方便他和哥哥利用薄利多销的模式卖出东西而已,可是现在看着南边的华夏高科,怎么感觉怎么看都看不懂他们的营销模式呢?

    在同一时刻。贾鸿渐则是一边看着报纸一边跟老爹在说着什么。“爸。咱们的拍卖会差不多也该加速了吧,这么一个礼拜一场,等全都拍卖完了这大半年都过去了……”贾鸿渐说道,“反正这两天巨人公司快700万的钱已经到账了,咱们可以加速了。”

    “怎么加速?你是说同时在几个地方办?咱们人手不够啊……”贾钢幸福的烦恼着,作为前上市公司的副总,贾钢以前从来没有赚钱赚到手软,但是手下却没有人可以指挥的经历。

    “这样吧,”贾鸿渐想了想说道。“老爸你肯定要到场的,不然没办法签合同。干脆你就做空中飞人吧,比如先飞到南京把场地订了,然后马上飞浙江定场地,然后回南京开拍卖会,在飞去杭州……尽量把拍卖会压缩到一天一场或者两天一场,这样我们才能在发第一批货之前尽量多的收拢资金。”

    贾钢听了儿子的建议,本来还有点心疼飞机票的钱,不过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要不让你妈跟我一起当空中飞人?我在南京的时候她可以先到杭州打前站?”

    “不行!”谁知到此时贾鸿渐却断然拒绝了,“老爹诶。您想想啊,咱们现在可是不只要忙拍卖会的事情,我还得联系广告商和电视台,我还没满18岁,民事责任权还不完全呢,我要签合同需要有监护人签名的,不管怎么样老妈都得留下来,所以我觉得干脆让老妈负责签广告公司和电视台的合同。”

    贾钢一听儿子这么说,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儿。这就是幸福的烦恼,就算现在马上招聘一批人进公司,那帮人都是新人,各种经验都没有,贾钢也不敢相信他们啊,也没办法帮上忙啊……

    第二天,当贾钢飞往南京的时候,西装革履的贾鸿渐则是跟苏萍一起来到了上海电视台的楼下。这上海电视台的选址还是相当好的,在人民广场周边,南京西路和延安中路的交叉口附近,往东面不到一公里就是上海博物馆和上海市政府,算是上海商圈的核心地段周边了。

    刚走到电视台的门口,贾鸿渐就看到一个穿着短袖衬衫、西裤的中年人热情洋溢的走了上来,问道:“请问是华夏高科的……?”“是,请问您是?”苏萍问道。“我是咱们上海台的广告部主任,沈重庆。昨天接到贵公司的电话说是要来我们台详谈广告事宜,本来我们台长都想亲自来接两位的,不过今天有个广电局的会议,我们台长不得不去参加,于是就只能我来了,怠慢怠慢……”

    呦!看人家这广告部主任的话说的多好!这身段压的多低!苏萍和贾鸿渐跟那沈主任客套寒暄了几句之后,就被领着进了电视台。刚一进电视台的大楼,贾鸿渐发现这电视台的一楼居然连个前台都没。这也算是国有企业若干年来的旧习惯,从来不适应商业化社会,从来都不知道起码弄个前台接待。不过呢,这上海电视台又不是贾鸿渐家的产业,贾鸿渐给他们提了意见人家也不给钱,这种又不来钱的别人家事情贾鸿渐懒得多嘴。

    一行人很快到了五楼的会议室里,沈主任上部下给苏萍和贾鸿渐上了茶水之后,就开始正式商谈了。“不知道咱们华夏高科是准备买什么时段来播放广告呢?我们台现在黄金时间段的广告时间基本都卖出去了,理论上来说收到合约限制是没办法了……不过……”

    一听着不过,苏萍还没反应过来,不过贾鸿渐那是马上就知道了为啥之前这沈主任会那么热情的来接待了!不外乎是这沈主任知道华夏高科在市面上省级经销权卖了大价钱,觉得他们母子就是金主,刚才那句“不过”相比是想让贾鸿渐他家的华夏高科出违约金让上海台毁约,然后再签新合同吧?

    “不过?”此时还没反应过来的苏萍问道。“不过……如果贵公司实在想要黄金时间的广告段的话……也不是不可以谈……”那沈主任一脸为难样子的说道,好像真是为了华夏高科这“老关系户”而准备上刀山下油锅似的……

    “沈主任,不好意思我打断一下……”贾鸿渐此时插嘴道,“我听着沈主任的意思是不是说由我们出违约金,然后用个比原本合同价格更高的报价,才能买到黄金时段?”

    “哎呀,贾先生哪里的话,这怎么是我说的呢。我的意思是,我们台现在的时间段基本都卖出去了,贵公司来只可能是来买黄金时段的不是?毕竟贵公司……”那沈主任一边推脱着自己的责任,一边不遗余力的想给贾鸿渐母子头上戴高帽子。

    “不好意思啊,沈主任,你觉得我们华夏高科的人头上是不是应该都刻六个字?什么人傻,钱多,速来?”贾鸿渐此时冷着面孔问道。虽然很容易理解沈主任的思维,虽然按照这个时代的通常思维来说人都是要抢黄金时段的,可以说沈主任那些话是无心之失,但是那些话怎么听起来那么像是觉得贾鸿渐是傻财主,准备坑他钱的感觉?是,贾鸿渐的梦想是想做个败家富-二代,但是贾鸿渐不傻!

    “哎?”就在沈主任愣了的功夫,贾鸿渐直接拉了一把老妈就往外走。那沈主任一看此时的情景,也管不得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纰漏,赶忙拦住贾鸿渐。“贾经理贾经理,刚才怪我,刚才怪我!您别生气,别生气啊!有什么意见可以坐下来慢慢谈嘛,刚才有什么话说的不对,我给您道歉了!”

    对嘛!这才是接待客户的态度嘛!刚才那一付不问客户想要什么,主动帮客户安排多花钱的是什么态度?不敲打一下还真以为贾鸿渐是傻的?故意耍了下大牌,半天才被沈主任连拖带拽的有赔理由道歉的给按回了椅子上后,贾鸿渐开始说出了此行的真正目的。

    “沈主任我也就跟你开门见山的说实话吧,我们华夏高科这次来不是抢什么黄金时段的……”贾鸿渐这话一出口,他马上就看到了那沈科长的脸僵住了,“不过虽然不是来抢黄金时段的,但是可以说是为贵台指出一条新的生财之道的。”

    “沈某洗耳恭听。”虽然心里有点憋屈,但是沈主任还是客客气气的说道。

    “总是卖白天时间段的广告时间,沈主任不觉得产品太单一了么?现在咱们中国境内的电视台基本都靠广告费过活,沈主任就没想到拓宽一下产品线?在不断提高黄金时段价格的同时再开一个可以赚钱的时间段?”贾鸿渐微笑着说道,他此时整个人的气场充满了胸有成竹的感觉,让人真能觉得他好像是来指点迷津的,“我们华夏高科,这次想买的是晚上10点到第二天早上10点之间的垃圾时间断,是贵台基本不播放节目的时间段。沈主任有没有想过把曾经的垃圾时间段做成黄金时间段之后第二好卖的时间段?”

    本来那沈主任觉得要是那华夏高科真是来买垃圾时间段的,他是绝对不会下楼亲自去接着俩人的。但是现在怎么听着这贾经理的意思,好像这个垃圾时间段,也挺有搞头的?

    要论一本正经忽悠人的功夫,贾鸿渐那在这个时代可以说是一流的!

    **********

    首日上架第十章,今日正常更新第三章~求保底月票呦~(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