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六章 与冰山的缘分
    当张一谋回到了宾馆的时候,他手里拿着厚厚一叠的资料。这些资料都是刚才他在华夏高科里,跟那个与打假少年“同名”的贾鸿渐经理聊了三个多小时之后记录下来的。贾鸿渐本人在跟张一谋等人聊过了之后,眼前着没什么问题了,就准备把未来两三天跟这些明星签约、以及跟电视台签约的事情丢给老妈,他本人则是要第二天回到学校去。

    晚上到家后给周哲伟打了个电话,贾鸿渐睡了个好觉,第二天一早出现在了实验学校的校园内。他来的挺“早”的,也就是在早上第二节课后做课间操的时候进了周哲伟的办公室。

    “周校长,我来了,组织上要安排我去哪些学校做报告?”贾鸿渐一进屋,丝毫不客气的坐在了周哲伟对面,问道。“先去市三女中吧?他们校长是我老同学,昨晚直接就是堵我家门口非让你第一个去他们学校做报告……要不,给我个面子?”周哲伟很客气的问道。

    “什么给不给面子的,什么时候让我去哪儿,那不就是您周校长一句话的事情么?”周哲伟对贾鸿渐很客气,贾鸿渐也不可能蹬鼻子上脸不是,礼尚往来的他也口头给足了周哲伟面子。

    “怎么可能就是我一句话的事情,你家现在事情这么忙,具体什么时间咱们互相商量着来呗,下午咱们就去?到时候我送你过去。”周哲伟更加客气的说道。

    “行。”贾鸿渐也不罗嗦。这种能跑到女校里,做万花丛中一根草的事情,贾鸿渐还是不反感的。接着,在周哲伟办公室里闲聊了一会儿之后,估摸着课间操差不多结束了。贾鸿渐起身离去。

    好吧,实际上挑这个时间点来。就是因为他想逃课间操。虽然说重新学课间操应该是没什么难度的事情,但是贾鸿渐现在觉得自己怎么也算是功成名就了,而且内心还是30多岁的大叔。向一帮小毛孩子学课间操怎么做?这也太掉价了!而且做课间操有啥用?能给高考加分不?能多赚钱不?能更吸引妹子不?啥用都没有。就是为了活动活动换个脑子的话,他贾鸿渐干什么不行啊,非要做课间操?

    一路溜达着往教室走,走了没几步贾鸿渐发现自己估计失误,听着操场上放出来的音乐,课间操貌似才做到了一半。等他回到了教室,突然发现他未来的红颜知己冰山美少女周芮菡此时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教室里。

    “你怎么没下去做课间操?”贾鸿渐一边问着一边回到自己那个位于周芮菡隔壁的座位上。话音落下,周芮菡看了一眼贾鸿渐,然后扭过了头。貌似根本就不想搭理贾鸿渐似的。

    “这死丫头!”前世根本就不敢不理贾鸿渐,阴差阳错的因为贾鸿渐当年年轻气盛而拒绝了她的表白后,还黏在贾鸿渐身边当红颜知己的周芮菡,现在居然敢甩贾鸿渐脸子?这时候贾鸿渐都不敢相信自己前世是怎么在感化冰山前忍受了她7年的。

    “脚扭了。”就在贾鸿渐正有点不爽的时候,却听到冰山美少女如此的回答道。“还算你明白咱跟别人不一样。”在心里吐槽着的贾鸿渐微微低头看了一下她的脚,只发现她的左脚的确肿了不少。

    “早上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下床,结果从床上掉下来把脚扭了?”贾鸿渐按照前世模模糊糊的记忆问道。他这问题一出来,那冰山美少女顿时就惊讶了,因为贾鸿渐最近可是一直没来学校!而且看他来的这时间,显然也没有跟同学们聊天的功夫。他是怎么知道的?

    冰山美少女没开口问,但是扭头看了贾鸿渐半天,显然是无声的在质问他是怎么知道的。“猜的。”贾鸿渐指了指自己的脑壳说道,看到美少女不相信,他耸了耸肩,“就跟报道的时候,一见到你我就知道你肯定是5班的一样,这是预感。”

    听了贾鸿渐这解释,冰山美少女回忆了一下报道时候的情形,还真觉得是这样,她若有所思的回过了头去,不知道在想什么。“你这段时间干嘛去了?一直都没来学校。”出人意料的是,对几乎全校男生——不管是追求她的还是不追求她的,都是一副高傲到不屑回话模样的冰山美少女,此时居然主动的开始问贾鸿渐问题了。

    “诶……”贾鸿渐略微思考了一下,悄悄说道,“跟你说了你别传……我费这事干吗,你本来就是能不说话就不说话的人。好吧,我前段时间去东北和北京了,把那个水变成油的王洪成给打假了。”

