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三章 沟通
    江文这时候正跟传说中的文坛痞子王硕一起聊着《动物凶猛》这。本来《动物凶猛》这是王硕92年在《收获》杂志上发表了以后,他亲自拿着杂志区给江文显摆,硬让江文看的。这《动物凶猛》一文讲的主要是一群熊孩子,他们逃课、泡妞、打群架,他们由于“不必学习那些后来注定要忘掉的无用的知识”而使自身的动物本能获得了空前的解放。

    说白了就是一群叛逆期孩子干叛逆的事儿的文,这段文很多东西都是王硕这文坛痞子从自己小时候在军区大院儿里长大、带着军人孩子整天不干好事儿时候的所作所为。而那江文小时候也随着自己从军的父亲辗转过全国各地,他也干过一些被人背地里骂的坏事儿。这《动物凶猛》里的那种青春浪漫的日子,一下勾起了江文的回忆,引得他日思夜想的。

    这时候开始对导演影片有了点兴趣的江文想让王硕那混蛋把给改成剧本,但那时王硕那混蛋懒,不干。于是没办法,江文只能自己动手改剧本,用了快一年的功夫,这几天终于把原来6万字的给改成了长达9万字的剧本!

    这不,江文拿着剧本来找王硕这混蛋看看怎么样。“还行吧。”看完了这个名为《阳光灿烂的日子》的本子后,王硕坐在藤椅里,歪着头嘬着香烟屁股,一脸痞子江湖气的说道。“行吧。你说行那就行了。诶我说,姓王的混蛋,你丫要不要投钱进来把这本子排成电影?”

    “没钱!”王硕这货一点面子都不给“我说你丫的不是刚跑到美国拍完片子么?应该是富翁了吧你?还要我投钱进来?”

    “还富翁呢……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的体制,我组织关系是在团里。拍片子哪儿***的有钱拿?拿的那都是工资,出去拍片子最多有点出差补助……”江文啐了一口后说道。

    王硕点了点头。他知道江文说的这倒是真事儿。现在国内的规则,那都是演员都归各种表演团体管着,除非是自己出去拍片。否则根本没什么国外的片酬之说。就像是83年的《少林寺》。李连杰靠着那片子红遍大江南北,但是他能拿到一分钱片酬么?也就是每天拿工资,然后每天多一两块钱的出差补助而已。要不是这样,那些明星吃撑了才到处走穴赚钱呢。

    “那找你们家刘晓青要钱去。”王硕一脸不耐烦的说道。“嘿,我说你真的假的?你不知道我跟晓青分手了?”江文也不爽的说道。

    “那实在不行你就出去走穴去,我一个臭写书的我有什么钱啊,这又不是八十年代初,那时候一本黑格尔的哲学书都能卖出去一百万册呢,现在到哪儿卖去?我现在的情况你丫又不是不知道。全就是靠着帮你们电视圈儿的人写本子和写拿稿费。”王硕哭穷道。

    就在这时候,江文家里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接起来一听,只听得电话那头一个南方口音挺重的男人问道:“请问是江文的家么?”“是,我就是,你谁啊?”江文问道。“我这里是上海电视台,我姓沈,是这样的,不知道江先生听没听说过华夏高科这个公司?”

    “华夏高科?没听过……哦哦,你说就是那签下来马俊人那公司?恩恩。这几天新闻里看到了,怎么着?”江文有了一丝什么能拿到人民币的预感了。

    “是这样的,华夏高科想拍摄广告片,比一般广告长一些,他们公司的高层指定想让您去,不知道您的意思是?”电话那头姓沈的上海人问道。

    嘿!这不是一瞌睡就有人送枕头么!江文此时乐起来就问道:“他们那公司准备出多少钱?”“他们公司的意思是让您报个价,如果您的报价他们觉得可以谈的话就会详谈的……”

    “喔……这样啊,那这样吧,沈先生是吧?您那儿电话多少?麻烦把号码报给我,我考虑一下,过会儿给您回电话,成吧?”记下了电话之后,江文放下了自己客厅里的那个转盘式的电话,看向痞子王硕问道:“诶,丫挺的,你说我开价多少钱合适?”

    “5万?好像有点多?3万?诶,你们拍一电影要多少钱?”王硕想了想问道。“看找谁了,要是拍着《阳光灿烂的日子》吧,可以找一帮电影学院的小毛孩子,那基本上乱七八糟的设备租借费加上,2万应该差不多就够了,为了多预备点胶片,3万块得要……”江文说道。

    “那你就开3万吧。”

    ……

    当贾鸿渐收到沈主任传来的报价的时候,他一看发现那些大明星们基本都开价3万左右,不过有个叫张一谋的导演,他没开价,倒是要问贾鸿渐要把广告拍成什么效果。对于这种很负责的疑问,贾鸿渐倒是非常欣赏,他要来了老谋子的家里电话,直接打了过去。

    “喂,张一谋张导演么?诶诶,您好,我这是华夏高科,我姓贾,是华夏高科的总务部经理。”贾鸿渐换上了一口生脆的京片子,说道“是这样,这些个广告呢,我们公司也是经过了详细的论证,最终才选中您的,不是随便找名气大的啊,呵呵。我们知道您是从摄影师转行来的做导演的,所以您当导演的时候吧,对光影和色彩非常注重。我们这些个广告呢,有的拍的是普通类型的广告,有的拍的是企业形象片……什么叫企业形象片么?企业形象片就是给我们企业长赞歌的,就跟歌颂党和祖国的那种主旋律电影差不多,不过不用吹的太狠就是了。我们的要求也很简单。怎么唯美怎么拍,您能把我们公司拍的跟美国航空航天局的研究中心似的,那就成!能把我们公司周围的环境拍的跟仙界似的,那就成!”