    冰山美少女周芮菡此时微微睁大了眼睛,这种表情在没有被化去冰山外壳的她来说,那就是非常非常震惊的表情了。她看了贾鸿渐半天,动了动嘴唇却没问出来问题。

    “恩恩,我不是在骗人。”贾鸿渐跟自言自语一样的“回答”道,他前世跟周芮菡先是他粘了她7年,然后又是她粘了他13年,两人都20年的交情了,他那真是不用看她表情,就知道她有什么反应。

    “不过呢,王洪成因为骗到了政府太多人,所以就算王洪成被打倒了,这个消息也不会在社会上公布,他就是会这么突然无声无息的消失了,没人会知道他到底是被抓了还是进入了国家科研领域……同样因为这样,所以我这次打假,社会上基本也不会有人知道……”贾鸿渐这时的表情,还真有点像是我党地下工作者那样“转身拂袖去,深藏功与名”的感觉。

    冰山美少女此时眨着长长的眼睫毛,看着眼前这个好像冥冥之中对她有点心有灵犀一点通的特别男生,若有所思的微微点了点头。

    “对了,这个还有两三个礼拜就要其中考试了吧?芮菡,到时候我估计咱俩都是第一考场的,到时候你应该坐我……坐我左边,到时候你卷子让我看看呗?”贾鸿渐非常无耻的又利用重生的记忆制造那种就是对方命中注定的男人的感觉了。“我这段时间到处跑,都没时间学习,你就稍微帮帮我?”

    谁知到那周芮菡此时一听这话,顿时就“横眉冷对千夫指”起来了,她冰冷冰冷的瞪着贾鸿渐,用着很多同学3年高中都没听过的好听嗓音质问道:“明明还有时间,你为什么不学习、复习?”

    看着周芮菡那副生气的模样,贾鸿渐真心快笑出来了。他上辈子化开了周芮菡的冰山保护层后,最爱看的就是她这种生气的模样,特别是她这么横眉冷对千夫指的瞪他几分钟时候的表情,那真是让贾鸿渐特别爱,爱到让他时不时就想故意逗她生气的程度。甚至,他还为她这种生气的可爱模样做了个诗词串烧——“横眉冷对千夫指,安能辨我是雄雌。”

    而周芮菡此时看着那个貌似跟自己能心有灵犀一点通的男生,看着那个仿佛在冥冥之中就跟她有特别关系的男生此时一脸的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表情,她可是真心理解不了了。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人这么不求上进呢?而且别人也就罢了,这可是贾鸿渐啊!这个家伙不是还到处打架么?明明面对各种社会阻力他都可以很拼命,怎么碰到了学习他就这么懒散?

    “你为什么不好好学习?”周芮菡的美目瞪着贾鸿渐。“你为什么要学习?”贾鸿渐慢慢正经了起来,反问道。

    “可以充实自己啊!学的越来越多,越可以充实自己,再加上**思考,就能辩是非,明善恶!”周芮菡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对于这个答案,贾鸿渐表示被震撼了。半晌之后,他很羞愧的点了点头,最终他扭头很感激的看向周芮菡,问道:“你说的对。不过我太久没来学了,而且咱们班里甚至全年级的同学就叫我鸿渐哥,我实在是拉不下脸去让他们帮我补课……”

    “那我教你!”周芮菡觉得实在接受不了这个貌似跟自己冥冥之中有缘分的男生这么堕落下去,不过在这句话出口之后,她却好像隐约觉得自己有种落入了什么圈套的感觉……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周芮菡就听到走廊里传来了一阵喧闹的声音,明显那些做完操的同学们要回来了。她马上换上了那一付冰山的模样,扭过头去不理贾鸿渐了。

    在北京的央视楼内,一个40岁上下的女人找到了孙宇胜,问道:“老孙,我听说你认识最近风头正盛的华夏高科的老板?”

    “怎么了?”老孙并没有直接回答是或不是,而是先问自己这个广告部的同事谭惜诵原因。

    “我看他们华夏高科市场营销方面好像挺厉害的,想找他们取取经,看能不能把咱们台的广告时间卖贵点……”谭惜诵说道……

    *************

    今天第一更~今天照样有4更~话说女排在美国败了好像,然后女排主教练说是因为怕美国猪肉都有瘦肉精,三个礼拜没敢让队员吃肉。好吧,虽然美国的瘦肉精法定含量的确是世界最高,但是运动员不吃猪肉这不是应该的咩?猪肉容易长胖啊,袁伟民时代的女排就支持牛肉了的说。实在不敢吃牛肉,不是还有安利蛋白粉么?那个也不敢吃?总感觉这个不吃肉是借口啊,有木有……(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