    一听到这里,北京的老谋子愣了下。他好像觉得刚才自己听到了什么意想不到的词语“等等。贾经理,您的意思是……不只拍一个广告片?”

    “是啊,起码要拍总共两个小时长度的。然后轮番来回放……”贾鸿渐说道。“还邀请了些别的明星,他们拍两三个广告就行,您比较特殊,所有的广告您都得接手拍……”

    “这样吧,贾经理,你们公司在北京有分公司么?没有?这样吧,我明天亲自做火车来上海,咱们面谈一下吧?”张一谋问道“我这人吧。拍片子行,得让我对您的要求有个比较全面的了解,因为我以前拍的片子基本都是冲着得奖去的,还真不太知道广告怎么拍……”

    “行!”贾鸿渐点了点头说道“正好我们公司在北京要找几个明星,这样吧,到时候我们那边订好了火车票,你们一起过来好了。”

    在挂了电话之后,贾鸿渐还刚准备对老妈说什么呢,就看到有个人进了他的办公室。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贾鸿渐和苏萍学校的校长周哲伟!贾鸿渐一看这常务副校长周大人来了,就知道他这肯定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为啥?从他老妈嘴里他知道好多学校要找他贾鸿渐去做报告会,而这段时间他一直忙着家里公司的事情,根本就没去过学校,那周哲伟还能不急着来找他?说不得要苦口婆心的劝他为学校着想,回学校去做做报告会什么的。

    “哎呦,周校长你怎么来了?”贾鸿渐一边站起来迎接周哲伟,一边给老妈使眼色让他上茶水,结果使眼色的时候正好发现他老妈正也在对他使着“送茶水”的颜色。

    “没事没事,你们坐你们坐,我来你们这儿不是说什么怪话的,就是来躲躲……”周哲伟此时脸上却一点焦急或者想劝人的表情都没,一脸轻松。他一边解开领口的口子,用领口扇着风,一边在贾鸿渐办公室的沙发上坐下了。“哎呀,你们是不知道,这几天那帮兄弟院校就跟疯了一样,他们以为我说鸿渐不在学校是推辞,都册那跑到学校门口堵我。我实在被堵的受不了了,干脆跑出来透透风。”

    周哲伟说完这话,看到贾鸿渐和苏萍正要张嘴说什么,他马上摇手道:“没事没事,你们真不用急,不用为了照顾我就回学校做报告。我知道你们家现在的事业正在起步,是不是?明明是大好赚钱的时机,哪儿有时间去做什么报告会啊?而且看你们公司人又这么少,你们一家三口肯定忙不过来,放心我理解的很,真不是来催你们的……”

    苏霞听到了这里马上不好意思了起来,就想主动劝儿子回校去做报告了。看看人家周校长,明明是老贾家给人家添了麻烦,人家却一点怨言都没有,还主动上门来劝自己一家不用急。人家这么给面子,咱能不给面子?

    但是这时候贾鸿渐却是笑了起来,他前世的时候一直觉得周哲伟这副校长很nb,觉得以后他贾鸿渐要是哪天要做老师了,肯定做周校长这样肯为学生考虑的老师。但是吧……现在重生的贾鸿渐,有了前世在社会上打拼十几年的经验后,他在看着周哲伟,那感觉就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简单的说来……周哲伟这种说话的风格,那就是前世贾鸿渐亲自用过多次的!周哲伟嘴上说不急,说是出来透透气,但是穿越小半个上海跑到贾鸿渐家附近来透气?

    这只是一种把贾鸿渐常用的那种说服人的方法推行到了极致后的高端方法而已。贾鸿渐说服人讲究先顺着对方的话说,消除对方的防御心理,然后再提出建议。其实消除对方防御心理这招,就是给对方面子,给对方找理由。〖中〗国人其实很简单很可爱,大部分人都是只要别人给自己足够的面子,他们自己就会变得极度好说话!之所以有争吵有泼皮,那就是因为对方不给自己面子,所以既然没面子了干脆就不要脸!

    把贾鸿渐常用的那种方法推到极致,那就是只顺着对方的话说,却不提出任何的建议——而是让对方在面子被满足后,良心被唤醒后,主动觉得对不起对方,然后主动提出要按着对方心里想的要求做!

    ********

    江文和刘晓青是在86年拍《芙蓉镇》时候认识,然后暧昧的,到93年、94年左右分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